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8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大摇大摆地甩着胳膊离开之后,徐知凡才一边回头一边走到了霍然身边:“刚他跟你说什么呢?”

    霍然皱着眉:“让我带他去露营,还要捎上他姐和他姐的男朋友,说是他姐谈了十年的男朋友,要他妈分手了,想借这个机会修复一下……”

    “这么惨?”徐知凡问,“你信了吗?”

    “我差点儿就信了,”霍然非常不爽地往旁边江磊肩膀上砸了一拳,“那表演,全他妈是痕迹。”

    “轻点儿!”江磊喊。

    “九流戏精,还是装逼流派的,”霍然说,“嘴里没他妈一句实话,还什么得罪人太多了转学,还打老师……等着吧,没准儿哪天他就吹着唢呐登月了。”

    “那你答应了没啊?”徐知凡笑着问。

    “答应了啊,你不让我控制点儿别跟他弄得那么僵么,我怕他再编个什么绝症缠身的戏码出来我会忍不住抽他,”霍然愤愤地说,“去就去呗,我什么傻子没带过,我表哥火柴都划不着我不也把他活着带回来了么。”

    徐知凡听得一直乐。

    “你去吗,要不一块儿……”霍然转过头。

    “我不去,”徐知凡迅速拒绝,“我才不去遭那个罪呢,我国庆要在家吃饱了睡睡醒了吃,不吃不睡的时候玩游戏,安排得非常妥当了。”

    “江磊。”霍然转头看江磊。

    “不去,我不想脱臼,”江磊也很果断,“也不想一路被你骂,我这主要是为了我们的友谊能存活得久一点儿。”

    “你怎么不靠提高智商来让我们的友谊活长点儿呢?”霍然叹了口气,“胡……胡逸呢?”

    “刚还在啊,”江磊扭头四下看着,“吃完一块儿出来的。”

    “接了个电话往后门走了,”徐知凡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两天一直怪得很,下午问问吧,别是碰上什么事儿了想不开,回头出去买把菜刀,晚上再挨个儿把我们剁了。”

    “操,”霍然看着他,“你还能不能行了!”

    下午的课是非常难熬的。

    特别是一个暑假过后,最初的那……几个月。

    霍然还算能听得进课的,徐知凡坐得还挺端正,但霍然从他戴上眼镜的动作里就能看出来,这人准备睡觉了,前面江磊手托着腮,已经给老师磕好几个响头了。

    霍然叹了口气,虽然国庆节他要带着三个累赘出门,但他还是开始急切地盼望国庆快些到。

    “那个空着的位置是谁的?”快下课的时候老师指着江磊旁边的空座问了一句。

    大家一块儿转过头来,但江磊对老师的提问无动于衷,手托着腮。

    “胡逸的座位,他中午牙疼请了一节课的假。”霍然说,踢了江磊椅子一下。

    江磊猛地惊醒,两秒钟后平静而镇定地站了起来。

    老师看着他,他也看着老师,两人都有些迷茫。

    “哎……”徐知凡叹了口气。

    “问什么了?”江磊偏过头,把椅子往霍然桌上顶了一下。

    “你坐下,”霍然实在无语,压着声音,“傻逼啊,你他妈吃安眠药了睡成这样!就问你旁边空着的座位是谁的!”

    江磊顿了顿,清了清嗓子:“报告老师,是胡逸同学,他胃疼请假了。”

    “操。”徐知凡趴到了桌上。

    “我替胡逸谢谢你了啊。”霍然说。

    江磊又平静而镇定地坐下了,偏过头小声问:“什么情况。”

    “下课了抽你的情况。”霍然说。

    下课铃响了之后,老师走出了教室,霍然拿出手机给胡逸发了条消息-

    你怎么回事?老袁要问的话你记得你牙疼并发胃疼,在宿舍睡觉。

    “怎么回事啊?”江磊回过头。

    “你以后睡觉就睡觉!”霍然呼了他胳膊一巴掌,“醒了就醒了!别抖机灵瞎他妈说,我刚说完他牙疼,你就给他岔胃里去了!”

    “……操,我没听见你说,”江磊有些郁闷,“这小子哪儿去了啊?”

    “不知道,没回我消息。”霍然看着手机。

    “寇忱也没来吗?”徐知凡在旁边问了一句。

    “嗯?”霍然抬头,愣住了。

    寇忱的位子果然是空着的……老师居然没看到?胡逸的位子靠墙老师都看到了!

    “他请假了。”许川说。

    “他怎么请到的假?”霍然问。

    “洒一脑门儿水,去校医室抖了二十分钟,”许川说,“就请到假了。”

    “我操,这个逼。”江磊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霍然在心里发出了同样的感叹。

    不过比起感叹寇忱这个戏精,他还是比较担心胡逸:“回宿舍看看吧,胡逸是不是在宿舍?”

    “我帮你问问吧,寇忱应该还在宿舍,让他去看看。”许川说。

    “不用。”霍然拒绝。

    “路过小卖部给我带瓶可乐回来吧。”徐知凡说。

    “人性呢?”霍然起身。

    “一直都没有。”徐知凡拍拍他后背。

    寇忱打着呵欠走出宿舍,他一向讨厌历史课,能不上就不上,睡了一节课感觉自己红光满面。

    胡逸迎面走过来的时候他愣了愣:“你不上课啊?”

    “没上。”胡逸闷着声音回了一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你……”寇忱回过头,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盯着他背影看了几秒,又叫了一声,“胡逸。”

    “你去教室跟霍然他们说一声我睡觉,”胡逸头也没回,“谢谢。”

    “……不客气。”寇忱说话的时候胡逸已经关上了宿舍的门。

    他在走廊里又杵了几秒钟,然后下了楼。

    打着呵欠往教室走的时候,看到了一路跑过来的霍然,嗖嗖的,一看就是在野外能给人治肩膀脱臼的那种牛人。

    “我们宿舍有人吗?”霍然嗖过他身边的时候扔下一句。

    寇忱回过头,在他冲进宿舍楼的时候喊着答了一句:“胡逸在。”

    霍然停下了,犹豫了两秒又走了过来:“他一直在宿舍吗?”

    “刚回的,”寇忱说,“我感觉他……要不我跟你一块儿上去吧。”

    “干嘛?”霍然瞪着他。

    寇忱看了看两边没有人,压低声音:“他衣服里藏着东西回来的,看着像刀。”

    霍然没说话,还是瞪着他。

    寇忱比划了一下:“看着像菜刀,藏后背了。”

    “挺牛逼啊,”霍然说,“穿着校服呢你都能看出来?”

    “他外套手上拿着呢,”寇忱说,“再说了,我什么眼神,我以前学校这么带刀来的人多了,我早练出来了,他藏裤裆里我都能看出来。”

    “一把菜刀,”霍然看着他,“真要藏裤裆里了,我也能看出来。”

    最后寇忱还是跟在霍然身后回了宿舍。

    霍然推开门的瞬间莫名其妙地就还是相信了寇忱的屁话,警惕地迅速往宿舍里扫了一眼。

    当然没有菜刀!

    菜你个王八脑袋的刀!

    不过胡逸看上去情绪不太好,正靠坐在椅子上,盯着桌上的一袋香肠出神。

    香肠?

    “你怎么来了?”胡逸听到门响转过头来,“不上课啊?”

    “我还要问你呢,你干嘛去了?”霍然问。

    “我没事儿,出去转转透透气。”胡逸说。

    “买香肠去了?早上听馋了吧?”寇忱问。

    “不是,”胡逸一提香肠就突然有精神了,转过身,“我知道那个饿死鬼是谁了。”

    “什么?”霍然愣了。

    “我回学校的时候,在后门那边,看到李佳颖了……”胡逸说。

    “李佳颖是谁?”霍然问。

    “就那天鬼楼后头偷看我尿尿的那个女的,”寇忱说,“看到她怎么了?”

    霍然看着一脸淡定的寇忱,算是知道他的牛逼都是怎么吹出来的了,如此四平八稳顺畅自然。

    “对着一个女生骂呢,带着几个人,还踹了那个女生一脚,”胡逸指了指桌上的香肠,“把这个踹地上了。”

    “是不是挺瘦小的女生,老低着头,扎个马尾。”寇忱问。

    “是,”胡逸点了点头,“我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进去了,我就……捡了这个回来。”

    “捡回来干嘛?你还想还给她啊?”霍然问。

    “不还也可以吃啊。”胡逸说。

    “去鬼楼烤着吃吗?”霍然问,顿了一下他又转头看着寇忱,“你确定那个在鬼楼烤香肠的事儿不是你吹牛逼么?”

    “谁吹那个牛逼啊,我要吹也得说是我自己在鬼楼烤香肠啊。”寇忱说。

    上课铃响了的时候,霍然也没能让胡逸跟他一块儿去教室。

    “你是打算旷一下午的课啊?”霍然问。

    “我头疼,”胡逸叹了口气,“我一会儿给老袁打电话请假。”

    霍然犹豫了一下,没再坚持。

    说实话,胡逸看上去的确不太舒服的样子,脸色不怎么好,他们这几个人里就胡逸最老实,无理由旷课的事儿他从来没干过。

    “放学了你们回宿舍还是再注意一下,”寇忱出了宿舍就低声说,“他真的带了刀回来,就是菜刀,宽的。”

    霍然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感觉自己再跟寇忱待一阵儿,可能会被他情真意切的牛逼和浑然天成的瞎话磨得脾气都没有了。

    “啊!”寇忱回头看了一眼,突然惊恐地用胳膊撞了他一下,声音都抖了,“那是……跑跑跑跑!”

    没等霍然回头,他已经拔腿就往前跑了出去。

    狗?

    牛?

    老师?

    鬼?

    鬼!

    霍然扛着一后背竖起的汗毛跟卷着风一样地也跑了出去,没几步就追上了寇忱,俩人一块儿往前疯跑。

    跑了能有一百米了,他才回过神,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于是回头看了一眼。

    身后只有风,和被风吹落的树叶。

    如果这是个动漫,大概还能看到他俩跑出的残影。

    “你他妈是不是有精神病!”霍然吼了一声,但奔跑的脚步还是没停。

    “上课铃响了啊,不是预备铃!”寇忱理直气壮地边跑边说,“我要不跑起来你还散步呢!”

    谁散步了?

    谁他妈想跟你散步了?

    霍然已经没有了跟他再多说一个字的情绪,瞬间加速,甩开寇忱冲进了前面的教学楼里。

    “我操,”寇忱在后面喊,“你这什么踢了屁股的速度啊!”

    霍然简直无语,转上二楼楼梯的时候,他看到地上有一个空了的矿泉水瓶子,抬脚就踢了过去,瓶子从楼梯栏杆中穿过,准确地落在了刚跑上一楼楼梯的寇忱脑袋上。

    然后力道很足地弹开了。

    寇忱捂着脑袋往上看的时候,霍然已经嗖嗖地窜到了教室门口,一把推开门:“报告。”

    也没等老师说话,他就跑回了座位上。

    “名字。”讲台上的老师推了推眼镜。

    “……霍然。”霍然这才看清这是英语陈老师。

    陈老师以前也给他们班上课,平时挺和善的,但不喜欢有人上课迟到,谁迟到了都会被记名字,记满两次就会被罚抄课文。

    “霍然啊,”陈老师看了他一眼,“干什么去了?”

    “拉……拉肚子了。”霍然说。

    “嗯,”陈老师点点头,“一次啦。”

    “哦。”霍然点点头,回头往教室门口看了看,发现寇忱居然还没进来。

    一瓶子给砸晕了?

    “好,我们继续上课,”陈老师转过身在黑板上写着,“刚开学,又是下午,我知道你们犯困,打起精神来……”

    霍然有些担心,忍不住又回头看了一眼,就在这时,寇忱从门外闪了进来,接着踮着脚一溜烟地就跑到了自己位子上坐下了。

    陈老师转过身的时候,他已经拿出了书,全身上下都透着一副半死不活已经好半天了的样子。

    霍然震惊了。

    而更震惊的是,陈老师真就没发现他迟到,下课走过来的时候寇忱还装模做样地起身跟她问了两个问题。

    陈老师非常欣慰地给他讲解完,带着微笑走出了教室。

    “我操?”霍然说。

    “学着点儿。”徐知凡叹了口气。

    胡逸一下午都没来上课,最后一节下了课去吃饭之前,霍然给胡逸发了个消息。

    “怎么样?”江磊问。

    “让帮带个面包就行,”霍然皱皱眉,“就一个面包能吃饱吗?”

    “不是有香肠么。”江磊说。

    自打第二节 课知道了胡逸捡到了被科花打掉地的香肠之后,江磊就一直念叨想尝一尝,这个能让女生半夜跑到鬼楼去吃的烤香肠到底有多美味。

    “一会儿我请你吃,”徐知凡叹气,“你快别念叨了。”

    “我真想过去问问她啊,”江磊走进食堂,看着前面低声说,“在宿舍里吃不行吗,去鬼楼不害怕吗?”

    “她要烤着吃,”徐知凡说,“宿舍怎么烤。”

    霍然往前扫了一眼,看到科花几个女生正拿了餐盘在看菜,那个低头的女生也跟在旁边。

    “我不太明白啊,”霍然跟徐知凡说,“你他妈要敢踢我,我绝对当场打死你,还跟你一块儿吃饭?”

    徐知凡看了他一眼,抬腿就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脚。

    “你大爷。”霍然说。

    徐知凡笑着刚要说话,魏超仁抱着一堆饮料挤了过来:“来来来,赶紧的,就坐这桌,寇忱请客喝饮料。”

    “又请?”徐知凡说,“要不我请吧,总让他请不合适吧。”

    “没事儿,”寇忱的声音传了过来,“我零用钱就得赶紧吃,要不都不知道怎么用的就没了。”

    “大概是吹出老北风了给刮没的。”霍然说。

    “你砸我脑袋的事儿我还没跟你算呢,”寇忱说,“你……”

    霍然转脸看着他。

    “看在你要带我去露营的份上我就……”寇忱话没说完,突然被人从背后撞了一下,“操!”

    他转过了身,背后是那个低头的女生,一脸惊恐不安地端着餐盘,餐盘里的汤汤水水已经没了一半。

    霍然这才看到寇忱后背上全是菜汤。

    寇忱看到餐盘立马往自己后背摸了一把,看着满手的菜油又骂了一句:“我操啊!”

    “对不起。”那个女生低声说,声音里都有些颤。

    寇忱没说话,视线越过她,盯在了她身后抱着胳膊站着的科花脸上。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2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3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4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5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