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49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老袁的新型家长会让大家都挺欢欣鼓舞的, 一下冲淡了期末考压力带来的愁云惨雾。

    不过像寇忱这样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复习的人就不一样了, 老袁说完家长会这么开之后就没看过书, 只琢磨着这个信该怎么写。

    “你说,我直接开头就骂行不行?”寇忱趴在桌上,面前铺着一张很漂亮的信纸。

    “你拿这么漂亮的信纸骂爹?”霍然有点儿不能理解, “你哪儿来的纸啊?看不出来啊忱公主,你还有这种信纸?”

    “警告你啊,”寇忱瞪了他一眼, “让我再听到一次……”

    “哪儿来的啊?”霍然问。

    “问伍晓晨要的, 她有好几本,都是粉粉的, ”寇忱说,“我就是觉得要正式一点儿, 不想从作业本儿上随便撕。”

    “是啊,得正式点儿, 所以我觉得你就不要骂你爸了吧,这种粉色的纸也不合适骂人,”霍然说, “再说你平时也没少在背后吐槽你爸, 还在乎这一次么,说点儿什么心里话多好啊。”

    “那不一样,这次我是奉老师的命骂他,感觉不同,”寇忱低头在信纸上比划了一下, “寇老二!你这个王八蛋……”

    “你爸叫寇老二?”霍然震惊地转头。

    “叫寇景城,他行二,”寇忱小声说,“寇老二寇老二寇老二!我都没机会这么叫他,寇老二!你也有今天!”

    “不是,”霍然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也别太明显,全年级就你一个人姓寇,你这一声寇老二,谁家长都能猜到是你了吧?万一让你爸知道了,是不是你当晚就得裹上肠衣晾到窗外外头了。”

    “靠,”寇忱看了他一眼,“你真狠……不过你休想阻止我,这么万载难逢的机会……”

    霍然啧了一声,没再理他。

    不过老袁并没有建家长群,家长需要了解什么情况,可以直接联系他,这一点深受全班欢迎,所以寇忱要是真骂了,也还算安全。

    霍然不打算用那么精致的公主纸写信,他用的是普通信笺纸。

    纸已经准备好了,只是还空着。

    他不知道寇忱最后到底要给他爸写什么样的信,反正他自己是还没想好要跟老爸老妈说些什么。

    有时候他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他从小成长环境就挺宽松的,没什么可吐槽的事儿,也许是因为那个夭折的孩子,老爸老妈对他没有什么太高的要求,成绩怎么样无所谓,能及格就可以,想出去徒步骑行也可以,老爸会指导他怎么样安全出行……但也正因为这样,他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父母是不是太小心了,生怕他不开心,生怕他受束缚。

    霍然希望他们能过得真正轻松一些,该打打,该骂骂,只要别太狠,像做成香肠那种,就没必要了。

    期末考是周一,这周末他们七人组说好了都不回家,在学校呆着。

    其实呆着也没什么可干的,有个期末考试横在前头,对于无论如何也还是重点高中学生的他们来说,实在也没心情踏实去玩点儿什么,无非就是睡觉玩手机,强迫自己复习。

    周日晚上他们连晚饭都不想出去吃了,窝在宿舍里听着窗外的老北风。

    “我现在都不知道要看什么书了。”许川盘腿坐在江磊床上,拿着本不知道哪科的书来回翻着。

    “我已经放弃了,”江磊在他身后靠着墙,“我觉得所有的内容我都有印象,就是不知道怎么写。”

    “我有一个特异功能,”许川说,“我能记得这道题在单数页还是双数页,还记得在页面的哪个部位讲的,但我就是不记得内容……”

    “反正考得好坏都是这两天,熬完了就放假了,”胡逸说,“我现在就是用寒假和压岁钱来给自己鼓劲。”

    “知凡,”魏超仁跟胡逸一直在打游戏,这会儿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端坐在上铺看书的徐知凡,“你是人吗?这种时候了还能看得进书?”

    “考试前后这几天暂时就不是个人了,”徐知凡说,“你们祈祷一下让我能再看点儿题,这样万一你们谁坐在我附近跟我同卷的,还能有机会及格。”

    “我能及格。”霍然也在玩手机。

    “我也能及格。”寇忱在他身后说。

    “你睡醒了啊?饿醒的吧?”霍然回过头,这人从中午吃完饭大家过来聊天儿开始就在他床上睡着,一直到这会儿才算是出声了。

    “我没睡。”寇忱笑了笑,翻了个身,手伸到他衣服里,在他腰上轻轻挠了挠。

    霍然把他的手给拽了出去。

    “咱们咬咬牙出去吃吧?”江磊说,“也不去多远的地方,就吃个火锅什么的,这阵儿馋火锅馋的厉害……”

    “行啊,”寇忱对于吃肉这种提议都是积极响应的,“去二中那边,不是太远,那儿有个火锅店,叫什么……什么来着……”

    寇忱一边拧着眉想着,一边把手又放到了霍然衣服里。

    “记得地方就行。”霍然说着把他的手再一次拽了出来,按在了床上。

    “啊!想起来了,”寇忱喊了一声,很愉快地把另一只手放到了他腰上,唰唰一通搓,“叫杀人锅!特别好吃,我现在想起来都流口水……”

    “你他妈!”霍然一巴掌扇在他手上,拽了两下没拽开。

    “我他妈什么?”寇忱边乐边问,干脆伸胳膊勒住了他的腰,“真的挺好吃的……”

    霍然坐着,寇忱躺在他身后横着这么一搂,他劲都不好使,侧身推也推不开,寇忱笑得跟抢着食的狗似的。

    “吃你个屁的杀人锅!”霍然直接往身上一压,抓着他肩膀往后扳,“你吃傻狗锅吧!”

    “你可打不过我啊。”寇忱被他按到床上之后提醒着。

    “老子勇于挑战!”霍然跨到他身上,一手压着他的肩,一手对着他后背就噼里啪啦地甩巴掌。

    “大家给我作个见证,”寇忱趴在床上喊到一半,霍然手按到了他脸上,他半张脸被按进了枕头里,还坚强地喊着,“今天可不是我要打架,我这是反击——”

    “好——”魏超仁拿着手机跳下了床,对着他俩就开始拍,“击吧!我录个证据——”

    “你他妈说话注意点儿!”寇忱用一只眼睛瞪着他。

    “反击吧!”魏超仁挥手。

    “怎么听都已经不对劲了。”霍然实在没忍住笑。

    就这一松劲,被他死死按着的寇忱突然开始了反击,肩膀往后猛地一顶,反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霍然被他这一抓就知道完蛋了,寇忱的力量相当足,而他还在笑……

    “漂亮!”江磊喊,“这个反击吧!非常畅!”

    “你这个叛徒!”霍然本来被寇忱一拧胳膊倒在床上之后已经收了笑,准备大战一场,结果江磊一吼,他顿时又把劲儿给笑没了。

    寇忱已经翻身骑在了他身上,按着他的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小可爱,你……”

    “我警告你啊。”霍然说。

    “大可爱,”寇忱改了口,“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亲一个吧,”魏超仁说,“都这份上了,不亲不是附中人。”

    “你死了,”霍然偏过头,努力地用被寇忱按住的手指了指魏超仁,“超人你完了我跟你说。”

    寇忱笑眯眯地看着他,低头在他鼻尖上啪地亲了一口。

    声音特别响,跟气球吹爆了似的,吓了霍然一跳。

    “你他妈……”霍然瞪着他,突然有点儿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吓我一跳,”寇忱盯着他,过了一会儿才说,“我以为我把你鼻子嘬炸了呢。”

    “滚——”霍然回过神来,一边曲起腿往寇忱后背上砸过去,一边喊,“江磊!江磊!请求支援!”

    “收到!收到!”江磊喊着,扔了手机就扑了过来,直接压到了寇忱背上。

    “我靠!”寇忱的胳膊是虚撑在床上的,被他这么一压,顿时一软,扑倒在了霍然身上。

    我靠!

    霍然想喊没能喊出声来,他整个脸都埋在了寇忱肚子里。

    “超人!”寇忱也喊。

    因为霍然被扣在他肚子上,这一嗓子听着跟开了杜比音效似的。

    “来了!”魏超仁回应着,也扑了上来。

    “萝卜!萝卜!”江磊赶紧也喊。

    霍然从床板的震动上能判断得出来,胡逸也跳上了床。

    “我的床!我弄死你们啊!”霍然挣扎着从寇忱的肚子里露出嘴来,“你们加一块儿有多少斤自己有没有点儿AC数!”

    “没有!”上面几个人同时大喊。

    接着也就没有霍然什么事儿了,几个人开始在床上疯狂翻滚,抓枕头扯被子,你抱我我压你,标准的18+场面,简直不堪入目。

    “啊……”寇忱趴在霍然身上,在他耳边喊,“谁抠我死神了……谁他妈抠我死神了!”

    霍然惊恐地看着他:“抠死神哪儿了?”

    “胸部,”寇忱想了想,“应该是胸部。”

    “我操……”霍然忍不住爆发出了狂笑,寇忱低头,埋在他肩窝里也是一通笑。

    床上的恩屁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宿舍里突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一个人Solo!两个人Double!都是单身狗!”江磊的声音响起,“四个人全他妈没有女朋友……”

    这是徐知凡的手机铃声,江磊唱的,逼迫他们换上,但只有徐知凡给了他面子,这铃声从上学期用到这学期都还没换掉。

    徐知凡平时电话很少,几乎没有,电话响了一般都是他爸爸。

    床上的恩屁瞬间结束,一帮人都定格了,一块儿盯着他。

    “我爸,”徐知凡拿起手机接了电话,“喂?”

    两秒种之后,徐知凡猛地坐直了:“什么?回来了?”

    “谁回来了?”江磊低声问了一句,不知道是在问谁。

    “不知道。”唯一没有参加此次鬼混的许川在隔壁床上回答。

    “那个……胡阿姨?”魏超仁轻声说。

    几个人顿时紧张起来。

    回来了?

    那徐知凡他妈妈呢!

    “我妈呢?”徐知凡问。

    “我操,真的是。”霍然瞬间有些激动,身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徐知凡坐直了的身体慢慢又靠回了墙上,眉毛皱了起来:“现在什么情况?我马上回去……嗯,你不要跟奶奶说啊,就说出去一趟……好,我大概半小时。”

    徐知凡说完挂掉了电话。

    一帮人全都盯着他,等着他说话。

    “我爸说……”徐知凡晃了晃手机。

    话没有说完,霍然突然感觉床板动了动,接着大家都感觉到了不对劲,但都没能做出任何反应。

    床板哐地一声塌了。

    霍然垫底,坐进了床底的脸盆里,另外四个人奋力挣扎着四处找支点。

    “我操,快快快!”寇忱一条腿跪在地上,把他们一个一个推了出去,再把霍然拉了起来,“这床也太他妈没眼力了吧!这种时候……”

    “是胡阿姨回来了吗?”霍然问。

    “是,”徐知凡跳下了床,“我得回去一趟,我爸也不是太清楚具体情况,还是听别的邻居说的。”

    “一块儿。”寇忱说。

    “先不用,”徐知凡说,“有事儿我马上给你们打电话,现在人刚回来,我怕我带着人过去,李叔他们该觉得我是要人去了,弄僵反倒不好处理了,我现在就想在不激怒他们的情况下问问我妈的情况。”

    “……那行,”寇忱犹豫了一下,皱着眉指着他,“如果动手你别扛,跑,跑开了打电话给我们。”

    “嗯。”徐知凡点了点头。

    几个人胡乱套上衣服,把徐知凡送到了学校门口。

    徐知凡上了出租车之后,许川又趴着车窗问了一句:“明天考试,你赶得回来吗?要不要提前帮你给老袁那儿请个假?”

    “应该能行,”徐知凡说,“不过今天晚上我肯定回不来,问了情况得跟我爸商量,明天一早没什么事儿我就回学校。”

    “有事儿说。”霍然交待他,“记着我跟你说的话,问到了什么你妈妈的情况就发消息告诉我们一声,大家都等着的。”

    “嗯,”徐知凡点了点头,“谢了。”

    “这就谢上了,以后不得谢死你,”寇忱说,“赶紧走吧。”

    看着车开走之后,几个人又在路边愣了挺长时间,心里都有点儿不踏实。

    “去吃东西吧,”寇忱说,“反正都出来了。”

    “行吧,”霍然说,“去吃杀人狗。”

    “锅。”寇忱看着他。

    “嗯?”霍然也看着他,“我说的不是杀人锅吗?”

    “你说的是杀人狗。”寇忱叹气。

    “是吗?”霍然有些疑惑。

    “我叫车,”寇忱拿出手机,低头在屏幕上划拉着,“今天不能喝酒啊,喝饮料,明天考试,而且万一徐知凡那儿有什么事儿,咱们还得支援呢。”

    “行。”大家都点头同意。

    杀人锅离得的确不远,打车很快就到了,饿得不行的几个人快步地往店里冲了进去。

    寇忱和霍然走在最后,进门的时候霍然感觉自己本来不怎么饿,闻到麻辣味儿的时候,肚子突然就苏醒了,回忆起了今天中午就没怎么吃东西的事实,立马饿得他看东西都带绿毛了。

    “我很羡慕徐知凡。”寇忱突然小声说。

    霍然在一片饥饿里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羡慕他?你是好日子过腻了吧?”

    “我要是出点儿什么事,”寇忱看着他,“你也会走神吗?你刚说杀人狗自己都不知道了。”

    “……会不会走神我不知道,”霍然看得出来寇忱这个问题问得很认真,所以他压住饥饿,很认真地回答,“会非常担心,会一直追着你问什么情况了。”

    “真的吗?”寇忱问,“你就这么确定?咱俩才认识一学期。”

    “不止,”霍然说,“算上没分班之前有一个半学期。”

    “就算一个半学期吧,”寇忱应该是很纠结这个事儿,跟着服务员往里走的时候还在琢磨,“你怎么就能确定你会担心我,而且非常担心?”

    “不知道,”霍然说,“我就是能确定……你跟别人不一样。”

    “嗯?怎么不一样?”寇忱马上又问。

    “说不上来,”霍然皱着眉想了想,“反正就是不一样,不一样……”

    “好我知道了,别说了,”寇忱笑了笑,“再说我要跟着唱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我的约会Excel(我的约会清单)作者:倪一宁 王思璟 2当时明月在作者:匪我思存 3寂寞空庭春欲晚作者:匪我思存 4长相思2:诉衷情作者:桐华 5洋房里的猫先生(嗨,你的锅铲)作者:映漾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