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48章

所属书籍: 轻狂

    “我可以不告诉袁老师, 也可以不通知家长, ”陶蕊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 “但是你也瞒不住啊,脸上这伤瞎子都能看到啦。”

    “看起来严重吗?脸上。”徐知凡站起来想去洗手池的镜子那儿照一下,但站起来之后他不得不原地站了两秒, 身上的伤扯着疼。

    “还可以,就是看着吓人,骨头都没什么问题, ”陶蕊叹了口气, “是被踢到脸了吧,你那帮朋友能不问你吗?”

    “他们知道, ”徐知凡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又回到了椅子上坐着, “我在这儿呆会儿吧,想想怎么跟他们说。”

    “是碰上什么事了吗?”陶蕊给他倒了杯水, “如果是大事儿,我建议还是要告诉学校或者家长,你毕竟还只是个高二学生, 有些事处理得了, 有些事处理不了的。”

    “我爸知道,”徐知凡说,“是我家出了点儿事,不是我惹的麻烦。”

    “看你也不是惹麻烦的人,”陶蕊松了口气, 笑了笑,“如果是寇忱那样的性格,要这么说,我还真的不太敢信了。”

    徐知凡笑了笑。

    换一个人,换一个家庭,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怎么处理呢?

    不知道。

    这就是自己家的事,假设没有意义,怎么假设都已经发生了,躲不掉,应对的方式也只有这一种。

    “你前男友的事处理了吗?”徐知凡问。

    “怎么,要转移话题啊?”陶蕊笑笑,“处理了,还是告诉他父母了,我们两家认识,所以一开始我不想闹大,太尴尬了。”

    “是啊,”徐知凡点了点头,“就这种认识的最不知道该怎么办,朋友,老邻居……”

    “想说说吗?咱俩算不上多熟,”陶蕊说,“可能说出来会好受些?当然,你要是不愿意,咱俩就聊聊别的。”

    “聊你新买的包吗?”徐知凡看了一眼她放在桌上的包。

    “眼神可以啊,”陶蕊拿过包,“限量版,就这一个,我跟柜姐熟,抢到啦。”

    “你出来上班是不是就为了买点儿零食吃啊?”徐知凡笑着说。

    “也不是啊,家庭条件好是我幸运,赚多赚少对于我来说影响不大,我可以不把收入放在第一位,”陶蕊说,“但我也想有我自己的生活,工作还是不工作,才是重点。”

    徐知凡竖了竖拇指。

    今天返校,食堂可以吃晚餐了,大家一般都会赶在开饭前到学校,老袁说过,这就跟小狗似的,挤一堆吃才有劲。

    七人组除了徐知凡,都到齐了,往食堂过去的时候,霍然拿出手机:“我给徐知凡发个消息。”

    “别发吧,”魏超仁说,“他要是不想我们知道,我们就还是装傻吧?”

    “所以说你这个脑子,”寇忱戳了戳他后脑勺,“就是因为要装傻才发消息问呢,平时正常他要这会儿还没到学校,我们是不是就得问了啊?”

    “哦对,”魏超仁点了点头,“还是你们的脑子长得精致。”

    “也算不上精致,”霍然一边发消息一边说,“也就是长全了而已。”

    一帮人笑了起来,魏超仁叹气:“我以为跟你熟了你嘴就不损了呢。”

    “这就说明你要是跟他不熟,他能给你损成灰。”江磊说。

    “你也差不多,”魏超仁说,“你也就是刚没开口。”-

    我们去食堂了,你在哪了-

    马上到了,我直接去食堂

    “他说直接去食堂。”霍然收好手机。

    “顶着脸上的伤?”许川问。

    “反正也躲不掉了,”霍然说,“估计也编不出什么理由来了吧。”

    的确是没编出什么合理的解释来。

    徐知凡顶着一脸的伤走进食堂的时候,一见他们就摆了摆手:“先打饭,吃完了再说。”

    “我帮你打吧,你去占座儿,”霍然说,“吃什么?”

    “跟寇忱一样。”徐知凡说。

    “为什么?”霍然愣了愣。

    “他吃肉比你吃得凶啊。”徐知凡笑笑。

    “我今天要吃红烧猪蹄儿,”寇忱宣布,“还有扣肉,粉蒸肉……”

    霍然赶紧拿了徐知凡的卡,往取餐台跑过去,就这些硬菜,十分钟之内就会被抢光。

    “还有还有,”寇忱排在他身后盯着里头,“我操,肉饼我也想吃。”

    “吃得完吗?”霍然叹气,等前面的人打完菜走了,他把徐知凡的卡递了过去,偏过头跟寇忱说,“报吧。”

    “姨姨好久不见,猪蹄儿扣肉粉蒸肉还有肉饼。”寇忱说。

    “不吃点儿青菜啊?”里头的大姐一边打菜一边问。

    “青菜?”寇忱皱着眉想了半天,“半份大白菜吧。”

    霍然都听笑了,把自己的卡递过去,要了两荤一素。

    “我这儿还有一份,跟刚才的一样。”寇忱拿过徐知凡那盘菜,把自己的卡递了进去。

    “不许代打!”大姐说。

    “姐,”霍然赶紧趴到窗口,“我们帮知凡打的,徐知凡,你知道的吧,学习成绩特别好的那个,上回帮你们拖地拖特干净的那个,他今天有伤,站不住。”

    “哟,怎么弄的啊……那行吧,”大姐拿起一个餐盘,在计价器上按了几下,“跟刚才那份一样是吧?”

    “是。”寇忱点头,伸手在读卡机上扫了一下。

    哔。

    余额不足。

    拿着两盘菜正转身准备走的霍然愣住了。

    “没钱了?”寇忱又扫了一下卡。

    余额不足。

    “那刷这张卡吧。”寇忱没等霍然说话,从他手里抽走了他的卡。

    霍然想说点儿什么,但手里的餐盘太重,尤其是徐知凡的那一盘,他只好拿端着盘子快步先走到了桌子旁边。

    “……这是把两个人的打一块儿了吗?”徐知凡看到餐盘就愣了。

    “你自己说要跟他一样的,”霍然笑着说,“他也吃这么多……卡里都他妈没钱了还有钱打这么多呢。”

    “谁?寇忱卡里没钱了?”江磊端着盘子过来,“他还能有没钱的时候?”

    “他卡里的钱是上学期剩的,这学期还没充值呢。”许川说。

    “有钱就是这样,胡吃海喝带请客一学期,卡里还能剩钱。”魏超仁说。

    寇忱端着餐盘过来了,把霍然的卡放到他面前,挨着他坐下了。

    “你拿霍然的卡?”许川愣了愣,“不是旁边就能充值吗?”

    “来不及去充了,你没看我后头都他妈是男的,”寇忱说,“我去充个值回来还吃个屁啊。”

    “你吃得完吗?”徐知凡看着他餐盘里的菜。

    “你吃不完给我吧。”寇忱说。

    “……我试试吧,我有点儿饿了。”徐知凡说。

    霍然看着徐知凡,其实一帮人打了菜回来之后都一块儿瞄着徐知凡。

    徐知凡眼角青了一块,嘴角有擦伤,手背肿着,手腕骨侧也有类似在地上蹭出来的血痕。

    这是被人打得没办法还手,只能伏在地上保护自己不被打得更严重了。

    或者他就没想还手。

    “怎么回事儿啊,”霍然问,“都这样了,我们没办法当看不到了啊。”

    “胡阿姨的儿子回来了,”徐知凡说,“她女儿今天来提醒过我,我差不多也猜到了会在路上堵我。”

    “几个人?”寇忱问。

    “不知道,”徐知凡说,“我趴地上也没抬头,没看清。”

    寇忱没说话,拧着眉,手里拿着的勺被他拇指按着,悄无声息地弯成了直角。

    “寇忱,”霍然伸手过去握住了他的手,捏了捏,“别冲动。”

    寇忱还是没说话,只是把手里的勺扔到了桌上,从霍然的餐盘里拿了勺,低头吃着。

    寇忱吃饭喜欢用勺,这会儿埋头吃饭吃得勺子一直敲着餐盘底儿,当当的,听得出他非常不爽。

    “我没事儿……”徐知凡说,“刚我去校医室检查了一下,没什么大问题……”

    “要是有什么大问题呢?”寇忱打断了他的话。

    徐知凡笑了笑,没说话。

    “他们家讲不讲理,是他妈你让那个胡阿姨去传销的吗?是他妈你上他家骗的钱吗?”寇忱压着声音,“是他妈你绑架了她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徐知凡说,“但现在要处理这事儿,就得站对面也想想,要不一直都拧着,就都别解决了啊。”

    “也没人能确定就是你妈妈带走的胡阿姨吧。”霍然说。

    “是,”徐知凡低头啃了一口猪蹄,“但如果真的是呢……”

    “如果真的是,所以你让她儿子打一顿是吧,行,”寇忱说着把霍然的那个勺也按弯了,还抓着捏了一下,给捏成了个U,“那按这个思路,如果不是你妈妈的主意,他们家就等着吧。”

    “没错,”江磊点了点头,“等着吧,当徐知凡娘家没人了吗?”

    徐知凡转头看着他。

    “这一刻,”魏超仁一拍桌子,“我们都是娘家人。”

    许川一直绷着想说点儿什么,这话一出来,他没忍住笑出了声。

    几个人顿时全笑了。

    “哎。”徐知凡按着脸上的伤边笑边叹气,“我现在真不能笑,你们行行好,扯得脸疼啊。”

    回到学校之后,那边是没办法再找徐知凡的麻烦了,但霍然有些担心他爸爸和奶奶。

    晚上一帮人去对面宿舍打牌的时候,霍然叫住了也准备过去的徐知凡:“你爸那边有什么情况吗?家里还好吧?”

    “嗯,我发消息问我爸了,”徐知凡说,“他说没人去,我估计……李灵会拦着。”

    “你是不是觉得对不起她啊?”霍然说。

    “说不上来,”徐知凡低声说,“她也生气,只是她比她爸她哥冷静些吧,我觉得这事儿就算圆满解决,以后跟她也就是陌生人了。”

    “你别给自己太大压力,什么陌不陌生人的,”霍然说,“你俩就幼儿园同学,她小学的时候给你表白过你还以学习为重严辞拒绝了,然后也就没什么太多联系了,本来也约等于陌生人。”

    徐知凡笑了起来:“你开解人的角度很别致啊。”

    “本来就是,你这种早熟的就是想太多,”霍然说,“你学学寇忱吧,当骂则骂,当打则打,当逼则装……”

    徐知凡按着脸笑得停不下来。

    “别跟个男人似的,按少年的脚步来,冲动点儿不管不顾点儿没什么大不了的,”霍然想了想,“年少轻狂嘛。”

    “知道了。”徐知凡点头。

    “我知道说这些也没用,”霍然往门口走,“但就觉得还是想说,有什么就跟我们说,别觉得会拖累朋友,十七八的朋友,是不一样的,跟二十七八,三十七八都不一样,过了这几年,我们就再也交不到这样纯粹的朋友了。”

    “你以前也没这么能说啊。”徐知凡跟在他身后。

    “这阵儿碰上的事儿太多了,”霍然说,“我就有点儿感触,随便有感而发一下。”

    徐知凡在他肩上拍了拍。

    霍然第二天就觉得自己的话说得不够准确,这些朋友里,有一种是很特别的。

    就比如眼前这位。

    “姨姨,”寇忱站在取餐台前,“我要鸡腿,肉饼,辣子鸡丁和麻婆豆腐。”

    “不要个素菜吗?搭配着点儿。”大姐问。

    “麻婆豆腐是素菜。”寇忱说。

    “里头那么多肉沫呢。”大姐说。

    “肉沫就是素菜。”寇忱很肯定地回答。

    大姐笑着给他打好了菜。

    哔。

    余额不足。

    “用这张吧。”寇忱回手从霍然手里抽走了卡,刷了一下,又把卡放回了他手里。

    霍然看着他端着菜愉快离去的背影,感觉无话可说。

    这样的朋友,就是最特别的那一种。

    得单归一类。

    “你记得充值。”霍然说,“你那儿还有钱吗?是不是没钱了?”

    寇忱没说话,一边吃一边拿出手机,点开直富宝,让他看了看余额,有小一万,再点开微信,打开寇潇的聊天框,里头有一溜转账和红包。

    “有钱,别担心。”寇忱说。

    “哦。”霍然点了点头。

    晚饭的时候寇忱依旧站在他身后,霍然转头看了他一眼。

    “干嘛,往前走。”寇忱推了他一把。

    霍然没说话,跟着前面的人往前慢慢挪动。

    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姨姨,回锅肉,红烧排骨,葱爆羊肉,土豆泥。”寇忱报出菜名。

    哔。

    余额不足。

    霍然一听这动静,端着盘子就跑。

    但手里有个餐盘他动作实在也没法太敏捷,寇忱一伸手抽走了他的卡。

    “你怎么还没充值啊?”大姐说,“你是不是没钱了?”

    “没,”寇忱笑了笑,“我跟霍然现在用一张卡了。”

    霍然回头瞪着他。

    “走。”寇忱愉快地端起餐盘冲他摆了摆头。

    霍然觉得很无奈,寇忱吃大户的决心非常坚定,从一开始往他手里拿卡,到从他兜里掏卡,最后直接把卡收到了自己口袋里。

    “你是不是不打算充值了啊?”霍然趴在桌上,听着老袁在上面说着元旦的放假安排。

    不过他们几个元旦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不回家,都呆在学校陪徐知凡。

    “充啊。”寇忱说。

    “什么时候充啊?”霍然问。

    “你卡还能一直有钱啊?”寇忱啧了一声。

    “……哦。”霍然叹了口气。

    “还是老话,”老袁说,“假期大家要注意安全,不要光玩,多少复习一下,马上期末考了,得过了这一关才能好好过年对不对。”

    “啊……”全班拉长声音叹气。

    “有一个事呢跟你们提前说一下,关于家长会的,”老袁说,“我知道大家都很讨厌家长会……”

    “所以咱们班不开家长会了?”寇忱马上问。

    “你想得美,”老袁笑了,班上的人再次拉长声音叹气,老袁敲了敲桌子,“家长会不能取消,但是我们可以换一种形式……我跟各科老师说了一下,这次我们班的家长会,既不表扬也不批评,也不总结,也不回答家长关于孩子在校表现的任何问题……”

    班里开始议论纷纷。

    “那家长会干嘛?”寇忱小声说,“家长会不就是打骂孩子动员大会么。”

    霍然笑了半天,拍了拍他的腿:“我家真不是,你节哀。”

    “大家可以写一封信给家长,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不用署名……”老袁说。

    “写给家长的信不署名……我妈就不知道是我了吗?”江磊茫然。

    全班哄堂大笑。

    老袁也笑了半天:“听我说!不署名,信也不给你的家长,打乱了,给别的家长,你们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期待,甚至有什么愤怒,对自己,对父母,都可以写……这一次,我们让爸爸妈妈真正地看看,别人家的孩子是什么样的。”

    “我靠?这个有点儿意思啊,”寇忱愣住了,“我写个信骂我爸……想想挺爽啊……骂什么呢?”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作者:叶斐然 2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3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4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5景年知几时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