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77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感觉霍然是不是有毒, 昨天咬完霍然之后他就一直有点儿不怎么对劲, 或者说之前就已经中毒了。

    霍然散发着毒气。

    一条毒柴。

    有点儿可怕。

    寇忱不得不在脑子里唏里哗啦胡乱琢磨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要不就霍然回头冲他尴尬地那一笑,他就得跟着尴尬了。

    “吃不吃啊你俩?”霍妈妈在客厅喊了一声。

    “吃!”他俩同时应着,同时奔向卧室门口。

    同时冲出卧室门的时候肩并肩地被门框卡了一下。

    “你急什么啊?”霍然看着他, “有没有点儿做客的觉悟啊?”

    “没有。”寇忱侧了下身跑进客厅,抢在霍然之前坐在了桌子旁边。

    霍然这句跟平时一样的吐槽让他顿时松了一口气,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了。

    就像是做贼心虚的时候发现没人发现他是贼。

    虽然他也还没来得及细想这个心虚是从哪里来的, 总之是放松了。

    甭管是不是自我安慰, 都是一种安慰。

    这一踏实下来,寇忱心情都好了很多, 连带着昨天晚上跟老爸那一通有用没用的大吵带来的郁闷也消散了不少。

    “我来吧。”寇忱拿起碗,开始给大家盛粥。

    “不用你, 你盛你自己的吃就行。”霍爸爸笑着说。

    “让他吧。”霍然坐下拿了个小包子咬了一口。

    “徐知凡来我们家吃饭,也没见你让人家盛饭的, ”霍妈妈说,“怎么,就欺负寇忱啊?”

    “那是徐知凡不干活, ”霍然笑了笑, “他要干活你看我拦不拦他。”

    寇忱给霍爸爸和霍妈妈一人盛了一碗粥,再给自己盛了一碗,回到自己位置上坐好了。

    “报复心怎么这么强啊。”霍然看着自己面前的空碗。

    “怎么着吧。”寇忱边吃边问。

    “自己盛呗,”霍然叹了口气,起身给自己盛了碗粥, “小气巴拉的。”

    寇忱笑着没说话。

    吃完早点,在霍然家又待了一会儿,他俩一块儿出了门,七人组一帮人约好了九点在公园门口集合。

    下楼的时候霍然一眼就看到了墙边靠着一辆黑黄相间的自行车。

    他立马转头看了看寇忱。

    果然寇忱正满脸得瑟地也看着他。

    “你的?”霍然指了指车。

    “是,”寇忱笑得很愉快,“怎么样!”

    霍然愣了好半天,回头又按了一下电梯:“车拿我家去。”

    “干嘛?”寇忱问,“你不是吧,见车还就抢啊?”

    “五千多的车!”霍然瞪着他,“你就放这儿,回来就没了!从你早上来到现在它还在,就算你运气好了!”

    “……哦。”寇忱把车拎进了电梯。

    “今天不是说好都打车过去么,怎么你还骑个车过来啊?”霍然按下楼层。

    “就为了给你看一眼啊。”寇忱说。

    “什么时候买的?”霍然拎了拎车,“你也不问问我,还好买的是个公路,你要买个山地我真不带你了。”

    “我昨天跟我爸吵架来着,”寇忱叹了口气,“我姐让老杨把我带出去了,老杨为了安慰我,就带我去买了这个车,他朋友稍微懂点儿,给推荐了这个店……还可以吧?”

    “非常可以了,”霍然弯腰看了看车,“你要真想玩,我再帮你调一下。”

    “不说不带我的吗!”寇忱一挑眉毛。

    “我主要带这个车。”霍然拍了拍车座。

    把车放回家里之后,他俩又重新出来,打了个车去公园。

    “你怎么知道五千多啊?”寇忱小声问。

    “你问问寇潇,她喜欢的那些包啊衣服的,是不是什么款什么价她都知道。”霍然说。

    寇忱笑了起来:“你带我去骑了这次,这车送你。”

    “滚啊,”霍然说,“我不要。”

    “那你要想带这个车玩,你就得带我玩了,”寇忱托着腮偏过头看着他,“老大不愿意的,好像我多拖后腿儿似的。”

    “带你就带你,”霍然看了他一眼,“你昨天跟你爸吵架了?”

    “嗯,每周回家总得吵一次,”寇忱垂下眼皮,一脸不高兴,“不过昨天吵得凶,他挺长时间没打我了,昨天差点儿要动手。”

    “为什么啊?”霍然问。

    “别问,不想说。”寇忱闷着声音。

    “哦。”霍然没多问,伸手在他腿上拍了拍。

    七人组大概都挺闲的,不愿意在家呆着,霍然和寇忱准时九点到了公园大门口的时候,他们几个已经到齐了。

    看形态,到了起码都二十分钟以上了。

    许川都从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手里骗到了一根棒棒糖了。

    “都吃了没?”寇忱下车的时候问了一句。

    “吃了,”徐知凡说,“去买票吧,今天人多,得排一会儿了。”

    “我去排,”寇忱说,“把你们的身份证给我。”

    大家交出了身份证。

    寇忱去排队的时候,徐知凡看了霍然一眼。

    毕竟是多年的朋友,这一眼霍然马上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你居然不跟他一块儿去排队?

    霍然瞪了徐知凡一眼。

    徐知凡笑着没说话。

    寇忱买票非常快,没几分钟就回来了。

    “怎么办到的?”江磊有些吃惊,“出卖色相了?”

    “十块一张的门票我出卖色相?”寇忱说,“你就因为这样才折腾半天谁也追不着呢。“

    “行行行,”江磊点头,“你就说你怎么买到的,我看你刚排那队都没怎么动呢。”

    “有个姨姨吃完早点来上班了,我听到她说来晚了,就马上排到没开的那个口了,”寇忱说,“她一打开窗,我就买了。”

    “这观察力。”魏超仁竖了竖拇指。

    “是啊,这观察力,这智商,”江磊也竖了竖拇指,“还损我呢,也没见追着谁了。”

    寇忱一瞪眼:“谁给你的勇气这么跟我说话了?”

    江磊笑得不行,拍了拍寇忱:“咱们都这么熟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知道,你脾气其实比霍然好。”

    霍然啧了一声。

    市区就三个公园,这个公园的游乐场最大,还有两个挺大的湖和一个烧烤场,所以一到周末,来的人就挺多的,拖家带口的。

    他们也不着急,去湖边划船的人不多,而且他们七个人,肯定是大船,想玩双人或者四人小船的才需要去抢。

    “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多美好。”胡逸仰着脸,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被脚底下一块花砖绊了一下,撞在了许川身上。

    “看路!”许川说,“你这智商都不配呼吸空气,别说新鲜的了。”

    胡逸笑了起来,叹了口气:“哎,说真的,跟你们在一块儿我心情都好不少,我要是一个人在家呆着,就觉得没着没落的,想回学校。”

    “我也有点儿,”江磊说,“我跟我爸妈也没什么矛盾,就是觉得在家不得劲,想回学校。”

    霍然的体会不深,以前他是没有这种感觉的,周末他活动很多,跟徐知凡他们几个都不太见面,各种徒步骑行户外活动都安排满了。

    上学期才开始有了这样的感觉,一开始是觉得这一大帮人凑一块儿挺有意思的,还一起干了不少值得回忆的“大事”。

    他看了寇忱一眼。

    寇忱偏过头,小声说:“我就这样,在家没意思。”

    “嗯。”霍然应着。

    “以前没这些朋友的时候,”寇忱说,“我就带帅帅出去瞎转。”

    霍然笑了笑。

    湖边的空气还不错,他们刚到湖边的小道上,就如愿地看到了天鹅。

    一大群。

    “这是天鹅还是鹅啊?”江磊拿出手机,开始拍视频。

    “天鹅啊,”寇忱说,“你是真傻还是真傻啊?”

    江磊转过头,手机对着寇忱:“这位英俊的少年半小时之内骂我好几回了,也就是我脾气好而且打不过他……”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霍然笑着说。

    “旁边这个笑得很可爱的英俊少年,是我两年的朋友,”江磊又对着霍然,“这小子现在已经因为重色轻友而叛变,投入了敌人的怀抱,成为了……”

    他又把镜头对回寇忱那边:“这位英俊少年的男朋友。”

    霍然心里猛地一收,有一瞬间脑子里全是空白的,一句话都没能说出来,也没法像平时那样开口骂人,连笑都没能挤出一个来。

    “嗨!”寇忱对着镜头挥了挥手。

    “拍天鹅,这俩天天见的有什么好拍的,”徐知凡抓着江磊的胳膊把他转回去对着湖面,“拍那俩对着脑袋的。”

    “我操,还真是个心形,真好看啊。”江磊往湖边走了几步,手指扒拉着屏幕,拉近镜头。

    霍然回过神之后看了寇忱一眼。

    寇忱没看他,正忙着从兜里往外掏手机,然后接了电话:“姐?我在看天鹅呢……跟我同学呗,晚饭啊?再说吧,我爸不在家我就回去吃……”

    挂掉电话之后寇忱皱了皱眉。

    霍然看着他,也不知道该不该问问怎么了。

    好在寇忱开了口:“我爸早上一起来就砸了个花瓶。”

    “是不是因为你一大早就跑出来了?”霍然吓了一跳。

    “我,”寇忱指了指自己,“我昨天就没回家,我在我姐他们酒店住了一夜……他一早起来发现我没在,又火了。”

    “气性怎么这么大啊?”霍然说。

    “因为有个没用的儿子呗。”寇忱叹气,“算了,不提这些,我这会儿心情可好了,他下午要出差,等他回来气就消差不多了。”

    “咱们坐那种八人大船是吧?”许川指了指前面的小码头。

    “对,”徐知凡点头,“脚蹬的吧?”

    “就四个人蹬,还有三个吃闲饭的,”江磊说,“得轮着来。”

    “那肯定……”魏超仁退着边走边说,话还没说完突然被人从后面猛地撞了一下,扑进了许川怀里。

    “我操!”几个人同时喊了一声。

    一个人影从他们中间穿过,撞开霍然之后往他们来的方向冲了出去。

    “你他妈瞎了?”寇忱对着那人后脑勺很响地骂了一句,伸手在霍然肩膀上抓了抓。

    没等他们弄明白这人怎么回事儿,小码头方向又跑过来一个女人,边跑边大声喊着:“小偷!抓小偷!偷我钱包了!”

    “靠。”寇忱连一秒都没犹豫,转身就往那个人的方向追了过去。

    接着一帮人全都转了身,拔腿开始狂奔。

    “你他妈给老子站着!”寇忱吼。

    “喊屁,”霍然说,“他又不会停!”

    “你懂屁!”寇忱说,“这他妈叫气势!”

    身后一帮人立马开始一起吼。

    “站着!”

    “给老子站着!”

    “不站着一会儿直接打死!”

    说实话,这个小偷肯定练过,而且对公园地形很熟悉,这片儿应该就是他的地盘。

    几个人从湖边一直追进了林子里,始终跟小偷离着一段距离。

    “这他妈来我们学校,”江磊憋着劲喊着说,“径赛所有冠军都得是他的吧!”

    “放屁。”霍然咬了咬牙。

    猛地加快了速度,盯着那人后脑勺就冲。

    这一个猛然提速刺激了寇忱,他跟着也猛地加了速。

    把后面几个人甩开了一段。

    小偷一般应该是主修短跑,毕竟能这么跟小偷死扛着不罢休,能追出半个公园的人并不多,他们只要能在前五百米甩开人就能脱身了。

    所以前面这个小偷速度慢慢地放缓了,腿倒腾得也没有之前快了。

    “推一下就倒,”寇忱在霍然右边稍后一点儿的位置说了一句,“别被他带倒了。”

    “嗯。”霍然应着。

    十米之后,他们在第二个湖边终于追上了这个小偷。

    推一下。

    霍然按寇忱说的,最后几步几乎跑出了三级跳的感觉,对着小偷的肩膀一掌推了过去,接着又迅速侧身从小偷旁边掠过,以防小偷摔倒的时候被绊倒。

    寇忱以前肯定抓过贼,经验丰富。

    不。

    寇忱以前肯定这么追着人打过吧,经验丰富。

    要不寇爸爸也不会成天想做香肠的事儿了。

    小偷果然摔倒了,而且摔得挺狠的,肚子带领着身体各部件扑向大地,肚子着地之后,什么脑袋胳膊腿的才纷纷PIA在了地上。

    接着寇忱就起跳了,在小偷想要爬起来的时候膝盖顶着他后背,把他压回了地上,然后对着他的脸甩了一巴掌:“钱包呢!”

    趴在地上的小偷一边喘,一边指了指自己的裤子。

    寇忱摸了摸,从他兜里摸出了一个粉色的钱包,接着又摸出了一个小一些的零钱包。

    “可以啊,钱包还偷的是个爱马仕。”寇忱啧了一声。

    “我操!”江磊指着小偷,“肯定还有!”

    “你们这不行啊,搭档没来吗?还是你老大没来?”寇忱抓着小偷的胳膊翻了个身,“货都没出?怕警察证据少了还是怕数不够判刑的啊?”

    小偷瞪着他没说话。

    从他身上又摸出了两个已经关机了的手机。

    霍然把魏超仁运动裤上的抽绳扯了出来,几个人把小偷的手捆好了。

    接着寇忱拨了报警电话。

    等警察过来的时候,那个丢了钱包的女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了,扶着树一个劲儿倒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哪个是你的?”寇忱拿着几个钱包冲她晃了晃。

    女人指着钱包,手都有些哆嗦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个字:“红。”

    “这个?”胡逸从寇忱手里把那个粉色的钱包拿到她眼前。

    “是,谢谢啊……”女人点了点头。

    她正要伸手接过钱包的时候,胡逸拿着钱包的手收了回去。

    女人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七人组几个人也愣了。

    胡逸转身往湖边跑过去,一扬手把钱包扔进了湖里。

    “我操萝卜你干嘛!”江磊震惊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2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3云中歌2 4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5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