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25章

所属书籍: 轻狂

    手机屏幕上视频的几个人乐得前仰后合, 笑得跟鸭子似的, 魏超仁都笑出鹅的动静了, 霍然憋着一肚子莫名其妙也不好有什么动作,旁边还有几个叔叔和警察。

    但话还是要说的,他推开寇忱, 在脸上狠狠地搓了两下:“你他妈是不是饿了!啃得愉快吗!”

    “挺愉快的。”寇忱说。

    “退了!”霍然指着视频,“收拾收拾,一会儿走了。”

    “霍然!”江磊喊, “到家给个电话啊, 明天出来聚聚!”

    “聚什么,回学校了天天聚, 一天二十四小时有二十八小时都跟这帮人呆在一块儿,还聚呢。”霍然继续搓脸, 还拿了湿纸巾出来擦脸。

    “聚吧,我反正是不想在家呆着, ”胡逸说,“而且徐知凡刚把包厢都订好了。”

    “……真够朋友啊。”霍然一边感慨地挂掉视频一边继续擦脸。

    “哎哎哎,”寇忱看着他, “伤自尊了啊。”

    霍然把湿巾团了团放进了兜里。

    “扔了啊。”寇忱说, 一路他们都把垃圾都收好拿兜挂在背包上,到了老溪口营地才扔到垃圾桶里了,逃跑的时候都一人挂着一兜垃圾,他现在对收集垃圾有阴影。

    “扔哪儿?”霍然问,“这儿又没有垃圾桶。”

    “边儿上啊, 可以降解吧,”寇忱说,“你还把这个带回去?”

    “降解个屁,不要给自己随手扔垃圾的行为找心理安慰,”霍然说,“你去那种伪驴和新驴多的路线上走一次,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行吧,听你的,”寇忱点点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突然伟岸了很多。”

    霍然扫了他一眼。

    “真的!”寇忱说,“没开玩笑。”

    “这么容易就伟岸了,”霍然叹气,“你们小人国不易啊。”

    “滚啊。”寇忱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精神上多少有点儿紧张,这会儿仿佛重回人间似的,视频闹了一会儿之后,就开始有些疲惫。

    霍然坐到一辆车上,给老妈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老妈还挺平静,说做了好吃的等他回去吃。

    打完电话,霍然就困了,眼皮打架,他歪在后座上闭上了眼睛休息。

    寇忱估计差不多,但表现形式不同,紧张过后的兴奋过度,跟狗似的闲不下来,给他妈妈打电话聊了十分钟,又跟警察说,说完又跟几个大叔聊,最后终于撑不住了,拉开车门倒在了他旁边。

    “我……饿……了……”寇忱拉长声音有气无力地说。

    “你不是有巧克力吗?”霍然说。

    “吃完了啊,”寇忱说,“我又不是机器猫。”

    “我有压缩饼干,”霍然说,“你想吃的话去我包里翻一下吧。”

    “不想吃,也不想动了,”寇忱叹了口气,靠到他身上,过了一会儿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哎霍然。”

    “嗯。”霍然应了一声。

    “你脸真嫩啊。”寇忱说。

    “……我要说谢谢吗?”霍然问,他居然从寇忱语气里听出了满满的意犹未尽,“你要不要再啃一口啊?”

    “不用了,尝尝就行,我就陈述一下客观事实,”寇忱笑了起来,“比小姑娘的脸还嫩。”

    “没完了是吧?”霍然看着他,过了两秒突然反应过来,“我操,你亲过小姑娘?”

    “没有,想什么呢,我哪有空亲小姑娘,”寇忱说,“我就是这么觉得,摸你脸的时候还没感觉这么嫩呢。”

    “我天生丽质,”霍然闭上眼睛,“你别说话了,我要睡觉,别吵我。”

    话刚说完,寇忱的手机就响了。

    “不是我吵你啊,”寇忱拿过手机看了看,“是我爸吵你。”

    “估计是快出来了吧?”霍然睁开眼睛。

    “问问,”寇忱接起电话,“爸?”

    “我们已经过了白皮坡一个小时了,马上就出去了。”老爸说。

    “白毛坡!白皮坡什么玩意儿。”寇忱说。

    “出来徒了一天半的步牛起来了啊?”老爸说,“你们要是饿了先去村里吃点儿东西,那里头有农家乐。”

    “我不去,”寇忱说,“我不想动了,你们还多久出来。”

    “说是马上了,不过肯定也得天黑透了才到,”老爸说,“现在已经不太看得清路了,也不能让霍叔叔开得太快。”

    “等你们出来再吃吧,我想回家吃饺子。”寇忱说。

    “你跟你姐怎么一个德性,她也要回家吃饺子,”老爸说,“那你给你妈打个电话让她包饺子。”

    “我已经指示过了,”寇忱说着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我说的是茴香馅儿,全部都是茴香馅儿,全部,都是,茴香哒!你帮我转告寇潇,今儿晚上没有她想吃的白菜馅儿喽。”

    “做梦呢你,”老爸冷笑一声,“你妈会听你的?”

    “……万一就听了呢?”寇忱说。

    “那你一会儿回去见证奇迹吧。”老爸把电话挂了。

    “靠,我在家什么地位啊,”寇忱把手机扔到一边,“你听到我爸说什么了没。”

    “听到了,”霍然想了想,“比狗的地位还是高点儿的吧?”

    “就比它高了。”寇忱闭上了眼睛,拉过霍然的手放到自己肩膀上,“来,给你寇叔按按。”

    霍然没动,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寇忱睁开眼睛,冲他笑了笑:“露营结束了,小然然。”

    “边儿去!”霍然一把给他推到了车门边。

    “哎给按按吧,”寇忱又爬了过来,“可能是让老乡砸了一下,酸得很,真的……帮我捏一下,我自己捏不到位。”

    霍然看着他一脸呲牙咧嘴的真挚表情,想到今天要没有寇忱那一脚,他们可能真的没有机会跑掉……

    他抬手在寇忱肩膀上捏了捏。

    “哎……对,就这个力道!”寇忱非常愉快地喊了一声。

    霍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面对寇忱的时候总不太有脾气,可能是这么赖叽叽的人他实在见得太少,这一秒刚想发火,下一秒他就跟个狗似地躺地上翻开肚皮求挠挠了。

    “闭嘴。”他说,又在寇忱肩膀上捏了两下。

    这两下就跟捏着了寇忱身上的什么开关似的,寇忱人一歪,哐地一脑袋砸他腿上,躺在了后座上,接着就发出了舒服的哼哼声:“啊……舒服……”

    “不是,”霍然停了手,“你他妈再这个动静我下车了啊。”

    “没了,我现在深度睡眠。”寇忱闭上了眼睛。

    霍然犹豫了两秒,寇忱这个逼说的话他连一个笔画都不信,他试着在寇忱肩上捏了一下。

    果然。

    “啊……嗯……”寇忱连一秒都没等,立马就喊上了,还把脚往车门上一蹬,顶了顶胯,“啊……然……”

    “我他妈!”霍然没等他把名字喊全,一巴掌甩在了他肚子上,接着就是一通拳打脚踢,“你大爷个抽疯烂尾巴狗!你再啊!啊!嗯你个嘴!”

    寇忱笑得不行,一边躲一边喊:“重了啊!下手太他妈重了啊霍然!你手里有没有点儿数!”

    “跟你还要什么逼数!”霍然揍了几下也乐了,“下回你爸做香肠的时候记得叫我去参观!”

    “哎哟我的腰,”寇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救命杀人了。”

    刚喊完,一辆吉姆尼从山道上开着蹦了出来,按了声喇叭。

    “霍然,”寇忱回头喊了一嗓子,“他们出来了。”

    霍然从车里跳了出来:“还挺快。”

    天已经黑透,他们也没再耽误,跟警察确定了情况之后,几辆车把人一匀,就准备往回赶了。

    霍然和徐知凡上了吉姆尼,一会儿顺路把徐知凡送回去他们就直接回家了。

    “还有我位置吗?”寇忱趴在副驾窗口。

    “有,”徐知凡坐以副驾看着他,“不过你不跟你爸的车吗?”

    “我要跟你们一个车。”寇忱说。

    “你爸刚还说一会儿要快点儿带你们回去,你妈都急了,”徐知凡说,“你别折腾了。”

    “哎……”寇忱叹了口气,“明天啊!明天晚上吧,明天我肯定睡到下午才醒了,晚上出去吃一顿,你是不是订好包厢了?”

    “是,”徐知凡点头,“一会儿群里我给你们发包厢号。”

    寇忱还想说什么,那边寇爸爸吼了一声:“我的儿!你要不走路回去吧!”

    “来了!”寇忱吼着应了一声,拍了拍车门,“霍叔叔,今天谢谢你了。”

    “快过去吧,”霍爸爸挥挥手,“以后还想出来玩,难度低的线可以让霍然带你。”

    “听到没,”寇忱冲后座上靠着的霍一挑眉毛,手指比了个枪,对着他,“啪!”

    “快滚。”霍然叹气。

    几辆车一块儿开回市里,霍然在后座没几分钟就睡着了。

    居然还做了梦,穿着始祖鸟的大姐在林子里跑着,喊着他听不懂的话,他跟在后头追了半天,追上之后发现抓住的是寇忱。

    “啊……然然……”寇忱对着他一边挺胯一边跳起了舞。

    “你他妈怎么这么骚!”霍然忍不住骂了一句。

    被旁边的徐知凡活活笑醒的时候他还沉浸在寇忱骚得不行的舞蹈中无法自拔。

    “你梦到谁了啊。”徐知凡笑得停不下来。

    “我出声了?”霍然震惊,“不能吧,我从来不说梦话。”

    “声儿还挺大的,”徐知凡还是笑得不行,“是不是,叔。”

    “是。”老爸笑着点了点头。

    “……我梦到寇忱跳舞了。”霍然抓了抓脑袋。

    “操。”徐知凡一下笑崩了,呛得咳了半天,一边咳一边拿着手机就发消息。

    霍然手机响了一声,拿起来就看到了徐知凡在群里发的消息-

    寇忱你干什么了,霍然梦话都说你骚

    下面是一帮人疯狂的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没有寇忱的回复,估计是睡着了,霍然把手机扔到一边,指了指徐知凡:“叛徒,白瞎咱俩这么多年的情谊了。”

    老爸按了声喇叭。

    接着后面也传来了喇叭声。

    “岔路了吧?”徐知凡问。

    “嗯,我们往前了,”老爸说,“他们是往右边拐吧?”

    “是。”霍然应了一声,转头从后窗看出去。

    两辆酷路泽拐了弯。

    也不知道寇忱在哪辆上,不知道为什么,霍然居然有些依依不舍,这感觉只有以前跟徐知凡他们几个铁子出去玩回来分开的时候才会有。

    居然对寇忱这种莫名其妙的生物也能依依不舍?

    晚上老妈弄了一桌好菜,不过霍然没有什么胃口,虽然挺饿的,但没吃几口就感觉饱了。

    今天跟以往去徒步还是完全不同的,虽然高大姐的事并没有对他们造成什么伤害,他们还有可能会帮到这个在山林里不知道已经跑了多久的妇女,但心情上还是受到了影响。

    以前哪怕是在看新闻的时候他也没太细想过,骂完人渣之后,可能也就过去了。

    今天却是面对面的,活生生的一个可能是被拐卖,基本能确肯定起码是遭受到严重家暴的人,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

    晚上在老爸老妈讨论这件事的声音中躺到床上时他都没什么困意,反复地回想了很多遍年轻警察那句“我这样愿意说,也敢说让你相信我的警察还是很多的”之后,他才睡着了。

    寇忱在门口换鞋的时候,老妈从屋里走了出来:“又出去啊?”

    “嗯,”寇忱穿上外套,抱了抱老妈,“回来给你带宵夜。”

    “我才不吃,你带的都什么屁东西,”老妈皱着眉,“上回给我带俩牛蛋,你爸还没揍你呢!”

    寇忱笑了起来,吹了声口哨。

    帅帅从楼上窜了下来,扑到他身上蹭着。

    “哥哥今天带牛蛋回来给你吃好不好,”寇忱搂着帅帅一通搓,还把脸埋到它脖子上的厚毛里用力蹭了几下,“妈妈不爱吃,都给你吃,你吃完了好找女朋友。”

    “赶紧走,烦死了,”老妈推了他一把,“一会儿它疯起来又嚎,把你姐嚎醒了该抽你了。”

    “一会儿老杨来了也得把她嚎醒,”寇忱拍了拍帅帅的头,发了条语音给徐知凡,“我出门了啊,十分钟跟许川和超人汇合,到你那儿大概二十分钟。”

    出了门他就开始一边呸呸呸,一边搓脸,一直搓到小区门口,才把脸上的狗毛搓干净,把嘴里的狗毛给吐掉了。

    “跟没跟霍然说一声啊,就直接杀过去了?”几个人跟徐知凡碰头之后,许川问,“万一还在睡觉呢?”

    “江磊刚给他打电话也没接,肯定还在睡,”徐知凡说,“没事儿,去了叫他起来呗。”

    “会骂人吧?”许川说。

    “你怕啊?”寇忱问。

    “你是不怕我知道,”许川说,“我们还是有点儿怵的,我可见过他发火。”

    “走走走,”寇忱晃了晃手机,“车到了。”

    到霍然家的时候,果然这人还在睡觉,几个人在客厅里跟他爸爸妈妈一通聊,都没把霍然吵醒。

    “我去看看吧。”寇忱站了起来,往卧室走,走了两步又停下来看着霍妈妈,“行吗?”

    “去呗,你不弄醒他,他能睡到晚上了。”霍妈妈笑着说。

    寇忱点点头,轻轻拧开了霍然卧室的门。

    霍然屋里开着一盏小灯,估计是防鬼。

    不过虽然怕鬼,但他屋里的摆设倒是很MAN,户外的工具不少,什么绳子锁扣之类的,地上还有一辆被拆开了的自行车和没收拾的起来的修理工具。

    “然然?”寇忱小声叫着,走到了他床边。

    霍然半个脸都埋在被子里,一动不动。

    寇忱弯下腰,盯着他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小可爱?”

    霍然还是没动。

    “不睁眼我亲你了啊?”寇忱对着他耳朵小声说,“起来揍我啊……”

    等了两秒,寇忱用手指在他脸上戳了戳,看到霍然动了之后,他往霍然脸上轻轻拍了一巴掌,啪。

    接着以“寇忱你死定了”的悲壮心情飞快地跳到了一边。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月正春风作者:匪我思存 2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3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4小清欢作者:云拿月 5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