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14章

第114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这段时间的天气一直都挺好的, 班里不少人都在喊热啊热, 他倒觉得还行,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快要成为一个学霸,他心净了不少……

    但是今天一早起来他就觉得又燥又热,洗漱的时候没忍住直接门一关冲了个澡, 魏超仁在外头骂了他五分钟,走出宿舍的时候都还在忿忿不平。

    “我的心情被寇忱影响了,今天我要是没考出好成绩来, ”魏超仁说, “我就要告诉我妈是因为寇忱。”

    “那我就告诉你妈我脑袋是你趁我睡觉的时候砸破的。”寇忱伸了个懒腰。

    一提这事儿,魏超仁就闭了嘴。

    “跟周宁怎么样了啊?”寇忱问。

    “别提, 人现在在家逍遥自在等通知书了,”魏超仁说, “这阵儿我偏偏没时间约她,就为这个我现在都还没把名称念顺了的学习小组, 我牺牲也太大了。”

    “你得这么想,你不学习肯定追不着,周宁成绩挺好, 看不上你这样的, ”许川说,“你要是学了,可能还有点儿希望。”

    “就算这里没希望,别的地方希望也大点儿。”江磊补充。

    “为了爱情,”胡逸说, “好好学习,这个动力就很强劲了。”

    走到食堂的时候寇忱老觉得自己手上空荡荡的很难受,平时上课手里都拿着书什么的,今天考试,徐霸霸说了考前就不看书了,所以大家什么都没拿。

    寇忱因为有点儿紧张,这感觉就跟没穿裤子似的。

    “咱们都不在一块儿了,”寇忱看了看霍然,“是不是估计的,把我弄文3教室里去了!”

    “被我踩在脚下的感觉如何?”霍然挑挑眉。

    “爽!”寇忱喊了一声。

    霍然看着他,有些无语。

    “我学坏了。”寇忱说,“你把我带坏了。”

    “我说这话的时候可什么也没多想。”霍然说。

    “但是我已经学坏了,我多想了啊。”寇忱笑眯眯地说。

    “进教室吧,我上楼了。”霍然在他背上一拍。

    寇忱直接就被拍回了现实,此刻他应该走进文3的教室,跟一堆认识不认识的人一块儿开始考试。

    七人组被分在了三个不同的教室里,寇忱记不清谁在哪儿,反正他和江磊在文3,而且是文理科混排。

    不过这种混排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影响,以前他答案都懒得抄,现在当然更不会作弊,他要证明自己拥有及格的实力。

    他是一个有实力的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在自己侧后方的江磊:“磊磊!”

    “来了。”江磊嗖一下就窜到了他旁边,“什么事儿?”

    “……我就跟你打个招呼。”寇忱说。

    “我操,我正紧张呢,”江磊说,“你别折腾我。”

    “没事儿,”寇忱说,“我都能及格,你怕什么,你不是比我强点儿么。”

    “强点儿不了多少,”江磊说,“不过这回咱几个肯定能让人刮一回目了……”

    “同学们都坐好了啊,不要交头接耳。”小陈老师走进了教室,“桌上只允许有笔和水杯……”

    江磊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寇忱把自己的笔放到了桌子中间。

    加油!

    “寇忱如果提前出考场是不是会跑您这儿来报喜?”寇老二坐在办公桌后头,端正地握着一支笔,等着老袁给他发卷子。

    “他应该不会提前出来,”老袁说,“以前写不出的时候他都不提前出来,趴卷子上睡觉,现在能写得出了,更不会出来了。”

    “那就行,”寇老二点头,“千万别说我是在这儿考的,我怕他有压力……不,我怕他拿这事儿得瑟到过年。”

    “你考完交卷了就走,没事儿。”老袁笑着说。

    “我是不是不能考得太好?”寇老二说,“上回周测甩他太多了会不会打击他?”

    “按实际水平考就行,”老袁说,“寇忱不是那种死犟着的人,你需要的就是他一个‘我服你’的态度,以后就好办了,这孩子讲理的,你只需要证明给他看,你告诉他要求他的那些事,你自己也能做到,这就行。”

    “好。”寇老二点头,“您今天不监考?”

    “我这两天感冒了,一直咳嗽,就没安排监考了,”老袁咳了两声,等着考试开始的铃声响了,才把卷子放到了桌上,“一会儿你就在这儿写,我在走廊上,以免干扰你。”

    “没事儿,您找个地儿休息着,不会影响我。”寇老二说。

    老袁笑了笑,走出了办公室。

    语文在寇忱看来是最容易的科目,毕竟因为老袁的原因,语文课他一开始就还算是愿意听课,复习得又这么卖力,卷子答起来就还挺轻松。

    甚至作文也不难,材料是几句关于青春的诗句,让谈谈你是如何理解青春的。

    对于寇忱来说,七人组就是现成的例子,他们一块儿经历过的事,包括学校老师和家长,都可以拿来“理解”一下。

    不过让寇忱郁闷的是,比起以前什么也不会写干等着考试结束,现在能写出些东西了,又觉得时间不怎么够。

    老师的时间提醒每次都比他自己估计的要少。

    头顶上吹着空调都给他急出了一身汗。

    最后交卷的时候倒是把卷子都填满了,密密麻麻的看着特别满足。

    霍然大概是提前了几分钟交卷,寇忱一走出教室,就看到他站在外面路边了,手里还拿了个塑料袋,里头装着几瓶饮料。

    “你提前出来的?”江磊冲过去震惊地喊,“你他妈时间有多?”

    “提前了十分钟,”霍然说,“我检查一遍改一次的,又不知道改没改对,我怕再检查下去把对的给改错了,就出来了。”

    “那你时间就还是挺充足了?”江磊说,“操,我怎么就没时间检查啊,我就看了一遍铃就响了,一个答案也没改。”

    “说不定全对呢。”霍然笑着说。

    “梦呢!”江磊从塑料袋里拿了瓶可乐出来。

    刚拧开要喝,霍然看着他说了一句:“小卖部就一瓶可乐了,这是寇忱的。”

    “什么意思?”江磊举着可乐。

    “意思就是这瓶是我的,”寇忱从他手里拿走了可乐,猛灌了几口,“爽!”

    “我也就是刚考完累得慌不想跟你吵,”江磊低头又看了看袋子里,“那么请问现在里面的维他,冰红茶,还有果粒橙和每日C,哪个是我可以喝的?”

    “都可以。”霍然笑着说。

    江磊拿了冰红茶,仰头一通灌完了之后指了指霍然:“你俩这样是要被我们记仇的,等我脱单了,我他妈接个吻都要怼你跟前儿接去。”

    过了一会儿,七人组除了徐知凡去了厕所,别的都考完在食堂聚齐了,大家第一次在考试之后对考试内容进行了讨论。

    “真神奇啊,”胡逸说,“我们居然对了一下答案?”

    “是,以前不是不对,是根本不知道选的是什么答案,”魏超仁说,“写了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屁。”

    “这感觉还不错。”许川说。

    “你考得怎么样?发挥正常吗?”霍然小声问寇忱。

    “还可以,”寇忱说,“我作文自我感觉还写得挺好的呢,差点儿写不下。”

    “牛逼了啊。”霍然笑了起来,“不知道你爸那边是怎么考的,考得怎么样。”

    “他肯定没问题,”寇忱叹了口气,“我吧,也不求跟他比了,我只要能及格,我就能昂首挺胸了。”

    “你以前是不是都没想过你爸能这么牛?”霍然问。

    “谁能想这个啊,”寇忱说,“哪个家长不是说我当年怎么怎么的,有几个是真怎么怎么的,不就仗着孩子也没法求证么。”

    “也是,”霍然想了想,“我爸倒没说过那些,只说自己当年户外怎么怎么牛,这我知道,毕竟亲眼见了。”

    “我现在也亲眼见着寇老二怎么牛逼了,”寇忱喝了口可乐,“开眼了。”

    徐知凡跑进了食堂,一坐下就轻轻拍了拍寇忱面前的桌子,压低声音:“知道我刚碰见谁了吗?”

    “谁?”几个人马上凑了过去,脑袋挤成了一团。

    “我爸?”寇忱反应出奇的快。

    “是。”徐知凡说,“我从厕所出来的时候碰到他进去……”

    “那这个场面有点儿尴尬啊?”寇忱说。

    “非常尴尬。”徐知凡说。

    “他是过来考试吗?”霍然问,“是不是卷子不方便拿走啊?”

    “估计是。”魏超仁说,“我操,今天你们父子俩一块儿考的试啊……我怎么有点儿……羡慕。”

    “羡慕个屁,”寇忱说,“你要是成绩被你爸碾压你就知道什么感觉了,不过他为什么非要在学校上厕所,不怕碰见我吗?”

    “废话啊肯定是憋不住了。”霍然说。

    “我操,”寇忱一下乐了,嘎嘎地笑了半天,又看着徐知凡,“你俩说什么了没?”

    “厕所门口能说什么啊?”徐知凡叹气,“寇叔叔?您怎么在这儿?啊,知凡啊?我来上厕所。”

    一帮人全都笑趴了,许川喝了口饮料:“这就不错了,现在快到饭点了,没问吃没吃就算好的了。”

    “那我一尴尬真可能说吃了。”徐知凡说。

    几个人再次狂笑。

    考试顺利使人傻笑。

    几个学渣第一次在考试之后体会到了愉悦,虽然目标都跟及格捆绑着。

    不过接下去的考试就不是特别愉悦了。

    都是寇忱的弱项。

    确切说,他就没有强项。

    只有弱项和特别弱的项,想想都觉得悲伤。

    不过考试的时候他会往窗外看,对面的办公楼二楼,老袁的办公室里,有他亲爹,趴桌上,跟他用同样的时间,写着同样的题。

    这样一想,感觉突然有好了很多。

    他甚至觉得很温暖,本来想着考试结束以后回家,起码得取笑寇老二半年的,这会儿却有点儿不忍心了。

    他有过那么多同学,陪着一起学习一块儿考试的父母,他从来都没见过。

    虽然一开始有点儿别扭。

    但最后他还是把记忆盒子打开,很认真地把这一段放了进去,寇老二……不,寇景城,他爹,在他高二这年,陪着他进行了为期半个多学期的冲刺。

    虽然结果肯定是他被碾压,寇老二得意洋洋。

    “今天下午这就算全考完了,”老袁把卷子收走,“等各科老师批完卷,我就让他们抽空把你这些都批出来。”

    “我让寇忱他姐给寇忱打过几个电话问考得怎么样,”寇老二皱着眉,“这小子一点儿不松口,只让等成绩出来。”

    “他自己估不出来分,”老袁笑着说,“他们这几个孩子,平时都属于不怎么用功的,考试完了一般都不太能摸得清自己到底答得怎么样,等成绩吧。”

    “我现在有点儿担心,”寇老二说,“他要不及格怎么办?你们附中这个期末考的题比别的学校难啊,特别是数学,比去年的期末考难很多。”

    老袁愣了愣:“你还找了别的卷子做?”

    “也没做,我朋友也有孩子高二,我就问了问,”寇老二笑了笑,“之前寇忱找过以前的卷子,扔家了,我就也看了一下。”

    “父母做到这一步,”老袁说,“我很感动啊,也很意外。”

    “我这阵儿闲,下半年我就没这么多时间陪着他了,”寇老二说,“我就想让他知道,我对他跟对他姐,是一样的,我为了他也是什么都能做的。”

    “他要真还有科目不及格,”老袁问,“你想好怎么说了吗?”

    “我全程陪着他,我知道他用功了,也知道这学习吧,不容易,”寇老二说,“这些题比我上学那会儿难,及格不及格的,在我这儿都及格了。”

    “这就行了,”老袁说,“出国的事儿不要再提了啊。”

    寇老二笑了起来:“您比他还紧张呢。”

    “寇忱这种情况的孩子,我是反对送出国的,之前不太方便直接说,”老袁说,“别的不提,只光是你这样送他出去的方式,会让他有被遗弃的感觉,以后他更不愿意跟你沟通了,现在这样就很好,非常好,特别好,very good……你快走吧,今天这一考完,寇忱肯定会过来找我了。”

    “没所谓了,”寇老二摆摆手,“我第一天考完语文去了个厕所,就碰上徐知凡了,肯定告诉寇忱了。”

    “那……等他们过来?”老袁问。

    “还是不了,”寇老二站了起来,“他们一帮小孩儿,我不想碰上。”

    寇忱搂着霍然肩膀,心情舒适地跟七人组一块儿往老袁办公室晃着过去,他们几个打算今天晚上在食堂请老袁吃个饭。

    感谢老袁这一年来为他们操的心。

    走到办公楼下的时候,寇忱一收胳膊:“哎哟?我看到谁了!那他妈是谁!”

    “那他妈是你爹!”霍然一眼就看到了刚从楼梯上跑下来的寇老二,顿时莫名其妙地就有些兴奋。

    七人组考完试这一身一身都很轻松,不跟以前似的考完了就得担心出成绩的时候要被骂被抽被做香肠,这会儿一个个都兴奋着,跟着就一块儿喊了起来:“寇叔叔!寇叔!”

    寇老二背对着他们,定了能有两秒才转过了身,看着他们:“眼神儿挺好啊你们几个。”

    “都这么近了再看不到,我们以前怎么躲老师主任啊。”魏超仁说。

    “练出来了是吧?”寇老二笑了笑,看向了寇忱。

    寇忱嘴角一挑:“考得怎么样!”

    “我吗?”寇老二指指自己,“正常发挥,考得还行!”

    寇忱啧了一声。

    “你呢,”寇老二用一样的语气问,“考得怎么样!”

    “凑合吧,”寇忱谦虚地说,“也就那样。”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14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2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3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4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5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