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70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以为霍然只是试一下脚链的大小, 结果他戴上之后拿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就玩着手机不再动了。

    “摘下来啊?”寇忱说, “你生日没到呢。”

    “不用了啊。”霍然说。

    “我知道,不做小皮套也不换那个狗头了,”寇忱说, “你生日的时候我再给你啊……”

    “我是说不用到生日再送了,”霍然说,“现在就戴着吧。”

    “这他妈是生日礼物, ”寇忱有些茫然, “你生日还半个月呢?正日子到了我送什么啊!”

    “不送了啊,”霍然说完想了想, 看着他,“你是不是觉得没有仪式感了啊?”

    寇忱瞪着他, 过了一会儿说了一句:“生日快乐啊。”

    “谢谢。”霍然笑着说。

    “我妈说小孩儿才留不住东西呢,什么新衣服新玩具的, 拿到手就要拆,一秒都留不住。”寇忱说。

    “我就是想戴着打球,”霍然说, “挺酷的。”

    “嗯, ”寇忱应着,低头看了看,霍然的脚链是戴在右脚踝上的,他的是戴左脚踝,现在正好凑在一块儿, 他也拿出手机,对着他俩的脚拍了几张,“酷。”

    说完他又拉过了霍然的手,他俩手腕上都还戴着舔海行动的手链,挨在一起又拍了几张照片之后他才把手机放回了兜里:“其实做皮吧,我真是不行,要让老杨来做,肯定能更好看一些。”

    霍然笑笑:“你还不会又是被削手又是被砸的了。”

    “但意义不一样嘛,”寇忱说,“上回的小扭扭就是他做的了,那个算是意外惊喜吧,这回你生日礼物我总不能还让他动手啊。”

    “其实挺好看的,真的,很特别了,我完全没想到可以把脚链做成皮尺的样子,也没想过上面的字可以这么写,”霍然说,说了一半才想起来问了一句,“小扭扭?”

    “就过年送你的那个小蛇,”寇忱揉揉鼻子,“我不是怕蛇嘛,小时候大家就都不说蛇,说扭扭,小蛇就是小扭扭,这样我听着就不害怕了。”

    “那你是寇扭扭啊。”霍然说。

    “你是霍扭扭,”寇忱指着旁边几个人,“大家好!我是徐扭扭,我是许扭扭,我是江扭扭,魏扭扭,胡扭扭……给您拜年了!”

    霍然笑着鼓了鼓掌。

    周末两天,大家都泡在体育馆里,女生也练球,不过水平就可以忽略不计了,或者说根本用不上水平这两个字。

    “我们感觉吧,咱们班的女生吧,就是上去凑个数输一场,淘汰掉之后就可以安心给你们加油了,是不是很会安排,”唐维说,“打球不行,加油我们还是很在行的。”

    “你们不如文3啊,文3直接不参加篮球赛。”魏超仁说。

    “不参加?”霍然愣了愣,看向罗飞玉,他是体育委员,之前报名都是他去报的,“文3不参加?他们班还有校篮的呢,不参加?”

    “嗯,他们上学期是报了名的,”罗飞玉说,“但是前几天说下周比赛,梁木兰周五去取消报名了,说退出比赛,他们班的人是在取消之后才知道的。”

    “我操,有病吗?”寇忱说,“这也太不尊重人了吧?”

    “是不是上次喊话的时候,文3还给喊话的那个叫好了?全班都不满意她,”徐知凡说,“梁木兰面子上挂不住吧。”

    “有可能,”许川叹了口气,“那她要这么一弄,他们班的人更不服她了啊,又不是小学生了,你凶就怕你,总会有人不爽,换个寇忱那样的,没准儿当场就能跟你翻脸了。”

    大家一块儿转脸看着寇忱。

    寇忱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保持着他惯常装逼的神态,冷淡而平静,然后勾着嘴角笑了笑。

    因为文3退出,双数的年级抽签,就得有一个班抽空,直接进下一轮淘汰赛。

    所有人都想要这个机会,霍然下午自习去抽签的时候,全班都看着他。

    “以我这种抽什么奖都抽不到的手气,”霍然往外走,“肯定抽个空,放心吧。”

    抽签是在办公楼一楼的会议室,学生会的人和几个老师都在,还有各班抽签的队长。

    霍然是最后一个到的,他进了会议室之后,一个学生会的女生拿了个纸盒放到桌子上,又回头问了一句:“那现在抽了吧?”

    后面最靠窗的位置有人站了起来,走到了桌子旁边,是林无隅。

    林无隅是学生会的,不过霍然对学生会完全不了解,不知道他负责什么。

    “里头每种颜色的球都有两个,”林无隅拿过盒子晃了晃,“跟你一样颜色的就是你们班第一场的对手了。”

    然后大家按班级顺序开始从盒子里拿球。

    一个一个球被拿出来,颜色各不相同,霍然拿了个黑色的球,感觉这个颜色不怎么美好。

    他挨个盯着拿球的手,最后一个球被拿出来的时候,他很愉快地把球往桌上一拍:“是不是轮空了?”

    “是。”学生会的几个人笑着点头,“你手气真不错啊。”

    “下注吧。”林无隅拿出了一个本子,放在桌上弯腰往上写着。

    学生会的几个人和旁边的几个老师立刻响应,纷纷下注,高一抽签的人都惊呆了。

    霍然第一看到的时候也挺震惊的,不过他们赌的也挺神奇,输的负责给全体比赛的队员买吃喝零食,下注越大买的越多,去年有人一次性买了八箱火腿肠。

    “我买高二文1,”林无隅说,“烧烤和辣条。”

    说完之后他又转过头看着霍然:“争点儿气啊。”

    “我们第一场没有对手。”霍然提醒他。

    “我买后头的,”林无隅说,“你们好好打,赢了我可以单独请你们班比赛的人吃烧烤。”

    “好。”霍然笑笑。

    比赛在周五到周日,对战表从周三贴出来之后,就一直在被围观,学校的任何集体活动都很让人兴奋,寇忱觉得主要是气氛挺好。

    他以前的学校,别说很少组织活动了,就是组织的时候,大家也都半死不活的,老师押着都没几个人愿意参加,就是觉得没劲,唯一有劲的就是任何活动都有可能因为一句屁话一个毫无意义的眼神打起来,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

    现在附中的各种活动,寇忱却都挺期待,他喜欢那种所有人都笑着闹着的感觉,哪怕他在这里一个朋友都没有,他也愿意在旁边看着。

    何况现在他有朋友,有七人组,有霍然。

    “第一场理1和文4,”霍然说,“我们的对手就是这俩中间赢的那队。”

    “那就是理1,文4没什么可打的吧,除了胖胖,他们班连跟胖胖打配合的都没有,”寇忱说,“理1两个校队的,跟咱们一样,不过水平没有我们强,我们毕竟有队长,队长不知道还藏着多少招呢。”

    “有些招菜鸡永远看不到呢。”霍然说。

    “我为了比赛才忍着你的,”寇忱瞪着他,“适可而止啊!”

    “你起的头。”霍然扫了他一眼。

    “理1我们能赢吧。”寇忱问。

    “少犯规就能赢,我们没有替补。”霍然说。

    “那跟他们几个说一下?”寇忱说,“打稳点儿……”

    “不用,”霍然说,“想怎么打就怎么打,犯规了就犯规了。”

    “我靠,替补不行怎么办!”寇忱说。

    “四个人打呗,三个人打呗,”霍然看了他一眼,“怕屁。”

    “你很狂啊,队长。”寇忱说。

    “现在不狂什么时候狂,”霍然说,“比赛的时候就得狂。”

    比赛时间安排得挺紧的,四个室外场地同时进行,先进行男生的比赛,两天就能打出决赛名单了。

    所以虽然文1第一轮没有对手,下午才有比赛,压力却依然很大,但淘汰赛到底也就刺激在这儿了,没有什么机会调整,输一场就出局。

    队服是班费做的,很有特点,他们班女生在这些东西上特别仔细。

    白色带红边的队服,左胸口是他们班的标志,交叉拉在一起的手,每个人的队服上都有各自的名字,还有他们自己挑的一个小图案,印在裤子上。

    罗飞玉挑了个牙齿的图案,看着仿佛假牙广告。江磊是三道杠,据说小学时的最大梦想就是当个大队长,结果一直没能如愿,所以运动裤运动鞋的都只穿阿迪。魏超仁挑的是糖葫芦,还想指明要核桃馅儿的,但被伍晓晨以太难找图为由拒绝了。霍然的图案就很简单,一个……狗头,寇忱想弄个镰刀,但霍然强烈反对,最后用了一张帅帅小时候碰到街头艺人时画的漫画。

    比赛开始前,室外场地上就已经挤满了人,场边挤不下的都站在看台上,不少人带着椅子来的,站上头看,最牛的几个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人字梯,往场边一放,几个人从两边爬上去,霍然第一眼看到的时候还以为这是学生会安排的什么开场表演。

    校长还是运动会时的致词风格,三句话就讲完了,宣布四个场地的比赛同时开始时,四周掀起了一阵呼喊和掌声,还有各班啦啦队的口号。

    文科班的啦啦队一向阵仗比较大,毕竟女生多,花样也多,不少女生一轮啦啦队喊下来,除了目光,还能收获不少情书。

    寇忱和霍然他们一帮人直接全都到了理1和文4的比赛场地上,他们的队服挺拉风的,所以这会儿都裹着外套,混在普通的观战群众中,上场的时候才会一块儿脱掉。

    “给文4加班吧,”江磊说,“毕竟都是文科班。”

    “好。”寇忱点头,又在霍然耳边小声说,“估计这场看不出什么来。”

    “肯定会保留实力,”霍然说,“不过没所谓,我们反正也没有任何有针对性的计划,对手打成什么样对我们都没影响。”

    “很自信啊。”寇忱说。

    “嗯,”霍然应着,想想又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主要是我对我俩的配合还是有信心的。”

    “我也是。”寇忱冲他勾勾嘴角。

    文4跟理1的实力差距实在有些太大,一开场就很明显了,除了小胖,他们班再没有一个能打的了。

    霍然看着小胖满场跑着的身影叹了口气。

    “胖胖真拼。”寇忱说完吹了声口哨,喊了一嗓子,“文4加油!”

    文4的啦啦队立马跟上,喊成一片。

    “下午我们体力上应该是占便宜的。”寇忱说。

    “占不着多少便宜,你现在跑完五公里,下午再跑一个五公里,跑不了吗?”霍然说,“他们打文4消耗没多大,文4就小胖体力好,别的都跟不上。”

    “你还当理1个个都是我呢?上午五公里,下午又五公里?”寇忱不服气。

    “两个校篮的,一个田径的,”霍然看着他,“你觉得呢?”

    “怕屁,”寇忱啧了一声,“你不骂我就行。”

    “不保证,”霍然说,“你要是打得太蠢,我肯定会骂的,我骂人的时候不走脑子,只走嘴,张嘴就骂,想骂就骂……”

    “加油!”寇忱吼了一声。

    “靠。”霍然被他吓得差点儿冲进球场里。

    文4输得没有一丝悬念,理1赢得很轻松,所以双方的气氛很好,友好地相互握手拥抱拍拍背。

    一轮比赛下来,文科班除了幸运1,全军覆没。

    中午理科班的人在食堂放出话来,幸运1要不是抽了个空签,下午的比赛就是理科的专场。

    霍然走进食堂的时候还有人挺不客气地说了一句:“养精蓄锐一上午呢,我们打的时候他们都在休息,这运气……”

    他们往四周看了看,也不知道是谁说的,反正肯定是有人不爽,特别是输了的班。

    “规则就这么定的,你们班要是抽了个空签,你们会不会先去操场上跑四十分钟?”霍然很不客气地回了一句,“要实在害怕输给我们,可以来跟我商量,我带队去跑四十分钟。”

    这句话说完,没有人再出声应战,不知道哪个班的人走过他身后,拍了他肩膀一下:“霸气。”

    “别瞎拍马屁。”霍然想也没想地回了一句。

    旁边的人都笑了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是理1的队长,他校篮的队员。

    “靠,”霍然伸手跟他击了个掌,“别吃太多,影响体力。”

    “好的。”那人笑着回答。

    虽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中午那个不知名的人那么不爽,但文1比别的班少打一场是事实。

    “你们都听好,”霍然看着几个首发和相当于不存在的全体替补,“我们没有什么战术,就跟周末练习的时候那么打就行,不怕犯规,规就是拿来犯的,要不给你五次机会干嘛呢……”

    “是吗?”江磊看着他。

    “当然不是!”寇忱瞪了江磊一眼,“但是现在霍然说是就是。”

    “好。”几个人一起点头。

    “记着一点,我们不仅要赢,”霍然说,“还要大比分赢,让他们看清了,这场比赛从头到尾都不可能是理科专场。”

    “好!”一帮人一起喊了一声。

    霍然往球场那边走过去的时候又补了一句:“有我们在,第一都不会是他们的。”

    寇忱跟在他身后,盯着霍然的背影。

    说完这番话之后往球场走过去的霍然杀气腾腾,小可爱的气息在他身上已经完全找不到痕迹了。

    寇忱哪怕是想到他队服裤子上印的是只二柴的头,也丝毫都不会影响到现在霍然在他眼前的形象,很酷。

    他跟了几步之后,加快了速度,上去跟霍然并排往前大步走去。

    身后的十几个男生一块儿甩着胳膊,大步往前,走出了风声。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簪中录作者:侧侧轻寒 2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3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4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5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