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90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走到门边刚想要伸手开门的时候, 又突然犹豫了, 万一……他往门上的猫眼那儿凑了过去。

    “看屁啊真是你姐你躲得过吗?”霍然在后面说, “人都叫你寇忱先生了。”

    “也是。”寇忱说。

    说完还是凑到猫眼上看了一眼。

    外面站着一个女服务员一个男服务员和一个酒店保安,三个人一块儿脸冲着门正在微笑。

    寇忱打开了门。

    “寇先生您好。”女服务员对他点了点头。

    “我不怎么太好。”寇忱没好气儿地说。

    “不好意思打扰您了,”保安一边说一边往屋里看了看, “您这里需要……帮忙吗?”

    寇忱回头看了一眼,霍然一脸冷漠地坐在地上看着这边。

    “没事儿,”寇忱抹了抹嘴角, “我跟我同学吵起来了。”

    “好的, ”女服务员说,“那需要帮您拿些药品过来吗?消毒什么的, 您……”

    她指了指寇忱的嘴角。

    “不用了,小伤, ”寇忱说完就把门关上了,隔着门说了声, “谢谢。”

    转过身的时候看到霍然正从地上起来,他赶紧跑过去,拉了霍然一把。

    “服务员都不认识你吗?”霍然问。

    “不认识, ”寇忱说, “我姐跟前厅接触不多,我之前也不怎么来他们酒店玩……”

    “难怪敢躲在这儿。”霍然靠着旁边的桌子,低头扯了扯衣服,发现自己T恤下摆被撕了个口子。

    “嗯。”寇忱应了声就没再说话。

    “你……”霍然抬起头,发现寇忱的脸已经凑到了他眼前。

    寇忱的鼻尖在他鼻尖上轻轻碰了一下。

    呼吸扫过他的嘴唇。

    霍然呼吸暂停了一秒。

    往前也凑了凑, 跟寇忱的唇贴在了一起。

    寇忱的唇挺软的,还带着之前眼泪留下的微微的咸,还有一小块破了皮,舌尖碰到的时候寇忱很轻地躲了躲,但又很快地回来了。

    霍然的手机在兜里响了一声。

    他俩的动作同时停了停,霍然正犹豫着是先拿出来看一眼,还是潇洒地把手机扔到一边去,手机又响了一声。

    接着又响了一声。

    “以后手机调震动行吗?”寇忱啧了一声,后退一步坐到了床边。

    霍然笑了起来,拿出了手机:“这么饥渴。”

    “……你说话注意点儿啊。”寇忱看着他。

    霍然看了看手机,消息是徐知凡发过来的。

    已经发了好几条了,前面的他都没听见-?-

    跑哪去了-

    你他妈旷课啊?-

    是不是寇忱联系你了-

    能不能学点好的,给我回个消息你大爷-

    我没给你打电话是给你面子啊,怕打扰了你俩抱头痛哭-

    回电话你他妈的-

    你爸可没说你跑了不许报警,我放了学就报警你自己看着办

    霍然冲着手机乐了一会儿,想回消息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回了。

    虽然徐知凡知道他的事儿,但现在这个局面,要怎么说?

    他突然很尴尬。

    “谁啊?”寇忱问。

    “徐知凡,”霍然说,“我下课的时候直接过来了,没跟他们说。”

    “问你了啊?”寇忱看着他。

    “嗯,”霍然点点头,“怎么说?”

    “就说我跟你联系了就行,没事儿,让他们别跟我家里说,”寇忱说到家里的时候皱了皱眉,“这事儿还没解决呢。”

    霍然应了一声,飞快地给徐知凡回了一条消息-

    他联系我了,我见着他了,别跟他家里说-

    我操!我就知道!他没什么事吧?-

    没事,住在酒店呢-

    能告诉其他人吗

    “能跟磊磊川哥他们说吗?”霍然问寇忱。

    “说吧,都自己人,再不说就太不够意思了。”寇忱说。

    两分钟之后,霍然手机一连串的消息声响起。

    寇忱放在床头的手机也一直在震。

    “群里炸锅了啊,”霍然看了一眼,就这么四五个人说话,愣是刷出了抢红包的效果,哗啦啦的,“你要不要露个脸?”

    寇忱摸过手机,往群里发了个笑脸表情-

    不好意思了各位,我跟家里事解决了就回学校,请你们吃喝玩乐

    紧接着一帮人又是一通刷,各种表情纷飞。

    “你就为出国的事儿吗?”霍然放下手机,叹了口气。

    “不然呢。”寇忱说。

    “不是,”霍然走到他面前,“就出个国吵成这样……”

    说到一半霍然猛地反应过来,停下了。

    “说啊,”寇忱胳膊往后撑着,仰起头看着他,“说,继续说,不就出个国么,出就出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霍然笑了笑没说话,一条腿跪到床边上,伸手捧住了寇忱的脸,很认真地低头在他嘴上亲了一下。

    “疼,”寇忱摸了摸嘴,“你打人怎么一点儿数都没有,下手这么重,牙都……”

    “牙没掉,”霍然瞪他,“你就喊得起劲,不知道的以为你脑袋让我打掉了呢!”

    “那也出血了啊,哪有打自己人打得见血啊!”寇忱啧了一声,“一点儿数都没有。”

    “我有数,我就是要打那么重。”霍然说。

    “……行,”寇忱看着他,点了点头,“行。”

    霍然有些不好意思,下手的确是不太有数,毕竟也不像寇忱总打架,分寸掌握得炉火纯青,他捏着寇忱的嘴唇往外拽了拽:“我看看。”

    “哎!”寇忱皱着眉抽了口气。

    霍然赶紧松了手。

    不过伤口还是看清了,挺大个口子。

    “还疼吗?”霍然问。

    “本来不怎么太疼了,”寇忱说,“你这拽的,你再使点劲儿估计还能滋点儿血出来呢。”

    “主要是你刚才……太突然了。”霍然说完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坐到了寇忱旁边盯着自己的鞋。

    “这也突然,我操,”寇忱很不爽,“你喜欢我多久了?你他妈没想过亲我吗?没想过我亲你吗?这一天终于来了,你难道不应该欣喜若狂抱住我吗?你什么毛病啊!”

    “……我真没想过。”霍然看着他。

    寇忱愣了愣,过了一会儿才往床上一躺:“行吧,我没你那么纯洁,我想过。”

    “你本来也没少亲啊。”霍然说。

    “差不多得了啊,”寇忱转头看着他,“给点儿面子。”

    “哦。”霍然点点头。

    沉默了几秒钟之后,他俩一块儿乐出了声。

    “去吃点儿东西吧,”寇忱笑够了之后摸了摸肚子,又侧过身在霍然肚子上摸了一把,“饿了没?”

    “你这几天是不是没好好吃饭?”霍然问,“你瘦得我都能看出来了。”

    “吃了两碗方便面,”寇忱叹气,“我没胃口,也不觉得饿。”

    “走吧,”霍然坐了起来,“去吃点儿东西,我请客。”

    “先吃碗面垫一垫,我饿得不行了,”寇忱立马坐了起来,跑进浴室洗了洗脸,“然后再去看看吃什么。”

    “吃完一碗面再去吃一顿饭?”霍然跟在他身后震惊地问。

    “嗯,我饿死了,”寇忱弯腰趴在洗脸池上哗哗地往脸上泼水,“要不吃完面我们去吃自助吧。”

    “随便你,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霍然摸了摸他的背,“我看着你吃。”

    寇忱这几天应该是憋坏了,这会儿洗脸洗得跟哪吒闹海一样唏里哗啦的,还顺手开始洗头。

    “不是,”霍然站在他身后靠着墙,“你不是饿了吗?”

    “洗头又不耽误事,”寇忱唰唰地洗着,“你要等寇潇洗头那就不一样了,晚饭得改成宵夜。”

    说完他嘿嘿嘿一通乐。

    “快洗!”霍然往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啪!

    脆响。

    还挺有手感的。

    于是他又扬手啪地甩了一巴掌。

    寇忱停下了洗手的动作,回过头从一脸泡沫里看着他:“片儿看多了吧?是不是想入非非了?”

    “滚啊!”霍然瞪着他骂了一句。

    “肯定是,”寇忱转回头继续洗,“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这种话我反应一向快。”霍然啧了一声。

    “也是,”寇忱想了想,“平时还总说。”

    “闭嘴啊。”霍然笑着走出了浴室。

    寇忱洗完了头出来,也没吹干,就用毛巾胡乱擦了一通,就拉着霍然出了门。

    在楼下前台又续了两天的房。

    “你打算怎么弄啊,”霍然问,“就一直这么不回去了?”

    “先撑一星期,”寇忱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情绪还是挺低落,声音也闷了,“时间短了我爸感受不明显,我就是想让他知道,我真的不愿意出国,而且我想跟他好好说话,我不撑时间长点儿,他会觉得我闹着玩。”

    “他去学校找老袁了,”霍然说,“我觉得老袁说的话他应该能听进去,老袁说话也比较有说服力。”

    “我得请老袁吃个饭了。”寇忱说。

    “你还有钱啊?”霍然问,“你姐他们这个酒店住着也不便宜了。”

    “还有点儿,”寇忱打开手机看了看,“我爸这月本来应该前两天给我打钱的,他没打,可能怕钱多了我跑得太远。”

    “我有。”霍然说。

    “你的留着吧,”寇忱搂住他肩膀,挂在他身上晃着往前走,“我打算下学期吃你的用你的。”

    霍然笑了笑。

    寇忱这种不好好走路的姿势,差不多从他们认识开始就是这样了,霍然觉得自己早就已经习惯,但这会儿寇忱还是一样的姿势,他却一阵说不出来的舒坦。

    “然然。”寇忱偏过头在他耳边小声叫了他一声。

    “嗯。”霍然应着。

    “你不是逗我吧?”寇忱问。

    “逗你什么?”霍然愣了愣。

    “你喜欢我。”寇忱说。

    尽管这事儿已经挑明了说开了,甚至意料之外地得到了寇忱同样的回应,但在听到寇忱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霍然还是一阵心跳加速,慌得仿佛正在果奔。

    而也是现在,此时此刻,他才猛地反应过来。

    真正地反应过来。

    寇忱说的“我喜欢你”。

    我很喜欢你,不是天天挂在嘴上的那种喜欢,是放在心里想都不敢想的那种喜欢。

    一直到这一秒,霍然全身的细胞才像是终于苏醒,恢复了运转。

    他有些费劲地清了清嗓子,过了一会儿才答非所问地说了一句:“你刚说的……再说一遍。”

    “你喜欢我。”寇忱说。

    “滚,”霍然说,“不是这句。”

    “我喜欢你,”寇忱说,“特别特别喜欢,你说你喜欢我的时候我头都兴奋炸了,要不我刚洗头干嘛。”

    “……头炸了洗一下能恢复?”霍然问。

    寇忱笑了起来:“能不能说正事。”

    霍然没说话,低头往前走。

    寇忱也没再出声,还是整个人都挂他身上慢慢走着,还愉快地小声哼着歌。

    也听不出是个什么调。

    可能没调吧,就胡乱哼哼。

    有时候他自己高兴了也愿意哼点儿原创歌曲。

    走了没多远,寇忱往前一指:“那儿有个拉面……”

    “是真的,”霍然说,“我没逗你。”

    寇忱的手还抬在空中,过了一会儿才放了下来,转脸看着他:“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以打岔的方式说这么重要的内容啊。”

    “我没逗你。”霍然说。

    “那我就,”寇忱笑着凑到他耳边,“放心啦!”

    然后轻轻在他耳垂上亲了一下。

    “我操!”霍然惊得差点儿蹦起来,条件反射地就要抬手抡过去。

    寇忱反应相当惊人,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你他妈再有一次这样,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啊!你这什么毛病啊!动不动就要打人啊!”

    “……我没想打你,”霍然说,“我就是想推一下。”

    “你凭什么推开我啊?”寇忱说。

    “我……”霍然看着他。

    “啊。”寇忱抬了抬下巴,一脸嚣张。

    “行行行,不凭什么,”霍然笑笑,“我也打不过你。”

    进了拉面馆,闻到香味的时候,霍然感觉自己也饿了,他看着价目表:“我要个大碗的。”

    “两个大碗的。”寇忱说。

    拿了面坐下之后,霍然叹了口气:“一会儿还吃得下自助?”

    “吃不下再说,你吃不下就看着我吃,”寇忱满不在乎的,“我现在心情好得不行,我能从现在吃到明天早上。”

    霍然看着他,平时就觉得寇忱很好看,这会儿看着尤其帅,哪怕是隔着两碗拉面的热气,也还是能清晰地看到。

    啊!

    这是多么的……

    还没想好要感叹什么,霍然的手机响了。

    这回不是消息提示,是有电话打进来。

    “谁啊?”寇忱问。

    霍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徐知凡?他这会儿打我电话干嘛?”

    “先接。”寇忱说。

    “喂知……”霍然接起电话,话没说全,就被徐知凡打断了。

    “你还跟寇忱在一块儿吗?”他劈头就问。

    “我俩吃面呢,”霍然说,“怎么了?”

    “他爸刚来学校,在老袁办公室晕倒了,”徐知凡说,“然后……”

    “什么?”霍然惊得一下坐直了,瞪着寇忱,“你爸在老袁办公室晕倒了!”

    “谁?”寇忱一脸震惊,“我爸?”

    “但是但是但是!”徐知凡一连串地说,“又醒了!”

    “然后又醒了!”霍然赶紧拍了拍寇忱的手。

    “谁?”寇忱脸上的震惊都没有休息的时间了,“我爸?”

    “现在好像去医院了……”徐知凡说。

    “然后又去医院了!”霍然实在没法一起一落地给寇忱传达了,直接把手机往寇忱手里一塞。

    寇忱赶紧拿起手机:“知凡!”

    “哎。”徐知凡在那边应着,“你别着急别着急啊,你爸没大事儿……”

    “怎么回事啊?”寇忱拧着眉,“你确定是我爸晕了吗?寇老二让老袁说晕了?不是老袁让寇老二气晕了?”

    徐知凡被他问愣了:“老袁心理素质多强大啊……不是,我不知道啊,就这么个事儿,还是超人看你爸来学校了就去老袁那儿偷听才看到的……”

    “去哪个医院了?”寇忱问。

    “不清楚,他自己去的。”徐知凡说,“寇忱啊,你……”

    “我知道他去哪个医院,”寇忱站了起来,“我马上过去。”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2花颜作者:匪我思存 3在寂与寞的川流上作者:寐语者 4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5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