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8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霍然本来想接着问下去, 寇忱却突然起身, 从包里扯出一条内裤, 在手指上转圈甩着,愉快地往浴室去了。

    “干嘛去?”霍然问。

    “洗澡啊,”寇忱说, “这一身粘糊糊的多难受,这边儿暖和是暖和,就是太潮了, 受不了。”

    “没聊完呢?”霍然追到了浴室门口。

    寇忱也没关门, 背对着门把衣服脱了,露出了半个死神。

    不得不说这个文身师的手艺不错, 死神每次出现都仿佛带着BGM,抢眼得很。

    而且构图也都避开了有可能因为肌肉走向而变形的位置, 但又因为肌肉的牵动而变得立体。

    嗯……不错。

    而整体看上去,就更帅了, 黑色的火焰和死神的披风融合在一起,屁股缝也被遮盖在了火焰当中……

    屁股缝?

    死神全身像?

    霍然猛地回过神来,发现寇忱不光把衣服脱了, 这会儿把裤子也已经扒掉了, 正扭头看着他。

    “你怎么脱得这么利索?”霍然有些尴尬地问了一句。

    “上衣唰一下,”寇忱说,“内裤外裤一块儿,唰第二下,不就光了么, 还能怎么不利索啊?又不是残疾。”

    “哦。”霍然点了点头,觉得很有道理。

    “一会儿再跟你说,我先洗澡。”寇忱说着拧开了水,试了一下温度,“这温度洗凉水也可以啊,牛逼了。”

    他试着往身上冲水的时候,水花溅到了浴室外面霍然的腿上。

    “我操,”霍然退了退,“水都出来了,你怎么洗澡的啊。”

    “死神也不帮我看着点儿我有什么办法,我后脑勺又没长眼睛,”寇忱回过头看着他,突然一声暴喝,“你非得站这儿看啊!关门啊!”

    “操!”霍然被他吓得差点儿跳起来。

    而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在寇忱洗澡的时候站在开着门的浴室门外之后,他又非常没面子,借着劲往旁边跳了一步,两下蹦回了床上趴着。

    “然然!”寇忱在浴室里喊,“帮我把我手机拿过来。”

    “干嘛?”霍然坐了起来,“你有病啊,洗澡的时候自拍?”

    “拍一下一月洗凉水澡啊。”寇忱说。

    “这能拍得出来吗?”霍然有些无奈,拿了寇忱放在桌上的手机过去递给了他,“凉水和热水有什么区别。”

    “热水冒白气儿,”寇忱把自己的胳膊伸到喷头下面,对着拍了一张,又把手机递回给了他,“这都不懂?”

    “现在懂了。”霍然走开了。

    寇忱心情大概不错,洗澡的时候一直在哼歌。

    不过这算是他的习惯吧,在宿舍的时候隔着走廊都能听到他洗澡时的歌声,各种儿歌唱了个遍。

    霍然盘腿坐在床上看电视,这个时间已经没什么东西看了,他挑了个新闻台,瞪眼愣着。

    “你不困吗?”寇忱洗了澡出来,从冰箱里拿了罐可乐递给他,自己也开了一罐。

    “你还没洗完澡我就自己先睡了,有点儿不仗义吧?”霍然喝了口可乐,笑着说。

    “得了吧,”寇忱在他旁边坐下,把被子和枕头团了团靠了上去,“你就是想听八卦呢,怎么打的老师啊,为什么打老师啊,为什么老打老师啊……是吧?”

    霍然笑着没说话。

    “其实我不愿意跟人说这事儿,”寇忱仰头灌了两大口可乐,“不爽,我跟川哥他们都没说过。”

    “……那算了,”霍然突然有些过意不去,“不愿意说的话就……别说了。”

    寇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突然很愉快地笑了起来:“霍然你假不假,这说的是心里话么?”

    霍然啧了一声。

    “特别不希望我真的不说了吧?”寇忱用脚在他后腰上戳了一下。

    霍然看着他。

    “让你感受一下我灵活的脚趾头,”寇忱说着就开始用大脚趾和二脚趾在他背上走起了路,“怎么样?”

    一步一步走的相当灵活,霍然能感觉到他两个脚趾的每一步。

    佩服佩服。

    论这种幼稚的技能,寇忱应该是可以会当临绝顶了。

    “真棒棒,”霍然说,“现在把你脚拿开。”

    寇忱没理他,把另一只脚也点在了他背上,两只脚的脚趾一块儿从腰往背上走着:“我还能给你跳个舞呢。”

    霍然被他脚趾头戳得有点儿想笑,感觉寇忱就跟戳着他痒痒肉走似的。

    忍了一会儿也不见寇忱有停下的意思,他猛地一转身,抓住了寇忱的脚踝。

    “你干什么呀,干什么呀!”寇忱捏着嗓子给他的脚配音,脚趾头灵活地表演着奋力挣扎。

    “滚你大爷!”霍然一巴掌甩在他脚上。

    “哎呀,哎呀……”寇忱继续配音。

    “靠,”霍然一口气对着他的脚糊了好几巴掌,“你他妈说不说!说不说!”

    “看吧!”寇忱笑了起来,“说实了吧。”

    “嗯。”霍然叹了口气,松开了他的脚,“说吧,都开了头了,我这会儿也没什么人性了,就想听听,想知道为什么打老师,毕竟我都好奇一个学期了。”

    “行吧,看在咱俩关系好。”寇忱收回脚。

    霍然转过身,继续盘腿坐着,看着他。

    寇忱没有马上开口,拧着眉好半天,似乎是在找一个话头,半天才一抬眼,看着他:“你恐同吗?”

    “恐什……”霍然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恐同?我为什么要恐同。”

    “那就好。”寇忱说着抓过自己的包,摸了根烟出来,又小心地拿了地图铺在自己腿上,再把烟灰缸放到地图上,然后点着了烟。

    霍然看着他喷出来一口烟,感觉自己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秘密,他小心地问:“你……同?”

    “没,”寇忱在烟雾后头眯缝着眼笑了笑,“不过也没准儿,我反正也没谈过恋爱,得爱上谁了才知道……不跑题了,我有个朋友……”

    霍然看着他,脑子跟着他的话忽左忽右地转着。

    “其实也不算是朋友,初中的时候我跟他同班,高中又在一个班,”寇忱说,“就有时候会说说话,算不上朋友,但不讨厌。”

    “他是?”霍然问。

    “嗯,”寇忱点点头,“不过谁也不知道,他有点儿内向,班里算半隐身的那种吧,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他哪儿就是同性恋了。”

    “这看不出来吧,”霍然说,“你这算刻板印象了吧。”

    “别跟我拽词儿,”寇忱对着他喷了口烟,“反正高一的时候我们那个班主任,干了跟老袁差不多的事儿,说写信说说心里话,不会告密。”

    霍然听到这儿的时候已经瞬间明白了。

    “他写了自己的事儿,老师没帮他保密,是吗?”他问。

    “嗯,”寇忱扯了扯嘴角,“先找他谈话,又告诉了别的老师,然后好多人都知道了……其实学生知道了还成,没人当回事,但老师让他叫家长。”

    “我操。”霍然说。

    “他在办公室给老师跪下了,我们班不少人都看到了,”寇忱掐了烟,皱着眉,“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事儿虽然不在我身上,我也根本不信那玩意儿能给我们保密,所以我抄了篇歌颂祖国的优秀作文交的……但他信了啊,他是他妈真的憋得不行了,以为能从老师那儿得到点儿安慰吧,我是这么感觉的。”

    “那你为什么信老袁?”霍然临时跑了个题。

    “也不是一开始就信的,”寇忱说,“是因为他为我们做了很多,我又不瞎,再说了老袁口碑一直不都很好么。”

    “嗯。”霍然笑了笑,“你那个同学,有点儿惨啊……所以你打了老师?”

    “暴打。”寇忱一挑眉毛,“那场面真不能看,你天天见面的同学,跪下求老师不要跟他父母说,这什么感觉啊?操,之前说保密也没保密,全校都他妈知道了。”

    霍然捏了捏可乐罐子,如果是他们班的谁发生这样的事儿……那感觉还真是相当不舒服。

    “我在操场上打的他,课间操的时候,校长主任什么的都在,”寇忱说,“我就要当众揍他,我让他尝尝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羞辱的感觉。”

    “然后呢?”霍然往他面前凑了凑,有些急切地追问。

    “然后就被处分了啊,叫家长啊,”寇忱说,“我爸上老师家道歉赔钱,把这事儿压过去了。”

    “那为什么后还又打了一次啊?”霍然说。

    “因为那个同学失踪了,”寇忱声音突然沉了下去,“他下跪第二天没来上学,然后就再也没见过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消息。”

    霍然半张着嘴没说出话来。

    “我知道他失踪以后,就跟一帮人把老师按操场上又打了一次,”寇忱说,“这次打得有点儿重了,我们学校那些人,跟你们这些重点的不一样,有火的时候揍人手是相当重的……他就住院了。”

    “打得好。”霍然又捏了一下可乐罐,可乐从罐口BIU了出来,溅到了寇忱脸上。

    寇忱看了他一眼,抹了抹脸:“你他妈现在喝光它,马上,下一秒!还大半罐呢你还捏个没完了!”

    霍然仰头把可乐全喝光了。

    “这回我爸拿钱也压不住了,学校让转学或者休学,”寇忱说,“我说转学吧,那破地方我不想呆了,恶心。”

    “你爸打你了吗?”霍然问。

    “没有,”寇忱说,“我姐说这事儿干得好,有血性是个男人叭啦叭啦的,我爸就没动手,光骂来着,骂的话就没事儿,我爸骂人的技术比打人差多了。”

    霍然轻轻叹了口气,没说话。

    突然感觉有些空。

    附中算是个挺开明的学校,老师除去极个别的,都挺好的,还有老袁这样观念先进的班主任,所以霍然听到寇忱说的这些的时候,他首先的感觉是不可思议。

    有这样的老师,发生这样的事,不可思议。

    如果在附中,就算真的发生了,也不会被处理到这样的程度,如果在他们班,在老袁面前,大概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任何事发生。

    这种巨大的反差让他有些感慨。

    那个同学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后来又是什么样的心情,他去了哪里,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一切都没有答案了。

    “怎么样?”寇忱问他,“没想到是这样的事儿吧。”

    “嗯,”霍然点了点头,从他烟盒里摸了根烟出来,把地图带烟灰缸拖到自己腿上放好,“他们一直说是因为老师太啰嗦了,你不耐烦了就打了老师。”

    “谁们说的,”寇忱打着了打火机递到他面前帮他点着了烟,“那他妈是我说的。”

    霍然笑了起来:“你还说自己不吹牛逼?”

    “没吹啊,”寇忱说,“我是不是打老师了?我是不是看到他就烦?而且他的确是很啰嗦,老袁上课一句话能说明白的,他啃啃哧哧地得说他妈五分钟。”

    霍然笑得差点儿呛着。

    “我就不明白了,上课又他妈不是计时收费,你拖长点儿时间能多拿点儿钱,”寇忱啧了一声,“就他妈是水平低。”

    霍然一直没说话,听着寇忱连吐槽带操他妈的说着这个老师,说完了又拎了校长出来骂,骂完了一罐可乐之后他冲霍然一抬下巴:“去,给哥拿罐可乐。”

    “你喝的是可乐,又不是酒,”霍然坐着没动,“怎么还上头了呢?你跟谁哥呢?”

    “让你去拿就去拿,哪儿来那么多话?”寇忱瞪他。

    霍然还是坐着没动,跟他对瞪着。

    “你他妈喝的不也是可乐么,不也上头了吗,”寇忱说,“让你拿个可乐你跟我这儿死犟什么呢?”

    霍然觉得寇忱说得有道理,于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如实回答:“……不知道。”

    “哥哥爱你。”寇忱说。

    霍然愣了愣,瞬间回到了之前校运会,他们一起冲着寇忱疯狂大喊哥哥爱你的场景里,忍不住笑了起来。

    “去拿。”寇忱一脸阴谋得逞了的得意笑容,冲他挥了挥手。

    霍然跳下床,打开冰箱看了看:“没了,雪碧要吗?”

    “不要,雪碧不配酒我一滴都不会喝,”寇忱拿起了电话,拨了前台的号码,“晚上好,麻烦帮我送一件可乐过来,小件的那种,可口可乐,不要百事,谢谢……动的?什么动的?哦哦冰的,要冰的。”

    “一件?”霍然愣了。

    “一件就六罐,”寇忱说,“明天还接着喝呢。”

    服务员很快送来了六罐冰可乐,霍然递了一罐给寇忱,另外几罐放进了冰箱里。

    “你不喝了?”寇忱问。

    “再喝还怎么睡觉啊。”霍然躺到了另外一张床上,“昨天晚上就没睡。”

    “让我给你讲故事,我讲完你扭头就睡了?”寇忱说。

    “我就是这种没有人性的人。”霍然笑着说。

    寇忱没说话,笑着自己喝着可乐。

    霍然感觉自己开始迷迷糊糊想睡觉的时候,寇忱一屁股坐到了他这床上:“我要关灯了,你要开个台灯还是开那个闪闪贝壳灯?”

    “闪闪……闪闪贝壳灯吧。”霍然其实想开台灯,但是那毕竟是寇忱英勇砍价砍掉了一块钱买了送他的。

    “好。”寇忱对他的选择很满意,过去把贝壳灯打开,在上面盖了一条毛巾,然后关掉了房间里的灯,蹦回了那边的床上,“晚安。”

    “晚安。”霍然说。

    说完晚安之后,霍然却睡不着了。

    倒不是因为那个灯,寇忱用毛巾盖了一下之后,闪得就没那么夸张了,可能是可乐喝多了。

    他翻了个身,看了一眼那张床上的寇忱。

    发现这人也没睡,居然仰躺着正在做蹬车运动。

    “你是不是有点儿精力过盛啊?”霍然很震惊。

    “睡不着,”寇忱说,“突然想起这个事儿,就睡不着了,郁闷。”

    “对不起啊。”霍然说。

    “屁呢,”寇忱一边蹬车,一边偏过头,“我其实每次想起这事儿,我就有点儿想不通,这么个事儿,至于吗?他又不是杀人了。”

    霍然没说话。

    “然然,”寇忱看着他,“保密啊,这事儿不要跟别人说。”

    “嗯。”霍然点点头。

    “这样你就又知道我一个小秘密了,”寇忱笑着说,“你以后就是知道我秘密最多的人。”

    “压力好大啊。”霍然笑了笑。

    但是这种感觉却有点儿让人觉得满足。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4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5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