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16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要怎么把钱一块钱一块钱拿回来, 霍然一直没有算明白。

    也不太想得通, 一块钱连公交车都坐不了, 只能在食堂买一根小热狗,为什么要这么精致地往回拿钱。

    那一把钱怎么也有几千了,高三很忙, 每天见面的机会就是两顿饭,算两次,一次拿回一块钱, 一天拿回两块钱, 到这几个人毕业,也就能拿回七百多块……

    这还不算放假他们不在学校的日子。

    而现在就是快放假了, 还有三天,国庆长假就到了, 午饭时间居然还没碰上刘宇他们,只看到了之前“给老子飞”的那几个。

    那一夜的飞翔之后, 这几位倒是消停了不少,毕竟是真实地体会到了被人一脚踹出两三米的感受。

    不得不说李佳颖作为一个女老大,还是有点本事的, 折了几员大将, 居然还能有刘宇他们做替补。

    “食堂的菜还行,”寇忱坐在霍然旁边,餐盘里满满的全是肉,“就是地盘小了点儿,每次等半天。”

    “这就不错了, 听说以前学校食堂对外开放,旁边单位的人都上这儿来吃,”许川说,“别说打菜了,连桌子都抢不着,后来家长提意见了才只对内的。”

    霍然没说话,拿起手边的可乐喝了一口。

    不知道寇忱是因为有地方蹭饭所以无所顾忌,还是因为上学期剩的钱有点儿多,总之在吃上一点儿都不见节省,还又习惯性的给大家一人买了一瓶饮料。

    桌上还有个超市的塑料袋,里头似乎还放着几瓶饮料,这架式就跟撒出去几千块钱是一件值得欢庆的事儿似的。

    今天寇忱那几个吃饭吃得特别慢,比平时用的时间要长得多,霍然吃完了想走,但徐知凡一直在跟寇忱聊着,他只好坐着等。

    “来了。”许川突然说了一句。

    霍然一听这话,赶紧往食堂门口看了一眼。

    李佳颖和她的专用受气包何花,以及她的新任大将刘宇周海超。

    可惜的是那天还有俩女生没跟着一块儿来,不知道那俩有没有分到钱。

    “现在?”魏超仁问。

    “一会儿的,”寇忱说,“人家饭都还没打呢。”

    “要干嘛?”江磊顿时来了兴致,打从知道寇忱拿钱砸人的事儿之后,他就一直等着跟进。

    不过这话也是霍然想问的,他转头看着寇忱。

    “看吧,”寇忱说,“服务已开通,退订请付钱。”

    “服务?”霍然愣了。

    寇忱没再回答,只是时不时转头看一眼,等到李佳颖那几个找了个桌坐下开始吃饭了,他才一扔筷子:“走。”

    许川和魏超人跟着他一块儿站了起来,从桌上的那个塑料袋里一人拿出了一个瓶子。

    “干嘛!”霍然一阵紧张,这是要在食堂里当着全校一多半的学生给人直播单手开瓢吗!

    寇忱还是没出声,只是冲他晃了晃手里的瓶子,然后咔地拧开了瓶盖。

    霍然扫了一眼瓶子,发现是满的,应该是刚从超市买的。

    海天老抽。

    什么鬼?

    寇忱拿着拧开了的老抽,拎在身后,走到了李佳颖那桌。

    “干什么!”刘宇第一个瞪了眼,看着他们。

    这声还瞪得挺响的,旁边吃饭的打饭的学生都看了过来。

    挺好,要的就是这效果,都不用他来弄出动静了。

    寇忱也没回答,跟许川魏超仁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他们三个同时把手里的瓶子拿了出来,不等几个人反应过来就开始倒。

    几个餐盘里饭菜的颜色瞬间就被统一泡成了深棕色。

    “啊——”李佳颖在他们把瓶子倒空之后终于回过神,尖叫了起来,“你们疯了啊!”

    “老抽。”寇忱说。

    “陈醋。”魏超仁说。

    “黄酒。”许川说。

    “这是今天的午餐服务,”寇忱把瓶子哐地往桌上一放,“晚餐还有,只要你们来,就每顿都有,你们吃一盘也有,吃两盘还有,把食堂包下来了,我还可以直接在取餐台给你们服务。”

    几个人腾地站了起来。

    围观群众也迅速就位,你挤我我挤你地抢占有利地形,还有人踩到了椅子上。

    “另外,可以退订,”寇忱说,开餐前一小时,退订每盘一元,只能当天退当天的,不接受预退,不接受转账,只收现金,不设找补。”

    “你他妈吃错药了吧!”周海超冲他吼了一声,脖子上的筋都出来了,把餐盘往他这边掀了过来。

    寇忱在他抬手的时候就已经侧身躲开,一盘饭菜都掀到了地上。

    “我说了,我请你们吃饭,吃一学期,”寇忱冷笑了一声,“你们吃我的喝我的,拿钱的时候拿得挺快,这会儿分脏都他妈还没分明白吧,就敢冲金主发火了?”

    身边围观人群里顿时一阵窃窃私语。

    “谁拿你钱了?要点儿脸吧!”刘宇指着他就骂,“是他妈你……”

    所以说辩解的时候话不要太多,要把重点放在前头,刘宇这种表达方式就很合寇忱的心意。

    他在刘宇说完这漫长的一句话之前打断了他:“没拿我钱?门口面馆可是有监控的,要去查吗?”

    “是他妈你自己给的!”刘宇吼出了重点。

    但是晚了,这么听起来,就像是在耍无赖。

    窃窃私语的声音一下大了起来。

    “我是傻逼么,”寇忱说,“大几千的我自己给你们?”

    霍然很感慨地看着寇忱,此人让他看到了装逼的最高境界。

    我装起逼来连自己都骂。

    “这算是抢钱了啊,”取餐台那边的一个大妈忧郁地喊了起来,“这可不行!这里可是附中!这个事儿得让你们老师知道!”

    “谁抢钱了!”周海超吼了起来,“谁抢钱了!”

    在霍然以为他下一秒就要跟寇忱干仗的时候,距离寇忱最近的李佳颖抢先出手了,一个巴掌就往寇忱脸上扇了过去。

    但毕竟是女的,动作有点儿慢,在扇到寇忱脸上之前,她的已经手腕被寇忱一把抓住了。

    “我跟你说,摸可以,”寇忱看着她,“打我脸的话,无论男女,我都会还手的。”

    李佳颖用力想把手抽出来,但寇忱抓着没松劲,于是她左手也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不出意料地又被寇忱抓住了。

    “我真他妈操你大爷了啊,”寇忱说,“你们玩霸凌就他妈玩霸凌,跟我这儿演什么脑残偶像剧呢?下一秒是不是还他妈等着老子壁咚你啊?加油啊李小葵!”

    说完他把李佳颖往后狠狠推了一把,李佳颖一屁坐回了椅子上。

    也许是战术,李佳颖成功吸引了寇忱以及所有人注意的同时,刘宇从身后对着寇忱的腰踹了过去。

    霍然对着刘宇的腿蹬过去的时候感觉自己可能是现场唯一一个走神了没看李佳颖的人。

    刘宇踹到寇忱腰上时,他一脚把刘宇的腿给蹬了出去,刘宇这一脚的力量没来得及释放,把钉在地上的桌子生生给踢歪了。

    这种气氛里,只要有一个人动了手,再加上观众的惊呼,效果那就跟冲锋号没什么两样了。

    寇忱的反应很快,都没给自己留出哪怕一秒钟判断清情况,直接抬腿对着刘宇当胸就是一脚,刘宇摔到了地上。

    接着周海超就向霍然扑了过来。

    这绝对的公报私仇了,居然不打寇忱?

    霍然迎上去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平时总让他别惹事儿的徐知凡今天没拦他,在对方退居二线的“给老子飞”男团瞬间回归全都冲着寇忱扑过去的时候,他们文1制霸七人组立刻全都加入了此次突如其来的食堂斗殴当中。

    拳脚相加,人影交错,都穿着校服,除了知道四周站成圈的是观众之外,眼前的都快分不清谁是谁了。

    场面一度非常刺激。

    连胡逸都抡出了拳头,非常勇猛,霍然觉得他可能是把某个人当成了他渣爹。

    出出气发泄一下也好。

    食堂空间小,桌椅摆得很挤,加上吃饭时间全是学生,他们的战斗不太施展得开,在寇忱一脚把周海超踹出食堂大门之后,战场迅速转移到了门口的空地上。

    这回所有的人都看清了寇忱那一腿。

    撑着桌子起跳,飞起一脚,接着周海超就跟个被扯着线狂奔的木偶似的,飞了出去。

    没有配音,画面沉默而惊心。

    霍然都感觉自己跟着肚子一阵疼。

    “别打了!别打了!”李佳颖的某个闺蜜在尖叫,“你们要干什么!”

    要干什么?

    霍然听着有些可笑。

    他偏头避开了高个儿的拳头,侧身弯腰对着他肋骨从下往上一撞,高个儿因为疼痛跟着一跳,摔倒的时候一脸痛苦。

    其实这会儿已经没有什么招式了。

    别倒地就行。

    有人倒地就上去踢。

    别退就行。

    有人退了就冲上去捶。

    除此之外就是一团混乱。

    不过占上风的是制霸七人组,他们比对方多一个人,而且寇忱的武力值实在太高,他的四周甚至没有拉架的人敢靠近。

    他抓着刘宇一把砸到旁边的墙上时,霍然算是明白了寇忱他爸为什么说他再打架就把他剁了做香肠。

    刘宇的背在墙上撞出了“嘭”的一声。

    在寇忱扬手要对着他脸砸过去的时候,徐知凡冲上去抱住了他的胳膊,狠狠地把他往后拉开了。

    已经能听到不远处保安的声音,他们来了就不能再动手,再怎么打,也不能让保安亲眼看到,看到谁,谁就肯定是重点斗殴目标。

    “干什么!你们这是在干什么!都停手!”几个保安跑了过来,把他们给推开了。

    “他们先找事!”半高个儿指着他们,抹了一把嘴角。

    明明也没被扇出血来,严重怀疑是口水。

    霍然扫了一眼四周,高三这几个有点儿惨,刘宇的眼角已经肿得很高,高个儿衣服都撕成了两半,不知道谁干的。

    “这几个人莫名其妙就往我们饭菜里倒酱油!”李佳颖及时出现,“当时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要干什么!”霍然不想在这种时候说话,但实在忍不住,看着她,“这话你们欺负人的时候有没有问过自己?你们背地里打人的时候有没有问过自己?你们不让同学吃饭的时候有没有问过自己?你们要干什么?”

    李佳颖的脸色顿时有点儿难看,霍然又指了指高个儿他们几个:“跑我们教室里来约架的时候你怎么不问问他们要干什么?”

    “关我什么事!”李佳颖喊了起来,“别什么事儿都往我头上扣!”

    “关不关你事都关你事,我想扣就扣了!别说扣个事儿,我他妈扣坨屎也就是一句我乐意!我想打你们就打你们!想不让你们吃饭就不让你们吃饭!”霍然说,“你们这帮人也别摆什么无辜受害人的嘴脸问为什么干什么,问多了我怕你们自己兜不住!不敢反抗的人跟前儿你们是恶霸,换个不吃你们这套的就装受害人了?”

    “你别他妈以为就你有嘴啊,”周海超指着他,“这事儿你们挑起来的,就算我们有什么麻烦,你们也别想置身事外!”

    “放心,我干了什么我会认,你们干了什么我也会帮你们认!”寇忱说了一句。

    “可以啊,大不了一人一个处分,谁怕谁?”半高个儿说。

    “你们怕我们啊,”徐知凡说,“真背了处分,我们还有两年去消,你们时间可不多了,三思哦。”

    “你们也……”刘宇说。

    “幼稚,”霍然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处分不处分的我无所谓,我为什么背的我知道,你为什么背的你也知道,别说出了校门你们一个个秒怂,就换个学校你们都得低着头走!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就是你们这种东西,拳打南山敬老院,脚踩北头幼儿园,还当自己是个人物了?垃圾!”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身后传来了教导主任的声音。

    寇忱转过头的时候,还看到了跑在教导主任前面的老袁。

    “我就知道是你们,”老袁抢先冲了过来,压着声音,“都闭嘴,当着主任千万别图痛快说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

    “是,袁律师。”寇忱说。

    “都有谁!”教导主任非常生气,“全部跟我去办公室!一个也别想躲!”

    “他们!”刘宇迅速过来,手指一通指,“他们七个!”

    “你们呢?”老袁问。

    “算我一个!”刘宇这会儿倒是振奋起来了。

    “指一下。”老袁拍了拍寇忱的肩。

    “一二三四五六。”寇忱立马很配合地也对着那边一通指,不过没有指李佳颖,毕竟打架的人里没有她,一会儿事儿说清楚了,她自然跑不掉。

    “都跟我来!”主任吼,“别的同学都回教室!没吃完的去吃饭!今天这片的卫生是哪个班负责的!去收拾!”

    霍然从小到大都还算听话,虽然脾气有时候急,但也没惹过太大的麻烦,顶多罚个站叫个家长什么的,被满腔怒火的教导主任拎到办公室里,还是头一回。

    不过他却并没有觉得紧张,只感觉浑身上下都舒坦了。

    特别爽。

    特别解气。

    “霍然。”寇忱在他后头小声叫了他一声。

    “嗯?”霍然回过头。

    “牛逼。”寇忱说。

    “一会儿怎么说?”江磊在旁边小声问,“要对一下口供吗?”

    “照实说吧,”徐知凡说,“也不是什么坏事,就算以暴制暴不对,起因也不是我们。”

    “行,”魏超仁点点头,“我们为民除害。”

    “我没那么高级,为民除害是顺带的,”寇忱说,“我就是想打他们。”

    “你一会儿别这么说,”许川看着他,“你要说你这种仗义的人就看不得这样的事儿。”

    “……行吧,”寇忱笑了笑,突然又皱了皱眉头,“我爸要打死我了。”

    “叫家长的话,你可以让你姐来嘛,”许川说,“姐姐也能算家长吧?”

    “你以为她比我爸打得轻么?”寇忱说,“我爸还不用武器呢,我姐急眼了狗窝都能拎起来砸我!”

    教导处办公室面积有点儿小,一下挤进去十几个人,立马就有些局促,高个儿那四个和刘宇那俩还不是一个班的,加上主任和三个班主任,顿时就有种因为离得太近随时可能再次打起来的感觉。

    “自己找地方坐一下,蹲着也行,”主任说,“把事情说一下怎么回事!”

    “没什么好说的,”寇忱开了口,“看不惯他们欺负人而已。”

    “欺负谁了?”刘宇瞪着他。

    “你要是不知道,就去问问你们老大李佳颖,”寇忱说,“你们不是她的跟班儿吗,指哪儿打哪儿,忠于职守爱岗敬业。”

    “李佳颖?”旁边的吕老师有些迟疑。

    “是你们班的吗?”主任问。

    “是的,英语课代表,”吕老师说,“成绩很不错的一个女同学……”

    “欺负人也很不错。”霍然说。

    吕老师皱着眉看了他一眼。

    “随便找几个你们班的学生问问就行,”徐知凡说,“我真不信没人知道她不让何花吃饭。”

    “什么?”吕老师吃惊了。

    “你别张嘴就说啊!”半高个儿吼了一声。

    “我已经说完了。”徐知凡说。

    “不要吵!在这里了还想吵吗!是不是还要打啊!”主任提高声音,皱着眉摆了摆手,“把人分开,各自说清楚。”

    教导处关着的门被敲响了。

    主任过去打开了门:“这位同学有什么事吗?”

    “主任好,我是高二文3班的,”外面传来了一个女声,“我叫路欢。”

    “我操?”屋里寇忱霍然他们几个人同时发出了低呼。

    “文明!”老袁瞪了他们一眼。

    “我是来作证的,”路欢说,“我还找了几个同学,我们愿意一起给寇忱同学他们作证。”

    霍然转头看着寇忱:“靠?”

    “还说!”老袁往霍然肩膀上拍了一巴掌,走到了门口,“路欢是梁老师班的班长。”

    “为他们打架的事情作证吗?”主任问。

    “为他们为什么打架的事情作证,我知道原因,”路欢说,“寇忱他们是伸张正义。”

    寇忱忍着笑偏开了头,路欢平时不这么说话,不知道是不是这会儿对着主任有点儿紧张,说话一本正经得像是要去就义。

    憋完了笑有又点儿感慨,几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估计在场的人谁也想不到,路欢会有这样的举动,毕竟他们现在不是一个班了,跟文3还有过节。

    “这个事其实挺多人都知道,”路欢进了办公室,有些紧张,但声音挺大,“可能是有些害怕,他们人多,也可能是觉得不关自己的事……如果今天没有闹成这样,可能我也不……不会来说。”

    “没事,你可以单独跟我说。”主任声音放轻缓了,不过转头看着他们一帮人的时候,依旧是吼,“跟各自班主任出去,把刚才的事情说清楚!”

    对于附中来说,食堂聚众打架本身就已经不是小事,何况还牵扯到了“好学生”,大家很快就被主任分成了三拨,带到了不同的办公室里细谈。

    霍然他们几个人跟老袁进了办公室,老袁跟主任不同,始终态度都挺平和。

    没多大一会儿前因后果的就说清了,就是霍然有点儿累,说的时候寇忱不肯开口,得由他来讲述寇忱的装逼史,还要绕开一些细节……

    “他们拿了你多少钱?”老袁首先关注了经济问题。

    “不知道,”寇忱一脸无所谓的样子,看老袁不相信,他又叹了口气,“我真不知道,我爸给我以后我还没数呢。”

    “没事,这个一会儿我会问清楚,”老袁说着拿出了钱包,“你还有钱吃饭吗?我先给你拿一些……”

    “哎!”寇忱从椅子上一下跳了起来,“有有有有有,别别别别……谢谢袁老师,真有,我卡里上学期的钱还没用完呢。”

    “哦,”老袁看了他一眼,“不要逞强,没钱了要说。”

    “保证说。”寇忱点头。

    老袁收起了钱包,往他们几个脸上扫了一圈:“这个事我相信你们的话,首先要肯定你们这种为同学打报不平的想法,很好。”

    几个人老实地听着,等着那句“但是”。

    “但是方式选择上不是太合适,”老袁说,“我知道你们这个年龄的孩子吧,觉得有什么事儿了‘告诉老师’是挺丢人的,显得没本事,但这个事还是应该先跟老师说。”

    几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徐知凡清了清嗓子:“其实这事儿,我自己的感觉是觉得说了没什么用,他们基本没打人,胡逸看到过一次,踢了一脚,但应该是也没受伤,何花自己也没有求助,表面上看起来可能并没有多严重……相反李佳颖成绩挺好还是课代表,今天吕老师那样子一看就是完全不知道,估计还想着这是个好学生,这事儿真说了,都不知道最后能有个什么样的结果。”

    老袁没有说话,过了好半天才点了点头,想想又叹了口气:“你这个想法……学生不信任老师,是我们老师应该反省的问题,但是我还是要强调,别的老师我不保证,我这里,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

    老袁站了起来,挨个儿拍了拍他们的肩膀:“还有两年,咱们慢慢培养感情,建立相互的信任。”

    跟老袁交待完情况之后又聊了几句,几个人才从办公室里出来。

    下午第一节 课已经开始了十分钟了,但办公室外面还有伸头探脑的学生,一眼看过去,差不多都是他们班的。

    霍然余光里都能看到寇忱走路姿势顿时就讲究起来了,一秒之内走出了大侠出场的BGM。

    “怎么样?”有人远远地压着声音问。

    “没事儿,”江磊冲那边也压着声音,“现在我们已经释放了……”

    “你们先回教室上课,想汇报战果回教室慢慢说,在这儿讨论怕主任听不见吗,”老袁说,“有需要对质的地方我再找你们。”

    “我们会被处分吗?”江磊问。

    “附中很多年都没有这种程度的打架事件了,”老袁看了他们一眼,“你们先做好请家长过来的心理准备。”

    离开办公楼的时候,霍然往教导处看了一眼,主任气势是惊人的,刘宇那几个都低着头,还有俩因为椅子不够蹲在地上,这场面看着略为熟悉,再抱着脑袋就更熟悉了。

    “听老袁那个意思,咱们就算出发点没问题,后果也太严重了,”江磊说,“估计挨个处分是躲不掉了。”

    “怕屁,”魏超仁说,“处分就处分。”

    “我不是怕……”江磊说。

    “他是兴奋,”徐超凡说,“他的梦想就是挨个处分。”

    “不愧是兄弟,”江磊冲他一竖拇指,“非常了解我。”

    “寇忱,要是你爸知道你被处分,你是不是得上我家躲几天,感觉他能杀到宿舍来剁香肠了。”魏超仁看着寇忱。

    “这个没事儿,”寇忱说,“我档案里还有一个记过处分呢,他习惯了。”

    “操,为什么记过?”霍然有些吃惊,顺嘴就问了出来,“打老师吗?”

    寇忱看了他一眼,突然一挑眉毛,冷酷中透得得瑟:“打老师算个屁。”

    “当我没问。”霍然说。

    这种时候还没忘了装!

    这事儿一个下午都没有结果,不过老袁也没有通知他们过去对质,说明李佳颖那帮人没能捏造出什么合适的理由来。

    本来课间他们想去文3跟路欢道个谢,但商量了一下又怕给她再招来什么麻烦。

    “你们谁给她发个消息吧,”霍然说,“也不能谢谢都不说一声。”

    寇忱拿出手机,从之前的班级群里找到了路欢,加了好友:“她这种模范好学生,估计得放学了才会看手机……”

    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一声,路欢已经通过了他的好友申请。

    “看来也不是太模范啊。”江磊说。

    “说什么?”寇忱看着聊天框问。

    “就……谢谢呗,”霍然想了想,“然后……”

    话说了一半,那边寇忱已经飞快地打了两个字发了出去-

    谢谢

    霍然看着他:“你就这样啊?”

    “直接请她吃个饭吧,”寇忱问,“这么发消息尴尬得很。”-

    不客气应该的

    路欢的消息回了过来。

    霍然看了一眼屏幕上尴尬而客套的这两句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得摆了摆手:“放学碰上了再说吧。”

    最后一节课的时候班上有几个没憋住的跑了一趟教导处,回来说已经没人在里头了。

    一直到放学了要往食堂冲了,老袁才过来了:“你们几个,放假之后让家长来跟我谈一下。”

    “有处理结果了吗?”许川问。

    “没有那么快,”老袁说,“你们不要有太大压力,但是这种暴力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后绝对不能再用。”

    “知道了……”几个人拖着声音。

    晚饭的食堂里,李佳颖他们没有出现,何花当然也没有出现,只有他们制霸七人组坐在最靠边儿的位置吃饭还不断被围观。

    霍然不太习惯被人这种围观,打球的时候看台上一圈儿都是人,他也没这么不自在,这会儿就只能埋头苦吃。

    “寇忱我问你,”魏超仁边喝了口汤,“今天要是李佳颖打着你脸了怎么办?”

    “不可能打得着,”寇忱说,“她那两巴掌跟慢动作一样。”

    “我说如果,万一!”魏超仁说,“你还手吗?”

    “废话,被人抽大嘴巴子了你还管是男是女么,”寇忱说,“打架的时候三种人,男的,女的,打老子脸的。”

    霍然听笑了,差点儿呛着,转头咳了半天。

    寇忱在他背上啪啪拍了几巴掌:“吃个饭还能呛着,这种身体素质是怎么当校篮队长的。”

    “滚。”霍然被他拍得又猛咳了两声。

    “今天挺有纪念意义的,”江磊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今天咱们虽然是打架,但也算是有意义的打架了吧!”

    几个人沉思了两秒,纷纷点头。

    “路欢。”魏超仁突然站了起来,冲门口那边招了招手。

    大家转头看过去,路欢笑着走了过来:“你们没事了吧?有没有说要怎么处理啊?”

    “放假完了要叫家长,”许川说,“今天谢谢你,还有……你是不是说还有几个一块儿作证的?都谁啊,一块儿谢了。”

    “没有,”路欢有些不好意思,“我去的时候哪来得及找人啊,就是我们宿舍几个都知道这事儿,也都可以作证的,我晚上跟她们说一下就行,本来就很多人都知道,只是没人愿意出头而已。”

    “你可以啊,”江磊压低声音,“跟主任那儿现编的?”

    “怕先联系人再去会给他们回血的机会,”路欢笑得有些不好意思,“再说我当时挺激动的,顾不上了,我敲教导处门的时候手都是抖的。”

    路欢说着往后看了一眼,几个女生帮她占了座,正往这边看,她往那边走了两步,又转回头:“我过去吃饭了,大家都觉得你们今天很帅!”

    江磊一直扭着脸,看着她过去坐下了才猛地回过头,手轻轻拍了两下桌子:“寇忱寇忱。”

    “拉你进群你自己加她。”寇忱看他一眼,拿出了手机。

    “你太懂了。”江磊搓了搓手。

    为了安心带着菜鸡队出行,打架要叫家长的事儿,霍然打算放假结束回学校之前再跟家里说,老爸倒没什么,老妈要是知道了,估计得买个卫星电话追到山里跟他念叨。

    “注意安全。”老妈说。

    相比打架,老妈对他进山徒步骑行野营要放心得多,除了这句,基本没有更多的话交待。

    老爸周全些,问了路线,目的地,中途计划停留的地点,同行所有人的电话号码,并且把他的装备又看了一遍。

    “带新手尽量还是多找营地,”老爸看着地图,“老溪口那个废营地算一个,白毛坡这里也可以,咱俩以前去过的。”

    “嗯。”霍然点点头。

    这里去过一次,新手知道的不多,是老驴落脚的地方,他跟老爸去过两次,两次都能碰着人,荒山野地里能碰到人,心理上也是挺大的安慰。

    八点的时候霍然出了门,骑车去寇忱家找他。

    出城要经过寇忱家的方向,所以霍然跟他们说好了,不用过来接他,他一早过去,这样就不需要走回头路了。

    不绕路是习惯,从出门起就算是开始了行程,每一步就都是乐趣,哪怕是在小区里,在城里,都算是乐趣的一部分了。

    寇忱家住在城北最好的小区里,霍然并不吃惊,毕竟是一扬手扔出去多少钱都不知道的人。

    他在小区门口给寇忱打了个电话,没到一分钟,寇忱就跑了出来:“吃早点了吗?”

    “吃了。”霍然说。

    “走,”寇忱看了一眼他的车,“你这车能带人吗?后轮是不是能站一个人?”

    “带不动你。”霍然说。

    “操,我又不胖,”寇忱说,“你下来,我骑会儿,我从现在开始得节省体力,能不走就不走。”

    “……你体力存量是不是有点儿太少了。”霍然下了车。

    “打架费体力,”寇忱跨到了他车上,慢慢蹬着车,“一会儿到我家别提打架的事儿啊,我还没跟他们说呢。”

    “嗯。”霍然应了一声。

    霍然对寇忱爸爸的印象,基本跟屠夫差不多,毕竟寇忱一直念叨着被剁成香肠的事儿。

    不过今天没见着,只在他家车库门口见着了他妈妈,跟寇潇长得一个样,站一块儿像姐俩。

    “是叫然然吗?”寇忱妈妈问。

    “阿姨好,”霍然回答,努力纠正了一下,“我叫霍然。”

    “然然,”寇潇把背包扔上车,转头冲他喊,“咱们是开到那个什么村口然后停车进山是吧?”

    “对。”霍然有些无奈。

    “然然,”寇忱妈妈拉过他的手,“去屋里坐一会儿吧?”

    “不用了阿姨,”霍然赶紧说,“东西放好就出发了,早点儿出发时间上宽松些。”

    “这样啊,那我给你们拿点儿水果带着。”寇忱妈妈拍拍他的手,转身走进了旁边的一个院子里。

    “然然,”寇忱走过来,胳膊往他肩上一搭,“你自行车就放车库吧?”

    “……嗯,”霍然看了他一眼,“你叫我什么?”

    “然然,”寇忱非常嚣张地重复了一遍,不过很快就把胳膊从他肩上拿开了,问了一句,“看狗吗?”

    “看。”霍然立马回答,对称呼的注意力瞬间转移了。

    寇忱手指往嘴边一放,吹了声口哨。

    院子的花篱里传来了一声狗叫,接着一条阿拉斯加就从花篱后头跳了出来,个头很大,跳出来的时候动作非常矫健,没有摔跟斗。

    “叫哥哥!”寇忱指着霍然。

    狗一边摇尾巴一边冲霍然叫了两声。

    “挺听话啊,”霍然说,“能摸吗?”

    “摸吧,这狗是个傻子,谁都能摸,”寇忱捏了捏狗耳朵,“让哥哥摸一下。”

    “它叫什么?”霍然把手伸过去,让狗先闻了闻。

    “寇帅帅,小名儿帅帅,”寇忱说,“好听吧?”

    “……啊,”霍然看着已经把脑袋送到他手边的……寇帅帅,在它脑袋上抓了抓,就这么个名字,寇忱说出来的时候居然还带着几分得瑟,“你可真会起名字啊。”

    寇帅帅很愉快地把耳朵往后收了起来。

    霍然忍不住捧着它的脑袋搓了搓,寇帅帅很亲人,这么一搓眼睛都眯缝了,一直往他腿上靠。

    “公狗吗?”霍然蹲下去抱住了它,把脸贴到它脖子上蹭了蹭。

    “嗯,”寇忱也蹲下了,捏了捏狗爪子,“可爱吧?”

    “可爱。”霍然点点头。

    “它还有一个小名儿,”寇忱说,“叫小可爱。”

    “滚!”霍然压着声音。

    寇忱蹲在旁边笑了半天。

    寇忱妈妈对于他们这次出行的理解大概有些偏差,除了水果,还往车里塞了不少吃的,霍然还看到了一箱牛奶。

    “这些只能留车上了啊,”车开出小区了霍然才说了一句,“这没法背。”

    “没事儿就放车上,我妈就这样,”寇潇说,“她脑子里没有徒步这个概念。”

    “你不也一样没有么,”寇忱还是老样子,往霍然身上一靠,拿出手机,“我要不拦着,你护肤品化妆品能带十斤。”

    “我现在连防晒都没带了好吗!”寇潇很不甘心。

    “在山里的时间挺多的,”老杨安慰她,“晒不着什么太阳。”

    “我特别容易晒黑,”寇潇说,“夏天过不到一半儿我就碳化了……”

    “给。”寇忱碰了碰霍然的手,往他手里放了颗巧克力。

    霍然暂时放弃了推开他的想法,剥了巧克力塞进了嘴里。

    “看这边,”寇忱打了个响指,“我拍照片。”

    “什……”霍然顺着声音转过头,发现寇忱手机正对着他的照,赶紧抬手挡了一下,“干嘛?”

    “出发纪念啊,”寇忱调整了一下镜头的角度,把两个人都框到了屏幕上,又用手指在他下巴上戳了戳,“转过来点儿。”

    “傻不傻啊?”霍然有些无语,他出门基本不会自拍。

    寇忱没回答,直接按了快门。

    “我看看。”霍然说,虽然不想拍,但是已经拍了他还是要检查一下的。

    “帅,”寇忱把手机递到他面前,唱了起来,“我怎么这么好看……”

    霍然把手机扔回到他身上:“闭嘴。”

    一路上寇忱都挺兴奋,各种不老实,在后座上一会儿躺一会儿坐的,霍然感觉就是一条狗在自己身边来回折腾。

    到了停车地点,下了车之后,寇忱的兴奋状态才算是消退了一些,因为看到了通往村里的路。

    “从这儿就开始走了?”他问。

    “嗯,”霍然把定位发给了老爸,“车进不去了。”

    “还有车进不去的村子?”寇忱说,“不是村村通了吗?”

    “车能进的路在另一边,到不了我们要去的地方,”霍然拿出了地图,给他指了指,“我们在这里,村里能过车的路在这儿。”

    “我们要去哪儿?”寇忱问。

    “理想在这儿。”霍然指了指他想去吃土鸡的那个村子。

    “挺远的,”寇忱看了看,“要走几天?”

    “现实在这儿。”霍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只是往中间不到的地方点了点。

    寇忱仔细看了一会儿:“那你牺牲很大啊?”

    “还行吧,”霍然说,“又不是每次都带你。”

    “真的吗?”寇忱问。

    “真的。”霍然点头。

    进山的这一段,有三个入口,霍然挑了路程虽然长一点点,但风景好又相对平坦的一个,毕竟带的都是新手。

    “我觉得这路还行,”寇潇充满自信,“也不难嘛。”

    “这段路有多长。”寇忱凑到霍然耳边小声问。

    “大概五公里,”霍然也小声回答,“之后有一小段溯溪的路,我感觉你姐在那儿就差不多了。”

    “别啊,”寇忱笑了起来,“怎么也得撑一夜啊,我还没在野外睡过帐篷呢,想想都激动,我扛着我姐也得坚持到晚上。”

    霍然想起了自己背包里的那个双人帐篷,叹了口气。

    一段土路走完之后,霍然带着他们拐到了旁边的小路上,开始有些下坡的大石块路。

    老杨和寇潇走在前头,看势头挺猛。

    “这是条什么路啊?”寇潇问,“放牛的路吗?”

    “以前是条小河,”霍然说,“现在没水了……前面有个挺高的坎儿,当心点,从边儿上下去。”

    老杨先下去,转身把手伸给寇潇:“来,慢点儿。”

    霍然看了一下,寇潇下去的时候挺利索,比他想像的要强很多。

    他顺着边上的石头跳下了这个坎,回头看了寇忱一眼。

    “来。”寇忱正准备跟着下来,一看他回头,立马停下了。

    “来什么?”霍然有点儿莫名其妙。

    “扶一把啊,”寇忱说,“万一我跳下去脱臼了呢?”

    “我给你复位,”霍然说,“这个高度你能脱臼了我背你走到目的地。”

    “靠,”寇忱笑了,“冲你这话我都得摔下去啊。”

    “那你摔。”霍然说是这么说,鉴于寇忱是个不太好预测的神经病,他还是抬腿踩到了旁边的土堆上,这样寇忱真的摔下来,他能拦一下。

    “我发现啊,”寇忱跳了下来,盯着他看了一眼,“你打球的时候,还有现在这种时候,跟你平时不太一样。”

    “嗯?”霍然应了一声。

    “挺酷的,这要换个女的,这会儿就要动心了。”寇忱拍了拍他踩在土堆上的腿,吹着口哨往前走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2安乐传(帝皇书)作者:星零 3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4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5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