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3章

所属书籍: 轻狂

    “你们不是在找路线吗?”寇忱一脸满不在乎, 继续转着手机, “我听着呢。”

    “让你看看酒店你听着了没啊?”许川笑着问。

    “说了么?”寇忱愣了愣, 转头看着霍然。

    “……我没在听。”霍然有些尴尬地转开了头,清了清嗓子。

    “所以说注意点儿影响,”江磊叹气, “等知凡家的事儿解决了,我们再给你俩正式送上祝福。”

    “什么鬼。”霍然转回头,瞪着江磊。

    “你俩中间要有一个女的, ”江磊说, “全班最明显的情侣就他妈是你俩了。”

    寇忱很愉快地笑了起来,指着霍然:“看出来了吧, 这我老婆。”

    “滚啊!”霍然看着他。

    寇忱收起了笑容,大概被他瞪得也有点儿尴尬, 低头拿了手机:“行吧我先订酒店,什么标准?没标准我就四星起了。”

    “大哥, ”魏超仁冲他作了个揖,“我们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高中生,出去旅行费用也都得家里审批的。”

    “我出钱, ”寇忱说, “我去年的压岁钱都还没动呢,我家这帮亲戚出手都大,今年肯定又是一大笔。”

    “我出吧,”徐知凡说,“毕竟……”

    “毕竟是我提的去旅游, ”寇忱说,“你别跟我争,我最烦别人跟我在钱上争了。”

    霍然看着他。

    是么?

    话说得如此潇洒。

    校园卡里被你吃掉的钱什么时候给我补上啊?

    寇忱应该是感应到了他内心的吼声,偏过了头,但又还没有达到能读出内容的层次,所以寇忱只是偏过头冲他笑了笑,就继续划拉手机了。

    霍然趴到了桌上,认真地听着几个人规划路线。

    分头,分三组,霍然寇忱,徐知凡江磊胡逸,许川魏超仁。

    分三个方向,除去胡阿姨之前呆的那个小区,还有邻近的几个小区,一个一个扫过去。

    “有任何情况都马上群里汇报,”徐知凡说,“别想着自己处理,紧急情况马上报警。”

    “放心。”寇忱说。

    霍然说要去旅游,老爸老妈都同意了,问了问都跟谁去,照例留好联系方式,霍然把几个人的联系方式都写齐了。

    “有户外项目吗?”老爸问。

    “没有,”霍然说,“就是城市旅游,不用带装备,日常出游。”

    “我儿子好久没有日常出游了,”老妈抱着他的胳膊靠在他身上,“拍点儿照片啊,我还没去过,南方这会儿都还绿着呢,可漂亮了。”

    “好,”霍然点点头,“再给你们带点儿特产回来。”

    “那就别带了,不好拿,”老爸说,“你们只管玩,别操心带东西什么的。”

    “嗯。”霍然笑了笑。

    “你还没跟我说呢,”老妈晃了晃他胳膊,“那天家长会,你爸哭了没?他说家长很多都哭了,你们这帮小孩儿在外头也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爸真没哭,”霍然看着老爸,“他还笑来着,不知道看到谁的信了。”

    “挺有意思的,我猜是个小姑娘,表面乖宝宝,背地里其实是个狂野屠龙公主,”老爸笑着说,“不过你们袁老师说了,要保密,我不能告诉你。”

    “行吧。”霍然没多问。

    “你写什么了?”老妈问。

    “保密,”霍然说,“以后有机会跟你们说,现在有点儿不好意思说。”

    “哎呀真可爱,”老妈捏了捏他的脸,“我儿子怎么这么可爱。”

    “啊……”霍然挣脱老妈,逃回了自己房间。

    以前被人说可爱,他除了无奈,已经没什么太强烈的情绪,但现在无论谁说他可爱,哪怕是老妈,他的耳边都会响起寇忱的声音。

    “小可爱!”

    霍然一直觉得经过一个学期的磨砺,自己对寇忱的任何状态都应该能接受了,但第二天一早,他们七人组在机场集合的时候,他还是没忍住。

    “你过什么瘾呢?”他瞪着寇忱。

    “怎么了,”寇忱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又转过身看了看旁边玻璃上映出的自己,“不是挺专业的吗?”

    霍然看着他一身冲锋衣配速干裤加高帮登山鞋,再背一个户外大包,包上还套了防尘套,简直配服得五体投地:“我们是去一个现代化的城市,主要行程是这个城市里的几个小区,你怎么不再拿根杖啊?”

    “杖就不需要了吧。”寇忱说。

    “……你这一身都不需要好吗。”霍然说。

    “我乐意,”寇忱笑了笑,“有意见吗?”

    “没有。”霍然叹气。

    “你说实话,我这身是不是挺酷的。”寇忱问。

    “说实话,是的。”霍然点头。

    “帅吗?”寇忱又问。

    “帅。”霍然老实地继续点头。

    “那就行了,又酷又帅,”寇忱打了个响指,“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七人组几个平时不爱出去玩的,看到寇忱的装备,居然一致表示非常酷帅,早知道自己也应该弄这么一身。

    “那就是团服。”魏超仁说。

    “这主意好,”江磊一指他,“这次是没机会了,以后还是有机会的,团服没戏,平时要穿校服,但是我们可以弄个什么团链啊团镯团鞋之类的。”

    这个幼稚的提议居然再次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许。

    霍然觉得这就是集体出游的魔力,在机场聚齐的那一刻开始,他们这帮人之间的距离就彻底没了,虽然本来也基本没有。

    但现在就是从排排站,变成了搂作一团的感觉。

    霍然看了一眼寇忱,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突如其来的亲密感。

    “据说想跟朋友闹掰了最好的办法就是一块儿去旅行,”过了安检之后许川退着边走边提醒他们,“咱们可别闹矛盾,有什么想法有什么不满挑开了说,别憋着,憋着容易萎。”

    大家一块儿看着他,点了点头。

    上了飞机,寇忱自然还是挤在霍然旁边,把中间的扶手一抬,连人带屁股都往他这边挤了过来。

    “我并不瘦,”霍然抬着的胳膊都放不下去了,“你也稍微给我留点儿地方行吗?”

    寇忱脑袋往他肩上一靠,闭上了眼睛。

    霍然只好推着他的脑袋把胳膊放下去,然后再把他的脑袋放回自己肩上。

    脑袋放好之后,寇忱才睁开了眼睛:“我想起来一个事儿。”

    “说。”霍然说。

    “我是不是穿太多了?”寇忱问,“那边还没入冬吧?”

    “那边就没入过冬,”霍然说,“一会儿到了去厕所慢慢脱吧。”

    “你脱吗?”寇忱问。

    “我羽绒服脱了就行,”霍然说,“里头就一件T恤。”

    “你怎么不跟我说呢?”寇忱皱了皱眉,小声说。

    “我以为这算常识,”霍然看着他也小声说,“像你这种有钱人家的大少爷,连这都不知道吗?”

    “我又没怎么去旅行过。”寇忱说。

    霍然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我在老家上学的时候没人带我旅游,”寇忱扳着手指头,“过来这边以后又不乐意跟我爸一块儿出去,每次他说去哪儿我都不想去,然后也找不到合适的朋友啊同学什么的一起……”

    霍然拍了拍他的腿,以示安慰。

    “你去哪儿也不愿意带我。”寇忱说。

    “……你就在这儿等着呢是吧?”霍然瞪着他。

    “是啊,”寇忱说,“你怎么接。”

    “带你就带你呗。”霍然说。

    “你心太软了,霍然,”寇忱笑了起来,“容易吃亏。”

    “是么,你很硬么?”霍然眯缝了一下眼睛。

    寇忱看着他:“你这随时随地都能来一句啊?”

    霍然清了清嗓子,转开头,瞪着外面的云。

    从没入过冬的城市就是不一样,下飞机的时候江磊感受了一下:“我没有失调吧,是不是开着冷气呢?”

    “是。”徐知凡说。

    “我操,真爽。”魏超仁迅速扒掉了自己身上的外套,塞进了包里。

    寇忱由于过于全副武装,只能去了厕所。

    “你不去吗?”江磊看着霍然。

    “我不想上厕所。”霍然说。

    “他脱衣服你不去啊?”江磊说。

    霍然看着他:“磊磊?”

    “不帮他拿一下衣服什么吗?”江磊说,“他还得脱裤子……”

    胡逸在旁边笑出了声:“你饶了霍然吧。”

    “你就……”霍然指着江磊话还没说完,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发现是寇忱给他发了条语音。

    “我操,进来帮我拿一下衣服,格子都满人了,台子上全是水。”

    霍然只得咬牙进了厕所。

    寇忱之前那套行头看来完全就是为了耍帅过瘾,他包里别的衣服都跟户外没关系了,霍然很佩服他这种神经病的精神。

    “帮我塞一下吧然然。”寇忱换完衣服,扯开背包的口子拎着。

    霍然把他的衣服叠好卷成卷,一个卷一个卷地放进了包里:“你衣服怎么这么香?”

    “你才闻到啊?”寇忱说,“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姐给我喷了点儿她给老杨买的香水,让我闻闻好不好闻。”

    “……挺好闻的。”霍然说。

    “那我让她给你带一瓶吧。”寇忱说。

    “不不不不不,”霍然吓了一跳,“我就是提供一个参考,我不喷那玩意儿。”

    “你是不是快生日了,还有多久啊?”寇忱说。

    “我不要手链啊。”霍然说。

    “哎操,知道了,我也没说要送你手链啊。”寇忱说。

    “你什么时候生日?”霍然走出厕所的时候问了一句。

    “到时提前一个月告诉你,会给你足够的准备礼物的时间。”寇忱挑了挑眉。

    几个人到了酒店也没多呆,东西放到各自房间之后就一块儿到徐知凡房间里集合了。

    “先去这里,打车过去应该挺近了,”徐知凡在前台买了张地图铺在床上,“三个小区,先同时扫过去。”

    “出发。”寇忱拿出手机开始叫车。

    “要带什么防身的东西吗?”胡逸问。

    “买把水果刀吗?”寇忱说,“刚过来的时候我看旁边有超市。”

    “别了,”许川说,“万一有什么冲突,我们身上有刀就说不清了,别找麻烦。”

    “只是找找人,看能不能确定位置,”徐知凡说,“千万不要跟人起冲突,一定一定,别让我内疚。”

    “行吧。”寇忱啧了一声。

    七个人分头上了车,一开始几个车都前后跟着,快到地方的时候就分了三条路岔开了,他们定位的小区的门都不在同一个方向。

    寇忱和霍然下车的时候先拍了张小区大门的照片,和自己的定位一块儿发到了群里。

    这个小区很大,看上去也挺好的,但是跟个空小区似的,大门口一个人都没有,街上也挺冷清。

    他俩往里走的时候,寇忱小声提醒:“保安如果问,就说我们来看房的,跟中介约了。”

    “嗯。”霍然应了一声,莫名其妙就有些紧张。

    但保安并没有出声,就坐在值班的小亭子里看着他们走了进去。

    “靠,我要是业主我就他妈要投诉了,”寇忱说,“居然让陌生人就这么随便进出吗?”

    “这小区根本就没住几户吧?”霍然看了看旁边的几栋楼,每栋楼大概也就七八户有人的样子,很多窗户上连窗帘都没有,明显是空着的。

    “真像别人写的那样啊,”寇忱低声说,“高档小区,租个房子,装修得也很好,不知道的人以为日子过得多好呢,其实如果骗不到钱,租金都交不上。”

    “之前徐知凡在群里发的那几张照再看看,”霍然说,“看有没有能这个小区对得上的。”

    “嗯,”寇忱找出了那几张照片,是李灵发给徐知凡的,也有他妈妈之前发在朋友圈的,“我差不多都能记得了,你看看。”

    霍然扒着寇忱的手,盯着照片一张张地又看了一遍:“好,我记住了。”

    “你是不是有点儿紧张?”寇忱问。

    “你怎么突然这么敏锐?”霍然笑了笑,他的确是有点儿紧张,长这么大,他还从来没干过这样的事,也不知道会碰上什么样的状况,毕竟从小就是个乖孩子,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手指头冰凉的。”寇忱捏了捏他食指的指尖,“天儿这么热,我都出汗了,你跟刚从冷库出来一样。”

    “我是有点儿紧张,”霍然搓了搓手,“还有点儿害怕。”

    “怕屁,我在呢,”寇忱说,“普通流氓拿着刀,五个以下我都不惧。”

    “说好了有事儿就跑的,”霍然赶紧指着他,“你别冲动啊。”

    “你是要继承徐知凡徐爹的称号么,”寇忱皱着眉啧了一声,“这么信不过我。”

    “我不是信不过你,”霍然说,“如果是你自己一个人,你可能就会认怂跑了,有朋友在旁边,你肯定死撑着也要贯彻你那个‘我在呢’到底。”

    “太了解我了。”寇忱很愉快地笑了起来,拉过他的手,用自己的手捂着搓了几下,“放心,我一定会控制着,不给徐知凡惹麻烦,这毕竟是在给他帮忙。”

    顺着小区空无一人的路往前走了一段之后,零星出现了几个人,还有一辆车开过。

    寇忱松了口气,看到的这几个人和车,都挺正常,让这个一点儿烟火气儿都没有的小区显得安全了不少。

    霍然刚才说紧张,其实他自己也紧张,只是霍然已经先说出口了,他就不好再说了,好歹俩大小伙子,总不能都紧张吧。

    “我看着前面那个喷水池怎么有点儿眼熟,”霍然突然拉了他胳膊一下,“水池旁边的那个石凳子,是不是……照片里有?就徐知凡他妈妈倒数第二张的朋友圈!”

    “我看看。”寇忱一阵激动,把手机掏出来之后他才感觉到这阵激动里更多的是紧张,他手都有点儿哆嗦了。

    照片刚翻出来,他俩已经走到了喷水池旁边,接着霍然就猛地一下停住了,也没出声,只是用胳膊肘顶了他腰一下。

    寇忱抬起头,也愣了。

    喷水池的后面有一个小石廊,那头的亭子里,或坐或站的有十几个人。

    全都看着他们。

    寇忱这一瞬间几乎就能肯定,这些人就是洗脑组成员,正他妈开会呢!

    没等他想好要怎么办,突然就感觉到了霍然的胳膊在抖。

    我操?

    他看了霍然一眼,非常震惊,堂堂一个校篮队长,平时得靠朋友拉着才能不跟人动手的火爆小柴犬,居然吓成了这样?

    他也顾不上别的了,先一把搂住了霍然,再抖两下对面这帮人都能看出来了。

    亭子里一个看上去挺文雅但是眼神绝对不文雅还很警惕的男人站了起来,看样子是要开口问话了。

    寇忱没再多想,只想马上离开这里,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机灵,转头在霍然耳边不高不低正好能让对方听见地说了一句:“走吧,我就说了这儿有人,上那边儿没人的地方去吧。”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云中歌1 3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4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5古董杂货店2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