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40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雾霾挺严重的, 两人三足比结束大家走出体育馆大门的时候, 外面的能见度已经开始降低了。

    学校放假两天, 住校学生也全都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寇潇打了电话过来,说马上到学校, 让寇忱到门口等着。

    “还要捎你同学吗?今天老杨没来,我开的小车,”寇潇说, “车上还能坐两个同学。”

    “没人了, 超人和川哥要去打电动,江磊胡逸已经去坐地铁了, 他俩住得近。”寇忱说。

    “然然呢?他家里接他吗?”寇潇又问。

    “不知道,我回宿舍以后都没见着他……估计不接, 他去山里几天家里都放心的,这会儿应该没人接他吧, ”寇忱往对面宿舍看了一眼,霍然正一边打电话一边收拾衣服,他冲那边喊了一声, “霍然!”

    霍然转头看着他。

    “一会儿我姐过来, 送你回去。”寇忱说。

    霍然犹豫了一秒钟,点了点头,又继续打电话了。

    寇忱把自己没洗的脏衣服都团成团塞进包里,背着走出了宿舍,在霍然他们宿舍门口站了十秒。

    一, 二,三,四,五……九,十。

    整整十秒!霍然的电话才总算打完了,拎着包走了出来。

    寇忱习惯性地想问谁的电话,但最后还是没问出来,万一是徐知凡的电话,他这么问,算不算打听隐私。

    啧。

    怎么这么别扭呢?

    “你姐来了吗?”霍然问。

    “估计我们到校门口就差不多了,她在路上了。”寇忱说。

    “我爸刚给我打电话呢,他跟我妈去我奶奶家了,”霍然说,“我奶奶病了。”

    “严重吗?”寇忱赶紧问。

    “不严重,”霍然说,“她身体好着呢,就是每个月都会说自己病了,估计是一个人呆着寂寞想要人陪陪,上上月说自己瘫痪了,我爸过去的时候她在打太极,上月说眼睛看不清东西了,我爸和我叔他们过去的时候她跟别的老太太正吵架呢,这月又说自己摔了一跤,病因都越来越随便了。”

    寇忱笑了起来,笑得有点儿停不下来。

    “差不多得了,”霍然看了他一眼,“有那么好笑吗?”

    “不光是你奶奶,”寇忱吸了一口气,止住了自己的笑,搂住霍然的肩膀,“我就是突然很想笑。”

    霍然很自然地跟他说起电话的内容,让他突然觉得自己有些矫情,就算真的是跟徐知凡打电话,他作为朋友,问一句是谁,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人有时候就是自己想得太多。

    “凭空多了两天假,笑傻了吧。”霍然说。

    “嗯。”寇忱点点头。

    “作业一个字儿都没少呢。”霍然说。

    “作业有什么怕的,大不了我抄你的。”寇忱说。

    霍然叹了口气:“你别抄我的,我也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写完,你要不抄徐知凡的吧,他成绩好。”

    “我以为你要教育一下我让我自己写作业不要抄呢?”寇忱说。

    “这方面我还等着别人来教育我呢。”霍然笑了起来。

    寇潇自己的车比老杨的车惹火得多,一辆骚红色的英菲尼迪,霍然上了车就觉得很愉快,后排就俩座,中间还隔着一个小茶几,寇士奇没法再往他身上拱了。

    “谢谢姐。”霍然说。

    “别客气,”寇潇指了指副驾上放着的一个纸袋,“吃点心吗?我刚买了一堆。”

    “吃。”寇忱一上来就把那个纸袋拿到了后座,往里看了看,拿了一个巧克力小蛋糕出来递给霍然,“你吃这个吧,巧克力的。”

    “嗯。”霍然接过小蛋糕。

    “一会儿工业园那块儿让我开一把吧,”寇忱给自己拿了个老婆饼,“那个断头路不是没人么。”

    “滚,”寇潇把车开了出去,“你拿爸的车去开,要不拿老杨的,别碰我车。”

    “抠死了,你是葛朗台家的桶成的精吧。”寇忱说。

    霍然愣了愣之后笑得差点儿呛着,寇忱给他拍了拍背。

    “你连本儿都没有还想开我车,上回帮爸倒车差点儿没把车库撞塌了,”寇潇语气里满满的鄙视,“你哪儿来的脸还开车。”

    “给你一年时间损我,明年我学完车你就闭嘴,”寇忱啧了一声,“某个科二考了五回的人,你就还有一年时间得瑟了。”

    “滚!”寇潇喊了一声,把音乐打开了。

    “我跟你说,”寇忱往霍然那边歪了歪,小声说,“表演开始了。”

    霍然看了看寇潇,也小声问:“什么表演?”

    中间的小茶几明显阻挡了寇忱往他身上靠,试了两次都没靠着他之后,寇忱很快地从座位后面扯出来一个小抱枕,往茶几上一放,然后躺过来靠在了霍然胳膊上。

    霍然叹了口气。

    “你看着。”寇忱以一种很不舒服的姿势梗着茶几靠着他,但表情非常愉快。

    寇潇往前开了一段,碰上了人行横道线,她停了下来,等着行人过街。

    “大姐!”等了几秒之后她突然喊了起来,“礼让行人呢!行人能不能也有点儿礼!要不你就站这儿跳个舞呗!”

    霍然看了看前面,一个打着电话的大姐踱着小号方步,正以散步的速度走过车头。

    “神经病!”寇潇骂了一句,等她好容易过去之后正要起步,后头的车按起了喇叭,估计是以为人过完了这车还不走,寇潇一边把车往前开一边骂,“就你有喇叭是吧!你再按一个我现在就给你表演一个当场熄火!”

    “脾气可大了,”寇忱笑着说,“一路且骂呢,不过你别担心,她嘴里骂,手上脚上还是很稳的。”

    寇忱说的没错,寇潇这一路都在骂。

    “绿灯亮了一个小时了你睡醒了没啊走不走啊前面的大哥!”

    “抢抢抢!抢你个南瓜!抢这两米距离你离天堂更近了是吧!”

    “变道打灯知不知道啊!驾照复印的吧!你不怕撞我还不想碰你呢!”

    ……

    “姐,喝一口吗?”寇忱拿了一盒酸奶,插了管子递到寇潇嘴边。

    “气死我了,就烦上路,全他妈智障,去趟驾校学的是吃屎吧,”寇潇喝了一口酸奶,“一个个这开的都是什么车,贴个马路杀手在屁股后头以为自己多幽默呢,会开的人贴了叫幽默,你这样的贴了就叫不要脸,你就该贴个傻逼,还能算你个持证上岗!”

    “别骂了,”寇忱笑着说,“霍然还在呢,毁形象啊。”

    “然然,你闭上耳朵吧,”寇潇说,“我就骂着玩,你别怕。”

    “嗯。”霍然笑着应了一声,“不过人家也听不见你骂吧。”

    “那能让人听见么,”寇潇说,“我主要就是出个气,骂得让人能听见了怎么行,打起来怎么办,我打得过谁啊。”

    霍然一下笑出了声,半天都没能停下来。

    他发现寇忱和他姐都挺能自娱自乐的。

    车在霍然家楼下停了车,霍然准备下车,寇忱趴在小茶几上看他:“明天去我家玩吧?”

    “嗯?”霍然看着他。

    “许川超人他们都去的,叫上徐知凡他们一块儿,打牌玩游戏什么的都行啊。”寇忱说。

    “上午我去打球,”霍然说,“下午吧?”

    “去哪儿打球?学校吗?”寇忱马上问。

    “不是,”霍然说,“去公共球场……”

    “雾霾啊然然,”寇忱有些吃惊,“你打球瘾这么大吗?”

    “霾习惯了都,而且是室内球场,昨天跟人约好了,也没说取消,”霍然看着寇忱,想了想又问了一句,“你想去吗?”

    “有得玩他哪儿都想去。”寇潇说。

    “让带人去吗?”寇忱问。

    “随便带,都带朋友,”霍然说,“你要想去明天过来找我?”

    “好。”寇忱点头。

    寇潇的车开走之后,霍然进了楼里,等电梯的时候拿了手机出来把外卖给点了。

    老爸老妈要去两三天,这两三天他都得吃外卖,想到这里,他突然就觉得寇忱还挺会生活的,还知道自己去吃小火锅呢。

    他就只会叫个外卖,还永远都只叫旁边小区后门的那家砂锅饭。

    啊,好想吃川锅。

    回到家里,他发现家里的大花瓶碎了一地,上面放着一张字条,是老妈的笔迹-

    宝贝然然,回来扫一下,我们着急去看奶奶

    “是懒得扫了吧?”霍然叹了口气。

    蹲地上好容易把玻璃碎片都捡进垃圾桶里,正想扫一下碎渣的时候,他手机响了一声。

    徐知凡发了条消息过来-

    接力第几?

    霍然笑了笑,他本来怕徐知凡回家了没看到现场会有点儿郁闷,所以没跟他说今天的比赛情况-

    第一!牛吗!-

    太牛了!

    霍然犹豫了一下,把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刚一接通,徐知凡的声音还没出来,他就听到了徐奶奶的声音:“你爸爸啊?还是你姑?”

    “是霍然,该你出牌了,算着点儿,别再点炮了,”徐知凡说,“我还仨月才能有压岁钱呢,供不起你点炮了啊。”

    “陪奶奶打麻将呢?”霍然问。

    “嗯,基本就是看她输钱呢,”徐知凡笑了笑,“你在哪儿呢?”

    “在家了,雾霾两天假,”霍然说,“你爸回家了吗?”

    “回了,这会儿去洗澡了,”徐知凡叹了口气,放低了声音,“出去转这么多天,什么人也没找着。”

    “跟你爸说的那个人看错了吧,”霍然说,“真回来了怎么可能不联系家里。”

    “我跟他说了,没用,下回听到点儿什么还得出去找。”徐知凡说。

    “那你妈就还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吗?这都大半年了,如果真是……”霍然皱了皱眉,“你们那个邻居胡阿姨,不是都打过电话问亲戚要钱么,她俩一块儿去的……”

    “我妈朋友同学的都不在这边儿,她跟别人要没要钱我们也不知道,”徐知凡说,“人家也联系不到我们,胡阿姨现在也没消息,她女儿看到我不开口骂就算克制了,我也没法问。”

    “怎么办啊?”霍然叹气。

    “不行的话过年我跑一趟吧。”徐知凡说。

    “跟你爸?”霍然问。

    “我自己,”徐知凡说,“我怕我爸去了真有什么事儿他着急。”

    “我跟你一块儿去。”霍然说。

    “到时再说吧,”徐知凡说,“你跟着去也没什么用,一个小孩儿。”

    “我明年18了徐大爷。”霍然笑着说。

    徐知凡也笑了起来:“没事儿,算算还有两个月才放假,这段时间没准儿就有消息了。”

    “嗯,”霍然点点头,“明天下午寇忱让一块儿上他家玩。”

    “行啊,”徐知凡说,“我想看看他的狗,是叫帅帅吗。”

    “是,非常烦人,一不留神就舔脸,你明天小心。”霍然说。

    又聊了几句之后,徐知凡挂了电话,说要带奶奶去吃饭了。

    霍然很想问问他,这事儿能不能告诉他们七人组别的人,但犹豫了半天也没开口。

    他是觉得有事儿几个人商量着可能主意多点儿,但徐知凡一直都是那种不爱给朋友添麻烦的人,有什么事儿都尽量自己处理,这次的事儿如果不是霍然去他家听到那个胡阿姨的老公来骂人,他也不会让霍然知道。

    如果徐知凡是寇忱那样的性格就好了,憋不住事儿。

    “跟什么人约的打球啊?”寇忱一早就打车过来了,去球场的路上有些兴奋,“有我认识的吗?校篮的?”

    “没有,”霍然喝着酸奶,“就几个经常去那儿打球的人,时间长了就熟了,今天可能有隔壁学校的,以前高中联赛跟附中碰到过。”

    “技术好吗?”寇忱小声问。

    “挺好的,”霍然看了他一眼,“你想装逼可能不容易。”

    寇忱对他的话完全不在意:“那你呢?”

    “我什么?”霍然又喝了一口酸奶。

    “你能装逼吗?”寇忱问。

    “我不装逼,”霍然啧了一声,“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呢,使命召唤之装逼。”

    寇忱愣了两秒,笑得停不下来:“小可爱你太可爱了。”

    “滚。”霍然简单回复。

    寇忱第一次到学校以外的篮球场来玩,当然,以前他对篮球也没多少兴趣。

    不过这个室内球场让他有点儿吃惊,跟他见过的那些完全不同。

    这球场至少二十年历史了,前身可能是个大仓库,两个球场并排着,中间和四周都有看台。

    篮球架很新,地上的线也应该是最近重新划过,但是四周的墙,房顶,还有看台,让他猛地以为自己打开了街头篮球。

    看台是有点儿生锈了的铁架子,有不少焊接的地方已经断裂了,放了一块木板在上头,旁边记分牌的架子也是同等材质,下面的支架断了,后头拿个大铁筒撑着。

    顶上的灯架很酷,光溜溜的大白灯用挂在横七竖八的铁管上,各种线拉着,最拉风的是四周的墙,满满的全是涂鸦,不知道叠了多少层,反正一点儿墙皮都没露着了。

    “我靠,”寇忱拿出了手机,“这地方有意思啊。”

    “霍然来了啊!”看台那边有人打了个招呼。

    “几个人了?”霍然往那边走过去。

    “一会儿还有几个过来,可以先热热身了,”看台上一个大学生模样的人跳了下来,指了指后排坐着的几个,“不知道你们见过没,你们旁边6中的。”

    “不知道。”霍然笑笑。

    6中那几个跟他点了点头:“你是现在校篮队长吧?”

    “嗯。”霍然应了一声。

    “你们前队长,跟我们打过球,很牛逼。”一个高个儿说着从看台上也跳了下来,把手里的篮球突然扔了过来。

    “蒋丞么?”霍然接住了球,慢慢带着球往后退了两步,“他是很厉害。”

    “他是后卫吧,”高个儿弯了弯腰,轻轻晃着身体,“你呢?”

    “前锋。”霍然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右手突然把球带到了身后。

    高个儿扑过去抄球的手落了个空。

    寇忱站在旁边有些吃惊,霍然带球躲避的时候高个儿的身体才刚开始倾过来,手都还没伸出来。

    这反应有点儿帅啊然然。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初次爱你,为时不晚作者:准拟佳期 2第一部 光芒纪·微光作者:侧侧轻寒 3独身女人作者:亦舒 4风月不相关作者:白鹭成双 5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