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96章

所属书籍: 轻狂

    简直太刺激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起床, 霍然觉得此时此刻, 自己兴奋得能把寇忱一口吞掉了连渣儿都不带吐的。

    俩人的鼻子猝不及防地撞在一起时猝不及防的酸痛都不能压制他高涨的情绪。

    但魏超仁可以。

    他俩的唇刚贴上, 对面宿舍的门打开了,魏超人拿着一个袋子:“还好我起来尿尿,寇忱你学习个屁你书都……”

    霍然瞬间清醒, 瞪大眼睛看着他鼻尖前寇忱的眼睛。

    都是对眼儿。

    两秒钟后,魏超仁骂了一句:“操!”

    然后把宿舍门哐的一声甩上了。

    霍然推了寇忱一把。

    寇忱手撑着这边宿舍的门,一脸恼火地回头瞪了一眼, 可惜魏超仁已经撤退。

    “继续。”他转过头。

    “别别别别, ”霍然推开他,激昂的情绪已经被理智压制, 大清早的,公然, 在宿舍,在宿舍的走廊上, 虽然门框凹进去这一点儿地方算是个掩护,但也实在有些太狂了,“我还没穿鞋。”

    “滚!”寇忱瞪他, “我又不亲你脚!”

    “我脚在, ”霍然说,“我是没穿鞋。”

    “我他妈亲你鞋啊?”寇忱压着声音。

    “我还没洗漱,”霍然转过身推了推宿舍门,“我操?”

    “我也没嫌你啊,”寇忱贴他后脑勺上很不甘心, “我洗漱了。”

    “门锁了!”霍然小声喊,他全身上下就穿了一条裤衩,“我他妈……让你害死了!”

    “敲门呗。”寇忱在他腰上摸了摸。

    “几点!几点!”霍然转过头瞪着他,“鸡都没醒!你想被徐知凡骂死吗!你这下半学期就指着他不出国了!”

    “我爷爷家的鸡三点就叫了,”寇忱说,“现在五点半……你去我们宿舍吧,衣服鞋都有,我再给你拿个牙刷,川哥每次都买一对儿。”

    “那快!”霍然扑到对门,身上光溜溜的实在太没有安全感,“一会儿超人回床上了。”

    “你信不信他就在门后边儿听着呢。”寇忱小声说,过来伸手在门上弹了一下。

    门下一秒就打开了,魏超仁探出了头。

    “让开。”寇忱推开他,跟霍然一块儿进了宿舍。

    屋里几个人都在睡觉,寇忱他们这边跟对面不同,对面四个人都是七人组,寇忱他们宿舍里还有个郭子健,关系也挺好,但没好到七人组这份上,所以霍然身上就一条内裤走进来的时候有点儿心虚,仿佛是被人捉奸时从窗口逃走的渣男。

    魏超仁还算有数,在宿舍里也没说什么,就把寇忱装了书的袋子给他,然后就上床继续睡觉了。

    寇忱从许川的抽屉里拿了支牙刷给他。

    牙刷柄居然是个穿着粉红小裙子的小姑娘,霍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川哥的?”

    “是。”寇忱点头。

    “川哥用儿童牙刷?”霍然还是难以相信。

    “说这种软,”寇忱笑了起来,“可爱吧。”

    霍然试了试,还真是挺软的。

    但是成人牙刷明明也有软毛的,真是每个人都有意想不到的那一面。

    霍然洗漱完出来的时候,寇忱就站厕所门口,递了一套运动服给他,霍然赶紧套上了,寇忱又拿了双跑鞋过来:“要袜子吗?”

    “废话。”霍然小声说。

    寇忱翻了双袜子出来给他。

    霍然从来没有这么快地穿过衣服,在野外早起赶路都没这么紧迫。

    收拾好就迅速打开门闪出了宿舍。

    “去操场吧?”寇忱跟了出来。

    “嗯,”霍然叹了口气,“不去操场也没地方去了……你到底什么毛病?你是睡不着还是怎么了。”

    “我就试试学霸的作息,”寇忱说,“早点儿起来,去背个英语政治什么的。”

    “徐学霸这会儿还在床上做梦呢。”霍然说。

    “我这不是为了勤能补拙嘛。”寇忱说。

    “行吧,”霍然打了个呵欠,“一会儿陪你背书吧,我正好也背一下。”

    “操场应该没有人吧?”走出宿舍楼的时候寇忱问了一句。

    “不知道,”霍然说,“上回你大清早去练球,操场上有人吗?”

    “有那么几个吧,”寇忱想了想,“不过总能找着没人的地方,操场那么大……实在不行还可以去鬼楼……”

    “你想干嘛?”霍然猛地转过头。

    “接吻啊,”寇忱说,“本来我真是心无杂念起来的,就只是想叫你陪我去背书。”

    “啊。”霍然看着他。

    “但是你一上来就点火,”寇忱说,“我们这种年轻人,是扛不住的,我一会儿不把这个吻接完了我是背不了书的。”

    霍然跟他一块儿往操场上走过去的时候,心情是比较复杂的。

    跟寇忱这种一点儿都不委婉的人在一块儿,就得忍受这种场面。

    他俩从宿舍一路往操场走,边走边看有没有人,哪里没有人,就好像他俩起个大早出来满学校乱窜就为找个地方亲嘴。

    他们没想到的是,操场上还真有人,一眼过去光跑道旁边看台上就坐着七八个。

    “我靠,这真是快高考了啊,”霍然有些感慨,“这得五点就起了吧。”

    “去鬼楼。”寇忱的注意力相当专注。

    霍然转头看着他。

    “走。”寇忱往鬼楼走了过去,“我们上三楼,正好回忆一下,那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

    “那他妈是我第一次领教你神经病的地方!”霍然说。

    “走!”寇忱冲他一瞪眼,“别逼我扛你过去!”

    自打给老子飞之后,霍然就没再来过鬼楼,也没想过会有今天这么一出。

    一个怕鬼的人,千里迢迢,跑到鬼楼来跟人接吻。

    不过现在天儿虽然不怎么亮,但一片晨曦的感觉还是很明显的,踏上鬼楼的楼梯时,霍然居然有些兴奋。

    脑子里闪过了一些见不得人的画面。

    虽然不太明确,但他还是往前面寇忱的腰上抓了一把。

    寇忱蹦了一下,把手里装着书的袋子扔到了鬼楼面前的空地上,往上跑了几级楼梯。

    他没出声,跟着也快跑几级,伸手又往寇忱腰上抓了一把。

    寇忱回头看了他一眼,转头开始往上狂奔。

    霍然拔腿就追。

    脚底下的木板一直在嘎吱响,霍然有些担心,而且这动静,怎么听着都有点儿瘆得慌。

    寇忱已经跑上了三楼的走廊,顺着走廊往鬼楼后面绕过去。

    霍然赶紧跟上,这会儿他才有些开始害怕。

    “我操,”他跑上走廊,跟被人捅了一刀似地飞一般地转过去,“寇忱你要是想吓我你就死定了!”

    寇忱猛地停下转过了身,狂奔中的霍然刹不住,直接撞在了他身上。

    “哥哥抱,”寇忱笑着抱住了他,“不怕。”

    霍然下意识地四处看了一下,毕竟偶尔还是会有人躲在鬼楼后面那块空地上抽烟打架谈恋爱的,如果真有人,一抬头就能把他俩看个一干二净。

    虽然现在是早上五点半。

    谁知道会不会有人跟他俩似的发神经呢。

    没有人。

    霍然脑袋还没转回来,寇忱已经亲在了他脖子上。

    这种时候就能深刻体会到在很多时候,身体的反应比脑子要快得多。

    他抓住寇忱的头发往后一扽吻过去之后,脑子才回过神来。

    此时此刻,他竟然有一种了一种争强好胜的拼搏精神——不能让寇忱抢了先。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用在学习上多好啊!

    寇忱这种常年学渣倒是没有这种精神,并不介意是谁更主动一些,只是回应。

    两人呼吸像是通过了扩音器,瞬间被同时放大,变得粗重而清晰。

    寇忱的牙膏是留兰香的,霍然其实不是很喜欢,他更喜欢薄荷的,但现在舌与舌缠绕间的留兰香味道,却变得格外美味。

    特别是在这种有着很淡的像是披着纱一样的清晨的空气里。

    跑上楼的时候,他有过不少别的想法。

    但现在却只想抱紧寇忱,抱紧。

    沉醉在这种迷人的气息里。

    寇忱把他推到了旁边的墙上,整个人都靠了过来,手扯了扯他的衣服。

    霍然也马上扯了扯他的衣服。

    寇忱在他腰上摸了摸。

    霍然在腰上轻轻掐了一下。

    寇忱也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比他重一些。

    霍然又掐了他一下。

    寇忱继续掐他。

    霍然不服,扬手先在他背上甩了一巴掌,然后再掐了一下。

    这一下大概因为情绪激动,下手有点儿重了。

    寇忱在他唇边抽了一口气,接着就抓住了他的手腕,按在了墙上。

    霍然当然不会服输,另一只手也抓住了寇忱的手腕,一使劲拧到了身后。

    接吻在情绪激昂的各种小动作中,开始往斗殴的方向发展着。

    但神奇的是,他们的唇一直没有分开。

    一直到脚下的木板突然发出了一声超过他们呼吸的声响。

    咔!

    两人的动作同时停下了。

    “嗯?”霍然的嘴没有空,只有鼻子哼出了一个疑问。

    “嗯嗯。”寇忱跟他一样,用鼻子回答。

    霍然根据实际情况判断出这两声音调不同的嗯,说的似乎是……裂了。

    然后两人没有再继续交流,这会儿理论上应该先分开一会儿,低头看看脚下的地板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

    但他俩都没有动。

    舍不得。

    这种恨不得拿502把自己粘对方身上的重要时刻里,怎么可能松开。

    在霍然犹豫着是继续还是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低头看一眼的时候。

    地板又响了一声。

    咔!

    这次声音更大,也更复杂些,这声“咔”还伴随着某种似曾听过的杂音,仿佛和声。

    接着没等他回过神,寇忱的身体动了动,抓着他的手猛地收紧了。

    唇在下一个瞬间里离开了他。

    不光是唇,离开他的还有寇忱的脑袋。

    寇忱的脸猛地消失在了他面前。

    “我操!”霍然很快反应过来,低头一把抱住了在他胸口高度的寇忱的脑袋。

    “我操!”寇忱抱着他的屁股,“先别动!我卡着了!”

    “我拉你上来!我拉你!”霍然抱着他的头往上提。

    “你脑子缺血吗!”寇忱骂了一句,骂完又没忍住笑了起来,“你大爷,你拔萝卜呢?我脚卡着了你拉个屁啊!”

    鬼楼年代久远的地板比他们班那栋楼的地板更脆弱,只是平时没有人上来踩,今天他俩这一通跺,地板直接断了两块。

    寇忱的脚踩进了地板的架空层里。

    “疼吗?”霍然抱着寇忱的脑袋不敢放手。

    “不疼,木头断茬儿勾着我裤子了,”寇忱说,“我脚底下是空的,用不上劲,你别抓着我,把我放下去……慢点儿啊!”

    “嗯,”霍然扽着他的脑袋,慢慢地往下蹲了个马步,寇忱的腿慢慢消失在地板下面,感觉不再往下沉之后,他问了一句,“怎么样?”

    “到底了,”寇忱说,“我应该是踩到二楼的天花板了,松手吧,我爬出来。”

    霍然松开了手,小心地往后退了两步。

    然后就开始想笑。

    “笑吧。”寇忱弯着腰,手撑着地板看着他。

    “这中间的架空层挺高啊?都过膝盖了啊?”霍然蹲下边乐边说,“小短腿儿。”

    “滚。”寇忱慢慢往上抽出了一条腿,“这他妈不会让我们赔吧?”

    “赶紧出来,”霍然紧张起来,“趁没人看到。”

    “嗯。”寇忱跪地上把另一条腿也抽了出来。

    刚要站起来的时候,霍然抓紧时间说了一句:“公子为何行此大礼?”

    “你找抽呢吧?”寇忱跳了起来。

    霍然拔腿就往楼梯跑,跑了两步想起来楼梯不结实,赶紧放慢了速度,改成了踮脚小碎步。

    寇忱也很小心,毕竟是刚踩进了架空层的人,立马就也改成了踮脚小碎步。

    两人一块儿小碎步地往下跑。

    跑到一半的时候霍然就忍不住开始狂笑。

    寇忱在他后头也笑得倒不上气儿。

    一楼的楼梯他俩都没有走,直接从走廊那儿翻出去跳了下去。

    “哎操,”寇忱一边拍着裤子上的灰一边看了看四周,捡起地上的袋子,“没人,走走走走。”

    他俩飞快地跑出鬼楼,迅速进入了跑道,然后装模作样地仰着头做背书状。

    走出去二十米了才又同时开始了狂笑。

    “来来来,”寇忱从袋子里拿出了英语书,“开始学习了,背书。”

    “好。”霍然接过书,“找个地儿坐着吧,去看台。”

    “篮球场!”寇忱说,“去什么看台,你找林无隅啊?”

    “……你是不是吃醋?”霍然转头。

    “不让吃醋?”寇忱说,“又不是第一次吃醋了。”

    “上回篮球赛的时候,那个女生找我说话的时候,”霍然看着他,“你是不是吃醋了?”

    寇忱笑了笑:“嗯,那时就已经觉得喜欢你了,跟以前喜欢你的感觉不一样了,你要真跟那个女生交往了,我估计得郁闷死。”

    “那你为什么不说?”霍然问。

    “我不敢,”寇忱笑笑,“我怕你膈应,以后朋友做得都别扭了。”

    “怎么不说朋友都没得做了啊。”霍然啧了一声。

    “你不会的,”寇忱用胳膊蹭了蹭他的胳膊,“你这人挺善的,又心软,朋友应该还是有得做的,就是会别扭。”

    “好险啊。”霍然抬手在他头上搓了搓,“我要没说,我们可能就错过了啊。”

    寇忱搂住了他的肩。

    篮球场上也有人在学习,他俩坐到了篮球架下面,拿出书,开始了他们此生第一次自觉的晨读。

    也许是新鲜感,他俩居然坚持了差不多一节课。

    一直到宿舍几个人到操场来找他们,才算结束。

    “我操,这谈恋爱了是不一样啊,”江磊说,“这动力!”

    “吃早点去吧。”徐知凡说。

    “我爸不知道有没有开始用功。”寇忱站起来,“他倒是起得挺早,出去跑步。”

    “今天是不是他就要开始跟着咱们一块儿听课了?”霍然问。

    “对。”寇忱点头。

    老袁是个说到做到的班主任,第一课的时候他就拿了个摄像机到教室,用三脚架支在了讲台旁边。

    “这是要录什么啊?”伍晓晨好奇地走过去。

    “存档,”老袁说,“这半个学期的全部课程我打算存个档。”

    “哦,有意思。”伍晓晨往镜头里看了看,帮着调整了一下角度。

    寇忱松了口气,还好老袁靠谱,要不班上的人知道了这事儿,他面子上实在是有点儿挂不住。

    不过认真听课这四个字,说出来容易,做起来真的很难。

    寇忱感觉自己的生物钟已经乱了节奏,上课十分钟之后,就开始困,离下课还有五分钟左右的时候恢复清醒……

    一个上午他都在打呵欠,靠着看一眼霍然提提神。

    老爸不知道看视频听课的时候会是什么状态,平时跟老妈看个电视剧他都能因为无聊睡着。

    说不定两节之后他就会认输了呢。

    不过寇忱周末回家的时候,发现自己小看了老爸。

    寇老二能赚下现在这些钱,果然就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他进门的时候,老妈和寇潇都在客厅里,他抱住扑过来的帅帅,一边亲一边往楼上看了看:“我爸没在家?”

    “在上课呢。”寇潇竖起食指示意他小声。

    “我的儿……”老妈从沙发上跳起来,跑过来抱住了他。

    “我的娘……”寇忱也抱住老妈,在她背上拍着,“想我了没。”

    “一点儿都不想,”老妈说,“你再走个十天半个月的我也吃好喝好。”

    “那你抱着我干嘛。”寇忱说。

    “好久没看着年轻小伙子了,”老妈松开了他,转身坐回了沙发里,“抱一抱过瘾。”

    寇忱笑着没说话,刚换了鞋,老爸的声音就从楼上传来了:“潇潇啊,你上来一下,我怎么感觉我听不明白这一段,你……”

    老爸出现在楼梯口,看到寇忱的时候,他猛地闭了嘴。

    寇忱看着他一手捧着笔记本,一手拿着笔的样子,一下没忍住爆发出了狂笑:“寇景城!没想到啊!你也有今天!”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第三部 光芒纪·颖耀作者:侧侧轻寒 2我们的婚姻啊作者:陈果 3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4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5总裁误宠替身甜妻(终于轮到我恋爱了)作者:明月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