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68章

所属书籍: 轻狂

    现在的天气说是转暖了, 但到了半夜还是很冷的, 霍然和寇忱捏着一小包牛肉干和两颗巧克力只支撑到了12点, 因为巧克力五分钟之内就被他俩吃完了,牛肉干他俩基本是按丝儿吃的。

    12点的时候走廊上闲逛的人都没了,他俩也蹲墙边吃完了最后一丝儿牛肉干, 起身回了宿舍。

    这么折腾一通,对治疗失眠还是很有效果的。

    霍然躺回床上闭上眼睛没多大一会儿就睡着了,梦都没做一个, 直接一觉睡到天亮。

    确切说, 天还没全亮,离他们正常起床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

    他是被手机给震醒的。

    霍然拿起手机, 看到有电话进来,是寇忱。

    他接起电话的时候困得厉害, 连气都气不起来,只是气若游丝地说了一句:“你他妈要是说不出个正事儿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去练球吗?”寇忱的声音明朗而清醒, 一听就是已经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了的。

    “……滚。”霍然说。

    “那我先去了,”寇忱说,“你起来了要是还早, 就去体育馆找我啊。”

    “……快滚。”霍然说。

    “好嘞。”寇忱挂掉了电话。

    “你大爷啊……”霍然把手机塞回枕头底下, 翻了个身,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脑袋。

    寇忱打开宿舍门准备出去的时候,许川从床上探出了头:“我操,寇忱?”

    “吵醒你了?”寇忱问。

    “真是你?厕所被人占了吗?”许川问。

    “没啊。”寇忱说。

    “那你出去干嘛?”许川看着他。

    “锻炼身体啊。”寇忱说。

    许川张了张嘴,好一会儿才从被子里把手伸了出来, 冲他竖了竖拇指:“牛逼,去吧,为了祖国。”

    “为了祖国。”寇忱点点头。

    其实这会儿也不算太早,高三不少都已经起来了,算是好学校的一种景观吧,操场上有人跑步,有人看书,还有人塞着耳机听英语。

    寇忱知道这个时间学校里有人,高三的从宿舍离开的时候会经过他们这层,早上总能听到脚步声,他以前还觉得这帮人是不是有病,至于拼成这样吗……

    没想到今天自己也加入了这个行列。

    虽然他起这么早不是为了学习。

    只是为了下周篮球赛的时候给文1长长脸。

    不,确切说是给霍然长长脸,虽然他跟篮球队的队员多数关系都还行,但当初他进球队的方式有点儿太得瑟,总会有人不服,还有人觉得霍然想办法拉了自己朋友进来。

    他得打几场拿得出手的比赛证明霍然就是慧眼识珠了。

    这么帅的珠呢。

    寇忱进体育馆的时候冲门口的仪容镜呲牙笑了笑。

    准备热身的时候他拿出了手机,这么早起床不是为了尿尿,对于他来说是件非常骄傲的事,他得让家里人知道。

    直接打电话给老爸老妈肯定会被打死,打电话给寇潇死得更惨,他扒拉了一下会话框,看到了老杨。

    老杨给他发了条消息,他没注意,这会儿才看到-

    你这周末过来挑皮子吗?你要是过来,我就空出时间等你

    他拨了老杨的电话。

    那边响了好半天老杨才接了电话:“我的天啊,现在几点啊?”

    “我都起来跑了五公里了!”寇忱说。

    “你是不是喝一夜酒?”老杨问。

    “怎么可能,”寇忱说,“我们要篮球赛了,我起来练球呢。”

    “……你上场?”老杨有些意外。

    “怎么了,”寇忱啧了一声,“看不起我?我球打得又不差。”

    “你是不是……”老杨放低了声音,“谈恋爱了?”

    “嗯?”寇忱愣了愣,“谈什么恋爱,我跟谁谈啊。”

    “那你练什么球?你打球不是特别奇怪,你这个时间起练球才奇怪,你跟哥说,”老杨说,“是要打给谁看?还是为了谁去打……”

    “哟,这时候就成我哥了,不自称我姐夫了啊?”寇忱笑了起来。

    “叫哥关系近点儿。”老杨说。

    “真没有,我跟谁谈恋爱了还能不告诉你么。”寇忱这话倒不是客气话,老杨追寇潇的时候他俩毕竟一块儿战斗了挺长时间的,有革命友谊。

    “你要做的那个脚链,”老杨又问,“是给谁的?”

    “霍然啊!他马上生日了,我不是说了么!”寇忱说。

    “让我做的那个小蛇呢?给谁的?”老杨继续问。

    “我操,也是霍然啊!”寇忱有些无语,“我都给你说过吧?你是不是失忆了?不是跟寇潇说好了不打脑袋么?”

    “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霍然手里了?”老杨还是不放弃。

    “杨睿东!”寇忱说,“你这样咱们可没法聊了啊,我还不能有个朋友了啊?”

    “那也没见你对……”老杨说了一半停下了,“算了,不管你,你就说周末来不来挑皮子吧。”

    “去啊,”寇忱说,“你过来接我吧,我想带着帅帅,开摩托带不了。”

    “行。”老杨应了一声。

    挂了电话之后寇忱活动了一下胳膊,很愉快地蹦进了清晨冰凉的风里,往跑道跑过去。

    霍然是在二十分钟之后进的体育馆,寇忱已经开始来回跑着练习各种角度投篮了。

    不过霍然会过来,还是让他有点儿意外的,就算是一周三次早训,也没有这早,霍然身为一个吊儿郞当的队长,早训也就比别人早到十分钟。

    寇忱听着电话里他那个语气,上课见面的时候能不骂人就不错了,根本没想到他会过来,有些惊喜地喊了一嗓子:“队长早啊!”

    “……早啊。”霍然垂头丧气地一脸没睡醒站在场边。

    “练球吗!”寇忱带着球从他身边跑过,带着小风,接着一个漂亮的三步。

    “滚。”霍然垂头丧气地蹲下了。

    这是还带着起床气。

    寇忱想起来徐知凡他们都不乐意叫霍然起床。

    “一会儿请你吃豪华早餐!”寇忱走到他身边,“食堂有的随便点,食堂没有的我出去给你买。”

    霍然没说话,打了个呵欠,眼泪都打出来了。

    然后低下头抱着脑袋,手在头上一通烦躁地胡乱扒拉。

    “霍然……”寇忱有些过意不去,那么早给霍然打电话的时候他真没想过霍然睡没睡够,“不好意思……”

    不过他话没说完,霍然已经腾地一下站了起来,顶着一脑袋搓乱了的头发瞪着他:“你攻我防,十次进攻五个球,进不了你出去跑十公里。”

    寇忱愣了愣,霍然把外套甩到旁边椅子上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顿时兴奋起来:“那我要是进了五个球呢?”

    霍然对于他这个问题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走进球场了才偏过头说了一句:“我跑十五公里。”

    “操,这可是你说的,”寇忱指了指他,“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霍然原地跳了几下,活动了一下胳膊和腿,然后转身过身,往旁边跨了一步,弯腰看着他,手指勾了勾:“放马过来。”

    寇忱知道霍然能当队长凭的是实力,他平时跟霍然一对一练习很多,也知道他技术很好,但他虽然不爱打篮球,水平却也并不差,又练了一个学期,他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而且他对霍然的防守习惯太熟悉。

    带着球冲过去的时候,他轻松就晃过了霍然,从霍然左侧把球往篮下带。

    刚带了两步,从地面弹起的球奔向他的手时,突然换了方向,往右边飞出了边线。

    “我操!”寇忱转过头。

    霍然在他身后慢慢收回胳膊,举过头顶拉伸了一下:“你信不信我能这么偷你十次。”

    “再来。”寇忱跑过去捡起了球。

    “十公里在等你。”霍然说。

    “激将法对我很管用的,”寇忱说,“使用需谨慎。”

    霍然勾勾嘴角,弯腰伸手冲他勾了勾手指:“来,菜鸡。”

    “你大爷!”寇忱骂了一句,带着球对着他就冲了过来。

    霍然偷他球没有偷满十次,只偷了两次,但寇忱被连续四次盖帽,失去了进五个球的机会。

    他抱着球,有些气喘地看着霍然,这下他算是知道了霍然为什么有带着文1这种替补都找不出几个的班摸前三的底气。

    “十公里。”霍然弯腰撑着膝盖。

    “现在么?”寇忱把球往旁边的铁筐里一扔,看着他。

    “你累的话歇会儿也行。”霍然说。

    寇忱没说话,转身跑出了体育馆,往跑道那边跑了过去。

    跑到半圈的时候,霍然从跑道对面切了个半圆,直接到了他前方二十米左右的位置。

    “三十秒之内套你一圈!”霍然在前面喊。

    “放你的屁!”寇忱骂,放开步子往前冲,“你套一个看看!”

    霍然没说话,转身就往前跑,跑了没几秒,突然转身跑回了跑道内侧,然后绕了一小段,从他身后又回到了跑道上。

    没等他回过神,霍然已经从后面超过了他,擦身而过的时候竖起三根手指:“三十秒。”

    “滚蛋!”寇忱吼了一声,“你他妈……”

    “脸?”霍然往脸上抹了一把,手往后一甩,“不要了,给你吧!”

    寇忱呛了一下:“你报复心怎么这么强?”

    “我报复什么了?”霍然后退着跑。

    “你这一套都扔回给我了,你还问我报复什么啊?”寇忱说。

    “我这不是报复,”霍然说,“我这是起床气。”

    “……什么?”寇忱震惊了,“起床气?您这起床气都够你登月了吧!”

    “十公里,”霍然用手指比了个十,“我给你数着呢。”

    其实霍然还算够意思,陪着他跑了差不多有五公里,才到旁边看台上去坐着的。

    算上寇忱之前跑的五公里,其实这会儿他已经跑了十公里了,要说不累肯定是屁话,但他不愿意说,说了跟求饶似的,没意思。

    又跑了三圈之后,霍然从看台上跳了下来:“行了,走一圈歇歇吧。”

    “没到十公里呢。”寇忱没停。

    “别跟我犟啊,”霍然说,“我饿了。”

    “行吧,”寇忱换成了慢跑,“想吃什么啊?”

    “徐知凡他们去食堂了,”霍然跟着他一块儿慢跑着,“我让他们一会儿告诉我。”

    “你起床气爆发完了没?”寇忱问。

    “嗯。”霍然点点头。

    “我真不是故意的,”寇忱说,“我那会儿就没想那么多。”

    “我也没生气,我那就是起床气,”霍然说,“起床气是不需要理由的。”

    寇忱看了他一眼,过了一会儿才说了一句:“你不来这一通起床气,我还真不知道你跟我还藏着招呢。”

    “没藏。”霍然说。

    “还说没藏!”寇忱瞪眼,“平时练球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玩。”

    “因为用不着,”霍然一边甩着胳膊往食堂那边跑过去,一边喊,“用不着啊——打菜鸡用不着啊——”

    “你完了!”寇忱吼了一嗓子,追了上去。

    他俩一前一后跑进食堂的时候,徐知凡正拿着手机往群里发早餐品种照片,看到他俩跑进来,把手机扔到了桌上:“玩我呢?”

    “我看看我看看,”霍然拿出手机点开了消息,把照片都看了一遍,“哎这个这个这个……”

    “鸡蛋饼是吧,”寇忱马上凑了过来,“我也要这个。”

    “嗯,”霍然点头,把寇忱的校园卡掏出来拍在了桌上,“还有千层饼,小米粥,小笼包。”

    “好,”寇忱看着徐知凡,“你呢?”

    “豆浆油条。”徐知凡说。

    “就这俩?”寇忱说,“你怎么吃得这么……清心寡欲的?”

    “还有三个三明治,”徐知凡说,“一个炸鸡腿,怎么样,够浪了吧。”

    “靠,”寇忱笑了起来,“行吧,我先去拿这些,其他人来了再说。”

    排队买早餐的时候,寇忱手机响了一声,他掏出来看了一眼,是老杨发过来的,几张皮手环皮脚环皮脖子环……皮项圈的图片-

    这些是比较简单的样子,你看一下,还有量一下霍然脚踝的尺寸,活扣留太长了不好看,最好按着尺寸来-

    我不要简单的,我要复杂的,要酷的,带钉子还有铜饰的那种-

    那些你做不来-

    我能做多少做多少,做不来的不是还有你吗-

    你直接让我帮你做了得了-

    那不行,意义不一样-

    行行行行,记得量尺寸

    寇忱把手机放回兜里,回头看了一眼霍然,霍然坐在桌子旁边正跟徐知凡说着话,脚踝正好露了出来。

    寇忱目测了一下。

    没测出来。

    霍然的脚踝长得其实还挺标致的,不粗,也不是特别细,踝骨清晰,线条慢慢隐入小腿,这个脚踝配个皮圈应该会非常酷。

    不过就像老杨说的,尺寸得合适,皮圈厚了就会显得笨拙了。

    他端着两盘早餐往回走,一直盯着霍然的脚踝琢磨着。

    徐知凡起身过来接过盘子放到了桌上,他没过去坐着,直接在霍然腿边蹲下了,伸手抓住霍然的脚踝握了握。

    “你量过脚踝粗细是多少吗?”寇忱问。

    霍然没有回答他。

    “你……”他抬起头,看到霍然脸上写满了一言难尽,他愣了愣,“怎么了?”

    “你非得在这儿问吗?”霍然有些无奈地问。

    寇忱看到正对着豆浆低头笑得停不下来的徐知凡时,才反应过来,感觉到了旁边几桌的目光。

    “靠。”他松开了霍然的脚踝,坐到了桌子旁边,“那一会儿你量一下告诉我吧。”

    “你量他脚干嘛啊?”徐知凡问。

    “我做个生日礼物给他,”寇忱说,“他不是快生日了吗?”

    “我也快生日了,”徐知凡说,“我跟霍然同月。”

    “你们的生日我都记着呢,”寇忱说,“一个也不会少。”

    “也是亲手做的吗?”徐知凡咬着油条笑着问。

    寇忱看着徐知凡:“知凡哥哥,这就尴尬了是不是……”

    徐知凡笑了半天,喝了口豆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2 2我的花园作者:藤萍 3电竞恋人作者:南野琳儿 4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5水晶鞋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