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62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十一点多的时候霍然接到了老爸的电话, 说他们已经回家了。

    “我送你回去, ”寇忱一挥手, “走,游车河。”

    “醒醒好吗?”霍然瞬间就感觉自己开始哆嗦了,“打个车……”

    “上哪儿打?”寇忱问。

    “……我走回去, 反正也没多远。”霍然毅然做出决定。

    “没多远你怕什么,吹不死你,”寇忱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往前边跑边说, “跑过去拿车,跑到地方就暖和了, 吹一下也没事儿。”

    霍然只好跟着他一路跑,俩人狂奔着回了大姑家楼下。

    暖和是挺暖和的, 就是有点儿累。

    寇忱跨上了摩托车,把头盔给了他:“你戴这个。”

    “不用这么悲壮, ”霍然把头盔扣回了他脑袋上,“我不是在后头么,我缩着就行, 你在前面挡风呢。”

    寇忱也没多跟他客气, 把头盔戴好,冲他偏了偏头:“上来。”

    霍然跨上车,坐到了他身后,然后努力把自己身体往下缩,脑门儿顶在寇忱背上, 再把他外套的帽子盖在了自己头上。

    寇忱发动车子之后就等着他在后面折腾。

    “好了!”霍然扶住寇忱的腰,喊了一声。

    “你手放我兜里!”寇忱把车开出去的时候也喊了一声。

    霍然想说我没这么娇气,不就一点儿风么你都挡掉一半了。

    但车开出去的瞬间,耳边就响起了北风的尖啸,都还没感受到如刀的风,就已经被这个尖啸声吓冷了。

    这种天气里人类的身体大概过于流线,一丝风也挡不住,前面挡风的寇忱仿佛是个筛子,紧接着四面八方裹过来的风就甩在了霍然脸上。

    霍然把自己的脸狠狠按到寇忱背上,本来不打算揣兜的手也往前搂了过去。

    北风呼啸狂风抽脸当中他手忙脚乱半天也没找到兜在哪儿,反倒是直接把手从寇忱外套下边塞到了他肚子上。

    “啊——”寇忱吼了一声。

    “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霍然也喊了起来,虽然寇忱肚子那儿的温度让他恋恋不舍,他还是赶紧往外抽手。

    刚动了一下,手就被寇忱按住了:“行了,就这儿吧。”

    “不用这么悲壮……”霍然说是这么说,但手跟大脑非常不对盘,完全没有动。

    “已经适应了。”寇忱说,“你顺便帮我抓着点儿衣服,下头灌风。”

    “好。”霍然应了一声,抓住寇忱外套下摆,搂紧他,万一真进了风感个冒什么的,他就真过意不去了,得上寇忱病床前跪着伺候去。

    回到他家的时候,老爸正站在窗口看着,他俩下车的时候,老爸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你俩真够可以的,”老爸震惊地打量着他俩,“仗着年轻不怕生病是吧?”

    “我没事儿。”寇忱说。

    “我就更没事儿了,我在后头。”霍然说。

    “我送寇忱回去,”老爸说,“车停我们这儿,天儿暖和了再来拿。”

    “不用了叔,”寇忱跨上车就想走,“我不冷……”

    霍然一把抓住了他的车头:“车停这儿。”

    “哎哟……”寇忱一脸不情愿。

    “我去拿车,寇忱你在这儿等我,”老爸往车位走过去,“霍然你上去吗?”

    “我跟你一块儿去送他。”霍然说。

    “行。”寇忱瞬间就转变了态度。

    老爸把车开过来之后,他俩愉快地钻进了后座。

    “没开吉姆尼啊?”寇忱问。

    “怕你们上车费劲。”老爸笑着说。

    车开出去之后,老爸把暖气打得很足,过了几分钟,霍然觉得自己身上的寒气才算是一点一点地被逼了出去。

    他偏过头看了一眼一上车就靠在他身上的寇忱,发现寇忱睡着了。

    鼻尖上挂着一滴水珠。

    “这是鼻涕吗?”他震惊了,赶紧伸手拍了拍老爸的肩膀,“爸把纸巾盒给我,寇忱怎么睡出鼻涕来了,快,一会儿滴身上了。”

    “是冰化了吧。”老爸笑着把纸巾盒扔了过来。

    霍然往寇忱脸上看了看,眉毛和睫毛都是湿的,脸上也有水,那应该是水?怎么这么惨啊,看来那个破头盔也没什么鸡毛用。

    他看到了寇忱口袋里露出半个脑袋的黄色绒毛小鸡钥匙扣,一片不堪入目的Y乱场面扑面而来。

    他啧了一声,用纸巾在寇忱鼻尖下按了按。

    寇忱居然没有醒。

    估计是这几天都没怎么睡,江磊半夜找人狼人杀的时候寇忱都能第一时间响应。

    车到了寇忱家小区门口,大门关着,门卫不知所踪,霍然这才把他推醒了:“哎!小可怜儿,起床了!”

    “早啊。”寇忱惊醒,迷迷糊糊地先问了个好。

    真有礼貌。

    “进不去了,你在这儿下吧?跑进去?”霍然问。

    “……哦,我睡着了,”寇忱看了看四周,这才回过神,“我跑进去就行。”

    “跑快点儿。”老爸说。

    “谢谢叔,新年快乐。”寇忱打开车门跳了下去。

    霍然看着他,想再说句什么,又一下不知道要说什么,毕竟他俩已经说了一晚上了。

    于是只好沉默地看着寇忱,等着他关门。

    寇忱准备关门的时候又钻进了车里,在他手背上捏了一下:“回去给我发消息啊,还有初三空出来啊,知凡请客呢。”

    “嗯。”霍然咬着牙点了点头。

    寇忱关上车门之后,他才在手背上一通搓,这个狗变的玩意儿,劲儿这么大!捏得他差点儿喊出声儿来。

    不过这会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情绪倒是一下舒缓了很多。

    过年永远都是在忙碌和睡过头,困倦和兴奋里度过的。

    多亏了天寒地冻没地方可去,他们几个人从初三徐知凡请的那顿开始,一有时间凑出三个以上就出去吃,一直吃到开学。

    徐知凡妈妈一直说要请各家吃饭,但都被他们拒绝了,说各家派个代表就行,代表就是他们自己。

    拒绝徐妈妈的时候,他们大概都觉得自己酷炸了。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相当酷。

    不过也有不太爽的地方。

    “为什么没有人给我们写表扬信?”魏超仁坐在食堂桌子旁边,面前是山一般堆满了菜的餐盘。

    “人家在警察局的时候不是已经谢过了吗?还给买饮料和吃的。”江磊说。

    “你这表达听着有点儿别扭,一般新闻里在解救流浪人员的时候才会说,警察们还贴心地买来了水和食物。”魏超仁说。

    几个人一下全笑趴了。

    “再说了,寇忱和霍然为什么有表扬信?”魏超仁说,“他俩表扬信的照片现在还在校长室放着呢。”

    “我给你们写,”徐知凡说,“怎么样。”

    “行,”江磊马上点头,“长一点儿啊,深情一些。”

    “没问题。”徐知凡说。

    “那个胡阿姨家,现在什么情况啊?警察应该找他们去了吧?”胡逸问,“他们是不是得给你家道个歉?”

    “乱成一团了,这个年估计也没过好,”徐知凡说,“我也不想多问了,我妈没事儿就行,不出点儿事,我还真不知道我碰上事儿没有我想像的那么能扛。”

    “你已经很能扛了,”许川说,“这回要没让我们知道,你就是只身闯狼窝了。”

    “谢谢几位,”徐知凡说,“这事儿解决得非常完美,开学第一顿宵夜得我请。”

    “没错,你家的事儿就到这儿了,别的什么都不用管了,”寇忱边吃边说,“让你妈好好休息一阵儿。”

    “嗯。”徐知凡应着,看了霍然一眼。

    霍然知道他这一眼的意思,寇忱明显就是对李灵她哥打徐知凡的事儿耿耿于怀,从知道这事儿是徐妈妈被人骗了开始,他就气得不行,而且这事儿他肯定不让徐知凡插手。

    吃完饭从食堂出来的时候,霍然挨着寇忱走,把他挤到了旁边,小声问:“你打算什么时候去?”

    “去哪儿?”寇忱正低头专心地剥着一颗薄荷糖。

    “跟我还装?”霍然说。

    “李灵她哥是吧?”寇忱勾了勾嘴角,继续剥糖,“等天儿稍微暖点儿,再过一周不是要升点儿温了么,那会儿去,现在活动不开。”

    “你别太没数了啊,”霍然一听这句“活动不开”就有点儿担心,“你打算把他打成什么形状啊?”

    “他怎么打的徐知凡,我就怎么打他,”寇忱说,“徐知凡身上哪儿有伤我都记着呢,头,脸,后背,肚子,胳膊,我也就是没好意思扒他裤子,不知道腿上有没有伤。”

    “没有,”霍然说,“他洗完澡穿内裤出来的时候我看了。”

    寇忱看着他没说话,啧了一声。

    “怎么了?”霍然也啧了一声,“我们宿舍我全看过了,你死神我还看全了呢。”

    “……也是,正面我让你看来着,你不看,”寇忱一扬眉毛,把薄荷糖扔进了嘴里,又从兜里摸了颗巧克力出来,“给。”

    “你去的时候告诉我一声,我也去。”霍然说。

    “干嘛,怕我吃亏啊?”寇忱笑着把胳膊肘往他肩上一架,凑到他脸旁边,“不用担心,长这么大,我还没因为打架吃过亏。”

    “徐知凡跟我认识那么多年了,”霍然说,“我总不可能就不管了吧。”

    “哎哟,”寇忱说,“哪么多年啊?多少年啊?”

    霍然看了他一眼,没忍住笑了起来。

    “笑吧,笑吧,”寇忱说,“笑完记得告诉我多少年。”

    “但是我没替徐知凡挡过刀呢,”霍然说,说完想想又纠正了一下,“没替他挡过指甲刀……”

    这回轮到寇忱爆笑了。

    笑了好半天之后,他一搂霍然,收了笑容:“挡的是什么都无所谓,你挡的时候不知道,你给我挡的就算是块树皮,我也会记到下辈子的。”

    “你下辈子别这么二了。”霍然说。

    “那不一定,”寇忱说,“万一我变了,你认不出来了怎么办,再说我也不二,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动手了啊!”

    “真不信,无效威胁就算了吧。”霍然笑着说。

    李灵她哥因为要盯着胡阿姨,所以过完年没有回去上班,这一点寇忱之前已经跟徐知凡打听清了,地址也是徐知凡给他的。

    跟徐知凡他家隔了三栋楼,很近。

    寇忱挑了个周末,这样不会因为旷课和离校引起注意。

    “你确定他会走这条路吗?”霍然和他一块儿站在墙边。

    “确定,上周我来看过,”寇忱说,“两天都是下午出去买烟什么的,就从这个门,一会儿他出来了我们跟一段,离小区远点儿了再动手。”

    “嗯。”霍然点头,“要躲开摄像头吗?”

    “不用,”寇忱说,“为什么挨打他心里清楚得很。”

    站了没一会儿,远远就看到李灵她哥出来了。

    说实话,霍然看到他那个样子就气儿不打一处来,那天在医院门口,他指着徐知凡骂的时候,霍然就特别想抽他来着。

    一个成年人,都不如徐知凡一个高中生讲理。

    李灵他哥没有注意到他们,距离还远,他一边玩着手机一边顺着路往前走了。

    霍然和寇忱不远不近地跟在后头。

    突然兴奋.jpg

    霍然没干过这种事儿,紧张里带着几分兴奋,他走路都有点儿蹦着。

    “稳重点儿,”寇忱看了他一眼,“打架呢,你走得跟春游一样干嘛?”

    “哦。”霍然盯着前面的人,没顾得上跟寇忱斗嘴。

    刚稳重地走了没几步,李灵他哥拐进了小街,寇忱就跟装了弹簧一样,非常不稳重地冲了过去,压着声音扔下一句:“就这儿!”

    霍然拔腿跟着他就跑。

    拐进小街的时候,李灵他哥已经听到了脚步声,回过了头。

    但来不及再躲了。

    寇忱一到跟人打架的时候就爆发力超群,估计都没等他看清脸,寇忱已经一脚踹在了他肚子上。

    他背一弓就那么撅着屁股飞出去一米多,摔在了地上。

    然后就没再有机会站起来。

    寇忱冲过去对着他肩膀就是一脚踩上去,还很周全地压着声音喊了一声:“你丫抱好头!”

    李灵他哥挣扎着想起来,霍然过去踹了他一脚肩膀,他抱好头弓起身体趴在了地上。

    孬种!

    霍然对着他屁股又踢了一脚。

    这种打法,说解气也挺解气,俩人对着李灵他哥就是一通踹,寇忱虽然记着徐知凡头上有伤,但实操的时候还是避开了李灵他哥的头,他俩就跟踢麻袋似的对着他的后背大腿还有屁股胳膊踢了一轮。

    要说憋气也挺憋气,对方连点儿挣扎都没有就迅速认怂放弃了抵抗,打起来都没有了成就感。

    可一想到那天徐知凡不得不用同样的方式保护自己,霍然就一阵愤怒,咬着牙又狠狠地补了两脚。

    “走。”寇忱看了一眼前面,有人从店里走出来往这边张望,他拉住了霍然。

    霍然指着李灵她哥,被寇忱拽着倒退着走了几步,想补充骂几句以表明立场,但一直也没找着词儿。

    电影还是看少了。

    出了小街路口之后,他俩就开始跑,跑了一条街才停了下来。

    “过十年,”寇忱靠在墙边,“我估计真会觉得自己这会儿跟个傻子似的,特别热血地干一件大人觉得没意义的事。”

    “我不会。”霍然扯了扯衣服,“我觉得特别有意义。”

    寇忱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手一抬,做了个打开盒子的动作。

    霍然很配合地往自己脑袋上抓了一下,做了个把东西放进盒子里的动作。

    “哇,”寇忱看了一眼盒子,“你打得太帅了。”

    “哇,”霍然也凑过去看了一眼,“你……你……”

    半天没想出来该说什么词儿,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只要是跟寇忱在一块儿,他脑子就短路。

    “好的,”寇忱点了点头,盖上了盒子,“我知道了。”

    “什么?”霍然愣了愣。

    “我听到了,”寇忱弹了他脑袋一下,“脑子里夸我都夸出风暴了。”

    “……好吧。”霍然笑着点了点头。

    打完人他俩也没回家,这周末都跟家里说了不回,所以他们直接回了学校。

    宿舍里冷清得很,这种时候食堂就是很好的去处,可以找到吃的,还能看到来找食物的人。

    “卡上还有钱?”寇忱问。

    “马上就没了,”霍然说,“昨天吃饭的时候好像就还三十块了。”

    “总算吃光了啊。”寇忱很开心地说。

    “是。”霍然说。

    “不怕,”寇忱一搂他的肩,“以后我养你。”

    霍然正要说话,寇忱一指前面:“老袁和主任怎么还在学校?”

    “值班吧?”霍然看过去,看到老袁和主任背对着他们正在边走边说话,主任一直在摆手摇头。

    霍然看了寇忱一眼,寇忱也正在看他。

    俩人对视之后,一块儿悄无声息地快步追了到了主任和老袁身后。

    “学生会这个想法我能理解,”主任说,“但是这个事儿不好控制,万一有什么不合适的言论出现,你拉都拉不住啊。”

    “想说什么就说呗,怕什么,”老袁说,“你不让他们说,他们就不说了吗,无非是背地里说,心里说,网上说,不让我们听到而已,再说了,别的学校也做过,我看效果还是很好的,别把这帮孩子想得那么没数,我觉得不会有什么过份的话出来,真要有,也正常。”

    “不过……”主任说到一半看了老袁一眼,突然猛地转过了头。

    霍然和寇忱转身就想跑,主任一声暴喝:“站着!”

    他俩站下了。

    “转过来!”主任又吼。

    他俩慢慢转过身。

    四个人面对面站了一会儿之后,主任皱着眉:“偷听到什么了?”

    “没听到什么值得灭口的。”霍然说。

    主任愣了愣,突然笑了起来,转头看着老袁:“要不问问他俩的意见?你们班的学生都挺有个性的。”

    “行。”老袁点头。

    “到我办公室来。”主任冲他俩招了招手。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2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3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4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作者:赵乾乾 5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