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91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站起来之后, 盯着眼前碗里一口没动的面看了两秒。

    在霍然跟着他站起来之后, 又毅然决然地又坐了下去。

    “你……”霍然有些茫然。

    “服务员!”寇忱喊了一声, 然后挑了一筷子面吹了吹就开始埋头吃。

    “什么事!”收银台后头的老板应了一声。

    “拿俩打包盒!”寇忱稀里哗啦吃完一口面又喊了一嗓子。

    “打包?”霍然看着他。

    “不然怎么办,”寇忱说,“还没吃呢。”

    服务员拿了两个大号的打包盒过来, 放在了桌上又走开了。

    “都这会儿了,”霍然非常不理解,“两碗面才多少钱啊?”

    “我饿啊哥哥, ”寇忱一脸痛苦地把面倒进打包盒里, 又捧着碗喝了两口没倒完的汤,“我快饿疯了……”

    霍然心里一阵软。

    一个未满十八岁的少年, 几天里就吃了两碗方便面,生生把下巴都给饿尖了, 现在一边是老爸晕倒去了医院,一边是刚端上来的热气腾腾的牛肉拉面。

    还好晕倒的老爸是自己去的医院, 说明情况不是特别紧急,要不都饿孝都没法两全了。

    “我的面就不打包了,我也不是特别饿, ”霍然说, “咱俩都端个面我怕出租车都不让我们上去。”

    “你一会儿吃两口我的,”寇忱捧着打包盒,一溜小跑步出了店门,冲着慢慢开过来的一辆轿车吼了一声,“停车!”

    “这不是出租……”霍然吓了一跳, 赶紧跑过去。

    但是这车却听话地停下了,还把车窗给放下来了。

    “去哪儿啊?”司机问。

    “人民医院。”寇忱说。

    “上来吧。”司机点头。

    寇忱捧着面边吃边看了霍然一眼。

    “哦!”霍然赶紧过去把车门拉开,上了车以后又接过寇忱手里的面。

    寇忱上了车:“大哥,抄近道,着急。”

    “放心,按最近最快给你飙过去。”司机点点头,把车开了出去。

    “你怎么知道这车拉客啊?”霍然有些好奇地小声问。

    “直觉。”寇忱拿回面,继续埋头吃,“我操这面也太他妈烫了。”

    “直觉你个飞鸟屁呢。”霍然说。

    寇忱对着面条笑了起来,差点儿呛着:“这大哥的车开这么慢,又什么装饰都没有,安全带都扯松了,一看就是拉客的车啊。”

    “没错。”司机笑着点头。

    “你吃两口吗?”寇忱挑了一筷子面问霍然。

    “不是,”霍然看着他,“你喂我啊?”

    “来,啊——”寇忱说。

    “滚!”霍然骂了一句。

    司机在前头一下乐出了声:“后座那个兜里,有一套方便筷子和勺什么的,我中午吃快餐拿多了一份,你用那个吧。”

    “不用了,谢谢啊,”霍然有点儿不好意思,“我也不饿。”

    “那不管你了。”寇忱不再说话,低头认真吃面。

    霍然靠着车门看着他吃。

    这面刚做出来,挺烫的,加上现在天儿也不冷,面凉得慢,寇忱忙忙乎乎地这么吃着,脑门儿和鼻尖上全是汗珠子。

    可怜的少年。

    霍然叹了口气,又有些担心寇叔叔那边。

    到底是怎么回事?寇叔叔挺有块儿的,寇忱也说了,他俩打不过,起码得再加个川哥,这身体素质,怎么还能晕倒了?

    不过也难说,毕竟他也没想到寇忱就这么几天就能把自己饿瘦一圈,当然,肯定也有郁闷的原因,所以寇叔叔几天没有儿子的消息还得憋着不能找,真晕了也能理解。

    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憋的。

    司机大哥很熟悉路,很快就把他们送到了人民医院门口。

    寇忱已经在车上把一碗面吃完了,下车的时候一扫饥饿阴霾,往医院里走的时候气宇轩昂的,就是脸上还看得出焦急。

    毕竟自己亲爹,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矛盾,这会儿离家出走几天,把亲爹急晕了,怎么说应该都是挺过意不去的。

    霍然跟他身后出着主意:“突然晕倒来的话,应该在急诊吧。”

    “不知道,我觉得应该……”寇忱在大门口停下了。

    “你一会儿见了你爸先别跟他吵,”霍然撞在了寇忱身上,“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寇忱转回身,“寇老二给我下了个套呢?”

    “什么?”霍然愣了,“下套?”

    “他那么疼寇潇,之前寇潇和老杨出车祸,他都没晕,还能找老杨打架,”寇忱说,“我就跑出来几天,他能晕了?”

    “你不是说老袁给他说死……说晕的吗?”霍然说。

    “老袁是那样的人吗!”寇忱说。

    “……也是,”霍然拧起了眉,刚才他俩都着急也没顾得上细想,这会儿寇忱一说,他突然就觉得挺有道理的了,拧了半天眉,他一抬眼,“你姐还出过车祸啊?严重吗?”

    “不严重,但是也住院了。”寇忱看了他一眼,“你作文是不是没及格?”

    “嗯?”霍然愣了愣。

    “就你这东一句西一句的,跑题跑得判卷老师骑个马都追不上吧?”寇忱说。

    “我写作文的时候……”霍然一边说着一边往医院大厅里扫了一眼,突然就惊了,“我操!”

    “怎……”寇忱赶紧要回头。

    霍然飞快地把他的脸给扳了回来:“别回头别回头……跟我对齐……”

    “对齐?”寇忱没听懂。

    “挡住我!”霍然压着嗓子喊。

    “操,”寇忱赶紧跟他对齐,“怎么了?看到我爸了?”

    “我好像……”霍然从他耳朵尖儿上偷看着,“你今天看到寇潇的时候她穿的是什么?是不是一条花的连衣裙?”

    “是,”寇忱说,“我爸说像我奶家的床单。”

    “那就是她了,”霍然点了点头,“是有点儿像……还有个红色的带链条的小包包是吧。”

    “嗯。”寇忱皱了皱眉,“她也来了?那我爸是真晕了吗?”

    “没有,”霍然又看了两眼,“你爸在她旁边,我看不清,但是……我觉得……”

    霍然盯着研究了几秒,也皱起了眉:“我怎么觉得真让你说对了,这是个圈套。”

    “操,”寇忱咬了咬嘴唇,“看到我了没?”

    “应该还没有,”霍然说,“你姐侧面对着我们,你爸……你爸他躲在那个柱子后头……这他妈什么操作?”

    “这就对了,”寇忱咬咬牙,“这他妈就是他的风格!”

    寇潇的手机响了,她拿接起电话:“老杨啊?”

    “你爸什么情况啊?”老杨问,“我现在过去,是人民医院吗?”

    “不用,”寇潇看了一眼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就等着捕捉儿子的老爸,“你过来干嘛,帮我爸抓寇忱吗?”

    “……你俩这是在医院给寇忱下套啊?”老杨愣了,“不好吧?寇忱那么犟,他要是个鸟,基本就是抓来就撞死在笼子里的那种。”

    “你给我闭嘴!什么我俩!”寇潇提高声音,“关我什么事!我是来接我爸回去的,人不肯走啊,要抓儿子,抓住了就打断腿。”

    “打不断,”老爸靠着柱子,“我就是让他知道,他有本事就别回来。”

    “你少来了!”寇潇指着老爸,“他今天要是来了,就只证明一件事,他着急了,他担心你!没别的原因了!”

    “那他要是没来呢?”老爸问,“那就不担心我是吧。”

    “那就是霍然他们那几个孩子跟他真没联系!”寇潇说,“你说你一把年纪了,这是干什么?袁老师给你的建议你要不要试试?”

    “这个袁老师是个好老师,”老爸贴紧柱子,慢慢往边缘移动过去,“就是这招对我太不人道了,我……”

    来来往往的医生病人走过的时候都得往老爸身上扫几眼,寇潇感觉自己人生都快灰暗了:“其实你就是不敢,对吧?”

    “那个是不是!”老爸的眼睛突然瞪大了,冲着大门那个方向拼命努嘴,“你快看一眼!是不是!马上要走了!”

    寇潇拧着眉,转头看了一眼,顿时挑了挑眉毛。

    不光看到了她亲爱的宝贝弟弟,还有她亲爱的宝贝弟弟的宝贝同学小可爱。

    “完了,”霍然停下了脚步,“你姐看到我们了。”

    “我爸呢?”寇忱赶紧问。

    “不知道,你爸在柱子后头,我离这么远也看不清啊。”霍然小声说,“你姐应该不会告诉他吧?”

    “不好说,我姐所有的事儿都看心情好不好。”寇忱一咬牙转过了身,看到了寇潇,他赶紧冲寇潇摆手,示意她不要告诉老爸。

    手刚摆了一下,就看到了老爸从柱子后面冲了出来。

    “跑啊!”寇潇喊。

    “往哪儿跑!”老爸吼了一声。

    “我操!”寇忱和霍然同时也吼了一声。

    老爸冲过来的速度相当快,这绝对不是刚晕倒过的人!这他妈就是装晕!这人连老袁都骗过了!

    “跑跑跑跑跑跑!”寇忱转身就往街上冲,“抓着就死定了!”

    “我拦他!”霍然喊。

    “他打死你!”寇忱抓住他胳膊,“跑!”

    霍然只得转身跟着寇忱往街上跑了过去。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什么错也没有,他只是陪着寇忱来医院看望晕倒的爸爸,为什么有可能会被一起暴打?还得跟着一起逃命?

    他是无辜的!

    他是……

    好像其实也并不是非常无辜……

    他刚和寇老二的儿子亲了嘴。

    他还想摸一下寇忱的屁股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

    还想咬他腰。

    霍然!

    霍然你醒醒!

    逃命呢你认真点儿!

    霍然赶紧收回思绪,在这种紧张刺激的追逃过程中不能再去琢磨这种不要脸的事儿,有什么反应就惨了……

    “站着!”寇老二在后头追得很紧,“寇忱你再跑一百米我就打死你!”

    寇忱一言不发在前头狂奔。

    “寇叔叔!”霍然边跑边喊,“有话好好说啊!你俩有什么坐下来好好说不行吗!非得这么追着打啊!”

    “那你让他坐下来啊!”寇老二在后头喊,“他不跑!我能追吗!”

    “是你要打他啊!”霍然喊。

    “我不打了!”寇老二喊。

    “我不信!”寇忱喊,“霍然你别跟他说!”

    “寇忱!”寇老二喊,“你他妈给老子停下来!让我追上你!你就给老子飞!”

    霍然突然很想笑,他算是知道了寇忱那句话是从哪儿来的了,老寇家祖传下来的……

    “抓小偷!”寇老二突然换了词儿,“抓小偷啊!”

    霍然震惊得差点儿一个踉跄摔倒。

    “王八蛋!”寇忱骂了一句。

    “前面路口等我!”霍然说。

    “什么?”寇忱回过头。

    “前面路口等我!”霍然瞪着他。

    “你……”寇忱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

    “让你他妈前面路口等我!”霍然吼。

    “知道了。”寇忱咬咬嘴唇,转回头继续跑。

    霍然转身迎着寇老二扑了过去,张开胳膊拦在了他面前。

    寇老二收不住势头,身体努力后倾,最后还是撞在了霍然身上。

    “你这孩子!”寇老二吼了一声,绕过他还想往前追。

    “叔!叔!”霍然扑过去搂住了寇老二,要不是实在不熟,他都想连腿一块儿都上了,“叔你别追了,我今天肯定不会让你追上寇忱的!”

    “行了行了,”寇老二叹了口气,“松开吧,看不出来,劲儿还挺大。”

    霍然松开了胳膊,但还是挡在寇老二前面。

    寇老二摆了摆手,往旁边靠在了树上:“别拦了,停下来了再想追,不容易了。”

    “叔,”霍然回头看了看,寇忱已经跑过了路口,“你要这样,你跟寇忱不可能好好说话,他也不可能回来。”

    “他这几天是不是一直跟你在一块儿呢?”寇老二问。

    “没,”霍然说,“今天我才联系上他,下午……才刚见的面。”

    说到这儿的时候霍然心里一阵发虚,腿都有点儿软。

    “那他之前都在哪儿啊?”寇老二拿出手机看了看,“这都这么多天了,我还断了他经济……他是不是睡桥洞了?”

    “……不至于,”霍然笑了,“你自己儿子什么样你自己不知道吗,他可能混成这样么。”

    “那倒是,”寇老二突然得意了起来,“我跟你说,寇忱这小子,没别的本事,就是能混,他要一个人出去,我基本不担心他碰上事儿,他处理事情比他姐强多了,小子跟闺女就是不同……”

    “叔,”霍然想了想,“要不今天就算了吧,你回去,他那头我跟他说,你跟我们老袁怎么聊的,到时让老袁联系他吧,他先了回了学校,就好说了。”

    寇老二没说话,盯着他。

    说实话,寇忱虽然跟他爹总不对付,但这父子俩一个模子出来的,寇忱身上那种黑老大的气势一看就是继承来的,而且寇老二这种文艺屠夫比寇忱那种表面老大内心二哈的状态要吓人的多。

    霍然感觉有些心慌。

    但还是坚持发表自己的想法:“他几天没好好吃饭,这么多天,就两碗方便面,不知道你刚注意了没,我都看出来他瘦了很多,刚我们准备吃面,他一听说你晕倒到医院了,饭都顾不上吃了,转头就跑医院来了。”

    “那他见了我跑什么!”寇老二说。

    “我见了你也想跑啊,”霍然说,“你也找找自己原因吧,别一有矛盾就觉得错全是孩子的,你们就这种父母不会错的思路不对,你是不是人?”

    “你说什么?”寇老二吃惊。

    “是人就会犯错啊,这种道理你没儿子的时候就该懂啊,你这一路长到四十多岁错犯少了吗?”霍然说,“怎么到了寇忱这儿,你就是人生导师说一不二了呢对不对?”

    寇老二盯着他,半天才说了一句:“你们老袁告诉我,你们什么都敢说,你还真是敢说啊。”

    霍然清了清嗓子,没敢再说下去。

    “换个别的小孩儿我直接抽你了知道么?”寇老二说。

    “实不相瞒,我爸没打过我,”霍然说,“一个手指头都没有,你要敢打我,我爸肯定找你。”

    寇老二一下乐了,笑了半天。

    最后指了指他:“你小子可以,寇忱有你这样的朋友,我真的没想到。”

    霍然没说话。

    “我跟袁老师谈过几次了,他的建议我会考虑,”寇老二说,“你跟寇忱说,明天早上十点,我在你们老袁办公室等他,不见不散。”

    “好,我告诉他。”霍然点头。

    “那行,”寇老二叹了口气,“我给你拿点儿钱,你一会儿带寇忱吃顿好的,别吃面了,面条有什么好吃的。”

    “我有钱我有有有有有,”霍然赶紧往后退,“钱你明天给寇忱吧,他还记着呢,你这月没给他钱。”

    “他就这些记得清!”寇老二冷酷地哼了一声。

    一辆路虎开了过来,车窗放下来,寇潇在里面喊了一声:“走了!这儿不让停车!”

    “那我先走了!”寇老二拍拍霍然的肩,“你俩去吃饭,先去吃饭!”

    “嗯。”霍然点头。

    寇老二往车那边走过去:“你自己车呢?”

    “老杨晚上过来帮我开回去。”寇潇说完又冲霍然挥挥手,“小然然,不好意思了啊,别怪你寇叔,他就这脾气。”

    “没事儿!”霍然说。

    车开走之后,他松了口气,在愣了几秒钟,才赶紧转身往寇忱跑的方向追过去。

    跑到路口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寇忱的声音:“宝贝儿!”

    霍然停了下来,非常不情愿意地转过头:“你他妈叫谁呢?”

    “叫你呢然宝贝儿!”寇忱靠在拐角墙边冲他笑着,“过来!”

    “你最好注意点儿你的用词,”霍然走过去,“忱公主。”

    寇忱嘎嘎地乐了起来,张开胳膊用力抱住了他。

    “大街上呢。”霍然提醒他。

    “我又不干嘛,”寇忱抱着他,“就抱会儿。”

    “哦。”霍然没动,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怎么了啊?吓着了?”

    “不是,”寇忱说,“就是特别……高兴。”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2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3山楂树之恋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