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88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背有点儿疼, 还有胳膊。

    寇忱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都能感觉得到疼。

    他挺怕疼的, 所以也就挺怕老爸, 做香肠什么的想想都疼,不过现在身上这个疼比做香肠要好些,不是太疼, 估计换个人的话就不会喊疼了。

    比如霍然。

    脱臼的时候挺疼的,喊两嗓子被这人记了大半年,啧。

    红木椅子自身的质量还是很足的, 老爸没用力, 但扛不住那是张真的红木椅子,不是贴皮的, 也不是灌铅塞砖的……

    “啊……”他翻了个声,皱着眉小声喊了一声。

    屋里挺亮的, 应该是快天亮了,他没拉窗帘, 晨曦已经荡了一屋子,带着清早特有的清凉透亮的空气。

    寇忱拉了拉被子,伸手摸过手机。

    他应该在这里已经猫到第三个早上了, 今天应该星期三。

    不, 星期二。

    还是星期三?

    倒底几?

    他摸了一下手机,屏幕没有像平时那样亮起来。

    “关机了啊?”寇忱皱着眉按了开机键。

    屏幕提示他,老子没电了你看不出来啊按个屁?

    “操。”寇忱把手机扔回枕头旁边,他很久没连续两三天醒了睡睡了醒的了,人都有些发蒙了。

    手机在他跑出来的那天就快没电了, 他晚上都没敢给霍然打电话,怕说不上几句就得断。

    但隔天霍然的那个电话直接把他手机给震关机了,等到再强行开机,收到霍然要拿小秘密跟他交换的时候,他还没想好要怎么回复,这个小秘密又会是什么,手机就彻底昏迷了。

    手机比他命苦。

    他很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椅子砸过的地方在疼,睡时间长了拧着劲的地方也在疼。

    而且还很饿。

    进了酒店这个房间之后他一共就吃了两顿,房间里三碗泡面他吃掉了两碗。

    他在床边坐着缓了缓,然后拿过扔在地上的书包。

    拉开了才想起来他没有数据线。

    包里只有一个充电宝,数据线被魏超仁借走了。

    没事儿你他妈借根数据线干嘛呢?

    小卖部就有数据线卖你他妈不会自己去买吗!

    寇忱垂头丧气地站了起来,垂头丧气地往浴室走过去,经过镜子的时候他转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帅到了。

    没想到在这么颓的状态下,自己还能保持如此的英俊。

    他走进浴室洗漱,打算去前台借根数据线充电,要不他连房费都续不上了。

    弯腰洗脸的时候他感觉后背的肌肉像是被一点点强行撕开了似的,疼出了一片呻吟。

    这感觉有点儿不对啊,他也不是没被打过,跟人打架时不时也会挨几下,还没有哪次疼得这么别致的。

    他拧着眉把上衣给脱了,转过身在镜子里看了看自己的后背。

    光滑坚实,肌肉线条完美。

    想象中满背青紫发黑红肿什么的全都没有,只有被椅子砸中的位置有那么一点点发暗。

    怎么看也不像是能疼出这样效果的。

    ……骨头断了?

    骨折了?

    肋骨……这儿是肋骨吧,正面是肋骨,那肋骨的背面是肋骨吗,还是后肋骨……

    我操!肋骨骨折了?

    对于寇忱来说,你打我没事儿,我虽然怕疼但我也能忍得了,可要是骨头断了,就一点儿都沉不住气了。

    他这个念头刚起,就感觉自己站都站不住了,撑着洗脸池靠到了墙上。

    刚一靠实了,他又马上站直了,万一压到断了的骨头怎么办……

    他飞快地穿上了衣服,拿着手机和充电宝出了房间,直奔前台。

    “小姐姐,数据线借我用半小时,我一会儿就还你。”寇忱趴在前台晃了晃手机,“我手机没电了。”

    前台看了看他,从旁边拨下了数据线递给了他:“给。”

    “谢谢。”寇忱拿过线,插上了充电宝,然后走出了酒店大门。

    他记得酒店后面的小街上有个小的社区医院。

    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了,他记忆力还不错。

    “我可能骨折了。”他走进去跟一个护士模样的姑娘说。

    “骨折?”姑娘看了看他,赶紧过来扶了他一下,“什么位置?”

    “肋骨的背面。”寇忱说。

    “后背吗?”姑娘问。

    “是。”寇忱点头。

    姑娘把他扶进一个疹室:“先让医生看看,真骨折了还是得去大医院拍片子,我们这里没有设备。”

    “先帮我看看吧。”寇忱说。

    一个老大夫过来,问了姑娘之后在他背上轻轻按了按:“是哪个位置?”

    “这儿。”寇忱反手指了指左后背。

    “胳膊动的时候后背这里疼吗?”老大夫说。

    “不太疼。”寇忱想了想。

    “没骨折,”老大夫掀起他的衣服,又在他后背按了按,“没骨折。”

    “不是,您好好看看,骨折了,疼啊。”寇忱趴到桌上。

    “什么时候伤的?”老大夫问。

    “前天?大前天?”寇忱有些迷糊。

    “没骨折,”老大夫很干脆,“你这是撞到磕到了吧?如果真骨折了,你这会儿动不了了,实在不放心的话,你就去拍个片子。”

    “那怎么我感觉很疼啊。”寇忱突然有些委屈。

    “这肯定疼啊,撞伤了能不疼吗?”老大夫说,“特别是撞伤之后一两天,你这两天也没怎么活动吧,我看你背上都是衣服印子,是不是一直躺着呢?”

    “啊。”寇忱有些不好意思地把衣服拉了下去。

    “活动活动能好些,回去热敷一下,”老大夫说,“过两天就好了,小伙子体质好,好得快。”

    “热敷怎么敷啊?”寇忱问。

    “热毛巾捂一捂,暖手宝捂一捂,都行。”老大夫笑着说。

    “谢谢,”寇忱看了看手机,可以开机了,“您等会儿啊,我开了机才能给钱。”

    “不用给钱,都没看病呢,”老大夫说,“给什么钱啊。”

    “……哦,”寇忱愣了愣,“谢谢。”

    他往外走的时候,老大夫还在他身后交待了几句,但他没听清。

    手机从显示桌面的那一秒开始,就像是被寇潇的震动美容仪魂穿了,开始疯狗连续不断地震动,画面卡死之后还在震。

    寇忱这一瞬间就像是突然从梦里被惊醒。

    这两三天他一直都有些迷迷糊糊,醒着的时间没有多少,睡着了也全是梦,但梦到了什么连一个镜头的记忆都没有,今天走出酒店大门的时候他都感觉自己是刚从哪个地下室爬出来的。

    而一直到这会儿,他才算是突然回过神来。

    他离家出走了,因为跟老爸吵架,老爸打了他让他滚,老爸让他滚是因为他死也不肯出国并且出言不逊,出死也不肯出国是因为……

    霍然。

    他在路边找了个台阶坐下,拿着因为死机而似乎准备震动到天荒地老的手机,盯着地面出神。

    这会儿他才想起来,这几天,他其实想过很多东西。

    只是全都不记得了。

    可明明都不记得了,坐在这里却又一点点地全都知道。

    手机终于震到了自动关机。

    他低头冲手机哈了哈气,小时候奶奶告诉他,哈一口仙气儿,就好了。

    还挺管用的,仙气儿把手机给叫醒了。

    未接来电三百多个,老爸老妈寇潇老杨,七人组,每一个人都给他打过很多电话,还有短信,微信没有回复就发短信。

    他甚至还看到了提示里许川给他发了QQ邮件。

    这一瞬间他有些想哭。

    霍然的提示很多,一串一串的消息-

    你怎么了-

    你不听小秘密吗-

    寇忱你到底跑哪去了!-

    寇忱忱-

    手机充电啊!!!-

    忱忱-

    扭扭来啦!快躲到哥哥这里来!-

    还没开机啊?-

    开机啊你他妈手断了吗!

    ……-

    寇忱我操你大爷!-

    不就出个国吗,你不出就不出,你跟你家里闹你跟我们这些朋友玩他妈什么失踪啊!-

    滚吧!-

    以后也别让我有事跟你说了,我他妈说不着!-

    说个屁!-

    吃屁去吧你

    ……-

    给你看帅帅-

    我去你家了,本来不想用亲情打动你,但是什么友情同学情舔海情都打动不了你啊,你妈妈哭了,寇潇一口气骂了你二十分钟-

    你爸一言不发,我觉得他很担心你

    ……-

    早啊寇忱忱-

    去你妈的还没开机-

    我他妈再给你发消息我跟你姓!狗东西

    ……-

    老袁知道你的事了,找我们了解情况呢——寇然。

    ……-

    寇忱你完了,你有本事再也别出现!你只要敢出来,让我看到你我直接一刀劈死你个傻逼-

    做成香肠-

    喂给帅帅!剩下的都卖掉!-

    钱我们六个人分!

    ……-

    开机了吗-?-

    123-

    请听年代歌神江磊为你演唱一首老歌

    接着是一条语音。

    寇忱先是听到了霍然很低的声音:“唱吧,别跑调。”

    接着江磊的声音吼了出来,手机喇叭都震得毛刺了:“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滴忱忱……”

    寇忱低头揉了揉眼睛,正想再点开听听霍然的声音时,手机震了一下,霍然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test-

    歪,忱忱在不在鸭

    寇忱的眼泪就在这一瞬间猛地涌了出来,完全没有预兆,鼻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酸上两秒,眼眶也没来得及发发热。

    眼眶里的泪水一秒钟之后就滴到了手腕上。

    温度还挺高。

    寇忱能感觉到是温热的。

    “有消息没?”徐知凡在旁边问。

    “没,”霍然叹了口气,转着手机,“寇老二今天中午又过学校来,不知道老袁有没有什么办法。”

    “还是说不报警是吧?”徐知凡问。

    “嗯,”霍然点头,“昨天寇潇跟我说,他爸的意思就是不能查不能报警,得让他自己回来,如果是被谁找到了,怕寇忱会觉得没面子。”

    徐知凡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这不是挺了解寇忱的么,为什么有正事说三句就吵。”

    “代沟吧,”霍然趴到桌上,“我困死了。”

    “你别他不回来你再病倒了啊,”徐知凡说,“其实你不用担心,寇忱又不傻,战斗力也强,不会出什么事,也就是犟着。”

    “我也不是担心他会出事,”霍然闭着眼睛,“我就想知道怎么回事……而且他不理我……又不是我让他出国……他凭什么不理我?操。”

    第三节 下课的时候,霍然拿着手机慢慢地往小卖部走,打算去买根雪糕吃。

    手机震了一下。

    他不紧不慢地拿起来看了一眼。

    然后停下了脚步。

    站在原地盯着手机上的消息看了能有五秒钟,心脏才突然像是被捆在跳楼机上蹦了下来。

    这几天他手机响得挺多的,寇潇和老杨都会时不时跟他联系一下。

    一开始,只要有消息,他就兴奋,但连续失望两三天之后,他就没什么期待了。

    而现在猛地看到了寇忱的名字时,他差点儿有些反应不过来-

    一个人来,先不要告诉别人

    下面还有一个定位。

    霍然往四周看了看,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跟人说一声还是不说,关键是旁边也没有一个认识的人。

    最后他转身往鬼楼那边跑了过去-

    半小时到

    没有时间叫车,也没时间等路过的出租车,霍然决定直接翻墙狂奔到一条街距离的一个小区门口,那里有等客的出租车。

    翻墙的时候旁边有人,他看都没看一眼,这里清静,偶尔会有高三的人来看书。

    “霍……”那人开了口。

    霍然用余光看到坐那儿拿了本书在看的人是林无隅的时候,人已经翻上了墙头,也来不及打招呼了,他直接跳了出去。

    林无隅在墙那边又说了一声:“嚯!”

    运气还可以,霍然一路狂奔,还没跑到一半路的时候,一辆空载的出租车从对面开了过来。

    “车——出租车——”他一边大喊着一边蹦着跑过马路,在车头前拦住了车,然后拉开车门扑进副驾,把手机往司机眼前一杵,“去这儿师傅!要快!半小时!”

    “用不了半小时,”司机说,“没多远,二十分钟就到了。”

    “好!谢谢!”霍然吼着回答,声音有些控制不住。

    司机看了他一眼,他很不好意思地转开了头,拉过安全带扣上了。

    寇忱给的定位是一个酒店,霍然总觉得这酒店听着有点儿耳熟,一直到看到酒店的楼了,他才猛地回过神,这是寇潇工作的那个酒店!

    我操!

    寇忱居然就躲在寇潇她们酒店?

    这是一种什么神经病一般的思路啊!

    是不是还偷摸用了他姐的打折卡?

    是不是还能用员工卡吃饭啊……

    想到这儿的时候,霍然忍不住笑了起来,冲着车窗玻璃一通嘿嘿嘿地乐。

    “马上到了。”司机提醒他。

    “好。”霍然伸手就去开车门。

    “等我停车!”司机赶紧喊了一声。

    “哦。”霍然定住了动作。

    “给钱。”司机又提醒。

    “哦哦哦。”霍然赶紧举起手机扫了码。

    车刚一停稳他就打开车门跳了出去,往酒店大门冲过去。

    大门口没有人,霍然有些迷茫地停下,一边往四周看,一边拿出手机准备给寇忱打电话。

    “嘿。”后面传来了一声很低的声音。

    霍然马上听出来了,这是寇忱的声音。

    三天都没有听到了的寇忱的声音。

    他猛地转过身,看到寇忱从酒店的侧门走了出来,嘴角带着微笑,慢慢往他这边晃了过来。

    “操你大爷,”霍然发出了由衷地感叹,“你他妈疯了吧!”

    “小秘密呢?”寇忱一直走到他紧跟前儿了才停下,凑到他鼻尖前问了一句。

    猛地被寇忱的气息包围,霍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些蒙了,声音也有些发飘,他恍惚回答:“什么?”

    “你说的,用一个小秘密跟我交换,”寇忱说,“小秘密呢?”

    小秘密?

    小秘密!

    我操!

    小秘密!

    霍然猛地一下瞪圆了眼睛。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2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