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67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平时篮球队训练, 霍然差不多也都是跟寇忱一块儿, 一对一或者组队。

    他俩因为一天二十四小时候除了晚上睡觉那几个小时各睡各的, 别的时间都泡在一起,所以打球配合上基本都不需要再专门练。

    不过校运会附带的篮球赛是淘汰制,只能赢不能输, 所以寇忱说要再练配合,霍然也没反对,毕竟他是队长, 他们班要是没碰着前三的边儿就滚蛋了, 面子上也挂不住。

    “老袁说了,”寇忱带球往篮下跑, “他就最担心你这个脾气。”

    霍然在三分线停下,寇忱把球给他, 切到篮下,他再把球传了回去:“你别说得跟老袁亲口说的一样, 有寇忱在,全世界的人都不会‘最’担心霍然的脾气。”

    寇忱站在篮下轻松反手一勾,球利落地进了, 他拿着球在指尖上转着:“别瞎说啊, 我脾气好着呢。”

    “回防。”霍然转身往回跑。

    几步之后球他左后方的地面上弹了过来,他伸手抄了球,带过了中线。

    一个正在中线休息的队员突然往中间一跨,拦了他一下,霍然反手把球往后又传回给了寇忱, 然后从他身边晃过。

    “队长,”那个队员在身后问,“你们班都谁上场啊?”

    “保密。”霍然边跑边说。

    “我上你们班打外援得了,”那个队员笑着说,“我们班肯定第一场就走人,后边儿我上你们班打吧。”

    霍然看着寇忱出手投篮之后才回过头看了一眼,这个队员是文4的张小胖,一直打后卫,球打得挺好,但文4是文静内向到别致的一个班,无论什么活动,基本都看不到他们班的人。

    “惨啊,”霍然说,“你们班要是输了,我们班啦啦队可以接收你。”

    “有你这样的队长么,专注暴击一百年,”张小胖说,“不过……你们班也就刚能凑出首发吧?”

    “我们班啊……”霍然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笑了起来,“真是,替补都没有,没准儿找几个短头发女生帮忙。”

    “不过我看你俩这配合是真不错,”张小胖看了看寇忱,“没哪个班再能有人打出这种默契了。”

    “也不行,”寇忱把球扔给张小胖,“还得练。”

    霍然扭脸看了他一眼,寇忱脸上装逼之情一览无余,就差说出来了。

    我就是以退为进假装谦虚,方便你进一步夸奖。

    可惜张小胖这人比较老实,也比较呆,没能领会逼王的精神,只是点点头,说了一句:“还有几天呢,够时间了,你们加油。”

    他走开之后,寇忱还一直瞪着人家后脑勺,一脸不爽地说:“胖胖这脑子是不是被绳子勒着了?有剪刀吗帮他剪一下。”

    “怎么了。”霍然笑着问。

    “咱俩还需要加油吗我操?”寇忱说,“咱俩就是油罐车好吗!”

    “你自己不也说要练么。”霍然说。

    “我说要练是对自我要求比较高!”寇忱瞪眼。

    “那今天晚上达到你要求了么?”霍然问。

    “还行。”寇忱一挑眉毛。

    今天寇忱心情很好,给人扣了一身一脑袋的汤汤水水出了气儿,也没得到任何处罚,还发现了原来学校和老师是可以如此宽容的。

    这种过了一个学期又再次感受到的宽松氛围,让他整个人都是轻松的。

    平时觉得很没劲又累人要不是看霍然面子他肯定不会参加的训练,也变得格外愉快。

    晚上训练结束之后他还拉着霍然在球场上练,一直到霍然骂人了,他才停下。

    “你抽风啊!”霍然挂着一脸汗珠子瞪着他,“校医室有人值班呢!去开点儿药吧!”

    “行,”寇忱远远地把球往装篮球的铁框里一扔,“走,吃药去。”

    “收拾!”霍然吼他,“今天轮值日的人都他妈让你熬走了!自己收拾吧!”

    “好嘞。”寇忱跑过去,推着铁筐跑进了器材室。

    把球放好出来的时候,霍然拿了个大拖把正满场推着跑。

    他过去把霍然挤开,抢了拖把继续推着跑,边跑边问霍然:“有一个特别古老的动画片儿你看过没?”

    “没有。”霍然说。

    “你都不问问是什么就说没有啊!”寇忱不爽,推着拖把唰唰跑。

    “灌篮高手吗?”霍然蹲在场边问。

    “不是,我又不喜欢打篮球,”寇忱说,“是一休哥。”

    “知道,没看过。”霍然说。

    “我看过,我姐有碟子,她特别喜欢,我就跟着看了,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寇忱边跑边指了指拖把,“一休天天都在擦地,拖把没有杆儿,就撅个腚推一块布,来回跑……”

    “你喜欢拖地啊?”霍然问。

    “什么跟什么!”寇忱停了下来,扶着拖把杆瞪着霍然,“你脑子呢?”

    “你说的啊,不爱打篮球,所以没看灌篮高手,”霍然托着腮,“以此类推,你喜欢拖地,所以看了一休哥……你要不过瘾,把那个杆儿拆了吧,撅个腚,带着你的死神飞驰……”

    “霍然然!”寇忱指着他。

    霍然扯着嘴角笑了笑,没再说下去,眼神也移开了,盯着旁边的篮球架。

    寇忱觉得今天霍然有点儿奇怪,没有平时那么活泼,但也说不上来哪里怪,毕竟霍然平时也没活泼到跟他似的。

    完全是个感觉。

    这会儿霍然也看不出来是在想事儿还是累了,或者就只是在发呆。

    拖地这个事儿非常烦人,每次球队练习完了轮到值日收拾球场的人都会发出惨叫,他今天拉着霍然练习的时候倒是真没考虑得自己收拾这一点。

    好容易把地拖完了把记分牌什么都摆好之后,本来打球完全都没感觉到累,现在累得都有点儿拖着腿了。

    他走到霍然身后,在霍然屁上轻轻踢了一下:“走吧,你就在这儿看热闹,也不搭把手。”

    “一开始是我在拖地,”霍然站起来拿起外套,也没看他,就把外套往后一甩穿上了,一边往体育馆门口走一边一连串地说着,“你是来搭把手的,看你生龙活虎干得那么起劲,我就觉得还是不要打扰你了毕竟平时听说你在宿舍垃圾都懒得倒,这是多么难得……”

    外套拉链头差点儿甩到寇忱脸上,他保持着抬手挡着的姿势定在原地好半天才跟了上去。

    回宿舍的时候已经快关门了,舍管看到他俩过来,冲他们招了招手:“紧跑两步!你们是想在外面看我锁门啊,还是在里面看啊!”

    他俩赶紧跑了起来。

    小跑着刚跨进宿舍大门,身后嗖地跑进去一个人,带着一阵烧烤的香味。

    “谁!”舍管喊了一声,“晚上不许在宿舍吃烧烤!还睡不睡觉了!”

    嗖进去的那个人是林无隅,舍管没看清,他俩看清了,因为今天对这个人印象无比深刻。

    “你们看到是谁了吗?”舍管问。

    “没。”他俩同时回答。

    “看清了也不想说吧!”舍管说。

    “您就不该问。”寇忱乐呵呵地跑上了楼。

    霍然也跟着跑了上去,到了走廊上,霍然才小声说了一句:“我操,我饿了。”

    “嗯?”寇忱看着他,发现霍然那种奇怪的状态好像又消失了,现在的霍然看着跟平时差不多。

    饿的?

    “我去找林无隅。”寇忱转身就往楼梯走。

    “干嘛?”霍然一把拉住他。

    “问他要烧烤啊,”寇忱说,“他拎了那么大一兜,食堂最后的烧烤都让他包圆了吧!”

    “有病吧你,”霍然拽着他往宿舍走,“你跟人家很熟吗?你就跑高三宿舍去问人要烧烤?你什么脑子啊?”

    “那你不饿了啊?”寇忱说,“你饿得都变样了。”

    “什么?”霍然转过头。

    “没。”寇忱啧了一声。

    回到宿舍,几个人都已经躺到床上了,霍然利索地把外套裤子一脱,抱着换洗衣服跑进了厕所。

    “你们今天训练这么晚?”徐知凡问。

    “寇忱个神经病拉着我练配合,”霍然把自己扒光,拧开了喷头,回得太晚,只能随便先冲一冲了,“我要不骂人他能练个通宵。”

    “是下周么?篮球赛?”江磊走到了厕所门口问了一句。

    “是啊,”霍然飞快地冲着水,“到时你上啊。”

    “有什么好处没?”江磊问。

    “能让路欢看到你的雄伟英姿。”徐知凡帮着霍然回答了。

    “那可以,”江磊说,“我去,给我安排个拉风点儿的位置,中锋什么的……”

    “什么位置不清楚啊,就单说拉风,”胡逸趴在床上慢悠悠地说,“你可能得先跟寇忱争一下。”

    “靠。”江磊愤愤。

    霍然感觉冲个澡完了更饿了,在宿舍里翻了一圈也没找着吃的,就徐知凡那儿还有一小包嘎嘣豆。

    他不爱吃这东西,但这会儿饿起来也顾不上了,把一包都倒进了嘴里,咔咔一通咬,震得脑袋都发晕。

    对面宿舍传来了寇忱的歌声,说明他正在冲澡了。

    唱到一半,宿舍里的灯黑了,寇忱的歌声停止,骂了一句:“我靠!这是逼着我盲洗啊!”

    走廊里传来了别的宿舍的笑声。

    熄灯之后没多长时间,四周就安静了,宿舍里几个人都躺到了床上,江磊率先进入梦乡,嘴里嘟囔着。

    徐知凡和胡逸就挺安静,只能听到呼吸声。

    平时这种动静一响起,霍然就跟被催眠了似的,用不了多大一会儿就能睡着。

    今天却不行,翻来翻去都还很清醒。

    板床还嘎吱响。

    一直翻到徐知凡捶了一下自己的板床,霍然才赶紧停止了翻滚。

    “你睡不着啊?”徐知凡小声问,声音里带着迷糊。

    “睡着了。”霍然说。

    “哦。”徐知凡应了一声,没了动静。

    霍然在床上又挺了一会儿,躺得后背都有些发酸,难受得很。

    于是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套上外套拿着手机走出了宿舍。

    每天晚上都有睡不着的人,有些在宿舍里折腾,有些在走廊里溜达,现在天儿暖些了,霍然走出宿舍的时候看到走廊里还有三五个人影在晃动,小声聊着天儿。

    他拿着手机靠在墙边发呆。

    说困吧,睡不着,说不困吧,这会儿出来了又觉得睁不开眼睛。

    走廊中间几个人影里有一个走了出来,往他这边慢慢过来了。

    霍然转头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你没睡?”他看着走过来的影子问了一句。

    寇忱走路姿势一向有些嚣张,他不需要有亮,看个轮廓就能认出来。

    “有点儿兴奋,”寇忱小声说,“睡不着。”

    “你兴奋个屁啊?”霍然说。

    “今天事儿多呗,又是喊话,又是跟老袁聊天儿,又想着下周篮球赛,”寇忱说,“我从小就是一琢磨事儿就睡不着……你不也没睡么?头一回啊。”

    “你怎么知道头一回。”霍然说。

    “因为我经常睡不着啊,走廊上晃几圈才回去睡,”寇忱凑近了盯着他的脸看了一会儿,“你真没事儿吗?我怎么觉得你有事瞒着我?”

    “有个屁的事啊。”霍然说。

    “还饿吗?”寇忱问。

    霍然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眼睛亮了一下,寇忱这么问的意思肯定就是他有吃的。

    “饿。”霍然回答。

    “我操,听着怎么这么可怜啊,”寇忱抬手在他脸上捏了一下,从兜里摸了两颗巧克力和一个巴掌大的纸袋放到了他手里,“赶紧吃吧。”

    “是……什么?”霍然的脸上好半天了都还残留着寇忱捏他那一下的触感。

    又没用力,怎么跟被扇了一耳光似的,耳朵根儿都有些发热。

    “牛肉干,”寇忱说,“我从超人枕头底下翻出来的。”

    “我靠,”霍然握紧了纸袋,“这对于超人来说算是生之希望了吧?他没跟你拼命啊?”

    “拼了啊,”寇忱说,“命没了啊,这会儿已经趴在床上哭泣着睡着了。”

    霍然靠着墙笑了起来,努力压着声音:“你怎么这样,一个宿舍的……”

    “那还我。”寇忱立马伸手。

    霍然拍开他的手,飞快地撕开了纸袋,把口子捂嘴上,伸舌头进去在牛肉干上来回点了几下,然后两颗巧克力也没剥,隔着包装纸直接一口给咬成两半,一边舔了一口。

    忙活完这一套之后,他才愉快地舒了一口气,笑眯眯地看着寇忱。

    寇忱震惊地看了他好半天才指了指他:“你就是狗变的。”

    “你吃了没?”霍然低头剥了半颗巧克力放到嘴里,问了一句。

    “别虚伪了,”寇忱说,“你舔都舔完了才想起来问啊?”

    “要不……”霍然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他的确是饿疯了,忘了跟寇忱假模假式客气一下,“你有刀吗?把这面儿削掉一层……”

    他话还没说完,寇忱已经把他手里的半颗巧克力拿走放进了嘴里。

    “你吃了?”霍然震惊地瞪着他。

    “吃了,气死你。”寇忱笑着边嚼边说,一脸得意。

    “那是我舔过的!”霍然压着声音喊。

    “是不是觉得你舔过的我就不敢吃啊?”寇忱挑挑眉,“我告诉你,帅帅舔过的我都……算了它舔过的我不敢吃……”

    霍然伸手在他脸上摸了一下。

    “嗯?”寇忱挑着一边眉毛看着他,嘴里还嚼着巧克力。

    你这个样子看着挺帅气的。

    算了当我没说。

    不,当我没想过。

    “没,”霍然低头把另外半颗巧克力放进了嘴里,嚼了几下之后问了一句,“是不是换牌子了?比以前的甜。”

    “一样的,我就买这一种。”寇忱说。

    “哦。”霍然点点头。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2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3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4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5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