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7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冬天在海边晒着太阳吹着又暖又湿的风吃完一盘炒冰, 实在是一件很享受的事。

    唯一不怎么太舒服的就是身上的衣服一直干不了, 有盐, 空气湿度也大,霍然和寇忱买了一堆饮料回到沙滩上的时候,衣服裤子都还能拧出水来。

    寇忱站在旁边把沙滩裤脱了, 走到一帮人面前,抓着裤子一使劲,拧出来一滩水。

    “看看, 这怎么办。”他说。

    “刚我们买饮料的那个店旁边就卖衣服啊, T恤大裤衩都有,”霍然说, “实在不行就买一套换了吧。”

    “身上也都粘粘的。”胡逸摸了摸自己的腿,“还有好多沙子, 嘴里耳朵里都是。”

    “一会儿去冲个澡吧,”许川说, “要不怎么吃饭。”

    “寇忱,”徐知凡看着寇忱身后,“被偷拍了啊, 穿个内裤站海边。”

    寇忱回过头, 看到几个大学生样子的女孩儿站在不远的地方,看到他回头,都转开了脸,拿着手机一边笑一边对着大海的方向拍。

    现在的女孩儿越来越嚣张了,演技都不肯磨练一下, 一直在笑场。

    几个人去冲了个澡,在旁边的商店里买了衣服换上了。

    不得不说,这种景点的衣服,质量不怎么样也就算了,款式和花色都景区,哪怕他们七个人挑的都是不同款,走出去也一看就能看出来是游客。

    来自远方的旱鸭子舔海团。

    舔海团接下去的行程就是拍照,海边,树下,吊床,礁石,沙滩旁边的小店,救生圈,破渔船,渔民晾在路边的渔网……

    每拍一张,他们就会把照片发到群里,然后大家各自挑一下发朋友圈。

    一时间朋友圈里满满充斥着他们各种姿势各种背景各种组合的傻笑照片。

    同学们纷纷留言,刷屏有罪。

    还有人问他们这是去哪儿了,江磊很潇洒地回复了-

    泰国。

    把海滩转得差不多的时候,霍然感觉自己拍得笑都快笑不出来了,大家估计都跟他差不多,最后回到车旁边,司机大哥帮他们在景区大门外面又拍了一张集体照。

    全体都没有笑。

    非常酷。

    寇忱把这张发了朋友圈。

    伍晓晨在下面回了一条-

    你们是被黑导游拉去的吗?

    几个人一直笑到车开了都停不下来。

    “大哥,带我们去本地人吃饭的地方,”徐知凡坐在副驾,“提成我们直接给你,别带我们去那种旅客专享的店。”

    司机大哥笑了起来:“我们吃的都是路边摊哦。”

    “就要路边摊,”寇忱说,“我们就爱吃路边摊。”

    “行吧,我带你们去我朋友的店,”大哥说,“很新鲜,就是贵一点。”

    “贵没事儿,好吃就行,”寇忱说,“好吃的话晚上我们还去。”

    “我觉得我们可能可以直接吃到晚上,”许川说,“现在都三点了。”

    “好吃的话我们就吃到晚上,连着宵夜一块儿吃了。”寇忱说。

    “宵夜你们要是想吃,”大哥笑着说,“我带你们去专门的夜市吃,十点开始,半夜一两点才收,品种多,一条街都是,非常热闹。”

    “好,就去这儿。”寇忱点点头。

    平时他们在学校的时候,也经常一块儿出去逛街吃东西,不过都跟现在的感觉不一样。

    现在他们一帮朋友,在一个遥远的南方海边的城市里,陌生的人,陌生的场景,陌生的气息,陌生的口音……不仅仅是陌生了,人家不说普通话他们就跟出国了似的……说了也未必全能听懂,南方的普话跟方言一样种类繁多。

    这种完全自由自在随心所欲的旅行,是平时一块儿出去吃个饭完全不同的,新奇而放松,还有几分“我们长大了一切尽在掌握”的兴奋感。

    海鲜平时也没少吃,但坐在跟海滩只有一街之隔的小店门口,一帮人吹着牛喝着酒,吃起来味道就不同了。

    平时碰上特别漂亮和特别的菜才会边吃边拍照,这会儿上来一个菜就拍一张,然后七个人一块儿发朋友圈刷屏。

    最后唐维直接发了个朋友圈-

    你们这几个没人性的差不多得了啊,炫成什么样了,都是一个班的,抬头不见低头见,适可而止啊!

    这条朋友圈发出来之后获得了满屏的点赞。

    午饭连带着晚饭一块儿吃完之后,寇忱拍了拍肚子,拿着手机戳着:“行吧,最后得瑟一条,给他们留条活路。”-

    晚饭吃完,夜生活开始。

    寇潇第一个回复-

    滚。

    霍然笑得不行,他朋友圈刷得老妈都给他回复了,说儿子别忘了回家,你家在冬天没有露天夜市摊的遥远北方。

    夜市不光有吃的,几条街,吃的最晚,还有两条是卖“工艺品”,工艺品分两类,一类是本地的各种贝壳珍珠和海产品干货,一类是义乌小商品,全国都能看到。

    寇忱个没出过门的有钱人家的少爷,看到什么都想买。

    “不要买,这个学校后面的小店就有,”霍然一直在拦,“这个你也要?这做工还要八十?八块我给你做十个……”

    “说定了,”寇忱一指他,“我不用十个,一个就行。”

    霍然张了张嘴。

    “这个呢?这个贝壳灯真漂亮啊,”寇忱又换了目标,“买一个给你吧。”

    “嗯?”霍然愣了愣,看着眼前这个正闪着七色光芒的土嗨贝壳灯,感觉自己的语言功能都快因为寇忱神奇的审美而丧失了。

    “你晚上睡觉不是要开个小灯吗?”寇忱小声说,“买这个给你,多炫酷啊。”

    “那我他妈还怎么睡啊,”霍然说,“睁眼闭眼赤橙黄绿青蓝紫的,跟国产鬼片的灯光效果一样啊。”

    “是吗?”寇忱又看了看这个灯,依依不舍地放下了。

    逛了半条夜,寇忱差不多把所有的土嗨工艺品都拿起来看了个遍。

    霍然实在想不通,寇忱衣品很好,不穿校服的时间里,他从头到脚都透露着“我就是个被上学耽误了的浪骚模特”的气息,怎么挑这种小礼品的时候品味就能猛地一下蹦回小学。

    大概是气氛吧。

    集体旅行,没有“大人”在耳边唠叨,自由的气氛。

    逛完两条街,看到七人组各自拎着的购物袋里的东西时,霍然觉得自己的判断应该是很准确的。

    平时这帮人绝对看不上的东西,这会儿每个袋子里都有那么一两个。

    徐知凡的碎贝壳手镯,许川的发电花瓶,江磊的扇贝薰香小夜灯,魏超仁和胡逸的荧光流沙,一个绿荧光一个蓝荧光……

    “你们怎么了?”霍然十分震惊地挨个看了一遍。

    “你买什么了?”江磊问。

    霍然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自己的购物袋:“虾仁和干瑶柱。”

    “……你太有想法了,”许川冲他竖了竖拇指,转身就往回走,“等我一下,我也去买点儿,我都忘了可以买这些了。”

    “我也去!”一帮人都跟着又往回走了。

    “我也……”寇忱说着也往回。

    “你不是买了吗?”霍然跟在他身后,刚才寇忱是跟他一块儿买的。

    “我去买那个小灯,”寇忱说,“他们都买了呢,我为什么不能买。”

    霍然叹了口气,没有再阻拦他。

    出来玩嘛,就图个开心,谁旅游的时候不买点儿回来清醒之后就觉得自己有毛病的东西呢。

    老妈以前出去旅游,从遥远的某国外海岛上带回来一箱椰壳“风铃”,送都送不出去,最后发现某宝上就有卖,一模一样的便宜一半。

    寇忱想要的那个小灯,25块,买就买了吧。

    “25啦,没多要你的钱,”老板说,“我进价都20了!”

    “怎么可能,”寇忱说,“这么丑的东西,进价20?你骗谁呢。”

    骗你啊!

    你也知道这么丑的东西,你还买呢!

    霍然站在他身后,小声提醒:“25不要,讲不下来价就换一家。”

    “便宜点儿,不行我就上别家问了。”寇忱说。

    “你说多少!”老板说,“你说个合适的价就给你了。”

    寇忱憋了好半天,手很帅气地往旁边的铁架子上一弹:“二十四。”

    霍然和老板同时吃惊地转头瞪着他。

    “卖不卖?”寇忱一脸“不卖我就走了啊”的不耐烦表情。

    “给你给你!”老板飞快地拿了个袋子,装了一个灯递了过来。

    寇忱潇洒地扫了个码,付了24块,拿了灯走了。

    “我以为老板不会答应呢,”走了几步他又把灯拿出来在手上玩着,“进价都20了,算上摊位啊,运输啊,人工啊……”

    “谁告诉你进价是20的啊?”霍然问,“你自己一开始不是说不可能吗?”

    “我诈她啊,”寇忱说,“讲价不都这样吗。”

    霍然拍了拍他的肩:“是的。”

    “我再给寇潇买个那种贝壳戒指吧……”寇忱想了想。

    “她打死你你信吗?”霍然说。

    “……信。”寇忱说。

    “你要不买点儿珍珠的东西呗,送你妈妈还有寇潇。”霍然说。

    “不了,太贵了。”寇忱摇摇头。

    “居然有你觉得贵的东西?”霍然很吃惊,“上回你扔给李佳颖他们的饭钱都够买一颗不错的珠子了吧?”

    “不是,”寇忱压低声音,“我要是自己在这儿我肯定就买了,现在不是跟大家一块儿么,我给我家里人买那么贵的东西……他们看到了怎么办,跟着买花费太大,不跟着买吧,别人买那么贵的,自己给家里人就带便宜的吗?”

    霍然看着他没说话。

    “是吧,都普通家庭,”寇忱说,“这种时候就不得瑟这个了,得瑟得分场合。”

    霍然还是没说话,他是真没想到这一层,寇忱的细心让他有些吃惊。

    一向以装逼为己任的寇忱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居然有几分性感?

    七人组再一次在街口聚齐,各自又买了不少东西,都是回去就会自戳双目的那种,这会儿却一个个都觉得很愉快。

    “去那个店看看吧,”胡逸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店,“有那种穿名字珠子的,我们一人串一条吧。”

    “穿自己名字吗?”霍然问。

    “舔海行动啊,”胡逸说,“字母也行,字也行。”

    “这个可以!”大家再次高度统一。

    霍然虽然觉得很傻,但却也同意了,觉得挺有意思。

    不过果然就像他估计的那样,没有舔字,都是姓名常用字,没谁会叫X舔舔的。

    所以他们挑了字母,THXD。

    银色的金属小方块,上面是黑色的字母,配上黑色的绳子,看起来还挺酷的。

    几个人戴好手链,围成一圈,把手一起伸出去,然后拍了张照片。

    “谁发?”寇忱问,“我已经说了今天不发朋友圈了。”

    “我发,”江磊说,“我也说了今天不发了,但是我不要脸,说话从来不算数。”

    几个人笑着拿出手机,江磊发了朋友圈之后他们第一时间扑上去整齐地点了赞-

    猜猜什么意思。

    下面很快就有了回复-

    他好像的-

    她害羞的-

    挺好学的

    ……-

    左下两个手是霍然和寇忱吧-

    明显是,就这俩手最有CP感了

    吃完宵夜以后司机大哥开车送他们回酒店的时候霍然还在琢磨这一句:“CP感到底是个什么感?”

    “就是咱俩是一对儿的感。”寇忱小声给他解释。

    “……我知道是这个意思,”霍然说,“我是说这个感是怎么来的,就俩胳膊,还能看出CP来?”

    寇忱笑着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

    霍然把自己的手伸过去跟他并排挨着:“你看出什么来了?”

    “嗯,”寇忱点点头,“你没我白。”

    “滚,”霍然说,“今天晒了一天,明天七个人全一个色你信吗。”

    “我黑了也比你白一点儿,”寇忱说,“你得接受这个现实。”

    “行吧。”霍然又看着手。

    “她们开玩笑的,”寇忱说,“你不用介意这个。”

    “嗯?”霍然看了他一眼,“我没介意。”

    寇忱笑了笑没说话。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过了一点,昨天就没睡的一帮人连滚带爬地都冲回了自己房抢浴室洗澡睡觉。

    霍然进了房间之后,趁着寇忱欣赏他那个土嗨灯的时候抢先进了浴室,飞快地洗了个澡。

    出来的时候发现寇忱把灯插上了,关掉了房间里的灯,正躺在床上欣赏天花板上的七彩炫光。

    “这么开着好像是不太能睡着哈?”寇忱枕着胳膊,“闭眼都能看到它在闪。”

    “我说了啊,你不信。”霍然笑着说。

    “那怎么办,买都买了,”寇忱说,“要不我送给老袁得了。”

    “不带这么欺负老袁的啊。”霍然说,“不是说送我的吗?”

    “你不是睡不着么?国产鬼片的效果。”寇忱说。

    “试试吧,”霍然说,“你送个东西还送不出去,多没面子啊。”

    “不用给我这个面子,”寇忱说,“我送人东西送的多了。”

    霍然本来是觉得寇忱一心一意要买这个土嗨灯,自己如果坚持不要,他会很尴尬,这么看重朋友的一个人。

    结果寇忱突然情商全无地来这么一句,他憋了半天都没能接下去。

    寇忱笑了起来:“以前对你的印象就是你嘴欠,打个球逼逼来逼逼去的不消停,现在觉得你其实心特别软,是吧。”

    “也不是,”霍然说,“实在是你太不要脸了,我已经逼逼不起来了。”

    寇忱躺在床上笑得都没声儿了才倒了一口气:“哎——”

    “你性格其实还挺好的。”霍然靠着桌子看着他。

    “看对谁吧。”寇忱说。

    霍然不知道是不是今天有点儿兴奋过头,这会怎么也没控制住自己,问了一句早就想问但是一直觉得问了可能不合适的话:“你到底为什么转的学啊?”

    “听说是打了老师啊。”寇忱说。

    “打没打啊?”霍然追问,既然开了口,就干脆问到底吧。

    寇忱沉默了几秒钟:“废话,当然打了,我不吹牛逼。”

    “……为什么啊?”霍然问。

    “欠抽的人打他不需要理由,”寇忱说,“想打就打,想打几次打几次。”

    霍然震惊了:“打了几次啊?”

    “两次,”寇忱坐起来勾着嘴角笑了笑,“打一次不至于非让我转学。”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我的漂亮朋友作者:陈果 3夏梦狂诗曲II作者:君子以泽 4云中歌2 5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