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2章

第102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一直盯着霍然, 霍然刚把电话挂了, 手机还没放回兜里, 他就马追着问了:“怎么样?我爸着急了没?”

    “急得不行,我话没说完他就要带人过去打架了,”霍然看着他, “还好我拦得快,感觉他直接就要挂我电话先叫人了。”

    “是么?”寇忱听着眉毛都扬了起来,往椅子上一靠, 手都不捧着脑袋了, 笑得很愉快,“这表现还行。”

    “他说马上过来, ”霍然说,“我怎么感觉……你被人打了, 他特别不爽啊?”

    “谁的儿子被打了当爹的能爽啊?”寇忱啧了一声,“这话说的。”

    “不是, 我的意思是,”霍然坐到他旁边,搂住了他肩, “他给我的感觉就是……我靠?我儿子这么没用?居然让人给打了?就这感觉。”

    “那废话, ”寇忱还是很愉快,身体往下滑了滑,脑袋一歪,靠在了他肩上,“我从小到大, 打架就没输过,我小时候,我们那条街,甭管是哪个年龄段的王八蛋,都怕我,见了我都绕着走……”

    “那他不是还特别不愿意你打架吗?”霍然有些迷茫。

    “不一样啊,”寇忱摸着自己脑门儿上的蝴蝶结,“不打架是一回事,让人揍了是另一回事。”

    “……哦。”霍然点了点头,“那你今天为什么……不动手?你这不是打架,是被打啊。”

    “那正好让我爸知道,我打架是有原因的,”寇忱晃了晃脚尖,“其实我就是吧,跟我爸的关系刚开始有点儿转变,我不想让他失望,今天就是不想动手,就想跑……主要是我也真没想到,那傻逼能拿东西砸我。”

    “我都快气得炸出大气层了,”霍然拧着眉,刚才那一幕他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心里一阵发慌,“那会儿要不是你站不住了,你信不信我过去能把他往死里抽。”

    “信,”寇忱仰脸看了看他,“真的。”

    霍然啧了一声。

    “真的,我真信,”寇忱的手在他腿上轻轻捏了捏,“你是不知道,你回头的时候眼神多可怕。”

    “可怕吗?”霍然有些疑问,他只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想像不出自己那会儿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又有什么样的眼神了。

    “非——常可怕,”寇忱挑挑眉,“真的,我从来没见过你那样,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

    “什么心情啊?”霍然问。

    “爽!”寇忱笑了起来,“我家然然,为我急成那样,你说我什么心情,要上天的心情啊,本来就让人砸得挺晕的,一看你那样,我更晕了,直接站都站不住了。”

    “这会儿这么愉快了?”霍然斜眼儿瞅了瞅他,“刚还一副要死了的样子,憋够呛吧,都快疼哭了也只能忍着,不能自毁形象。”

    寇忱嘿嘿嘿地乐了几声:“你注意点儿,我怕疼是怕疼,但是怕疼不影响我战斗你,你照样不是我对手。”

    霍然没说话,跟着他一块儿嘿嘿嘿地乐。

    寇忱的伤不是太严重,缝合一下就行。

    如果是霍然,往那儿一趴,大夫唰唰几针也就缝完了,麻药都不用上。

    但寇忱就不一样了,寇忱这个娇气宝,进了诊室就放弃了形象这种东西,大概是觉得大夫反正也不认识他,缠着大夫要求做到“一点儿也不疼”。

    大夫最后给他缠得不行,叹了口气:“给你上麻药,针也给你用最小的,缝眼皮的,平时只有小朋友才用,行了吧!”

    “谢谢大夫。”寇忱说。

    “好了,”大夫看了霍然一眼,“你同学在外面等吧。”

    “好的。”霍然点点头,转身准备出去。

    “外面?”寇忱说,“他得陪着我啊,他不能在旁边站着吗?”

    大夫看着他没说话。

    “你老实待着,”霍然指了指寇忱,“我在外面等你,有你废话这时间都缝完了!”

    大概是因为紧张,寇忱的话就挺多的,霍然站在走廊里还能听到他在里头跟大夫念念叨叨的,这大夫脾气也挺好,要换了霍然,估计撑不了三分钟就得把寇忱爆打一顿以便上个全麻推进手术室。

    正在走廊里坐着等的时候,霍然手机响了,是寇老二打来的,他赶紧接了:“寇叔叔。”

    “我打寇忱电话他怎么没接?”寇老二劈头就问,声音里透着焦急。

    “他在缝针呢……”霍然话没说完就被寇老二打断了。

    “缝针?怎么还要缝针了!他让人开瓢了?”寇老二非常震惊。

    “……是,”霍然说完赶紧又提高声音解释,“口子不大,就是得缝两针,好得快。”

    “你们在哪儿,”寇老二说,“我进来了,没看着人。”

    “一楼急诊这边的三号诊室。”霍然说。

    没到三十秒,寇老二就从急诊大厅那边跑了过来。

    “叔。”霍然赶紧迎上去。

    “哪儿给砸了个口子?”寇老二问。

    “后脑勺。”霍然小声说,寇老二气场太强大,就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题,沉着脸问出来,就让他莫名感觉到了压力,仿佛砸寇忱的是他。

    “砸傻了吧!”寇老二说。

    “应该……没有,”霍然突然没了低气,“我看着还……挺正常。”

    “可能看不出来,”寇老二冷笑一声,“反正平时也跟个傻子差不多。”

    霍然对于寇老二明明担心得不行但嘴上还是这么损的行为很不满,想也没想就回了一句:“智商是遗传的,主要看父母。”

    “哦?”寇老二一挑眉毛,看着他没说话。

    “……我一直觉得寇忱挺聪明的。”霍然补充说明。

    “你这种就叫无脑护吧。”寇老二问。

    “不能……这么说吧,”霍然想了想,“我这个叫发现闪光点。”

    寇老二又冷笑了一声。

    缝合还是很快的,毕竟只缝三针,寇忱没多大一会儿就出来了,脑袋上缠了一圈绷带。

    “怎么成这样了!”寇老二吓了一跳,“那年你被人围着打还捅了一刀也没把脑袋缠成这样啊!”

    霍然有些震惊。

    突然想起来鬼楼后头打架那次,他说了句谁被捅了一刀还能站着,寇忱当时装逼的回答。

    你不能吗?我能啊。

    “那次也没有人砸到我脑袋啊。”寇忱说。

    “还有别的伤吗?”寇老二抓着他的胳膊来回扒拉了两圈,“拍片儿了没?有没有脑震荡?”

    “一会儿拿结果,”寇忱说,“大夫给我检查了一下,说是问题不大。”

    “我是谁?”寇老二突然问了一句。

    “……寇景城,江湖人称寇老二,惯得媳妇儿天天在家作威作福,”寇忱说,“有个叫寇潇的宝贝闺女,还有个不值钱的儿子叫寇忱。”

    “他呢?”寇老二指着霍然。

    “不认识。”寇忱说。

    “滚啊。”霍然瞪着他。

    “霍然,小名然然,江湖人称小可爱。”寇忱笑着说。

    “你怎么还能让人从后头偷袭了?”寇老二确认过寇忱的智商和记忆之后切入了正题,“你他妈是傻了吗?背对着人?”

    “我在逃跑。”寇忱说。

    “逃跑?”寇老二愣了。

    “我跟霍然给你买礼物的时候,碰上有人找超人麻烦,”寇忱说,“我就过去解了一下围,然后我们几个就跑,后头不知道谁追上来给我砸了一下。”

    “这种能被人从后头撵上来的情况明显就是跑不掉!”寇老二急了,瞪着他,“你还跑?你跑个屁啊!回头干他们啊!”

    寇忱没说话,只是挑了一下眉。

    霍然发现这父子俩像到了连挑眉都是统一挑左边那根眉毛。

    “冲我来的是吧!”寇老二看着寇忱。

    “没。”寇忱说。

    “你上回说你打架有原因的,我不是没说什么了吗!”寇老二继续瞪着他,“你还没完了?”

    “也不是。”寇忱说。

    “那是什么!”寇老二问。

    寇忱不再说话,清了清嗓子就开始沉默了。

    霍然估计他俩的交流还处于刚通车还不是特别顺利的阶段,寇忱这性格,有些话说不出来。

    此时就需要发言人霍然然出场了。

    “他不想你生气,”霍然说,“怕你着急。”

    寇老二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就想表现好一些,”霍然继续说,“而且他一开始……觉得能跑掉,没想到那人敢这么砸,看着就跟个猴儿一样,还瘦。”

    “后来呢?”寇老二拧着眉,“就那么让他们跑了?”

    “我打了几下,”霍然说,“超人跟他们打一块儿去了,然后他们跳阳台跑的,我没让追,寇忱这儿伤了。”

    寇老二沉默了一会儿:“还行,没都站那儿排队挨揍。”

    寇忱鼻子里喷了点儿气,继续沉默。

    发言人霍然也不知道再说点儿什么好了,寇老二也不开口,于是三个人就那么围了个圈儿一块儿杵着。

    杵了能有三十秒,寇老二才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看着寇忱:“你给我买礼物?”

    寇忱低着头不说话。

    “是的,买了礼物,”霍然说,“他说你下星期生日了,想准备点儿礼物。”

    “生日礼物?”寇老二震惊了,用手托着寇忱下巴往上抬了一下,“哎,问你呢,给我买生日礼物了?”

    “别动手动脚的啊!”寇忱扒拉开他的手。

    “你给我,”寇老二指着自己,“买生日礼物了?”

    “是啊!”寇忱因为尴尬而显得有些不耐烦,“买了,生日礼物,我给你送个生日礼物有什么奇怪的。”

    “当然奇怪了,”寇老二说,“你长这么大,连个屁都没送过给我。”

    “那我送你个屁你要吗?”寇忱看着他。

    “你说话注意点儿。”寇老二指了指他。

    寇忱偏开头,不再说话。

    三个人再度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那什么……”霍然坚持不住,强行开了口,但开口之后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那个……就,那……”

    “我儿子长大了啊!”寇老二突然说了一句。

    “嗯?”霍然愣了愣。

    寇忱也转过头,没明白这话什么意思。

    “我儿子长大了,”寇老二一把搂住了寇忱,在他背上一通猛拍,一直拍到了脑袋上,“居然知道给我送生日礼物了!居然记得我生日了!”

    “我头!我后脑勺!”寇忱喊,“别拍啊!疼啊!刚缝了三针啊!三针啊!”

    “给我买什么了?”寇老二感动地继续在他背上拍着。

    “一会儿回家了给你,”寇忱推开他,“我车还没拿回来,礼物还在商场储物柜里呢。”

    “是什么!”寇老二兴奋地问。

    “保密。”寇忱说。

    霍然赶紧悄悄地,不动声色地,慢慢地,把装着那个保温杯的袋子藏到了身后。

    “你先回去,我这儿没事儿,”寇忱说,“一会儿拿了片子结果我跟霍然就去拿礼物,你在家等着吧。”

    “行。”寇老二点点头。

    “那走吧。”寇忱看着他。

    “走了,”寇老二也没多说,转身就往大门那边走过去,走了几步又回头补充了一句,“你那片子,结果拿不拿也就那样,就算脑震荡了,也就休息两天,没什么大不了的。”

    “嗯。”寇忱应了一声。

    寇老二的身影消失之后,霍然松了口气,转头看了寇忱一眼。

    寇忱迅速地转开了头。

    “怎么了?”霍然问。

    “没。”寇忱说。

    霍然听出他这一个字里带着明显的鼻音。

    “哭了啊?”霍然问。

    “闭嘴。”寇忱说。

    霍然笑了笑,在他背上用力搓了几下。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2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2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3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4芙蓉簟(裂锦)作者:匪我思存 5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