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17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哎, 这是什么啊?”非常勇猛一直走在前头的寇潇停下了, 回头冲这边喊着问。

    “烂塑料袋呗。”老杨在旁边说。

    “放屁, 哪有这样的塑料袋……”寇潇倒是不讲究,弯腰把石缝里的一团东西捡了起来,“然然!你看!这是什么?”

    “……放下吧, ”霍然本来想等她放下了再说答案,但寇潇拿着也不肯放,他只好继续回答, “蛇蜕。”

    “蛇什么?”寇潇没听明白。

    “蛇!”寇忱突然吼了一声, 声音里带着惊恐,“蛇啊——啊——”

    霍然被他这一嗓子喊得整个人都蒙了, 赶紧看哪里有蛇,同时反手取下了一直没用的登山杖, 刚把杖甩开还没来得及找找蛇在哪儿,寇忱已经从后面一跃而起, 跳到了他背上。

    “我操!”霍然被他扑得往前踉跄了两步才站稳,“下去!”

    “蛇!”寇忱在他耳朵边儿吼,腿夹在他腰侧, 还努力地抓着他背包往上继续努力。

    霍然感觉他再有两秒就能揪着自己头发登顶了。

    “蛇在哪儿啊!”他也吼。

    “我哪知道!”寇忱声音都破了, “你他妈说有蛇!”

    “我他妈……”霍然愣了0.1秒之后抬手就用登山杖往后抽了过去,狠狠地连包带人地把寇忱往旁边甩,“我说的是蛇蜕!是他妈蛇皮!你下去。”

    “啊!别打了!”寇忱从他背后跳了下去,蹦到一边。

    那边老杨和寇潇已经笑得蹲到了地上,寇潇捂着肚子笑得已经没有声音了。

    “笑屁啊!”霍然把背包扔下, “你弟弟怎么回事?有什么精神方面的疾病吗!”

    “他怕蛇,”老杨笑着走了过来,“从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蛇,还有他爸。”

    “我爸没有蛇可怕。”寇忱靠在旁边的一块大石头上,脸上还有没收好的惊恐残余。

    “你不往草丛里钻,一般不会碰上蛇的,”霍然叹了口气,也蹲到了地上,感觉气得体力都不怎么太支了,“你真是……你怕蛇你也不早说,还跑这荒郊野地里来。”

    “哎……”寇潇起身一溜小跑,把蛇蜕扔到了旁边的林子里,“扔了啊,姐把这东西扔了,没有了,不怕了哈。”

    这种哄小孩儿的语气霍然听着都想笑,但没想到一向牛逼吹得震天响的寇忱居然没有因为这个语气有什么不爽,逼王形象全无地点了点头:“嗯。”

    偶像包袱都没有了。

    看来不是普通的害怕,跟很多人恐高似的得算心理障碍了。

    “我走这条路挺多次了,”霍然说,“还没有碰到过蛇,一般会有点儿小动物,兔子狐狸什么的,见人就跑了,不会接近。”

    “嗯。”寇忱又点了点头。

    “要歇会儿吗?”霍然问。

    “在这儿?”寇忱转头看了一眼刚才寇潇扔蛇蜕的那个林子,“不歇,歇个屁,走。”

    几个人重新背好包,继续往前走。

    寇忱一直没说话,霍然也没出声,就听着寇潇和老杨打情骂俏的。

    痛苦。

    你弟弟说你俩要分手了知道吗?你弟弟说你是个泼妇知道吗?你弟弟……

    “霍然,”寇忱在旁边叫了他一声,“我发现你下盘很稳啊,不愧是校篮队长。”

    “你要是从侧面扑我肯定就倒了。”霍然说。

    “我是真的怕蛇,”寇忱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小时候我爸带我去乡下亲戚家玩,睡在林子边儿上,晚上就有蛇……爬我身上了……我操从脚爬到我脸上……我不敢动也不敢出声……操。”

    寇忱说得一脸痛苦,最后还用手在身上胳膊上搓了好半天。

    “我以为真什么都不怕呢。”霍然说。

    “鬼我是肯定不怕的,”寇忱说,“反正平时也没什么机会碰到蛇,有些小可爱就不一样了……”

    “滚!”霍然推了他一把。

    “哎霍然,”寇忱笑着说,“你玩过斗牛机吗?”

    霍然没说话,看着他。

    “刚我骑你背上,就跟骑斗牛机似的,”寇忱一边说一边摆了个骑牛的架式,一手抓缰绳一手举起来,发出一声尖啸,蹦着就往前跑了,“霍霍霍霍霍你追不上我……”

    霍然没有骂也没追上去,只是迅速拿出手机对着这个傻缺的背影进行了十连拍取证。

    “你是不是偷拍我了!”寇忱突然在前面喊了一句。

    “没有。”霍然说。

    “别不承认,”寇忱回过头,“我告诉你,我从小到大被偷拍无数,我用后脑勺都能感应得到有人偷拍。”

    “我要用你这么蠢的姿势跑出去,我也能知道后头会有人偷拍。”霍然说。

    “靠,”寇忱笑了,“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走了大约两个小时,开始能看到干涸的河床上有水流出现了,很清的小溪。

    “我洗个脸。”寇潇找了个宽一些的水面,站在水边看着。

    “洗呗。”老杨站在她旁边一块儿看。

    “水有点儿凉啊,不过挺舒服,”寇忱蹲过去捧了水洗了洗脸,洗完了发现他俩还在看水,莫名其妙地跟着也往水里看了看:“看什么呢?淘金啊?”

    寇潇没说话,拿出了手机,对着水面,然后俩人脑袋突然一块儿往中间一靠,寇潇对着倒影按下了快门。

    “哎我操!”寇忱吼了一声,“你俩是不是有病!用得着吗!你俩当初叫我说一起出来露营,目的就是虐童吧!还好我他妈拉了人!”

    “边儿去!”寇潇说着,跟老杨很默契地一起举手又拢了个心,继续拍倒影。

    “霍然!然然!”寇忱非常不服地冲正在看地图的霍然走过去。

    “不!”霍然立马反应过来,转身就往旁边走,“不!你自己玩去!”

    “信不信我揍你啊!”寇忱跟了上来。

    “不信。”霍然跳上了路边的石头,顺着就开始往上爬。

    “……我靠,寇忱看着他,“去哪儿?”

    霍然没回答,一直攀着灌木和岩壁往上爬了有四五米高了,才停下找了块平坦些的石头坐下了,从兜里摸了几个小桔子出来慢慢剥着。

    “哎?”寇忱愣了,“你怎么有桔子!”

    “你妈妈买的啊,放车里了,”霍然说,“我下车的时候拿了几个。”

    “你怎么不让我也拿几个啊!”寇忱说。

    “我说了啊,”霍然说,“你姐说不用拿了,你直接没理我啊。”

    “有这事儿?我没听见啊!”寇忱回头看寇潇,寇潇还沉浸在甜蜜的双人自拍当中,看都没看他一眼,他转头举起手,“然然,给我一个。”

    霍然扫了他一眼,慢慢把剥好的一个小桔子塞到嘴里。

    继续剥下一个。

    “给我留一个!我想吃!”寇忱急了,“行吧,霍然!霍队长!给我一个!”

    “不给。”霍然说。

    “你裤子撕裆了。”寇忱说。

    “不可能,”霍然把剥好的又一个小桔子塞到嘴里,“没那么大的蛋。”

    “……我操!”寇忱愣了愣,笑得差点儿呛着,“我拿巧克力跟你换。”

    霍然停下了剥桔子的手,看着他。

    寇忱摸出了一颗巧克力,举起来晃了晃。

    霍然冲他招了招手,示意他扔上去。

    “怎么跟个猴儿一样。”寇忱说着一扬手,把巧克力扔了上去。

    霍然没想到他一句废话没有就直接扔了,有点儿措手不及,巧克力很准地砸在了他脑门儿上。

    好在他的延迟反应还挺快,在巧克力弹下山的时候接住了。

    “我不是故意的啊!”寇忱忍着笑,“我真不是故意的,桔子给我一个。”

    霍然拿了个桔子,对着他脑门儿扔了过去。

    准头是有的,毕竟打了那么多年篮球,不过寇忱显然有防备,不光接住了,而且还玩花活儿似的反手接的。

    “帅吧。”他说。

    “帅。”霍然回答的时候感觉有些悲哀,他不光已经开始跟上了寇忱分分秒秒装逼的节奏,甚至还能扮演一个称职的托了。

    “我上去了啊,”寇忱说,“上面还够挤我一个的位置吗?”

    “别别别,”霍然赶紧把巧克力塞到嘴里站了起来,含糊不清地说,“你别上来了,风化岩,我怕你不知道踩哪儿摔了。”

    说不定有蛇。

    这话他没敢说,他怕把逼王再给吓哭了。

    “哦,”寇忱拿出手机,“那你下来吧,咱俩自拍一个,不能光让他俩塞狗粮了。”

    霍然从岩壁上慢慢下来了,叹了口气:“咱俩拍一百张,也塞不了人家一口狗粮啊。”

    “来吧,”寇忱搂住他的肩,举起手机,“头靠过来点儿……算了不要歪头,俩一块儿歪头跟小学生一样……就这样,不要看镜头……对,别笑,酷一点儿,这个照片传递的信息是,进山徒步野地露营,那是你爷爷我的日常。”

    “你的日常?”霍然有些无语。

    “我爷爷的日常行了吧舅舅!”寇忱瞪了他一眼,“摆好表情!”

    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霍然看了一眼手机,这会儿信号还有,不过时不时就会变成2G。

    他抓紧时间扫了一眼朋友圈。

    看到了刚才的那张照片-

    挺久没来山里透透气了。

    不要脸啊……霍然基本可以确定,除了被蛇从脚摸到脸的那一次,寇忱就没进过山。

    不过看得出来,制霸七人组除了他俩都很闲,就这么几分钟,五个人全点赞了,并且开始在评论里聊天。

    “照片我回去一块儿发给你吧。”寇忱说。

    “嗯。”霍然应了一声。

    “然然,”寇潇在前面问,“咱们是不是该吃饭了啊?我有点儿饿了。”

    “……现在12点都没到呢,”霍然看了一眼时间,“再走一会儿,前面有个水坝,在那儿吃东西。”

    “是不是要扎营了!”寇忱有些激动,“帐篷睡袋什么的你没忘了拿吧?”

    “吃个午饭而已,”霍然看着他,“中午就扎营,按这节奏我们下个月都走不到目的地。”

    目前来说,带这几个人比霍然想像的要轻松些,也许是因为这一段路很好走,几乎没有难度。

    老杨和寇忱体力都很好,走了一上午都还精力充沛,不过让霍然意外的,是寇潇居然一点儿没拖后腿,自己背着个大包啃哧啃哧地走,除了中间滑倒过一次之外,再也没有出过什么意外。

    到了水坝,她把包一扔,脱了鞋又下水了:“然然啊。”

    “嗯?”霍然应了一声。

    “咱是吃热食吧?”寇潇问。

    “嗯,”霍然点点头,“煮面条吃,晚上也能吃热的,明天中午就得吃干粮了,晚上到了白毛坡,可以到村子里买吃的。”

    “行,”寇潇点头,“老杨啊——过来给我拍照片——”

    寇忱已经把炉子拿出来了,抱着来回溜达:“搁哪儿呢?咱们在哪儿吃?”

    “这儿,放下吧。”霍然随便往坝头指了一下。

    其实他自己一个人出来的时候,从来不煮东西吃,太麻烦,要背的东西也多,但这几个菜鸡明显是来郊游的,所以就陪他们玩一会儿,到后期累的时候,炉子扔了就行。

    “怎么弄?你教教我。”寇忱坐到地上开始研究那个小卡式炉。

    “炉子旁边的那个盖子打开,把这个气瓶装怼进去就可以了,”霍然拿出气瓶递给他,“有个卡口,对准。”

    “嗯,”寇忱打开盖子,把气瓶往里放,放到一半的时候停下了,保持着低头安装的姿势,“帮我拍个照,用我手机,在我屁兜里。”

    霍然叹了口气,绕到他身后,从他屁兜里抽出了手机,顺便就又看到了寇忱露出来的半截死神。

    “你这个文身,”他忍不住问了一句,“下边儿是什么啊?”

    “下边儿是我屁股缝。”寇忱说。

    “我他妈问你死神下边儿!”霍然无语。

    “你这问法跟刚才有什么区别,”寇忱说,“死神下边儿就是老子的腰和老子的屁股以及屁股缝……”

    “解锁。”霍然打断了他的话,把手机递到他面前。

    “没有锁,划拉一下就行。”寇忱说。

    霍然划拉了一下,他和寇忱英俊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上。

    “我就服了,”在别人的手机桌面上看到自己的脸让霍然有些受惊,“你没有别的照片能放了吗?”

    “你给我拍了这张我就放这张了,”寇忱说完又继续摆好姿势,“咱俩的那张就换到屏保上……麻烦你蹲下来拍,你这么站着拍我容易显得我脑袋长屁股上了。”

    “闭嘴!”霍然吼了一声,蹲下的时候感觉自己简直忍辱负重。

    拍完照片他直接坐到了地上,转头看着坝下面的水,也不想帮忙了。

    不过装炉子并不难,寇忱很快就弄好了,还试了一下,能打着火。

    “霍然。”寇忱叫了他一声。

    “啊,好厉害啊,这么聪明,真牛逼啊。”霍然看着水面,有气无力地捧了场。

    “不是让你夸我,”寇忱说,“你看。”

    “看什么?”霍然转过头。

    寇忱没说话,突然一转身,把裤子往下一拽,露出了半个屁股蛋儿。

    “给你看死神。”他说。

    “我他妈!”霍然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顿时扑上去抓着寇忱的裤子,对着死神啪啪啪啪连甩了五六个巴掌,“打不死你个臭不要脸的神经病!”

    “干嘛呢你俩!”寇潇在河里都快笑出打鸣声了。

    “干嘛呢还用问吗!”寇忱躲到一边,把裤子提好了,“没看见啊,丫打我呢!”

    “我他妈打死你!”霍然跳起来扑过去把他裤子重新给拉了下来,噼里啪啦又是一通甩。

    “我靠!”寇忱抓着裤子一通狂奔,“你真打啊!”

    “我不真打我还跟你玩情趣吗!傻逼!”霍然骂。

    寇忱在十几米之外开始笑,霍然憋了一会儿没憋住,恶狠狠地踢了一脚炉子,跟着也笑了起来。

    “看清了没啊。”寇忱等他笑得差不多了,才走了回来。

    “看清了。”霍然抱住头用力叹了口气。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抱住锦鲤相公作者:立誓成妖 2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5深海里的光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