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32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霍然跑出教室的时候, 发现寇忱已经下完了一层楼梯, 正想着要不要顺着楼梯扶手滑下去的时候, 寇忱直接跃起。

    嗖——

    跃过了一层楼梯,落在了一楼楼梯面前。

    甚至连手撑一下地的辅助动作都不需要,落地的瞬间他腿一蹬, 人就已经冲出了教学楼外。

    当然,采用这种方式下楼,主要原因肯定是着急老袁。

    但霍然认为, 也跟一楼文3文4不少人都出来了有关, 以这种拉风的方式降落在一众女生面前……

    比像他这样从楼梯扶手上嗖下去还是更潇洒一些的。

    嗖,嗖, 嗖,嗖, 嗖。

    霍然回头看了一眼,大家的模仿能力都很强, 他从扶手上滑下来之后,后面跟着的徐知凡他们,全是以同样的方式出场。

    后面还跟着班上的其他男生。

    一个接一个地从扶手上滑了下来。

    这样一来, 场面瞬间就盛大起来了。

    甚至在他们跑出教学楼之后, 身后传来了叫好和掌声。

    霍然真诚地觉得,他们七人组差不多可以出道了。

    老袁的办公室在二楼,跑到一楼的时候就能很清楚地听到叫喊声了。

    一个女人在喊:“你不要这么冲动!快住手!别打了别打了!”

    一个男人在咆哮,听不清咆的是什么。

    还有主任洪亮的声音:“报警!叫保安!再不停手后果自负!”

    霍然跑上二楼的时候,看到寇忱已经冲到了距离办公室只有两三米的地方了, 走廊上站着几个学生,一块儿举着手机往办公室里拍着。

    有两个脸上还带着看热闹兴奋笑容。

    霍然对这种人没来由的就反感,正想骂人的时候,跑过他们身边的寇忱已经抬手一抡。

    噼里啪啦。

    三个手机掉在了地上。

    “干什么!”其中一个愤怒地吼。

    “给老子闭嘴滚!”霍然跑过他身边的时候指着他。

    身后文1一帮人气势汹汹地经过,那几个顿时没了声音,手机都没敢马上捡。

    办公室里乱成一团,寇忱冲进去的时候扫了一眼根本看不到老袁在哪儿,只知道人全堆在他办公桌前,甚至还有两个女老师也扑在人堆里。

    一看这架式,他就知道,打老袁的肯定不止一个人。

    “老袁!”寇忱喊了一声。

    “寇忱!你们别冲动!”老袁在这种时候居然还能记得听出他的声音,能判断出他不是一个人来的,还能提醒他们不要冲动。

    寇忱一点儿也没犹豫地冲了上去,看准了一个正被女老师A拉扯的男人,一把抓住了他的后衣领,狠狠一拽。

    就冲老袁这句话,不冲动一把怎么对得住他!

    一个还在挥着拳头的男人被他从人堆里生生拽了出来。

    “揍他!”一个女人的声音压低了说了一句。

    寇忱愣了愣,这办公室里除了一个已经躲到门口的女家长,就只有两个女老师,而这个声音离他很近,应该就是刚才拉扯中的女老师A,这是上他们班政治课的小孙老师。

    “走开!”小孙老师对着这个被拽出来的男人用力一推。

    小孙老师明显战力太弱,这一把没有任何作用,反倒把男人一脸怒气给推了出来,抬手就对着她的脸挥了过去。

    “我去你妈的!”寇忱对着他的脸砸了一拳。

    男人头一甩,带着身体横向踉跄了好几步之后,被自己拧麻花的腿绊倒在地。

    “怎么回事!老袁!”霍然一帮人冲进了办公室,吼了一嗓子。

    “拉开他们!”小孙老师一看来了这么多帮手,顿时喊了起来,一边蹦高喊一边指着人堆,“袁老师在下面!打开他们!快!”

    霍然几乎是带着助跑的一个起跳,对着一压在他根本已经看不到的老袁身上的一个陌生的脑袋一巴掌扇了下去。

    他平时给人盖帽差不多就这姿势了。

    打篮球还是有用的。

    接着这个脑袋就被寇忱拉出了半个身体。

    七人组紧跟着一哄而上,后面跟着差不多全体文1男生。

    场面顿时变得异常热烈,叫骂声,椅子桌子被挤开时发出的各种吱呀叫声,书和杯子落地的当啷嘭嘭嘭。

    压在老袁身上的人被他们不断拽出来。

    主任,千岁,一个老师,两个老师……每拽出来一个人,站在后排的江磊和魏超仁都会扬起拳头。

    “主任?”

    “李老师好。”

    “张老师没事吧!”

    最后江磊急了,发出了怒吼:“老袁呢!把老袁刨出来!要压死了吧!老袁——”

    老袁终于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乱成了一团,被拉出来的男家长有三个,跟已经赶到的保安分头撕扯着。

    “老袁!”他们也顾不上别的了,一看到老袁都扑了上去。

    “等!等!”徐知凡张开了胳膊拦下了他们,“等一下!”

    他转过头趴到桌上,看着也趴在桌上的老袁:“老袁,先不要动,有哪儿疼吗?能动吗?”

    霍然也趴过去看了一眼,老袁眼角被打裂了,一条血道子挂在脸上,嘴角也肿了,带着血迹。

    “我操!”霍然简直气得要着,跳起来对着离他最近的一个还在跟保安和他们两个男生纠缠的男人一脚踹了过去,“你们都他妈去死吧!”

    男人被踹得跪到了地上,保安上去趁着他没起身,给控制住了。

    霍然这会儿才知道,寇爸爸为什么说寇忱那样的他一手八个,面对这种练家子中年男人,他们这种还算是祖国花朵末期的男生,力量和体力上的差距还是挺大的。

    这几个理论上应该是学生家长但是怎么看怎么像打手的男人,他们一帮男生上帮忙,都好半天才给制服了。

    老袁撑着桌子慢慢直起了身。

    “袁老师怎么样?”主任跟搜身一样,在老袁身上来回又摸又拍的。

    “没事儿,”老袁抹了抹嘴角,看看主任,又看了一看另外几个老师,“你们没事吧?”

    这会儿大家才有空四下相互观察。

    几个老师都有些狼狈,男老师衣服全扯乱了,千岁的眼镜都只剩了一个镜片,非常神奇的还挂在脸上,小孙老师扎在脑后的马尾这会儿都竖到了头顶,不知道怎么上去的,另一个女老师是中分长发,这会儿已经找不到中间的那条缝了。

    “文1 的,把老师送去校医室先检查一下,”主任说,“我在这里等警察。”

    “你们还有脸叫警察!”一直躲在门边的女家长说,“你们是重点中学!老师怂恿学生谈恋爱!现在出了事叫警察抓我们?”

    “我说了,”主任说,“想把事情说清楚就坐下来说,不想在这里说,就去派出所说,我们这里离派出所很近,走路只要两分钟。”

    “他不能走!”一个男家长指着老袁。

    “你还想干什么!”一帮男生顿时都吼了起来,一块儿都指着他。

    寇忱和霍然立马一步过去,挡在了老袁面前。

    “没事,”老袁从他俩肩膀中间探出头,看着那个家长,“怂恿这个词,你有时间查一下字典,手机也可以查,是什么意思先弄清。”

    那个家长愣了愣。

    “这件事我完全可以不管,不是我的学生,跟我没有过任何接触,”老袁继续说,“家长沟通和陪伴的双重缺位,出了事这样的态度,只会让孩子离你们越来越远,她愿意跟你们说出感情上的事,表示她还保留着想跟你们沟通,得到理解的希望,你们却用这样的方式回应了她。”

    “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男家长吼,“我女儿从小就乖得很,非常听话!现在让你们教得都会谈恋爱了!”

    “放你妈的屁,”寇忱瞪着他,“你谈恋爱还得人教啊?你跟你老婆谈恋爱的时候是上课学的吗?还是你拜了师啊?”

    “这就是你们的学生?这就是你们教出来的学生?”男家长瞪眼看着主任。

    “敢思考,勇于表达,不会一味服从,”老袁说,“这是我们希望学生拥有的品质……好了,我先去医务室。”

    老袁拍了拍霍然和寇忱的肩膀,扶着他俩的肩膀走出了办公室,还没忘了交待一句:“别的同学回去教室。”

    老袁和几个老师到了校医室的时候,陶蕊正站在门口往这边看着。

    看到他们的时候直接跑了过来:“怎么样?”

    “你不是请假了吗?”霍然也顾不上多问,“你怎么知道我们要来啊?”

    “动静挺大的了,”陶蕊一边跟着走一边就开始检查几个老师的伤情,“刚进去了两个警察,我估计得有老师受伤。”

    “都不是什么大伤,没事儿。”老袁说。

    “还好今天张医生也在,”陶蕊说,“先检查一下,如果有什么不对的感觉还得马上去医院。”

    几个老师进了校医室,霍然和寇忱靠在门边,盯着里头。

    “应该没事吧,”霍然说,“皮外伤。”

    “别的老师应该是,”寇忱说,“老袁我感觉可能严重些。”

    “操,”霍然皱着眉,“那是谁的家长啊?是不是千岁他们班那对鸳鸯的家长?”

    霍然的火还没压下去,这会儿声音没太收着,屋里坐着的千岁推了推眼镜,看了他一眼:“不是。”

    “李老师,”霍然吓了一跳,赶紧冲他鞠了个躬,“不好意思。”

    千岁摆了摆手。

    “别管是谁了,”老袁说,“不管是谁,也不愿意自己的父母这样在学校闹。”

    “嗯。”霍然和寇忱一块儿应了一声。

    “孙老师也打架了?”陶蕊给小孙老师的消着毒,“口子还挺深。”

    “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伤的,”小孙老师说,“现在都还没觉得疼呢。”

    “蹦着边喊边打。”寇忱说。

    “这么厉害啊,”陶蕊笑了起来,“看不出来啊。”

    “你要在,你也得动手,太气人了,”小孙老师说,“我做了五年老师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家长!”

    “改天见见我爸。”寇忱说。

    “别瞎说,”老袁说,“你爸爸人很好。”

    几个老师检查完都是皮外伤,没有什么问题,上了些药都走了。

    老袁的情况似乎有些严重,张医生在他肋骨上按了按:“是这里疼吗?”

    “是,”老袁点点头,“而且非常疼,你不按也是疼的。”

    “您是趴在桌上的吧?”陶蕊皱着眉,“应该是骨折了。”

    “马上去医院,”张医生说,又指了指霍然和寇忱,“你俩去叫个车吧,马上陪袁老师去医院检查。”

    “好。”霍然马上拿出了手机。

    “上课的时候说了不要带手机,”老袁看着他,“不没收你们几个手机你们还真是改不掉啊。”

    “您还真是见缝就教育。”霍然叹气,低头在手机上飞快地划拉着。

    “你们有钱吗?”陶蕊拿过了自己的包,“袁老师估计钱包没在身上,我给你们拿点儿……”

    “有有有,姐,”寇忱赶紧说,“我有。”

    “行,”陶蕊点点头,“那快去。”

    把老袁扶上车的时候,主任和校长从校门里跑了出来。

    “我听校医说骨折了?”校长说着就塞了一把现金到老袁兜里,“该做的检查什么的都得做,如果让住院就住,我跟老彭这边处理完了马上去医院。”

    “我们有钱。”寇忱说。

    “学校还能让你一个学生垫钱啊?”校长说,“你俩陪着袁老师,有什么情况就给我或者彭主任打电话。”

    “知道了。”霍然点头。

    俩人一边一个都坐到了后座上,把老袁夹在了中间。

    “去一个到前头去,”老袁说,“都挤我这儿怎么回事。”

    “得扶着点儿啊,”寇忱说,“万一开太快了晃一下你没坐稳怎么办。”

    “我慢慢开,”司机大哥赶紧说,“放心。”

    到了医院他俩给老袁挂了个急诊,大夫摸了一下就基本确定了老袁是肋骨骨折,马上安排了拍片子。

    霍然和寇忱交了钱,护士给拿了个轮椅,让他俩推着。

    老袁排队等着拍片子的时候,霍然才感觉自己慢慢平静下来了。

    之前脑子里一直嗡嗡作响,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谁砸了脑袋不知道。

    “警察把那几个人带走了,”寇忱看着手机,群里几个人都在向他们汇报学校那边的进展,“主任他们跟着去了。”

    “你们以前那个学校,”霍然偏过头看着他,“有这种事儿吗?”

    “家长打老师么?”寇忱说,“没有,轮不上家长,学生想打都打了。”

    “靠。”霍然又想起了寇忱因为打了老师才转学的那个传闻。

    “靠,”寇忱也跟着说了一句,然后转过头,举着手机冲他晃了晃,“知道是谁的家长吗?”

    “谁?”霍然一边掏手机一边问。

    寇忱把手机屏幕对着他,他看到了上面许川发的一行字-

    听说是李佳颖她爸妈还有她叔和她舅舅

    “……她跟谁谈恋爱啊?”霍然有些吃惊,李佳颖身边的那几个跟班儿,看上去就是跟班儿,看不出谁跟她是恋人关系。

    “这就不知道了,”寇忱说,“没想到啊……但是李佳颖谈恋爱跟老袁有他妈一毛钱关系吗?”

    “我们那节班会,学校都传疯了,一个个羡慕得不行呢。”霍然说。

    “这账不会算到老袁头上吧。”寇忱叹了口气。

    霍然也叹了口气,没说话。

    老袁被推进检查室之后,霍然继续靠着墙出神。

    寇忱在旁边跟群里一帮人聊得热闹。

    过了一会儿,他突然凑到霍然耳边说了一句:“江磊说超人混战中砸了他一下。”

    霍然笑了起来:“是么?当时乱成那样,我都怀疑我会不会打到主任了。”

    “没有,”寇忱还在他耳朵旁边,“我本来不想说,但是你膝盖撞了我死神的脸。”

    “……什么?”霍然转脸瞪着他。

    “你用膝盖撞了死神的脸,”寇忱转身背对着他,唰一下就把自己衣服掀了起来,反手指着腰上的死神,指得还挺准的,正对着死神的脸,“这儿,是不是青了一块。”

    “不好意思,”霍然看着他的后腰,“死神帽子太大了,我看不到他脸有没有青。”

    的确是青了一块,面积挺大的,死神脑袋四周一圈都是青的。

    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膝盖撞的,寇忱说话向来漫无边际。

    “给死神揉揉。”寇忱说。

    “这个时候不能揉,”霍然说,“会加重皮下出血。”

    “……你怎么这么烦,”寇忱侧过头,“安慰一下,我多久打架都没受过伤了。”

    “上回让人飞的时候不是也砸死神脸上了吗?”霍然说。

    “你就说你能不能闭嘴?”寇忱问。

    霍然没说话,伸手在寇忱后腰上轻轻拍了拍:“您受苦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云中歌3 3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4如果蜗牛有爱情 5春日宴作者:白鹭成双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