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94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那今天的谈话就是这样, ”老袁说, “你们父子之间肯定也不可能因为这么一次聊天就从此再也没有冲突, 但是以后有冲突,希望你们能像今天这样坐下来聊聊。”

    “谢谢老袁。”寇忱说。

    “你们先回教室吧,”老袁拍拍他, 又拍了拍霍然胳膊,“霍然今天的作用还挺大的,辛苦你了。”

    “这周末到我家来玩, ”寇老二在他背上也拍了一下, “叔以前没跟你细聊过,你还挺有意思的。”

    霍然笑了笑。

    “走吧。”寇忱拿起半瓶可乐, 仰着脖子边往外走边灌。

    “给我留点儿。”寇老二说。

    “……什么?”寇忱回过头,手里的瓶子已经空了。

    “你小子故意的吧?”寇老二火了。

    “我我我我我这儿……”霍然赶紧拿了自己那半瓶, 往寇老二面前递到一半又犹豫了,“我喝过的……”

    “我给你再拿一瓶, ”老袁笑着说,“之前看你总喝茶,以为你不爱喝小孩儿的这些饮料呢。”

    “是不爱喝, 就是看着了有时候就想喝一口。”寇老二有些不好意思, 冲寇忱和霍然挥了挥手,“走吧你俩,上课耽误了。”

    “已经耽误了,”寇忱把瓶子扔进垃圾桶,看着他, “你不走?”

    “我再跟袁老师聊会儿。”寇老二说。

    “聊什么?”寇忱很警觉。

    “不聊你,”寇老二不耐烦地又挥手,“走走走走,大人的事儿还得都跟你汇报啊?”

    “不聊我你上这儿来聊谁?”寇忱还是很警觉。

    霍然觉得他头上要有耳朵这会儿肯定都立起来了。

    “聊聊如何做好一个叛逆期孩子的家长。”老袁笑着说,“有我在呢,你不用紧张,上课去吧。”

    寇忱一步三回头地又盯了好几眼才跟霍然一块儿离开了办公室。

    寇老二指着办公室门的方向:“袁老师你看这小子。”

    老袁笑着给自己倒了杯茶:“你骗他晕倒,他怀疑你还有什么阴谋也是正常的……不过今天效果还可以,你看,这孩子其实很好交流。”

    “他平时跟我也能聊,就是不能探讨问题,凡是有个是非对错,他一定跟我站对面,”寇老二叹气,“这叛逆都叛逆多少年了,什么时候能叛完?”

    “什么时候你不跟他拧着劲了,就叛完了。”老袁说。

    “那且了,”寇老二哼了一声,“我不跟他拧,他也得跟我拧。”

    “你先试试,”老袁说,“按他的想法来,你会看到改变的。”

    “我也叛逆过,我小时候……”寇老二准备忆往昔。

    但是老袁打断了他:“你小时候没有参考性,你的成长环境,性格,家庭,都不一样,你拿你自己比较有什么意义。”

    “这么说也有道理。”寇老二点了点头。

    “很多家长有一个问题,就是按着自己来要求孩子,我怎么怎么样,你怎么怎么样,”老袁说,“是不是?”

    “好像是。”寇老二啧了一声,“你这么一总结,这家长就听着挺烦人的。”

    “我以前有个学生,学霸级的,校篮队长,后来是市文科状元,跟省状元就差2分,”老袁喝了口茶,“这么好的孩子,家里还是不满意,永远都有达不到的那条线,你知道他跟我说过一句什么吗?”

    “什么?”寇老二很有兴趣地问。

    “他觉得父母总在指点江山,你看我打下来的这片江山多么棒,你得按着我这套来打,你这这不对那那不对,”老袁说,“他跟我说,我能不能打下江山来先不说,但我看他们这江山打得也不怎么样。”

    寇老二愣了愣,接着就笑了起来:“这小孩儿有性格。”

    “还有些父母,自己的人生不够成功,却又高姿态地要求孩子在自己画下的规矩里获得成功,这个就更没说服力了,孩子不服也是正常的,”老袁说,“就算你是成功的,你的孩子也未必想要变成第二个你,让孩子成为成功的自己才最重要。”

    寇老二沉默了很长时间,最后对老袁一抱拳:“老师就是老师。”

    “这些你慢慢想,改善跟孩子的关系是需要时间的,慢慢来,”老袁笑笑,“你现在的首要问题是学习。”

    “……对。”寇老二靠在椅背上叹了口气,“我这答应得有点儿冲动了。”

    “知道寇忱为什么只定了个及格的目标了吧?”老袁说,“他比你理智。”

    “他理智个屁,碰上事儿最多想两次办法,解决不了就动手!”寇老二拍了拍桌子。

    “那也比你强,他解决不了才动手,”老袁说,“你直接就用动手解决,这个方法还算是你教给他的,再用了十几年时间培训。”

    寇老二没说话,靠在椅子里,好半天才像是回过神一样看着老袁:“您不是说给我拿瓶可乐吗?”

    走出办公楼,霍然很自然地就往对面教学楼走过去。

    “回教室?”寇忱在他后面小声问了一句。

    “不然呢?”霍然回头,“这节数学课吧?”

    “快下课了,坐不了两分钟就该去食堂了。”寇忱说。

    霍然犹豫了一下:“去食堂?”

    “去操场吧,”寇忱小声说,“现在操场没有人……我们可以亲一下,搂一下,摸一下……”

    “上课。”霍然吓得扭头就往教学楼那边冲。

    “哎哎哎哎,”寇忱拉住了他胳膊,边乐边往操场那边拽,“逗你呢,去操场聊会儿,我现在脑子有点儿乱。”

    “靠墙走。”霍然转回了身。

    他俩贴着墙办公楼的墙根儿往操场走,走了没几步,右边有一团纸砸在了他们脚边的地上。

    “我操。”寇忱一转头就乐了,“江磊还挺有准头啊。”

    霍然转过头往对面二楼看过去,江磊愤怒的脸在窗户左下角卡着,还伸了胳膊出来,冲他俩竖了竖中指。

    他俩笑得差点儿压不住声音,弯腰嗖嗖地往前跑了。

    七人组几个人很快得到了消息,在群里对他们进行了声讨-

    你俩真他妈气人!-

    他俩是不是出来了?-

    去操场了!我要打小报告!这俩不上课!-

    我砸他们了-

    没砸中吧?-

    移动目标总还是有难度的-

    你俩滚回来!!!!

    寇忱笑得不行,在群里回了一句-

    一会大家别去食堂了,出去吃饭-

    愤怒的我们可不是盖饭和拉面能打发的-

    我什么时候请过你们吃这些了?放学正门等你们

    操场上也不是没有人,有几个高三的戴着耳机在跑道上一圈圈走着,不知道是在背书还是放松。

    这会儿学校对高三的管理比较宽松,不严格要求必须待在教室里,不想听老师讲课了,可以自己出去溜达。

    霍然和寇忱加入了操场转圈的队伍。

    慢慢走了一圈之后,寇忱感觉自己才算是一点点平静下来了。

    “刚我真有点儿说不上来,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兴奋,”寇忱说,“不是因为我爸做菜的事啊。”

    “你爸还不一定做不做呢,”霍然说,“我看他相当有自信,你别输了啊。”

    “他上学那会儿成绩好像的确是不错,”寇忱叹了口气,“就我爸我叔他们几个,连带他们的孩子,就我一个学习费劲的。”

    “但是你最可爱。”霍然说。

    “……我靠,”寇忱笑着搂住他的肩,“我们小然然嘴真甜。”

    霍然啧了一声。

    “真的,别不信,”寇忱说,“我尝过,巧克力味儿的。”

    霍然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压着声音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寇忱嘿嘿乐了一会儿,伸了个懒腰:“哎,你说我爸能听进去老袁那些话吗?”

    “能吧,”霍然想了想,“我觉得你爸挺想跟你处好关系的。”

    “我也想啊,”寇忱说,“我以前在爷爷奶奶那边上学的时候有时候还会想我爸,特别羡慕寇潇。”

    “小可怜儿。”霍然在他背上搓了搓。

    “我爸是不是找老袁好几回呢?”寇忱问。

    “嗯,”霍然点点头,“我知道的都有两回。”

    “这还差不多,”寇忱打了个响指,很满意地笑了笑,“我本来有点儿拿不准,不知道我真跑了他到底会不会着急。”

    “肯定着急啊,这不废话吗,”霍然说,“你俩又不是仇人。”

    “不过我现在也是被架起来了,”寇忱说,“由老袁一手促成的此次里程碑式的信任合作,期末考我怎么都得全科及格了,就算不及格,也得拼一把……”

    “你要真拼了,不会不及格。”霍然说。

    “是吗?”寇忱说,“我上了高中以后就一直没怎么听过课。”

    “没事儿,”霍然说,“我帮你,虽然我……也就那么回事,但总比你强点儿吧,而且还有徐学霸,他也能帮忙。”

    “行,”寇忱皱着眉,“我还真想看看,我他妈到底是不是智商有问题。”

    “这个不用看,”霍然叹了口气,“真没问题。”

    “真的?”寇忱看他。

    “请你不要侮辱我的眼光,”霍然说,“我喜欢你挺长时间的,你想告诉我我一天天的纠结郁闷得要死,最后跟个傻子表白了吗?”

    寇忱看着他,两秒钟后愉快地笑了起来,越笑越停不下来。

    “我收回我刚才的话吧,”霍然说,“你可能真的智商有问题。”

    “我问你啊,”寇忱凑到他耳边小声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啊?发现喜欢我?”

    “这哪说得清,”霍然拧着眉,想了一会儿,“真记不清了,反正就是慢慢觉得不对劲,特别是碰见林无隅以后……”

    “我操,你还跟他聊了?”寇忱一下提高了声音。

    “没有,我疯了吗我跟他聊,”霍然说,“不过他……我感觉他看出来了。”

    “嗯?”寇忱愣了愣。

    “我觉得他一直认为咱俩是一对儿。”霍然说。

    “他这么厉害吗?”寇忱说,“背地里偷偷观察我们了?”

    “用得着观察吗?全年级都知道我俩上厕所都一块儿去,”霍然叹了口气,“也就没睡一块儿了。”

    “想吗?”寇忱马上问。

    “什么?”霍然看他。

    “睡一块儿。”寇忱说。

    “你变了啊忱忱,”霍然感慨地说,“你变了。”

    “我哪儿变了啊。”寇忱低头看了看自己。

    “你不再是那个怕扭扭的纯情小男生了。”霍然继续感慨。

    “扭扭还是怕的,纯情就不要了吧,毕竟我现在……”寇忱说着往看台那边看了一眼,顿时愣了一下,“我靠,真是背后不能说人啊!”

    “嗯?”霍然赶紧也看了过去。

    昨天他翻墙出去找寇忱的时候,林无隅就坐在看台最边儿上的位置看书,今天又在同样的位置坐着。

    “他是不是不上课啊?天天坐这儿。”霍然说。

    “天天?”寇忱的眉毛一下挑得老高,“你怎么知道啊?你天天上这儿来看他啊!”

    “我操?”霍然震惊地看着他,“你再喊大点儿声吧,你怕他听不见是吧?”

    “早啊!”寇忱一转脸就冲林无隅那边喊了一声。

    林无隅抬起头,看到是他俩的时候笑了笑:“不早了吧。”

    “复习呢?”寇忱往看台走了过去。

    “寇忱?”霍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赶紧伸手想拉住他。

    但寇忱走得挺快的,他手过去只捞到了寇忱的衣服,顺手一抓,抓住了寇忱的裤腰。寇忱今天穿的是条运动裤,裤腰直接被拉开了,他赶紧又松了手。

    裤腰立马弹了回去,打在寇忱后腰上,啪一声响。

    寇忱没回头,反手在背上搓了搓,走到了林无隅身边,然后坐下了。

    疯了!

    霍然只得跟着走了过去。

    早先他就该看出来!他俩还没什么想法的时候!寇忱就他妈因为他跟个女生拍照,生生从清新的空气中提炼出了一壶柠檬汁儿!

    ……啊。

    是不是从那时开始的?

    啊。

    霍然突然有些恍惚,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喜悦,跟着寇忱一块儿坐下了。

    “没复习,”林无隅说,“哪儿有那么多可复习的。”

    很嚣张啊!

    霍然看了他一眼。

    “那你这看的是小说吗?”寇忱有些好奇地指了指林无隅手上的书。

    “这个啊……”林无隅清了清嗓子,犹豫了一下,把书合上,竖起来冲他俩晃了晃。

    “手相?”霍然震惊了。

    “大哥,还一个多高考了,”寇忱同款震惊,“你坐这儿一本正经地学看手相?”

    “没,”林无隅笑了笑,“一个……朋友的书,我拿来看看到底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吗?”霍然忍不住问。

    “还行,”林无隅说,“高考落榜了我可以去支个摊儿了。”

    “哎?要不……”霍然捞了捞袖子。

    “帮我看看吧。”寇忱一巴掌把他的手拍到了一边,把自己的手伸到了林无隅面前。

    “你俩,”林无隅把书上别着的一支笔取了下来,用笔把寇忱的手推开了,“散步去吧,别吵我。”

    “你也没复习啊。”寇忱站了起来。

    “走吧,”林无隅说,“走吧,我复习手相呢。”

    穿过跑道的时候,下课铃打响了。

    “直接去校门口吧。”霍然说。

    “嗯,”寇忱回头往操场那边看了一眼,“你有没有发现,林无隅看个手相书还拿支笔,要做笔记吗?”

    “不知道,”霍然说,“我总体来说是个学渣,理解不了学神的世界。”

    “渣渣然,”寇忱笑着从身后搂着他,俩人一块儿晃着往前走,“还夸下海口要帮我努力学习呢。”

    “我至少能及格啊渣渣忱。”霍然说。

    “对了,”寇忱收了收胳膊,“这周末去我家玩啊。”

    “嗯?”霍然愣了愣,突然感觉一阵兴奋,跟他妈磕了什么流氓药似的。

    他感到非常无地自容。

    “我爸都亲自邀请了,”寇忱一连串地说,“你不去不好吧,他挺喜欢你的,你给他点面子啊,主要是吧……”

    “去啊,我去,”霍然说,“干嘛找这么多理由。”

    “我怕你不去。”寇忱笑了笑。

    “怎么会呢。”霍然摸摸他的手。

    “我也不知道,”寇忱想了想,很小声地说,“我大概是到现在也还没敢相信你真的喜欢我。”

    “我真的很喜欢你。”霍然低头在他手腕上亲了一下。

    这会儿刚放学,学生还很少,霍然这个动作做得就挺放松也没想着避人。

    但是抬起头的时候,他愣了愣:“日。”

    前面是教学楼和操场通往大门的交叉口。

    许川和江磊站在那儿。

    正一块儿半张着嘴看着他俩。

    “我操,完了,”寇忱一抬头也愣了,“这他妈一顿饭封不了口吧。”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夏有乔木雅望天堂1作者:籽月 3蜀锦人家作者:桩桩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