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5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霍然感觉自己这学期尽跟警察打交道了, 今天这事儿完了之后, 他们几个人陪着徐妈妈在警察局呆了好几个小时, 徐知凡可能一学期都说不了这么多话,前因后果从几个月前开始一直说到今天他们杀进小区抢人,警察再一点一点地帮着他们把事情给理清楚。

    这个团伙他们已经接到了多次举报, 已经开始在查了,没想到他们几个突然半道蹦出来报了警,还迅速就把这帮人中的一部分按进了池塘。

    “我们是不是帮倒忙了?”霍然突然醒悟过来, “这就打草惊蛇了吧?没法一锅端了?”

    “惊是肯定惊了, ”一个警察说,“但是他们跑不掉的……不过你们以后不能做这么危险的事, 你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如果出了什么意外, 也没有应对的能力,所以你们的出发点是好的, 想救朋友的妈妈也是好的,但还是要冷静,这种事交给我们才对。”

    大家纷纷表示明白了。

    “回去以后谁也别拦我。”警察离开办公室的间隙里, 寇忱说了一句。

    几个人都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

    就像李灵提到的那样, 这里头那个跟他们口音一样的男人,就是胡阿姨的同学,说有个很赚钱的项目要拉她一块儿做,她拿不定主意,就让徐妈妈陪她一块儿去, 给把把关。

    结果到了地方,那个同学给她们介绍了个“老师”,老师一通说,没几天胡阿姨就被洗了脑,开始从家里和熟人那儿弄钱,说是投资,倒不是骗人,她是真信了能赚钱。

    至于徐妈妈为什么没被洗脑……徐妈妈给出的两个理由让警察都听笑了。

    “她那个同学看着就特别恶心,我就以貌取人了,就觉得这样的人不可能赚到钱,”徐妈妈说,“再加上后来……那个老师说的怎么赚钱的,我一直就没算明白,我算不明白怎么可能信啊……”

    但就算是她没被洗脑,“老师”也还是安排了人“带”她,说白了就是想强制洗脑,不让你走,天天给你说,你总会被洗的。

    “你有没有动摇过?”徐知凡问她。

    “有过啊,那天找了一个据说最早一批做这个项目的大拿给我讲,按他们的意思,这位赚的钱都够登月好几回了,”徐妈妈说,“说自己喜欢红酒,在什么什么河谷还是山谷的有自己的酒庄,还请我们喝,挺高端的样子,说的话也挺唬人的,我当时就有点儿犹豫了……后来我再一看,这人拿红酒杯拿得都不对,咱们不懂的人随便怎么拿都没事儿,那你一个红酒专家,怎么还能拿错,肯定是个骗子。”

    “厉害,”霍然冲她竖了竖拇指,“阿姨你真仔细。”

    “谢谢你们了,”徐阿姨说,“回去我得挨家给你们家长道歉去,这么危险的事,你们居然跟着徐知凡就这么跑出来了,太危险了,出了事我可怎么给你们父母交待啊。”

    “徐知凡是跟着我跑出来的,”寇忱说,“再说不也没出事儿吗,我们一帮人全出来了就是为了安全。”

    “小孩儿都觉得自己可周全了,”徐妈妈看着他们,“小孩儿都说自己长大了,就跟喝多了的人说自己没醉一样。”

    几个人都笑了。

    需要他们配合的工作完成之后,一帮人带着徐妈妈去吃了个饭,然后回了酒店休息。

    徐知凡在房间陪着徐妈妈聊天儿。

    其他的人全聚到了寇忱和霍然的房间里,许川还买了一堆吃的,拎了两箱啤酒。

    “今天晚上我是睡不成了,兴奋劲儿过不去,我估计你们跟我也差不多,”许川说,“办成了这么个事儿,算是我们的成人礼了吧?”

    “必须算了,”江磊拿出啤酒,一罐罐扔给他们,“之前霍然和寇忱收到警察的表扬信,我还挺羡慕的,觉得自己这辈子能不被警察抓就算是健康成长了,别说被警察表扬了……”

    “我被表扬过的,”魏超仁说,“我小学的时候捡了五块钱送到派出所,表扬我了。”

    “磊磊超龄了,”霍然说,“你也说了你小学的时候。”

    “是啊,”江磊叹气,“现在我捡了五块钱,跑派出所去交……”

    “那不可能。”寇忱说。

    “是啊,警察会不会觉得我有病。”江磊说。

    “我是说你根本不会拿去派出所,”寇忱说,“肯定塞兜里了啊。”

    “操,”江磊想了想,“是。”

    一帮人笑了半天,胡逸差点儿把酒都洒了。

    “我跟你说,弄脏了要赔的啊。”寇忱指着他。

    “五块够吗,把江磊捡的那五块赔了吧。”胡逸说。

    一帮人再次爆发狂笑。

    这一夜真没有人睡觉,本来以为他们一早出门折腾了一天,再喝着啤酒吃着东西,聊到半夜也就差不多了,结果一直到早上徐知凡过来,他们都还没睡。

    当然,也不是完全清醒,床上地上的靠着看电视。

    “我现在要报个警你们这现场都不能让人相信你们没干什么违法的事,”徐知凡看着他,“你们这是没睡还是一早就又过来了啊?”

    “你什么时候见过这帮人起这么早的。”霍然枕在寇忱肚子上慢吞吞地说。

    寇忱倒是刚睡着了,肚子平缓地起伏着,让他想了那天枕着帅帅肚子时的感觉,不过帅帅的呼吸要快得多。

    看来寇忱不完全是一只狗。

    “想吃什么早点吗?”徐知凡问,“我看你们这架式也赶不上酒店的早点了吧?我另外点一些吧。”

    “你看着办……”霍然话没说完,寇忱伸手在他脸上抓了抓,劲儿还挺大的,他愣了愣,“干……”

    寇忱又把他的脑袋往旁边一推,在自己肚皮上抓了几下,然后就继续了。

    大概是脑袋挡了人家的痒痒。

    “那我翻翻菜单。”徐知凡走过来,坐到了床边,拿了床头的菜单看着。

    霍然坐了起来,顺手抓了被角盖到寇忱肚子上。

    他坐到徐知凡旁边一块儿看了一会儿菜单,小声问了一句:“你妈状态怎么样?”

    “还可以,”徐知凡说,“不过说是昨天晚上做恶梦了,之前都没有过,这会儿安全了倒做恶梦了。”

    “后怕吧,”霍然说,“之前太紧张了,光琢磨怎么扛住不要被洗脑,哪还有工夫害怕做恶梦。”

    “嗯。”徐知凡笑了笑,“我爸昨天高兴得不行,先骂了我一顿,然后跟我妈又哭又笑的,后来还唱歌了,说是他俩认识的时候唱过的歌。”

    “靠,这么浪漫。”霍然笑了半天。

    “霍然,”徐知凡低声说,“回去以后,寇忱如果去找李灵她哥的麻烦……”

    “我会一起去的,”霍然想也没想就打断了他的话,“这事儿你拦不住,你说我冲动也好,不懂事也好,不识大体也行,他们找你麻烦的时候一没考虑这事儿跟你有没有关系,二没考虑你家的状况,三没考虑事实到底什么样,反正我就这脾气,这个年纪不干点儿这种打击报复一报还一报的事儿,以后回忆青春的时候多没劲。”

    “我没要拦。”徐知凡笑了笑。

    “那你说。”霍然看着他。

    “你让寇忱下手有点儿数,”徐知凡低声说,“我们的处分还没消。”

    “你跟他说呗,”霍然说,“咱们这帮人里你最稳。”

    “我说也不是不行,我就是觉得你说了他才能走心,”徐知凡说,“别的人说什么他听不听看心情。”

    霍然眯缝了一下眼睛,盯着他好半天:“知凡哥哥,你什么意思,我怎么觉得你们最近老不安好心。”

    徐知凡笑着没说话,霍然想再开口的时候,他突然往寇忱腿上拍了一巴掌:“吃饭了!”

    “哎!”寇忱喊了一声,翻身抱着自己的腿团成了一团,半天才骂了一句,“徐知凡我他妈弄死你。”

    屋里半睡半醒的人都被徐知凡这一嗓子惊得目光如炬,进入立马就能做一套卷子的状态。

    “我现在叫人家送早餐过来,”徐知凡说,“你们收拾收拾。”

    吃完早点,他们一帮人又在房间里挤着了,昨天晚上的统一讨论结果是他们效率太高,本来想连找人带玩,怎么也得一星期才回去,现才刚一天就把事儿给处理完了,那肯定不能马上回去,得玩。

    “知凡你送你妈妈回……”许川计划着。

    “我妈不用我送,”徐知凡摆摆手,“她在前台订了票了,中午飞走,我爸接她。”

    “归心似箭啊。”江磊说。

    “一秒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徐知凡说,“咱们玩几天再回去,不能白来一趟,大白腿沙滩的轰炸几轮朋友圈再说。”

    “大黑腿没有资格出镜吗?”魏超仁躺在床上,举起了自己的腿,“力量的体现。”

    “不放下去我现在就帮你砍了,”寇忱说,“体现一下我的力量。”

    魏超仁放下了腿。

    上午徐知凡送徐妈妈去机场,他们一帮人在酒店研究了一下行程。

    “先去海边吧,”胡逸说,“我还没有看过大海。”

    “行。”寇忱点头。

    “然后去这个游乐场吧,就在海滩大门旁边,”霍然指着地图,“顺便吃饭了。”

    “有代表性的都可以看看,”许川说,“海滩旁边还有个山也可以爬一爬……算了不爬了……哎有缆车……”

    “坐缆车。”几个人齐声回答。

    “你们简直让霍然叹息。”寇忱说。

    “那霍然自己爬上去。”魏超仁说。

    “滚啊。”霍然瞪着他。

    徐知凡从机场回来,房间都没回,他们一帮人已经等在了酒店大堂,换上了他们特意带上的夏装。

    寇忱还觉得自己的衣服不够夏,又在酒店的商场里买了条大裤衩:“这就非常海滩了。”

    “现在要来一张吗?”霍然问。

    寇忱迅速往前台一靠,胳膊撑着台子,霍然举起手机给他拍了一张。

    然后他们又让大堂经理帮着拍了张集体照,还是站在前台,霍然没想明白为什么非得都在前台。

    很快寇忱的朋友圈就率先发了一条,配的就是集体照-

    朋友。出发。

    霍然看着这条朋友圈,突然有些感慨,别人陆续也都发了集体照,但都跟寇忱的表达不一样。

    专门写上了朋友两个字的只有寇忱。

    按照没什么炫什么的规律……

    霍然本来不想发照片,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写下四个字-

    出发。朋友。

    “我他妈早晚屏蔽了这俩套装的不要脸秀个没完的东西。”江磊一边划拉着手机一边恶狠狠地骂着,“看个朋友圈都躲不开他俩。”

    许川笑得不行:“你是不是吃醋啊,跟霍然认识这么长时间,也没跟你套装过吧?”

    “是啊,操,”江磊说,“我也就是打不过寇忱。”

    “看你可怜,我陪你吧。”胡逸叹气。

    江磊发的朋友圈是——海滩!阳光!我来了!

    接着霍然看到了胡逸刚发的朋友圈-

    海滩!阳光!我也来了!

    他实在忍不住,笑得差点儿站不住了。

    “走走走,”徐知凡冲他们招手,“车来了,别笑了。”

    一帮人上了车都还笑得停不下来。

    寇忱让酒店帮叫了一辆9座的商务车,他不想分成两辆车,他就想所有人凑在一块儿,热闹的感觉让人舒服。

    他没怎么出门旅行过,寇潇和老杨出去玩的时候他倒是跟着去了两次,但毕竟是一颗灯泡,玩起来也不尽兴。

    跟一帮朋友一块儿旅行,吵吵闹闹边乐边骂的,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以前类似的经历也就是小学春秋游。

    一帮人上了车之后,就开始跟司机打听还有哪些地方能玩,寇忱坐在窗户边上也没插话,就听,反正他没什么出游经验,就觉得听着心情愉快。

    “你去过海边吗?”霍然在旁边问他。

    “去过,”寇忱点点头,“跟我叔去的,教育我一路,我感觉都有阴影了,一会儿听到海浪声可能会有一种他在旁边的错觉。”

    霍然靠着椅背笑了起来:“那你一会儿下水吗?司机说这几天特别热,白天阳光好的时候可以下水泡一泡。”

    “海里啊?”寇忱问。

    “废话,我们去的就是海边啊,”霍然看着他,“不去海里泡还能去河里泡啊?”

    “……我没带泳裤。”寇忱皱着眉。

    “泡水,不游泳,”霍然说,“虽说这边儿热,好歹也是1月呢,司机说水还是有点儿凉的。”

    “哦,不游啊,”寇忱点点头,“泡脚是吧,那泡吧。”

    霍然觉得寇忱似乎有点儿紧张,但是又实在想不出他紧张的原因,而且他一路都还挺兴奋的,甚至连一会儿大家怎么摆POSE九连拍都想好了……

    不过等到了地方,一帮人看到了海,脱了鞋撒着欢跑进海里的时候,霍然明白了寇忱到底在紧张什么。

    寇忱一样也脱了鞋,跟着大家一块儿冲进了海里,然后目送别人前行,自己站在了及踝而且是浪打过来了才及踝的水里。

    “啊——”寇忱跟着前面的一帮人大喊着。

    “啊——”霍然在他后头也喊了一声。

    “哎操,”寇忱转过头,“你怎么在后头,去海里啊!他们都去了!”

    “你呢?”霍然问。

    “我……先在这儿给你们拍几张照片的,”寇忱拿出手机举起来,“你去,往前跑。”

    “我帮你拍吧,”霍然拿出手机对着寇忱,按下了视频拍摄的按钮,“给你拍几张奔向大海的。”

    “不着急,一会儿的,”寇忱转过头,“要不你给我先来几张我从大海奔向你的……你退后几步,我奔过去。”

    “寇忱,”霍然把镜头拉近对着他的脸,“你是不是不敢下水啊?”

    “……放你的屁,”寇忱瞪着他,指着自己,“我,不敢下水?就这个水?跑一百米都不够我腰深的,我不敢下去?”

    “那你奔向大海。”霍然说。

    “靠,”寇忱一转身对着海,又回头指了指他,“好好拍啊。”

    “嗯。”霍然点头。

    寇忱吸了一口气,迎着海浪冲了过去。

    几秒钟之后,他冲到了海浪跟前儿,海浪的末梢PIA地在他腿上甩了一巴掌,没等霍然说话,他立马转身就跑回了霍然面前。

    “我操,你看到没有,”他瞪着霍然,“我刚差点儿被淹死了。”

    霍然愣了愣,没忍住爆发出了狂笑。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挪威的森林作者:村上春树 2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3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4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5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