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26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这一巴掌比寇忱想象中的要打得稍微重了一点, 啪的那一声也比他想象中的要大一些。

    所以霍然大概只用了一秒, 就已经从睡得打小呼噜的状态里脱离, 坐了起来。

    顶着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满脸迷茫,眼睛半天都没聚上焦。

    看样子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醒过来是因为被人扇了一小巴掌。

    “醒了?”寇忱试着问了一句。

    “嗯?”霍然愣了愣,盯着他看了好半天, 中间还打了个呵欠,然后才有些吃惊地问了一句,“寇忱?你怎么在这儿?”

    “我们全在啊, ”寇忱指了指客厅, “人全在,就差你没起床了。”

    “我操, 吃个饭这么积极,”霍然又愣了一会儿, 低头揉了揉眼睛,又打了个呵欠, “你们是橘猫变的吗?”

    “你看看时间,真橘猫变的这会儿已经挠你了。”寇忱把手机递到他眼前。

    “……我睡了这么久啊?”霍然笑了笑,搓了搓脸, 一掀被子蹭到了床边。

    寇忱看了他一眼, 身上只穿了条睡裤,光着膀子。

    身材挺好的,不愧是校篮队长,不过……寇忱有些吃惊。

    霍然腰上方有两道从后背延伸到前面来的伤疤。

    “你这伤怎么弄的?”他指着霍然的腰,又凑过去拽起他胳膊, 前前后后看了看,“我操,让人砍的吗?”

    “摔的,”霍然低头看了看,“小时候跟我爸去玩,摔沟里了,有点儿深。”

    “靠,”寇忱压低声音,“摔这么重?那会儿多大啊?”

    “小学,主要是摔下去的时候蹭到沟边了,土里有断了的树根,直接就给撕开口子了,”霍然摸了摸伤疤,“你可别跑去问我爸啊。”

    “为什么?”寇忱往客厅方向看了一眼,开着的门缝里能看到霍爸爸正跟徐知凡他们有说有笑地聊着。

    “我半夜摔的,”霍然小声说,“我爸过了半小时才发现,我喊得都在沟底下睡着了……我妈差点儿为这个跟他离婚。”

    “是我妈就已经离婚了。”寇忱说。

    “你不说你在家的地位就比帅帅高点儿吗?”霍然看着他。

    “你他妈挑衅是吧?”寇忱啧了一声,想想又问,“那你妈后来还怎么会同意你爸继续带你出去啊?还让你一个人去?”

    “我喜欢。”霍然笑了笑。

    “……真开明。”寇忱说。

    “出去,”霍然站了起来,“我穿衣服。”

    “又不是女的,换衣服还避人啊?”寇忱往旁边长得像书架但上面全是模型和各种工具一本书都没有的书架上一靠,“我屁股你都看过了。”

    霍然刚打开了衣柜门要拿衣服,一听他这句话,回过了头。

    “怎么了,你敢说你没看吗?”寇忱说,“正反面儿都看了。”

    霍然没说话,只是提了提裤子,转回身继续找衣服了。

    寇忱顿时笑得不行:“你太可爱了,你要是个女的我绝对为你肝脑涂地。”

    “别了,血了糊叽的我还得收拾,”霍然叹了口气,套上了上衣,脱掉睡裤,随便扯了条运动裤穿上了,“我要是个女的,你叫我起床也扇一巴掌吗?”

    “……我靠?”寇忱愣住了。

    “当我不知道呢?”霍然偏过头看着他。

    “我靠,”寇忱继续愣住,“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他妈被人一巴掌扇醒了,你问我怎么知道的?”霍然瞪着他,手里的睡裤一抖,握住了两头,“一开始可能睡蒙了反应不过来,有几分钟也能回过神了吧!”

    “我没扇巴掌,”寇忱往门口移动过去,“你别说得这么夸张,我就是拍了你一……”

    说到后面一半他已经从移动改成了跑。

    但还是没躲过霍然往他后背上抽过来的一睡裤。

    “啊!”他喊了一声,跑进了客厅。

    客厅里的几个人都吓了一跳,一块儿转头看了过来。

    “干嘛呢?”徐知凡问。

    “发火了,打我。”寇忱说。

    “然然!”霍妈妈立马提高了声音,“你怎么打人啊?”

    霍然没说话,走到寇忱身后“啪”的一巴掌拍了上去。

    “啊!”寇忱又喊。

    “起开,”霍然推了他一把,往浴室走过去,“你幼儿园的时候就中戏毕业了吧。”

    “算了,也就是你,”寇忱晃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换个人你试试。”

    霍然回头扫了他一眼,此人从卧室门口走到沙发一共五步半的距离里,就已经完成了状态转换,现在已然一副“我这么牛逼的黑社会大少爷对你说出这样的话是一个奇迹”的表情。

    一般聚会他们都爱吃烧烤,冬天还没有真正到来,烧烤活动就已经全面铺开了,但是在烧烤店里订包厢,他们还是第一次。

    “很难理解吗?”徐知凡说,“他家店生意好,不订桌吃不上,但他家又没大桌,六个人最多了,咱们七个人加上肉们,挤不下啊,就只有包厢了,一次多拿点儿吧。”

    “他家有包厢我完全不知道。”江磊说。

    “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徐知凡说。

    “你们徒步的时候烧烤了没?”魏超仁问。

    “徒步怎么烧烤,”寇忱说,“有口吃的就不错了。”

    “这么惨?”魏超仁一脸同情。

    “……东西不好带。”霍然配合了一下寇忱。

    “一个人背百十来斤,”寇忱说,“爬山,自己架桥,还有狼,有兽夹,有……蛇!”

    霍然平时不太跟人说出去徒步的事儿,所以这会儿寇忱放开了吹,大家都非常相信。

    只有唯一跟他出去过的江磊此时提出了质疑。

    “霍然,”江磊看着他,“咱俩出去的时候你怎么没带我走这种酷一点儿的路线啊!”

    “……怕你撑不住。”霍然只能这么回答。

    “你不还脱臼了么,”寇忱说,“要是走这条,你得骨折吧。”

    霍然叹了口气。

    快闭嘴吧!江磊去的那条线比这条起码难了三档!

    “我操,”江磊想了想,“真是。”

    “哎。”寇忱活动了一下胳膊,正想再说话的时候突然停下了,眼睛看着前面,“那个是咱们校医姐姐吗?”

    “哪儿?”徐知凡和许川反应最快,迅速开始寻找。

    几秒钟之后,他们看到了前面一个饭店门口的停车位上,有一个女孩儿。

    看样子的确是校医姐姐,只是没穿白大褂,头发也披着没像平时那样扎个马尾,时髦度猛然提升,一下差点儿都没认出来。

    校医姐姐站在一辆车旁边,车门开着,里面有人抓着她的手,她正跟车里的人说着什么。

    “约会吗?”胡逸眯缝着眼看了半天,问了一句。

    “哪有这样约会的?”徐知凡说,“一个要走,一个不让走。”

    “上吗?”寇忱问。

    “上。”许川说着就往前冲。

    “等等,”徐知凡拉住了他,“弄清什么情况的,万一情侣吵个情趣架呢?就这么过去,毁掉一个撒娇加固感情的机会……”

    “我靠,你很懂啊?”许川看着他。

    “我就猜一下。”徐知凡说。

    几个人隔着十多米距离停下了,看着那边。

    过了一会儿,校医姐姐甩了甩手,车里的人还是抓着不放,她开始往后倾着身体,想把手抽出来。

    “这有点儿不对吧?”霍然说。

    “过去。”寇忱说。

    几个人快步往那边走,走了没两步,就听到了校医姐姐愤怒的声音:“撒手!干什么你!”

    接着就是用力地挣扎。

    “陶蕊!”许川喊了一声。

    寇忱愣了愣:“陶蕊谁啊?”

    “校医姐姐。”徐知凡说完就跟许川俩跑了过去。

    几个人赶紧跟上。

    “你俩居然都把人家名字给打听出来了?”魏超仁说。

    “知道校医的名字很难吗?”徐知凡说。

    陶蕊回过头,看到他们几个跑过来的时候,脸上焦虑的表情一下放松下来,冲他们招了招手,有些急切地强行打了个招呼:“你们去哪儿啊?”

    “吃饭,没想到碰上你了,这么……”徐知凡冲到车边,把车门一扳伸手进去也没管里头是谁,抓着手腕就是一拧,“巧啊。”

    里头的人抽了口气,手上劲儿松了松,他把陶蕊的手给拽了出来。

    “怎么回事儿?”许川过来拦在了陶蕊前面,把她跟车里的人隔开了。

    “你们是什么人?”车里的人下来了,是一个男人。

    “走吧。”陶蕊皱着眉,转身要走。

    男人猛地推了许川一把,但许川底盘挺稳,没被他推开,他又伸手过去抓住了陶蕊的包带:“小蕊!你先别走,我们好好谈谈。”

    “不谈了,真的,没有意义事儿就别费劲了行吗?”陶蕊又开始跟他来回拽包带。

    “不行,一定得谈,”男人不松手,隔着许川跟她拉扯着,“我们都冷静一些……”

    “冷静个屁啊!”许川吼了一声,“放开我啊!不然我上手了!”

    “你们什么人?我跟我女朋友闹点矛盾有你们什么事儿?”男人瞪着他。

    “别丢人了行不行!”陶蕊说,“分手都好几个月了!”

    徐知凡一听这话,也没出声,直接抓着男人后领子就拽。

    纠缠不清的前男友,这种事儿一听,几个人就全怒了。

    这还是不是个男人了?

    分都分了还缠着姑娘不放!

    虽然两个车之间的空间非常有限,但一帮人还是全挤了进去,抢包带的,拉陶蕊的,连推带拽顺便上手锤两下的,顿时热闹非凡。

    霍然已经没有位置可以再往里塞了,这架式也不需要他再往里去。

    就是陶蕊解脱之后他过去把陶蕊拉到了一边。

    “让他们别打了,”陶蕊说,“一会儿动静大了警察要来的,到时让学校知道,你们处分压都压不下来了。”

    “打不起来,”寇忱很轻松地在旁边说,“胳膊都抬不起来打个屁。”

    霍然这才发现寇忱这个打架王居然没参加此次伪斗殴活动。

    当然,也许正是因为伪斗殴,人家才不屑参加。

    “这事儿就别上去凑了,”寇忱在他耳边小声说,“徐知凡和许川绝佳的表现机会,这帮傻逼生给人家搅了。”

    “……他俩在追陶蕊吗?”霍然愣了愣。

    “不是追,就是喜欢,”寇忱看着他,“你是个傻子吗?你没喜欢过漂亮的实习老师,漂亮的幼儿园阿姨,漂亮的校医姐姐……吗?”

    “没有,”霍然也看着他,“我可能喜欢跟我差不多大的?”

    “智障!我说的这个喜欢,不是那种喜欢!”寇忱一脸“天哪快来看这里有个傻子”的表情盯了他半天,“算了,你可能那种喜欢也没有过吧。”

    “哪种?”霍然问。

    “如果你是个女的我就为你肝脑涂地的那种。”寇忱说。

    “……这种真没有过,”霍然眯缝了一下眼睛,“这玩意儿还是不要随便到处涂吧,不好清理。”

    “想打架是吧?”寇忱转过脸,恶狠狠地扯着嘴角问。

    “打不过啊。”霍然笑着说。

    “我让你气死了。”寇忱说,原地转了两圈之后他往一群人里扑了过去,三下两下把人给扒拉开了,对着中间拉扯得有些狼狈的男人又推了一把。

    男人退了好几步才停下,指着他刚要开口,他已经一巴掌把男人的手拍开了,指着他:“别指你爸爸,心情不好的时候直接给你打成孙子。”

    男人沉默,大概是在整理辈分。

    “再缠着陶蕊,就不是推你几下了,怕你吃不消。”寇忱沉着声音,平静的语气仿佛一个恶霸。

    “几个毛头小子,还想怎么着?”男人非常不快。

    “那得问他俩,我们可做不了主。”寇忱冲徐知凡和许川抬了抬下巴。

    霍然在心里给寇忱鼓了个掌。

    好孩子,装逼不忘朋友。

    带着朋友一起逼。

    大家逼才是真的逼。

    没等男人再说话,徐知凡一挥胳膊:“走。”

    在许川和他的带领下,几个人往饭店方向大摇大摆地走了。

    陶蕊被他们围着走出去半条街了才笑出了声:“你们怎么这么能折腾。”

    “真是你前男友啊?”许川问。

    “嗯,”陶蕊点点头,“今天谢谢你们解围了,你们快去吃饭吧,我得回去了。”

    “姐你也没吃饭吧?”徐知凡说,“一块儿?我们订了包厢,就在前头了。”

    “不用啦,”陶蕊笑着说,“你们自己人聚会,加一个我,多不自在啊,想说的话都不敢说了吧?”

    “他们也就是说说校医姐姐多漂亮之类的,”江磊说,“有什么不敢说的。”

    “靠。”许川有点儿不好意思。

    几个人都乐了。

    “行啦,我打个车回去,这几天我都没回家吃饭呢,要胖了,”陶蕊说,“再说我也怕万一听到什么你们干的坏事,不跟你们袁老师说也不好,说了吧又影响咱们的友谊,是吧?”

    几个人没再坚持,帮陶蕊叫了车,看着车开走了才继续往前走了。

    “那人肯定没完,”胡逸说,“刚我们走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他一直往这边瞪着,特别气的样子。”

    “谁怕他啊?”许川不屑地说,“没完就没完呗。”

    “反正我们的处分决定也还没宣布,”徐知凡说,“真没完我们就再伸张一次正义。”

    “啊,”霍然转头看着寇忱,“你跟家里说了要叫家长没?”

    “等你去说呢,”寇忱说,“你哪天有空?”

    “都行,看你时间吧。”霍然说。

    “那后天吧,你去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我先出去……”寇忱拿出手机看着日历,“然后……”

    “等一下,”霍然愣了,“你出去?”

    “废话,”寇忱说,“万一我爸火没压住呢?我还在那儿给你表演一个大变香肠吗?”

    霍然笑了起来:“不至于,真的,我肯定能让你爸明白过来你是做好事才打的架,全力保证你不变香肠。”

    “真的?”寇忱把胳膊搭到了他肩上,“真没看出来啊然然。”

    “嗯?”霍然看他。

    “你这么疼我。”寇忱说完连一瞬间的停顿都没有,转过头对着他脑门儿就是非常流畅的一口,“MUA!”

    霍然愣了好几秒才压着声音骂了一句:“你死了!”

    前面走着的几个人都回了头,徐知凡问:“谁?”

    “你他MUA的我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MUAMUA!”霍然一把抓住寇忱的衣领,往自己面前一拽,对着寇忱的脸就是啪啪一通亲,“MUA!MUA!MUA!”

    自我感觉跟撞墙似的。

    一帮人先是一愣,接着就开始狂笑不止。

    “怎么样啊!”霍然抹了抹嘴。

    寇忱整个人都是愣的,瞪着他。

    “问你呢?”霍然挑了挑眉毛。

    寇忱还是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哎操。”

    “嗯?”霍然看着他,有种打了胜仗的愉快感觉。

    寇忱突然笑了笑,也一挑眉毛:“忘拍照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霍乱时期的爱情作者:加西亚·马尔克斯 2橘生淮南·暗恋作者:八月长安 3冷月如霜作者:匪我思存 4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5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