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34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霍然不知道寇忱平时一个人来这里吃饭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节奏, 比起跟大家一块儿吃食堂或者吃烧烤仿佛两个人。

    他从来不知道寇忱吃饭能慢到这个程度。

    一片一片肉放锅里放, 吃一片肉抿一小口酒。

    “这酒不如牛小二。”寇忱说。

    “嗯。”霍然点点头。

    “牛小二不如它爹。”寇忱说。

    “嗯。”霍然继续点头。

    “白的还是得高度的喝着舒服。”寇忱说。

    “是。”霍然笑笑。

    寇忱说是这么说, 这会儿状态其实就已经有点儿晕了,比他们那帮人的酒量是好不少,但也就那样吧。

    霍然看了一眼旁边的酒瓶, 他俩喝了六小瓶,还行。

    每一瓶都是经过寇忱亲自过目的,不能有什么分开不在一块儿的意思, 最后寇忱还想让服务员再拿一瓶, 实在没有不重样又“吉利”的了,他就放弃了没再继续喝。

    也多亏是没再多喝一瓶, 寇忱出了饭店就一直在唱歌。

    之前那次他们去KTV,霍然没去, 今天算是听了个够,唱了半小时, 一首歌两三句,一直没重复过。

    寇忱这个歌曲储备量还不错,还有不少外语歌。

    手机响了一声, 徐知凡发了消息过来-

    快锁门了, 你俩什么情况?-

    不知道,他开始唱歌了

    霍然点了语音,把手机放到寇忱嘴边,录了几句发到了群里。

    群里几个人顿时一片哈哈哈哈,瞬间就没有人关心他俩晚上回不了宿舍该怎么办了, 纷纷嘱咐如果还有更上一层的洋相,一定记得录像。

    只有徐知凡还有残存的良知,在哈完了之后提醒了他一句-

    一会查寝我们会给你俩打掩护的-

    你俩要是进不了宿舍,就去医务室,校医室后窗从外头能打开,正好两张床

    “我操,”霍然笑了起来,发了条语音过去,“后窗能打开你都知道……实在回不去我可以去开个房。”

    “你俩没有身份证。”徐知凡说。

    啊。

    这是一个问题。

    他和寇忱身上,只有两个手机。

    “说什么呢?”寇忱问。

    “现在打车回去也赶不上了,宿舍关门了,”霍然说,“咱俩没有身份证,住不了店,知凡让咱俩去校医室睡。”

    “不是吧,”寇忱说,“他和许川偷到校医室钥匙了?”

    “……是后窗从外头能打开,可以爬进去。”霍然说。

    “哦,”寇忱想了想,突然有些兴奋,“好,就睡那儿,我还没这么睡过呢,太有意思了,一张床能挤下咱俩吗?”

    “有两张床。”霍然说。

    “行,那拼起来吧。”寇忱说。

    “为什么啊?”霍然看着他。

    “我怕摔下去啊那床比宿舍的床窄多了,”寇忱说,“我上回肚子疼不是躺了一回么,就是因为不敢翻身才睡着的。”

    上学的时候,翻个墙打个架旷个课,是很多男生的回忆,但在校医室里睡觉,大概就很少了,估计全校就他俩能有这份回忆了。

    从操场边儿翻墙进学校的时候,霍然有些担心:“我先过去你再跳。”

    “怕我喝多了啊?”寇忱问。

    “不是怕,”霍然说,“你就是喝多了。”

    寇忱没说话,直接助跑,蹬了一下墙,手一撑就从墙头消失了。

    “靠。”霍然赶紧也跑过去,攀到墙头往下看了一眼。

    寇忱站在那边冲他笑:“看到没,你寇叔三岁开始翻围栏……”

    “不是被钉在围栏上了吗?”霍然跳了下去。

    “你真他妈能破坏气氛。”寇忱瞪着他。

    “走。”霍然说。

    校医室后窗,霍然按徐知凡的提示,抠着窗户下面使了点儿劲,窗户打开了一条缝,再一扳,就开了。

    两人悄悄地跳了进去,因为离校门太近,怕被保安看到,他俩也没敢开灯,借着外面路灯的光摸索着洗了个脸。

    “这床不用拼了,”寇忱拍了拍并排放在一起的两张床,“柜子里是不是有被子?”

    “应该是。”霍然找了找。

    药柜是锁着的,但旁边的柜子能打开,里面有两床小薄被,现在这个天差不多也够了。

    他把被子拿出来,抱着转过身的时候,发现寇忱站在床边,已经把上衣给脱掉了。

    “你不是吧?”霍然震惊了,“我们可是偷偷进来的,你要不要睡得这么滋润啊?”

    “怎么了,”寇忱一边说一边把裤子也脱了,拍了拍后腰往床上一躺,“让死神透透气儿。”

    霍然有些无语地把一床被子扔到他身上,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你要睡哪张床赶紧决定,睡中间怎么个意思,也不怕掉下去。”

    寇忱往墙那边挪了过去:“我睡里头。”

    “为什么?”霍然其实是想睡里头的,毕竟这是一个不熟悉的……小黑屋。

    寇忱胳膊撑起来看了他两眼,又挪了出来:“我睡外头。”

    “谢了。”霍然说,从寇忱身上爬到了里头那张床上。

    躺下之后他立刻翻身侧躺,脸冲着墙,无论墙有多安全,还是不如背后有个人安全。

    “聊会儿啊,”寇忱在后头说,“后脑勺冲着我太没劲了吧。”

    “你想聊什么就聊,”霍然说,“又不影响。”

    寇忱笑了起来,往他这边挤了挤:“其实我也不知道聊什么,我就是觉得今天心情挺好的……一开始不太好,想到老袁可能要背锅,我就有点儿郁闷,但是后来跟你吃饭聊天儿,又觉得好了很多。”

    “老袁如果背锅,我就大闹校长室。”霍然说。

    “一块儿去。”寇忱说。

    “嗯。”霍然闭上了眼睛。

    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后来他俩应该还聊了点儿什么,但都记不清了,毕竟喝了酒。

    一睡就直接睡死了。

    一直到有人在他脸上噼里啪啦地拍,他才猛地一下惊醒过来。

    “你俩是想上校园新闻吗?”徐知凡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天都亮了还不起来!”

    霍然又惊醒了一次,这回是真的醒了。

    他突然想起来晚昨上他和寇忱是在校医室睡的觉。

    “别搂着了,”许川的声音也传了过来,“快起,一会儿张医生和陶蕊他们就要来上班了!”

    霍然腾地一下想要坐起来,但腾到一半就又摔回了床上。

    寇忱的胳膊搂在他腰上。

    “喂!”他回过头,发现寇忱整个脸都埋在他被子里,他伸手往寇忱脑袋上拍了两下,“起来!”

    “他昨天喝了多少?”许川扯过寇忱的胳膊,把他强行拽了起来。

    “三瓶江小白,”霍然说,“他昨天没醉,就是稍微有点儿高。”

    “寇忱!”许川拍了拍寇忱的脸。

    “哎,烦死了,”寇忱终于睁开了眼睛,嘟囔着,“人不是还没来么,紧张什么。”

    “来了就晚了!”许川说,“陶蕊还好,张医生肯定会告诉老袁的……你怎么还脱这么光!又不是在宿舍!”

    徐知凡把寇忱的衣服扔到他身上:“快。”

    “你们怎么不打个电话过来叫,”霍然飞快地下床,把床上的被子叠好,“跑过来多耽误时间。”

    “你以为我没打吗?你俩都不接啊!”徐知凡说,“我们轮番打……”

    话还没说完,校医室的门外突然传来了钥匙声。

    “完了。”许川一把抢过霍然手上的被子,扑向柜子,刚打开了柜门要往里塞的时候,校医室的门被打开了。

    几个人都定在了原地。

    一手拿着钥匙,一手捧着早餐盒的陶蕊站在门外,一脸迷茫。

    过了好几秒钟,她才回过神来,背过身说了一句:“寇忱快点儿把衣服穿上。”

    “哦。”寇忱跳下床,飞快地抓起衣服往身上胡乱套着。

    “陶蕊姐……”徐知凡走到门边,“这个事儿是这样的……就……”

    “知道啦,”陶蕊说,“回晚了进不去宿舍,知道我这儿有个窗户能打开,是吧?”

    “……是。”几个人老实地回答。

    “就寇忱在这儿睡的吗?”陶蕊转过了身。

    “还有我。”霍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眼睛。

    “赶紧走,”陶蕊进了屋,把早餐放到桌上,冲他们挥了挥手,“快点儿,一会儿有人来了。”

    “谢谢姐。”几个人小声说着,跑出了校医室。

    “没有下次了啊!”陶蕊在后面压着声音补了一句,“下次我再发现就让保安抓你们!”

    因为起晚了,回宿舍洗漱完换了衣服,就已经没有吃早点的时间了,霍然和寇忱只能直接去了教室。

    意外的惊喜是胡逸给他俩一人带了一个面包和一袋牛奶。

    “我靠,太贴心了。”霍然低头开始猛吃。

    “我饿死了。”寇忱说。

    霍然猛地转过头:“你怎么又坐这儿?”

    “不是我想坐这儿的,”寇忱边吃边说,“徐知凡把我的座位占了。”

    霍然回忆了一下,刚才似乎的确是徐知凡走在他们前头,他往徐知凡那边看了一眼,这鸟人正全情投入盯着手机,没有接到他的信号。

    早自习的铃声响起时,老袁跟平常一样准时走进了教室。

    “老袁你怎么不在家休息啊!”魏超仁喊了一嗓子。

    全班一块儿转过了头,看到老袁时,也没人指挥,全都站了起来。

    “坐下坐下,”老袁幅度不大地抬手冲他们摆了摆,“我没什么事儿,手术都不用做,就是捆了个铠甲有点儿行动不便。”

    老袁走上讲台之后,有人问了一句:“昨天的那几个家长,怎么处理了啊?”

    “教育了一下,道歉,赔偿了医药费,”老袁说,“这个事你们不用太关注,学校后续会处理好的。”

    “这就完了?不抓起来吗!不给个说法吗!”有人非常不爽地喊了一声。

    老袁笑了笑,没有说话,一直等到教室里愤愤不平的声音慢慢平息一些之后,他才清了清嗓子:“我不是一味忍让,但有时候啊,我们做事,不是一股热血冲脑门,怎么解气怎么来就行的。”

    “学校面对的是学生,每一个学生,我们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成绩,也会考虑别的方面,身心健康很重要,”老袁说,“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作为那位同学,心里估计不好受,无论这是什么样的一位同学,我们还是希望给她留有余地,学校嘛,还是教育为主,惩罚不是目的。”

    班里的人还是有些不服气,嗡嗡地议论着。

    “我再多说一句关系不大的话吧,”老袁笑眯眯地说,“老话了,父母和家庭包括学校,都会影响一个人,但最终决定你能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的,是你自己。”

    “这是怕李佳颖受不了吧,父母加上舅舅,跑到学校因为自己谈恋爱的事,把不相干的老师打了,”寇忱小声说,“要是我,我估计不会来学校了,没这个脸。”

    寇忱的话还挺准,第二节 课还没下课,大家就在群里得到了消息,李佳颖来了学校,自己给自己提出了退学的申请。

    大家顿时一片议论,有骂的,有骂的,还有代替学校表示同意休学的,也有人觉得在这件事上她是被父母坑了的,不过议论了一整天之后,也没有人打听到学校会怎么处理这个事。

    到晚饭的时候,大家的话题,就已经从李佳颖身上,转到了老袁的伤和校运会上。

    霍然一直没有参与过讨论,始终都有些迷茫,也许李佳颖的故事就到这里了,无论她是继续上课到毕业,还是就此退学,就像一直都没有再在食堂出现过的何花,是休学了,还是转学了,还是改走读了,随着他们那一次食堂打架,慢慢就变成了一小段关于这次打架事件的背景。

    十年以后,我还给你倒酒。

    倒酒的时候会说什么呢?还会记得这些人吗?

    有点儿神奇。

    “我打听了啊,100米最强大的对手是刘宇,”江磊一边吃饭一边说,“你跟他打了挺长时间的篮球,应该知道吧?”

    “嗯,去年他不是百米冠军么。”霍然说。

    “400米没有特别牛的对手,报的人也少,毕竟又要耐力又要爆发力,”江磊说,“我看好寇忱。”

    “1000米呢?”寇忱问。

    “那就多了,除了周海超你认识的,还有两个高一的体育生,咱们高二也有好几个牛的,都在理科班,”江磊啧了一声,“震惊不,文科班只有寇忱一个人报1000米。”

    “火种啊。”魏超仁说。

    “不过我觉得吧,”许川说,“接力才压力最大啊,毕竟代表咱们班了。”

    “有我和霍然呢,没事儿。”寇忱说。

    “话别说得太满了,万一输了呢?”霍然说。

    “没想过。”寇忱一扬眉毛。

    这是他们分班之后的第一次集体活动,老袁非常重视,认为这是一次绝好的加强班级团结,提升班级荣誉感的机会,大家也都非常配合。

    一向不愿意出风头的霍然,被安排跟寇忱一块儿举口号的时候,也咬牙答应了。

    伍晓晨在最前头,举着文科1班的牌子,后头是他俩,一人一根杆子举着他们班的口号横幅。

    有点儿傻,不过寇忱看上去很愉快。

    “我们走到主席台的时候要不要挥舞一下。”他问霍然。

    “不要,”霍然很干脆地回答,“请你笔直地目不斜视地走过去。”

    “行吧。”寇忱笑着说。

    “准备了准备了!”老袁捂着胸口,“到我们了。”

    大家纷纷开始整理衣服,伍晓晨把牌子举过了头顶,回头看着他俩:“你们别顺拐啊,全校最帅的护牌就是你俩了,都看着呢。”

    “护什么?”霍然问。

    “牌呀,”伍晓晨晃了晃手里的牌子,“护这个牌。”

    “……好。”霍然点头。

    学校操场没多大,他们进场也就是顺着跑道走半圈,经过主席台之后基本结束可以去排队了。

    前面几个班都挺能折腾的,他们前头的是理科8班,全体穿着汉服,跟他们形成了鲜明对比,经过主席台的时候还停下一块儿行了礼。

    霍然正盯着他们想看是怎么行礼的,伍晓晨突然喊了一声:“青春是我!”

    身后全班同时发出吼声:“青春是我!我最出色!”

    霍然吓了一跳,赶紧张嘴,赶上了后面那句:“我最出色!”

    喊了两遍之后他们走到了主席台前,台上的领导都冲他们微笑着。

    “一二三!”队伍里许川发出了口令。

    全班一起对着主席台就吼:“扬帆启航!劈波斩浪!”

    然后队伍里举起了一块花里胡哨的彩色牌子,举牌子的人疯狂地抖动着,大家一块儿把牌子上的字吼了出来:“谁也别拦我——”

    “谁也别拦我——”寇忱喊得挺响亮。

    霍然觉得挺好的,他自己也喊得很响。

    但寇忱抓着横幅的杆子跟着一块儿疯狂甩动,就让他非常震惊了:“你干嘛!”

    “快抖!”寇忱说,然后又跟着大家吼了一声,“我最出色!”

    霍然感觉自己跟中毒了似的,一边喊一边跟着寇忱疯狂地甩起了杆子。

    悲哀啊!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2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初次爱你,为时不晚 2作者:准拟佳期 5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