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86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帅帅低头在地上愉快地吃着蛋糕, 从寇忱脚边一直把蛋糕舔到了老爸脚边才算是吃完了。

    “你洗地呢?”老爸在帅帅脑袋上拍了一巴掌。

    “擦擦。”寇潇冲寇忱使了个眼色。

    寇忱赶紧去厨房抽了几张清洁纸巾, 蹲地上把帅帅舔的口水印子给擦掉了, 顺着一路擦到了老爸脚边。

    老爸的脚让了让,他又把老爸脚踩的地方擦了擦。

    “行了,”老爸叹了口气, “去洗洗手。”

    寇忱蹲着没动,只是把纸巾团了团,冲垃圾桶那边晃了晃。

    帅帅立马哈哧着跑过去, 一脚踩在了开关上, 把垃圾桶的盖子打开了,寇忱把纸巾扔了进去。

    帅帅跑回他面前, 冲他摇着尾巴讨表扬,他摸了摸帅帅的头:“真乖, 厉害死了。”

    帅帅跳到另一张沙发上躺在了寇潇腿上,寇忱还是蹲在老爸腿边没动。

    这种暴风雨来临之前的低气压他已经挺长时间没有感受过了, 老爸的确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儿子大了,不愿意总打骂了。

    但大概是一直以来他的努力并没有在寇忱身上看到什么成效, 架还是打, 虽然也收到过警察的感谢信,但毕竟新增的处分也还是因为打架。

    成绩一如既往地没有起色,以前在普通高中还不明显,这会儿在附中这样的重点高中里,所谓的学渣都没有几个能差成这样的, 寇忱的成绩就显得很扎眼了。

    寇忱没敢看老爸,这扎眼扎得估计都能把老爸眼睛扎成窟窿了。

    “卷子发了没?”老爸问,“我看看吧。”

    “一个期中考的卷子有什么好看的,”老妈拿了一个小蛋糕慢慢吃着,“那成绩也不作数啊,高考又不看期中考成绩。”

    “期中考都及不了格!”老爸突然一声暴喝,“高考拿什么去考!”

    寇忱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老爸这声吼有些突如其来,一点儿防备都没有,惊得他心里一阵狂跳,胸腔都跟要炸裂了一样。

    他没事儿就吼一声的毛病理论上应该就是从老爸这儿学来的吧。

    ……那老爸念书挺好的这一点怎么没学着呢?

    “哎哟。”老妈也被吓了一跳,蛋糕掉在了桌上,她顿时也喊了起来,“寇老二你干什么啊!突然这么吼一声,你想吓死谁啊!”

    “我也没吼你啊。”寇老二马上放缓了声音。

    “爸,”寇潇在旁边搂着帅帅,“有话好好说,这么吼没用,说话你就说话,别老吼他,再吼叛逆了。”

    “叛逆了?”老爸看着寇忱,“他从会说话那天开始就在叛逆,叛到现在也没叛完呢!不把我叛入土了估计不能停!”

    “说什么呢……”寇潇皱着眉。

    老爸打断了她的话,手伸到了寇忱面前:“卷子呢?我看看。”

    寇忱又定了两秒,这才慢慢站了起来,走到门边拿了自己书包,在里头翻了翻,把卷子拿了出来。

    因为分数实在没法看,他塞进书包里也带着不爽,都团皱巴了。

    老爸拿过卷子的时候眉头一下拧紧了:“你那书包里都有点儿什么?几张卷子都能团成这样?”

    “就几本书。”寇忱说。

    老爸看了他一眼,没再说话,低头把几张卷子打开了,一张一张地在腿上抹平,再一张一张地叠好。

    一个一个精彩的分数挨个出现在老爸眼前。

    寇忱感觉自己呼吸都有点儿忽快忽慢的,但老爸一直没有什么反应。

    一直到把最后一张英语卷子铺平叠放好之后,他才看出来,老爸的手在发抖。

    “英语还及格了,”老爸捏着卷子,大概是在控制手的抖动,“这个倒挺意外的,语言也及格了,语文要不是袁老师的话,应该也及不了格吧?”

    寇忱没说话。

    他的确是冲着老袁才听听语文课的,但要这么一想,这成绩实在挺对不住老袁了,亏得老袁今天还对他笑眯眯的。

    “你上学期的期末考,”老爸看着他,“成绩没这么差吧?”

    “嗯。”寇忱应了一声。

    “那还是对期中考不重视了,”寇潇马上说,“我以前也是,期中考成绩都不如期末考,就是不太当回事儿……”

    “他这个成绩跟你那个成绩能放在一块儿做类比吗?”老爸打断了寇潇的话,“你跟你妈也不用护着他,好像我跟他就是仇人,要怎么着他似的!”

    老妈叹气:“那你……”

    “我要真不在意他!我能气成这样吗?”老爸腾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寇忱,“我要真不想管他,我至于一晚上一晚上睡不着吗!”

    寇忱往旁边错了一步,避开了老爸快戳到他脸上的手指。

    “我也就是对你还抱有希望,”老爸又往他面前走了一步,瞪着他,声音也沉了下去,“我觉得我儿子不是个笨蛋,不是个傻子,不至于这么差劲!”

    寇忱皱了皱眉。

    “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老爸看到了他这个表情,“你平时话不少,今天是不是你姐让你闭嘴别跟我杠?没事儿,我一句你十句,照常来,不用憋着。”

    “你就活在你觉得里。”寇忱看着他。

    “寇忱!”寇潇拍了一下茶几。

    “你说什么?”老爸跟他对视着。

    “你就活在你认为和你觉得里,”寇忱说,“你觉得我不应该这样,你认为我不会那样,如果我这样那样了,就差劲了。”

    老爸眼睛里快喷出火来了,但声音还在努力控制:“行,咱们就来按你认为你觉得来说说,你不差劲,你觉得你哪儿好了?打架,逃学,处分背了一个又一个,一条街的孩子比你大的比你小的见了你就绕着走!你混世魔王吗你!你现在也就是个学生,你全差也就这些东西了,你以后走上社会了呢?你有什么?你不差劲的在哪里?你成绩很好吗?”

    “成绩跟这些是两码事。”寇忱说。

    “学生不拿成绩说话你拿什么说话?特长吗?你有吗?”老爸声音略微有些提高,“你以后工作了也跟人这么说吗?两码事?”

    “我跟你说不清。”寇忱皱着眉。

    老爸说的不是没道理,但他就是觉得哪儿拧着劲,无论怎么觉得老爸的话无可辩驳,都还是拧着劲。

    “你跟谁说得清?”老爸说。

    “我下半学期会调整好状态,我……”寇忱说到一半停下了,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我也不是对这样的成绩一点儿不在乎的。”

    老爸看着他。

    他这样的话不是没说过,以前也说过,初中的时候,但也就是说说,所以现在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了。

    寇忱不再开口。

    而且老爸气息有些重,能感觉得出来是在控制情绪,他也不想再把矛盾激化了,毕竟这次的考试成绩的确不行,他自己都有点儿不爽。

    老爸也没说话,喘了一会儿之后,寇潇拿着遥控器冲他俩晃了晃:“爸,让让,我要换个台。”

    老爸瞪了她一眼,走开坐回了沙发上。

    寇忱还站在原地没有动。

    “这些都不讨论了,讨论也没什么意义,不过你能有点儿感触还是好的,”老爸说,“我觉得你现在就是太惰了,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头,做什么事都不愿意下功夫,长这么大我打你骂你,其实也没真的起到什么作用,我打也打累了,骂也骂烦了。”

    寇忱偏了偏头,看着他。

    “我之前一直让你三叔打听学校的事儿,”老爸说,“以前他就说高中可以过去念,我觉得你年纪小,不太放心,你别觉得我说面子话,我对你跟你姐,一样的在意,她是大学了我才考虑可以让她出去,你也是一样,我也想着是不是大学的时候再考虑……”

    寇忱有些蒙,看着老爸,一时之间有些听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了。

    “现在看来,你不仅一点儿进步都没有,还倒退了,”老爸说,“我真怕晚了来不及了……”

    寇忱慢慢转过头,又看着寇潇。

    寇潇冲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寇忱这一瞬间突然听懂了老爸说的是什么,也突然明白了寇潇为什么会让他不要跟老爸吵。

    说什么你都别跟他吵。

    因为寇潇知道老爸要说这件事儿了,而他一定是会吵的。

    他现在就已经感觉血在往脑子里滔滔着了。

    “我不去。”他用最简短的句子打断了老爸的话。

    “……什么?”老爸问。

    “我不去,”寇忱说,“不出国,不转学,就在这里,哪儿都不去。”

    “也不是马上就要你出去,”老妈站了起来,走过来搂着他往旁边拉,“你让你爸说他的,你也不用急着表态……”

    “我,”寇忱跟老妈犟着没动,看着老爸,“哪儿都不去。”

    我哪儿都不去。

    我哪儿都不能去。

    我哪儿都不愿意去。

    一步都不行。

    寇忱感觉得到因为血都离开了工作岗位,他的手脚都冰凉,不光手脚,腿,胳膊,身体,都是凉的,像是站在冰河里,就脑袋是滚烫的。

    他得谢谢老爸。

    没有老爸这番话,他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体会到这样的恐慌。

    他不怕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学校,陌生的人,陌生的语言,他不怕一切陌生,放在半年前,实在扔出去了也就扔出去了,争口气他说不定还能咬牙挺着不回来呢。

    但现在不行。

    不行。

    他依旧不怕那些陌生。

    但他怕……没有霍然。

    老爸说出“出国”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把自己都惊着了。

    不能出国。

    出国就没有霍然了。

    “你到底在犟什么?”老爸气得再次站了起来,手也抖得厉害,“你到底在想什么?你是非得每件事都跟我对着干,还是有什么别的不愿意出去的理由?”

    “所以你别凶他嘛,”寇潇着气走过来,经过寇忱身边的时候推了他一下,然后过去抱住了老爸,“你别说他了,让你现在出去,你去不去啊,朋友都见不着了啊。”

    “又不是不回来了,老朋友一样可以聊,现在通信这么发达,交通也方便,他要想回来聚个会都可以!”老爸说,“那边还能交新朋友……算了,他也没几个朋友……”

    “这话说的,”寇潇啧啧两声,“人现在可不一样啊,朋友一帮,你别说你没看着啊!成天出去玩呢,别瞎说我弟没朋友啊!”

    老爸皱着眉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盯着寇忱好半天:“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寇忱不想有任何表情。

    他想冷酷一些,冷漠一些,看上去镇定一些。

    但他知道自己左边眉毛挑了一下。

    这是左眉毛的自我放纵。

    要批评。

    “是不是!”老爸提高了声音。

    “谈就谈呗,”老妈拍了拍桌子,“这个年纪不恋爱干什么啊,光读书也没什么意思……”

    “他也没读书啊!”老爸吼。

    “没谈,”寇忱说,“不过我有喜欢的人。”

    这句话一说出来,全家都安静了。

    连帅帅都不哈哧了。

    寇忱对他们这样的反应并不意外,毕竟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说过喜欢谁。

    自己说完都安静了。

    “谁?”老爸问。

    “我不会告诉你,也不会告诉任何人,”寇忱说,“我可能都不会让他本人知道。”

    “为什么啊?”老妈愣了,“这是个什么人啊?”

    “……你不就喜欢个人吗?还不告诉这,不告诉那的!谁他妈稀罕你告诉呢?”老爸气得不轻,右手抓着左手想让手不抖,但是没成功,俩手握一块儿抖着,“你别是爱上个通缉犯就行,要不你敢爱,我就敢打110!”

    “那这事儿你真管不着我。”寇忱闷着声音说。

    老爸一扬手,甩开了寇潇,抄着一张椅子就往他身上抡了过来。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作者:匪我思存 3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4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5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