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6章

第106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这顿由父子俩拥抱开始的生日宴, 吃得还是很愉快的。

    寇老二今天话比平时要多, 霍然感觉他一直在喝酒, 菜吃得也不多,别的时间里就是在说话。

    主题是夸寇忱。

    霍然突然觉得,父母其实挺好满足的, 孩子一点点的回应,就能让他们喜悦压都压不住都放到脸上。

    不过寇忱的开心也全写在了脸上,老杨都看出了他的变化。

    “寇忱今天心情很好啊。”他说。

    “还行。”寇忱一点儿也没藏着, 直接点了点头。

    “今年你生日, 给你过个大的,”寇老二说, “你姐十八岁时候……她好像回回生日都挺大?”

    “是,”寇忱点头, “十六岁出花园门,十七岁说成年最后一次生日, 十八的时候成人了,十九的时候说马上二字头了,二十的时候说二字头了, 二十一的时候说幸运数字是二十一, 二十二的时候说是双数……”

    寇潇在旁边笑得倒到了老杨身上:“哎,我弟真记仇啊,年年都记着呢。”

    “我跟你说我从你十六岁到现在你每一年的理由都记得特别清楚。”寇忱啧了一声。

    “那你也过啊,”寇潇说,“每年问你, 你都说随便,一点儿不起劲的样子。”

    “今年你成年,”寇老二拍拍他的肩,“给你弄个大的,叫上霍然,还有你那几个同学,去哪儿吃怎么过你说了算。”

    “去徒步吧?”寇忱马上转头看着霍然。

    “我?带你们?我一个人带你们六个菜鸡?”霍然一点儿面子都没给寇忱留,“不。”

    寇潇再次爆发出狂笑:“上回带我们三个感觉是不是能好点儿?”

    “也不行,”霍然说,“你和杨哥也一样属于菜鸡。”

    “哎哟,”寇妈妈笑得不行,“小然然就是可爱,一点儿面子都不给。”

    “你再想点儿别的吧。”霍然说。

    “那我们一块儿找个公园,带上书,”寇忱说,“大家组成一个学习小组,一起学习一天……”

    “我要回家。”霍然说着就要站起来。

    寇忱一把把他给扽回了椅子上:“行吧,我再想想。”

    吃完饭寇忱也没让霍然马上回家,拉着他回了自己屋里,说是一块儿写写作业。

    霍然跟他并排坐在书桌前,有些无语。

    “你是过瘾吗?”霍然看着他,“你其实就是想让我坐这儿看着你写吧。”

    “嗯?”寇忱转过头,愣了一会儿,“哦,你没带作业过来是吧?”

    “……我基本已经写完了!”霍然说。

    “那你复习吧。”寇忱扔了本书过来。

    霍然没说话,拿过寇忱的书看了看,崭新的,放到书店里可以直接卖。

    “我打算趁着这个劲头,能冲几天就先冲几天,”寇忱说,“我真不知道能坚持多久,我就怕我自己没半个月就撑不住了。”

    “寇忱,”霍然摸了摸他脑袋和脑袋上的绷带,“我会帮你的。”

    “你拉倒吧,”寇忱头也没抬,“你就想着日我。”

    “……滚啊!”霍然吼了一声。

    “不是么?”寇忱说,“刚我本来想看看卷子的,结果你干什么了,上来直接扒我裤子……”

    霍然瞪着他。

    不知道是尴尬还是不好意思还是为自己的猴急而悲哀。

    “撸一半的时候你是不是想进一步干点儿什么,”寇忱还是低头看着本子,但霍然能看到他嘴角勾了勾,带着小小的笑容,“要不是帅帅在……”

    “我要真想干点儿什么,帅帅在又怎么样,它又不是人,”霍然说,“我劲儿上来了它就是扑上来咬我也救不了它主人!”

    “哟,”寇忱转脸看着他,“好大的口气。”

    “你试试呗。”霍然按了按手指,咔。

    寇忱看了一眼他的手指,放下了手里的笔,在自己的手指上按了一下。

    没有响。

    “哎?”寇忱看着自己的手,“这么不给面子!”

    “好了好了好了,”霍然赶紧抓住他的手,“可以了,我听到了。”

    “写作业。”寇忱把他的手拉到嘴边,在他指尖上咬了一口。

    霍然作为一个小号学渣,在寇忱这个大号学渣的影响下,第一次在距离期末考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开始复习。

    不过这种感觉有点儿别致,有种他俩正在为了什么了不起的事奋斗的错觉。

    当然,如果寇忱真的被扔出国,对于他俩来说,的确是件很大的事。

    他偏过头看着寇忱的侧脸。

    真好看啊。

    这么好看的少年,如果出国了,见不着摸不着亲不着撸不着了,该多痛苦啊。

    他盯着寇忱看了一会儿,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不能白亲啊,”寇忱迅速转头亲了亲他鼻尖,“我生日礼物你想好了没,我不要街上买的东西,我要你自己做的,还要有生日贺卡,要有情书。”

    “……你也没给我写啊。”霍然说。

    “你也没要求啊,”寇忱说,“我现在提了要求啊。”

    “行。”霍然点头,“情书要回信啊。”

    寇忱一下笑了起来:“没问题。”

    寇忱的生日还有大半个月,虽然寇忱一直没想好怎么过,但霍然之前就一直在琢磨礼物了。

    有了小皮尺这样的礼物在前,加上寇忱已经提出了要求,这份生日礼物就得费点儿心思了。只是霍然一直也想不出来该送什么有意思又有意义的东西,尤其是在寇忱给他爸买了印照片的杯子之后,他满脑子里转的都是把照片印在什么东西上头。

    这个土掉渣的创意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痛苦不堪。

    最后还是看到了脚上的小皮尺时,才慢慢回过神来。

    感觉可以弄一对儿手链戴着。

    虽然他不久之前刚跟寇忱说过,自己不戴手链。

    可是现在只要是跟寇忱一样的,狗项圈儿他都觉得挺好,舔海行动的那条手链他都一直戴着没有摘过。

    回到家坐在自己卧室里,霍然开始琢磨弄个什么样的手链。

    他的目光在屋里各种杂物和配件上扫过。

    这一屋子的东西,能做出个什么手链来?得好看,得特别,得酷,还得不难做。

    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了架子上挂着的几根换下来的旧链条上。

    这个整个房间里除了电线,形态跟手链最接近的东西了,很特别,很酷,似乎也很好看。

    霍然蹦起来,过去取下了链条,挑了两根出来,一条是场地车的,一条是十速链条。

    他把链条搭到手腕上看了看,场地车的是橄榄链条,看着有些笨重,十速链条收腰,看上去就灵动一些。

    就用十速的吧。

    霍然马上坐到了电脑前,搜了一下自行车链条手链,发现这东西很多人都做过了,某宝上甚至随便一找就有成品。

    啧。

    不过自己做的,意义还是不同,有成品就正好,有成品就说明能买到配件,他需要一个锁扣。

    存好几张参考图片,霍然下了单,买了二十个锁扣,两种不同的款式。

    二十个锁扣当然不是为了做二十条,而且是以防万一,万一自己做坏了……两条手链他有十八次失败机会。

    应该够了,是头猪应该都失败不了这么多次。

    下完单之后,霍然有种自己已经做好了手链的喜悦感。

    他拿了一张张,随便往上写了几个字,生日快乐,寇忱,扭扭……

    日你。

    然后又把这两个字涂掉了。

    太不文明了。

    日你哦。

    这样就文明多了。

    霍然对着纸上的字乐了半天,然后拿出了寇忱给他的那张贺卡。

    笨拙的字,幼稚的描边,最简单的祝福。

    霍然看了很长时间。

    寇忱的形象回到学校,一路收获无数目光。

    路过校医室的时候,陶蕊叫住了他:“你头怎么了?”

    “被砸了一下。”寇忱说。

    “缝了几针啊?”陶蕊皱着眉。

    “三针,没事儿。”寇忱晃了晃脑袋。

    “你这几天不用去医院换药了,”陶蕊摸了摸他的绷带,“你就下午过来,我给你换药就行。”

    “换药……疼吗?”寇忱有些担心。

    “不疼,”陶蕊笑了起来,“要不你叫霍然陪你过来,给你壮胆。”

    陶蕊这么一说,寇忱突然有些做贼心虚,应了一声赶紧往宿舍跑了。

    七人组几个人都已经回了宿舍,一听到他回来,全都到了他们宿舍。

    “寇忱,”魏超仁拎出一个大兜,“这我妈让我带过来的,里面是炖好的汤,不是鸡汤,好像是什么药膳的汤,对伤口好,她分了四份,都冰上了……不过已经化了,我妈说先放食堂冰着,吃的时候加热一下。”

    “我操,不至于!我就缝了三针,现在都没感觉了……你妈是不是以为你把我打了啊?”寇忱看了看兜里,除了四份用密封盒装好的汤,还有一堆吃的。

    “那不会,我妈知道我打不过你。”魏超仁说。

    “你这伤,”许川皱着眉看了看他脑袋上的绷带,一脸忧心忡忡,“你这伤……”

    几个人都等着他说完。

    “霍然心疼坏了吧。”许川说。

    “我靠。”霍然在旁边说了一句,又很紧张地转头往宿舍里四下看了一圈。

    “郭子健还没回来呢,”许川说,“他一般晚上吃了饭才过来。”

    “我突然一点儿也不同情寇忱了。”江磊说。

    “这么酸吗?”徐知凡笑着问。

    “酸透了都。”江磊说,“我现在就是一坛老陈醋。”

    “晚上吃拉面吧。”胡逸突然说了一句。

    “你是没醒呢还是睡着了?”江磊问,“我们在说什么你知道吗?”

    “知道啊,你是老陈醋,”胡逸说,“一会儿吃面拜托了。”

    “滚!”江磊瞪了他一眼。

    按照每周惯例,他们回学校的第一顿晚饭,都得包括晚上的烧烤。

    周日吃宵夜的人少,不用抢座,也不用抢食,吃起来比较愉快。

    “寇忱的伤不能吃辣吧?”许川问。

    “烧烤直接就不能吃。”徐知凡说,“容易上火啊发炎啊什么的,不好恢复。”

    “……那你们不早说?我他妈人都坐在这儿了,”寇忱瞪着他们,“你们告诉我我不能吃烧烤?那我干嘛来了啊!”

    “你主要是来陪霍然。”江磊说。

    “陈醋说得对。”胡逸点头。

    “我要吃烧烤。”寇忱说。

    “你可以喝点儿粥什么的,”霍然想了想,“还可以吃个冰淇淋……”

    “我要吃烧烤,我要吃肉!”寇忱说。

    他的话并没有得到大家的重视,食堂大姐把他们点的烧烤端了过来,大家一人拿了一串就开始吃。

    寇忱还是对上火发炎有些担忧,没有直接拿了就吃,只是凑到霍然身边小声说:“给我吃一块儿。”

    霍然看他。

    “一小块儿,就这块儿,”寇忱指了指最小的那块羊肉,“就它,我尝个味儿。”

    霍然把烤串儿递到他嘴边,寇忱瞄准了一下,呲着牙小心地把中间那块最小的咬了下来,愉快地嚼着,又在霍然脸上弹了一下:“真乖。”

    “注意点儿啊,”许川提醒他俩,“这是食堂,后头有人呢。”

    霍然一阵紧张,跟寇忱一块儿转过了头。

    后面两张桌子都没有人,但第三张桌子上放着堆成了小山的一大盘烧烤,烧烤的后面的人都被挡掉了大半张脸。

    看到他俩回头,这人从烧烤后头移了出来,冲他俩笑了笑,是林无隅。

    他俩也冲林无隅笑了笑之后转回身,寇忱小声问了一句:“操,他是不是看出来了?”

    “大概吧,”霍然咬了一口羊肉,“我觉得他可能早就看出来了。”

    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寇忱在想什么,霍然不知道,他自己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像是松了口气,又并不是全部,有些微妙,林无隅是除了七人组之外,唯一知道他们秘密的人,也还好是林无隅。

    “怎么了?”寇忱凑过来问。

    “没。”霍然说。

    “再给我吃一口鸡翅吧,”寇忱说,“半个鸡翅。”

    “我还给你撕开啊!”霍然皱着眉,“你想吃就吃吧。”

    “我就吃半个,”寇忱说,“你咬了给我半个。”

    “林无隅在后头呢!”霍然压着声音,七人组还好,几个人边吃边聊,没有人看他们,也可能是早就看习惯了,但林无隅就在隔了两张桌子的身后,他怎么想都觉得别扭。

    “在后头又怎么样,”寇忱满不在乎地说,“在后头还好呢。”

    霍然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开了口:“你他妈故意的吧?”

    寇忱没说话,挑了挑眉。

    “醋精吧你是?”霍然说。

    寇忱没说话,还是挑了挑眉。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6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许你万丈光芒作者:囧囧有妖 2古董杂货店作者:匪我思存 3如果蜗牛有爱情 4莫负寒夏作者:丁墨 5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