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66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这一套连扣带灌的动作一气呵成, 别说七人组没人能反应过来, 就顶着一脑袋西红柿蛋花的那位, 都没能反应过来。

    霍然把饮料瓶子从他衣服里拎出来的时候,他才猛地一下跳了起来。

    “我操!寇忱?你干什么!”这人转过头的时候吼了一声。

    寇忱看着他没有说话。

    那人摸了摸自己的头,又反手摸了一下自己后背, 然后又吼了一声:“你真以为这学校没人敢动你啊!”

    “反正不是你,”寇忱看着他,沉着声音, “要不你找个敢动我的来。”

    “我没你那么有病!”那人瞪着眼, “我他妈说你了吗你激动个屁啊!自己对号入座个什么劲!”

    “我管你说谁呢,”寇忱往前一直凑到了他面前, 跟他鼻尖都快贴上了,压着声音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 “你听好了,你再有一句, 我打的就是你。”

    霍然伸手抓着寇忱的胳膊拉了一下。

    寇忱这才往后退开了,但还是一直盯着他,眼睛里全是怒火。

    这人没有再说话, 估计是知道打不过寇忱, 不想继续吃亏,但又不愿意就此认输,于是狠狠一脚把地上的汤碗给踢飞了。

    这一脚,寇忱没什么反应,就那么看着他, 旁边七人组唰一下全站起来了。

    气氛有点儿紧张。

    霍然知道寇忱这会儿为什么突然会炸,这种时候别说是个他根本不放在眼里的同学,就算是校长,他估计也一样能炸,毕竟之前是真打过老师,还是两回。

    霍然把他往旁边拦了一下,站在了他和那个人中间。

    “仗着人多是吧?”那人看着霍然。

    “别跟这儿扛了,去洗洗吧,”霍然也看着他,“你不也就仗着正主没在么?他要站你跟前儿,你也不敢嘴欠这一句不是么?”

    “弄我这一身!就想就这么完了?”那人指着自己。

    “要不这样,”霍然回头从桌上把许川的汤端了过来,“他站这儿不动,你给他来一盆儿怎么样?”

    “我还没喝……”许川有些迷茫。

    “我刚也没喝。”徐知凡说。

    那人看着霍然手里的汤碗,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们那桌这时有人过来拉了拉他:“算了,先去洗洗,别理他们了。”

    那人拧着劲僵了几秒之后,把手里的勺砸到桌上,转身往食堂门口走了。

    许川很快地把霍然手上的那碗汤接了回去,放回了自己餐盘旁边。

    “吃饭吧。”霍然用胳膊肘碰了碰寇忱。

    寇忱没动,转头看着他。

    “吃饭吧,”霍然又重复了一遍,“咱不能每回都在食堂打架吧,吃完饭再说。”

    “嗯,没事儿了。”寇忱点了点头,转过身往厨房那边走。

    “干嘛去!”许川站了起来。

    “收拾一下啊,”寇忱说,“一地都是汤。”

    几个人于是都起身,跟寇忱一块儿去拿了拖把和抹布什么的,把之前浇了一地的汤和饮料收拾掉了,把桌子和椅子也擦干净了。

    之前他们在食堂打扫卫生挺长时间,已经是熟练工了,这会儿收拾得很快,回到桌子旁边继续吃饭的时候,菜都还是热乎的。

    寇忱又去给徐知凡重新端了碗汤过来。

    “寇忱啊,”徐知凡喝了口汤,看着他,“你今天这么一动手,后边儿肯定接着就会有人说你就是同性恋,你最好控制一下情绪,这要都动手,就没个头了。”

    “说这个我无所谓,”寇忱说,“随便说。”

    “应该没人再敢当他面儿说什么了,”许川说着又摸了摸汤碗,“还好这汤不是刚煮的。”

    “废话,我拿汤就是因为之前听知凡抱怨说汤不够热,”寇忱说,“我要想烫他我就拿萝卜那个保温杯了,吃饭之前刚灌的开水。”

    “哎哟。”胡逸吓了一跳,赶紧把保温杯从桌上拿到了凳子上放着。

    寇忱笑了笑:“你是不是傻。”

    吃完饭走出食堂,几个人打算回宿舍休息,走到半路的时候,老袁从前面岔路上拐了出来。

    看到他们几个的时候,他抬手冲寇忱点了点。

    “靠,”江磊小声说,“老袁这就知道了?消息这么灵通?”

    “食堂里那么多人呢,”魏超仁说,“随便一个出去说一嘴就知道了……老袁不会为难寇忱吧?”

    “对老袁有点儿信心吧。”徐知凡说。

    “一会儿是不是训练?晚了我就直接去体育馆了啊,”寇忱往老袁那边走过去,回头看着霍然,“你不用在宿舍等我。”

    “嗯。”霍然点了点头。

    “办公室有别的老师,”老袁拍拍寇忱的肩,“咱俩操场上散个步?”

    “好。”寇忱应着。

    老袁慢慢往操场那边走过去,寇忱跟在他旁边。

    “你这个脾气随谁呢?”老袁说。

    “我爸吧,”寇忱说,“他打我的时候比我打架的时候狠多了。”

    老袁笑了笑:“是么?”

    “别他跟你聊几句文学艺术的你就以为他是个文化人了,”寇忱说,“兴趣爱好跟他打人不冲突。”

    老袁笑意更深了,过了一会儿才又拍了拍他后背:“刚才怎么回事啊?”

    “也没什么,就那个傻逼说林无隅变态,”寇忱说,“我听着不爽……不过我没打他啊!就扣了碗汤浇了瓶饮料。”

    “这跟打也差不到哪儿去了。”老袁笑着说。

    “你笑什么,”寇忱斜了他一眼,“要罚还是要处分直接说就行,但我先说好,道歉肯定没戏,你开除我我也不会道歉。”

    “都不是,”老袁说,“没人要怎么着你,我就是听说这么个事儿了,就问问情况。”

    “情况?那就这么个情况,”寇忱说,“他歧视,我扣他汤,没了。”

    “今天林无隅喊话,也是你第一个鼓掌吧?”老袁笑着看他。

    “嗯。”寇忱点头,“他挺有勇气的,我肯定得支持他啊,而且我还必须得抢第一个,万一哪个刚才那种傻逼抢先起哄了喊个变态什么的……那多恶心人。”

    老袁点点头,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又看了他一眼,似乎是想说什么但又还是没开口。

    寇忱顿了顿,突然猜到了老袁可能想说什么,他看着老袁:“你是不是想问我啊?问我是不是?”

    “是想问,”老袁想想,“不过也不重要。”

    “我不是,”寇忱说,“不过我要真是,我也不介意告诉你,反正这是我的事儿,谁也管不着。”

    “是。”老袁点头。

    寇忱想想又拧着眉问了一句:“老袁,就今天……林无隅喊的那些话,学校……要怎么处理他?”

    “处理?”老袁愣了愣,“处理什么?”

    “就……”寇忱抓了抓脑袋,“他不是说他喜欢男的么。”

    “哦,”老袁应着,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虽然他喊出这样的内容是谁都没想到的,老师们也很吃惊,不过学校对这个事不会有任何处理,也不会有别的什么态度,你不用担心这个。”

    “真的?”寇忱有些吃惊,“就,他说完,老师们校领导们吃个惊,然后就过了,当没发生,是这意思吗?”

    “是。”老袁笑笑。

    “我操。”寇忱先是有些吃惊,接着心里涌上来的就是感动和激动。

    说不上来的情绪一下把他嗓子眼儿都堵上了,有点儿说不出来别的。

    那个跪在老师面前的身影是他这辈子都抹不掉的记忆,伴随着这个场景而来的震惊和愤怒,到现在都还真真切切。

    现在老袁这个轻松的回答,顿时让他眼眶都有些发烫。

    “你以前,是不是有过这样的同学?”老袁问。

    寇忱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被学校……处理了?”老袁又问。

    “学校和家里应该都处理了吧。”寇忱说。

    老袁拍了拍他:“很多事情,很多观念的改变都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总会往越来越好的方向走,你看,有些时候也不一定都那么糟糕,林无隅就可以大方大胆地说出来,没有他不该承担的后果出现,对不对。”

    “嗯。”寇忱应了一声。

    “你这个冲动可以理解,”老袁说,“我不会指责你,不过还是希望你以后能找到更妥当的处理方式。”

    “我试试吧。”寇忱说。

    “有点不服气啊?”老袁笑着问。

    “没有,”寇忱啧了一声,“我说话就这个语气。”

    “慢慢来,”老袁说,“下个月有篮球赛,之前运动会取消的,学校抽时间会重新安排上,你到时上场可不能这个脾气。”

    “放心吧,有嘴欠的前头顶着呢,轮不上我。”寇忱说。

    “霍然吗?”老袁笑了起来,“这小子,球打得是好,脾气也是不小……”

    “放心吧,”寇忱说,“我替你盯着他,敢骂人我就捂他嘴。”

    “我还是更担心你这性子啊。”老袁说。

    “我这性子怎么了,我发火也分什么事儿。”寇忱说,“我非常靠谱。”

    霍然在宿舍没呆多长时间,一帮人都过来打牌聊天之后,他就换了衣服去操场了,准备散两圈步再跑几圈开始训练。

    到操场的时候老袁和寇忱正顺着跑道溜达着。

    霍然慢跑着从后面超过了他俩。

    “嗨然然。”寇忱在后身叫了他一声。

    他回过头正想回一句的时候,老袁跟着也来了一句:“嗨然然。”

    “……嗨。”霍然冲他俩挥了挥手,感觉老袁再跟寇忱溜达两圈就得被他传染了。

    第二圈超过去的时候,没等寇忱开口,老袁就抢着先打了招呼:“嗨然然。”

    “袁老师,”霍然有些无奈,“别跟他学行吗?”

    老袁笑着冲他挥挥手:“你继续。”

    霍然往前跑了。

    跑了大半圈的时候,他看到老袁离开了跑道,往办公楼那边走了,寇忱站在对面跑道跟他挥手。

    虽然觉得有点儿傻,但寇忱的这个动作让他莫名就觉得很温暖,于是他也冲寇忱挥了挥手。

    接着寇忱顺着跑道往他这边跑了过来,速度很快,霍然慢慢往前跑着等他,差不多还有五十米的时候,他听到了寇忱的喊声:“一百米内超你——”

    霍然愣了两秒之后拔腿就开始往前冲:“做梦呢你!让你先跑二十米你也赢不了——”

    “有本事试试啊!”寇忱在身后吼。

    霍然觉得老袁应该是没有骂他,所以这会儿此人心情不错,对自己装逼的能力有了不切实际的幻想……

    离着这么远还想一百米追上来,简直不把百米第一放在眼里。

    霍然没打算让着他,一路飞奔往前。

    五十米过去了寇忱还跟他保持着之前的距离,霍然正想回头鄙视的时候,寇忱突然离开了跑道,直接切了半圈从球场中间往前抄了过去。

    “寇忱你要不要脸!”霍然指着他骂了一句。

    “不要了!”寇忱一边跑一边往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手往他这边甩了一下,“给你吧!”

    “滚!”霍然笑着骂。

    寇忱风一样从中间抄近道超过了他,然后切回了跑道上停下了,转过身冲他一抬下巴:“一百米内说超你就超你。”

    霍然笑着没说话。

    往寇忱面前跑过去的时候,跑道旁边的路灯亮了,暖黄的光打在了寇忱半张脸上,以前霍然也会觉得寇忱很帅,但今天隐在明暗之间冲他勾着嘴角笑着的寇忱,格外的帅。

    离寇忱只有几米距离的时候,寇忱伸出了手:“快,give me five!”

    霍然跑过他身边,跟他击了个掌。

    寇忱转身跟了上来,在他身后一块儿跑着。

    跑了半圈之后霍然偏过头问了一句:“干嘛呢,还排队跑啊?”

    “看你跑呢,”寇忱快跑两步上来跟他并排着,“我发现你跑步挺好看的,特别舒展,一百米起飞的那种。”

    “别耍完赖就拍马屁。”霍然说。

    寇忱立马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队长你真帅啊。”

    霍然没说话,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差点儿把他拍了个跟头。

    过了一会儿他才清了清嗓子:“老袁跟你说什么了?”

    “没事儿,”寇忱语气很轻松,“跟我谈心来着。”

    “是不是谈你往人脑袋上砸汤盆儿的事?”霍然说。

    “是,不过没骂我,就让我以后用点儿更占理更不容易被人抓着把柄的方法。”寇忱说。

    霍然扫了他一眼:“这是您自己消化之后的理解吧?”

    “没错,不过老袁就是这个意思,”寇忱跑了几步,看着他,“然然。”

    “嗯?”霍然应着。

    “刚要打起来了,你会拦着我吗?”寇忱问。

    “轮不上我拦,”霍然说,“川哥和徐奶奶肯定先扑上去拦了。”

    “就问你拦不拦!”寇忱提高了声音。

    “不拦。”霍然很干脆地回答。

    “为什么?”寇忱很愉快地笑着又问。

    “我知道你不爽啊,听了那句肯定炸,我干嘛拦着,我也不怎么爽啊,”霍然说,“不过我看你也没想真的动手打人。”

    “他都不配我揍他,”寇忱说,“再说他也不敢跟我动手。”

    “还说什么了没?”霍然问。

    “聊了点儿别的,说我脾气不好什么的……对了,”寇忱嘿嘿笑了两声,“老袁一开始以为我也喜欢男的来着,还有点儿不好开口问的意思。”

    霍然感觉自己心跳有一瞬间停了两拍,差点儿呛着。

    “还有,”寇忱想了想,“下周要打篮球赛了。”

    “嗯?”霍然看着他。

    “要打比赛了,上学期没打的篮球赛!”寇忱凑到他耳边喊。

    “哎哟!”霍然手指按住耳朵,“就你嗓子好是吧!”

    “是啊!”寇忱继续在他耳边喊,“我一想到跟你一块儿打比赛我就高兴!”

    “我也是。”霍然说。

    “一会儿咱俩练练配合吧,”寇忱说完猛冲了几步,然后一个转身,“传球传球!”

    霍然感觉自己现在跟寇忱脑回路大概已经无缝衔接,他连一秒钟的停顿都没有,一挥手做了个传球的动作:“接着!”

    寇忱跳起来接住球,转身投篮:“我操!三分!”

    “牛逼!”霍然适时配合。

    “还有谁!你说!还有谁!”寇忱回过头冲他喊。

    “什么?”霍然愣了愣。

    “这默契!你还能跟谁有!”寇忱说。

    “……没了,”霍然说,“就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鹤唳华亭作者:雪满梁园 2小女花不弃作者:桩桩 3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4密室困游鱼作者:墨宝非宝 5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