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93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说实话, 霍然不经常来老师办公室, 他既不是学渣, 也不是学霸,老师要找哪头的人,都找不着他这种中不溜的。

    今天难得被叫到办公室一次, 这事儿偏偏还是个挺正式的事儿,还事关他亲爱的忱公主……总之在寇忱旁边坐下的时候,他挺紧张的。

    拿过老袁桌上的一个杯子就喝了口茶。

    “你跟你们袁老师倒是不见外。”寇老二笑着说。

    “啊。”霍然愣了愣, 把杯子放了回去。

    “今天呢, 我们几个就是随便聊聊,确切地说, 是你们父子俩沟通一下,我不说太多, ”老袁又拿了瓶可乐给了霍然,然后坐了下来, 带着笑,“不用剑拔弩张,非得辩个谁对谁错, 主要还是解决一下矛盾。”

    几个人一块儿点头, 都没出声。

    “现在的矛盾就是家里觉得寇忱吊儿郎当,学习成绩不好还不愿意好好努力,所以想送到国外换个环境,逼着他改变一下,”老袁不紧不慢地说, “但是寇忱不愿意,对吧。”

    “对!”寇老二点头,“不思进取,一无所长,混日子。”

    寇忱看了他一眼,没有出声。

    “看来寇忱不光是因为这件事,”老袁笑笑,“那这样,你先告诉你,你爸对你的评价你接受吗?”

    寇忱想了想:“接受。”

    老袁看着他:“那……”

    “我不接受。”霍然在旁边说了一句。

    三个人一块儿转过头看着他。

    “您能接受吗?”霍然问老袁,指着寇忱,“他一点儿优点都没有吗?”

    “我当然不接受,”老袁笑着看了看寇老二,又转回头,“霍然你说吧。”

    “别一到这种时候就好像这孩子没救了似的,寇老……”霍然及时咬住了自己的舌头,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下,差点儿没把自己疼得蹦起来。

    “寇老二怎么了,说吧。”寇老二靠在椅子里看着他。

    “在家行二啊?”老袁问。

    “是的。”寇老二笑笑。

    “寇叔昨天刚说了,寇忱一个人出去,他从来不担心寇忱碰上事儿,寇忱处理事情比他姐强多了,”霍然说,“这话你说了吧?”

    “说了。”寇老二点头。

    “一无所长?”霍然看着他,“这话收回吗?”

    “嘿,”寇老二坐直了,“很嚣张啊?”

    寇忱立马偏过了身体,脸冲着他。

    寇老二又靠了回去,冲寇忱挥了挥手:“行行行,知道你要护着你哥们儿。”

    “一开始吧,我真挺烦寇忱的,”霍然说,“一天天的,也不知道得瑟什么。”

    寇老二突然乐了,一边拍着寇忱的肩膀一边笑:“你啊?”

    “你说话注意点儿分寸啊。”寇忱瞪着霍然,从牙缝里挤出一句来。

    “就觉得这人就是个刺儿头,根本不想接近,”霍然没理他,只管往下说,“就从何花那次的事,我就觉得他不是看上去那样了,虽然他一直说他没有助人为乐,就是想看不顺眼想打个架,后来那事儿你们也都知道啊,就那个高大姐,警察表扬信都写到学校了,怎么到了寇叔那儿又失忆了呢?还有一个事儿我不能说……反正寇忱就是个心软爱帮人的人,你要说他成绩不好吊儿郎当我没意见,但你要把他这个人都否了,那肯定不行。”

    寇老二看着寇忱,没有说话。

    寇忱看上去有些尴尬,大概是从来没有被这样正式地表扬过,还当着老师和他爹。

    “寇忱的确是不能粗暴划分到‘不好’的学生里的,”老袁说,“其实我本身是很反对无论是家长还是老师,给孩子划个三六九等,每个孩子的情况不同,相互是不能比较的,尤其是拿缺点跟优点比,很不公平啊,还打击自信心。”

    “这道理您说了,我也懂,”寇老二说,“但学习这事儿还是很重要的,成绩不行,以后不好办。”

    “所以这个,”老袁看着寇忱,“你有什么想法吗?”

    寇忱清了清嗓子,拧着眉又沉默了半天:“我初中的时候,成绩差吗?”

    “一般差。”寇老二说,“中下吧。”

    “哦。”寇忱应了一声。

    几个人都看着他,他又过了一会儿才又清了清嗓子:“我现在就是倒数,不过我也不是多喜欢排在倒数,如果……如果……我肯定努力一下,期末考争取都及格。”

    “都及格?”寇老二一挑眉毛,明显非常不满。

    “老二啊,”老袁示意他不要说话,“这个我后面说,你让他说完。”

    “那你说完,”寇老二叹气,“如果什么?”

    “你不逼我出国。”寇忱说。

    寇老二笑了起来。

    这个笑跟之前的笑完全不同,寇忱的身体幅度很小地往霍然这边偏了偏,估计是条件反射想躲开。

    别说寇忱,霍然都跟着有些想哆嗦。

    “袁老师,你看到没?”寇老二说,“这就是他的态度,学习是为我吗?努力是为我吗?他还跟我谈个条件?条件满意了才去努力?努力一把,就定个及格?”

    “那算了。”寇忱劲儿也上来了,往椅子上一靠,垂下眼皮看着自己的脚尖,看样子是不打算再开口。

    “来,老二,”老袁笑着说,“我们来整理一下这个事儿,看是不是合理。”

    “这不可能合理!”寇老二说。

    “首先,学习是为谁?你觉得不是为你,是为他自己,”老袁说,“对吧?”

    “废话啊,”寇老二说完又赶紧冲老袁抱了抱拳,“不好意思袁老师,这话不是冲您,说顺嘴了。”

    “没事儿,”老袁笑笑,“那他既然是为自己学,定个什么样的目标,当然他自己最清楚,他如果为你学,你才能帮他定目标。”

    寇老二拧着眉,想了半天:“您接着说。”

    “他没听懂。”寇忱在旁边补了一句。

    “不至于!”寇老二瞪着他,“这都听不懂的那是你!”

    “我们再来说这个条件,”老袁笑着说,“这个条件我觉得不是问题,你要他出去是他不努力学习,如果他努力学习了,他当然可以要求不出去,而且你送他出国的理由也不成立了。”

    “对。”寇忱说。

    寇老二拧着眉扫了他一眼:“叫好儿呢?”

    寇忱扬起脸,没说话。

    “我信不过他,”寇老二说,“这小子长这么大就没努力过,就说得好听……”

    “及格也不怎么好听,”霍然忍不住插了一句,“要真为了说得好听,谁说及格啊,起码得说个冲进班里前十吧。”

    “对。”寇忱说。

    “你会不会说点儿别的了?”寇老二说。

    “不会。”寇忱闷着声音。

    “老二,你为什么信不过寇忱?”老袁问,“有什么例子能举一下么?”

    寇老二愣了愣,拧着眉迅速进入了搜索状态。

    “看来没有。”老袁没给他多长时间搜索,得出了结论。

    “袁老师您不要急,我想想。”寇老二说。

    “没有能脱口而出的,就是没有,”老袁说,“十几岁的孩子,你也不可能要求他从小到大每一件事都言必行行必果,你自己都做不到。”

    “他总跟人打架。”寇老二一拍大腿。

    “我很久没打架了。”寇忱说。

    “因为你要把他做成香肠,”霍然说,“他一直记着呢,不敢打。”

    “那他也没少跟人动手!”寇老二叹气。

    “你问过我为什么吗?”寇忱一下坐直了,“我又不是神经病,没事儿天天跟人干仗,还得担心变成香肠!”

    “我没问过你吗!没问过吗!”寇老二对这个指控表示不服了。

    “你怎么问的?”寇忱说,“拿个棍儿,追着我,一边打一边问,你他妈为什么又打架!为他妈什么又打架!我怎么回答啊!我不跑我站那儿说完我都被打死了我说个屁呢?”

    “你要说我就先不打你了啊!”寇老二瞪着他。

    “我不敢赌,”寇忱说,“我怕,我根本不敢停下来。”

    霍然喝了口可乐,一下下捏着瓶子:“寇叔,他特别怕你。”

    霍然说到这儿的时候突然很心疼寇忱,差点儿想伸手在他脑袋上摸一摸,还好寇老二眼神冷酷,他猛然清醒。

    但又还是挣扎着奋力补充了一句:“我也特别怕你。”

    “你怕我干嘛,你多好一个孩子,又听话又懂事,”寇老二说,“寇忱是从小就不听话,不服管……”

    “我们纠正一下说法,”老袁说,“听话和服管,用在孩子身上不合适,他也是有想法的,家长习惯性要求绝对服从,这本身就是个矛盾,没人能做得到,只要你有这个要求,你就会觉得他永远都不听话。”

    “但是袁老师,”寇老二说,“我经的事儿比他多,我见的人也比他多,很多事我知道他那么做是不行的,我肯定就得管着。”

    “那没错,”老袁说,“但有两点,第一,原则性的大事情,你肯定得管,第二,你管的时候得告诉他为什么,这样不行的原因是什么,原因肯定不是一句‘我经的事儿比你多听我的不会错’,这种理由不行。”

    寇老二陷入了沉思。

    思了一会儿又问了一句:“那别的事呢?就由着他了?就那些非原则的。”

    “一般的事,摔俩跟头自然就知道对错了,又不是傻子,”老袁说,“只要家长能正确理解什么叫大事。”

    “这我倒是能理解。”寇老二点头。

    寇忱转脸瞄了他一眼。

    “看我干嘛?”寇老二说,“不信?”

    “……信,”寇忱点头,“信。”

    霍然托着腮,很小声地在寇忱耳边问:“真信啊?”

    “这个可以信,”寇忱也小声说,“他就是管得太多,信不过我。”

    “那你告诉他啊。”霍然继续小声说。

    “不想说。”寇忱一脸不屑。

    “我听见了!”寇老二说。

    霍然吓了一跳,迅速靠回了椅子里。

    “那你们就相互信任一次,毕竟寇忱你也知道你爸爸是很在意你的,是吧?”老袁说。

    寇忱看了老爸一眼:“嗯,这我知道。”

    寇老二没说话,往他肩膀上拍了两下。

    “那就这样,这次期末考,”老袁说,“寇忱努力争取全科及格。”

    “嗯。”寇忱点头。

    “我给的那个建议……”老袁又看着寇老二,“你觉得行吗?”

    “什么建议?”寇忱问。

    “只要他肯努力,”寇老二一指寇忱,“我就行!有什么不行的,谁没上过学呢?我上学那会儿,成绩一直很好……”

    “不是,”寇忱吓了一跳,“老袁,你不是让我爸来陪读吧?”

    “啊?”霍然愣了。

    “那我可不干啊!”寇忱一下蹦了起来,“我爸天天杵教室里,我还怎么混啊,你别坑我!”

    “坐下!”寇老二瞪他,“谁说陪读了?还你怎么混,我要真上你们班里坐着,我才是没法混了!”

    “别急,”老袁笑了起来,“是这样的,你要想进步,想要提高成绩,并不是个简单的事儿,为了让你爸爸回忆起来学习这个事并不容易,我是建议他跟你同步学习,别科老师也愿意配合,你爸爸用视频听课,期末跟你做同样的卷子,看看成绩怎么样。”

    “我操?”寇忱愣了,转头看着寇老二。

    “跟谁你操呢?”寇老二说。

    “你答应了?”寇忱问。

    “答应了,怎么,”寇老二喝了口茶,“我成绩可比你好得多。”

    “听你吹了十几年了。”寇忱表示不屑。

    “没吹。”寇老二很肯定地回答。

    “有赌注吗?”霍然想到了重点,一下就急了,“刚可说好了只要寇忱努力学,就不逼他出国啊,不能反悔。”

    “这孩子好,”寇老二跟寇忱说,“你这朋友没白交。”

    “那废话,”寇忱看了霍然一眼,“我从一开始……”

    霍然看到寇忱眼神有些不对,略有些复杂,一看就是再说下去不定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儿来的,他赶紧打断了寇忱的话:“我知道。”

    “就是个体验,让已经忘了学习有多难的爸爸回忆一下当年,体验一下现在孩子学习的辛苦。”老袁说,“如果想看成是比赛,也可以,赌个饭什么的。”

    “你输了你下厨,”寇忱马上说,“你做饭。”

    “你先点个主菜。”寇老二说。

    “鸭子!我小时候你做过的那个什么什么柠檬鸭还是苹果鸭的!”寇忱给老袁和霍然介绍,“我操那是一绝,非常好吃,就是再也不给做了,到时你们去我家吃。”

    “那你输了呢?”寇老二问。

    “我来做。”寇忱说。

    寇老二啧了一声:“你这是逼我输啊,你做的菜能吃?”

    “不敢比吧。”寇忱一扬眉毛,似乎对于这样的比赛非常兴奋。

    “那就这么赌,”寇老二也一脸兴奋,眉毛一挑,“小子,你输定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上卷作者:星零 2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3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5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