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45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屋里烟气有些呛人, 徐知凡平时偶尔也抽烟, 但今天实在有点儿受不了这个烟味儿了。

    他想去开窗, 但门和窗旁边都站着人,他任何一点举动可能都会引起此时此刻情绪激动的一帮人的过度反应。

    他只能忍着。

    屋里除了他和老爸,还有五个男人, 胡阿姨的丈夫李叔叔,以及李叔叔的三个朋友,和胡阿姨的妹夫。

    今天的主题跟四个月来的主题没有区别, 胡阿姨的去向, 交人,交不出胡阿姨, 也得交出老妈,都交不出来也得先把胡阿姨从家里拿走的钱, 亲戚那里骗走的钱先还上。

    “她是跟你老婆走的,”李叔叔说, “她要不是说跟小林一起去的,我根本都不会让她去!”

    “可是……”老爸皱着眉,嗓子都哑了, 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话来。

    “李叔, 你也说了,如果胡阿姨不是跟我妈去,你是不会同意的,”徐知凡打断了老爸的话,“所以你也知道, 我妈是个靠得住的人。”

    李叔叔皱着眉,似乎并不想同意他的话,但又一下没办法反驳。

    “我妈不会害人,更不会……”徐知凡的话没能说下去。

    “那又怎么样?”妹夫开口了,“就算你妈靠得住,现在人没消息了是事实!往家里和亲戚那里要了钱就没消息了是事实!”

    “而且人是跟你妈走的!”李叔叔的一个朋友指着他,声音有些大,“现在你一句靠得住就想推掉责任吗!”

    “叔,”徐知凡控制着自己的语气,“是胡阿姨跟着我妈走的,还是我妈跟着她走的,现在还没有定论……”

    “你什么意思!”李叔叔吼了起来,“你现在说这个话是什么意思!你意思还是我老婆把你妈骗了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徐知凡说,“我是说这个时候了说这个没有意义,找到人才是最重要的,她们的安全才是最应该担心的问题。”

    “你少跟我说这些没用的,谁跟谁走的怎么没有意义了?”另一个朋友说,“就因为跟你妈走的,我们才来管你们要人要钱!”

    “人我们也在找,”老爸开口,“钱也给你们拿了一部分,我手头现在也没有那么多钱……”

    “每次都这么说!人没有!钱也追不回!”李叔叔有些激动,突然一扬手,对着电视柜上的电视机一巴掌甩了过去。

    电视机顿时被扇得转了半圈,晃了晃之后脸冲下往地上扣了下去。

    落地的瞬间,徐知凡伸出脚,在电视机和地板之间垫了一下,电视机没有摔碎。

    他抽出脚,把电视机扶起来的时候,李叔叔应该是没有得到发泄,又愤怒地拿起一个桌上的一个陶罐往地上狠狠一摔。

    “我就要一个说法!”李叔叔吼,“我不管你们家怎么样了!我只知道我家要毁了!”

    屋里几个男人顿时都提高了声音,骂成一片。

    门边的对讲门铃突然响了起来,同时还有人在外面砸门。

    徐知凡只觉得头皮发麻,李叔叔来过他家好几回了,但今天最激动,大概也是快忍到头了,虽然明知道谁都没有解决的办法,也还是要逼着他们要一个说法。

    算是一种发泄吧。

    徐知凡只是有些担心,门外还有什么在等着他。

    奶奶就在一楼,被吓到了怎么办。

    老爸的身体不是特别好,平时没什么感觉,一急了就容易累。

    徐知凡往门边走过去的时候就觉得步子沉得拖都快拖不动了。

    “徐知凡!”靠门口之后,他听到了外面的喊声。

    这个声音让他愣了愣,赶紧往门铃的屏幕上看了一眼。

    外面站着一堆人,离得最近的是霍然和寇忱的脸,后面是江磊许川胡逸和魏超仁,一帮人全到齐了。

    霍然和寇忱的脸一左一右在鱼眼镜头的两边被拉长弯曲,像一对括号,不过老妈以前就说过,你同学里就霍然的脸最经拍,怎么拍都挺好看的,现在看看还真是。

    如果老妈回来了,他可以让老妈看看录像,寇忱的脸也能在括号状态下保持颜值。

    徐知凡在看到这样的镜头的瞬间,突然觉得眼睛里跟放了个暖宝宝似的,整个脑袋都热了,鼻子都被热得有些发酸。

    他打开了门。

    霍然拍门的手还举在空中,门打开的时候他都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情形,抓着徐知凡的胳膊把他一把拽到了门外。

    接着寇忱就进了屋,准确地找出了徐爸爸,跟他打了个招呼:“徐叔叔好。”

    “哎,好。”徐爸爸看着鱼贯而入的一帮人,有些发蒙地应了一声。

    “空气不太好啊,开开窗吧,对身体不好。”许川从两个男人中间挤过去,到窗前,把窗户推开了。

    冷气一下涌入了屋里,就像闷罐打开了盖子,热气和烟雾迅速往窗户和门口散去。

    屋里的人都像是被凉下来的空气给扫清醒了,都没有出声。

    “这是怎么个意思?”李叔叔愣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往门口冲过去,“我女儿呢!”

    “她在楼下,”寇忱说,“跟徐奶奶说话。”

    李叔叔停下了,转头看着他:“你们是徐知凡的朋友吧,怎么?想把事闹大吗?你以为我们这些成年人,会怕你们这些毛头小子吗!”

    “没,叔叔别误会,”寇忱笑了笑,“我们就是来找徐知凡去吃饭。”

    霍然感觉寇忱就不应该笑,他这种黑老大后备役的气场里,这个笑容怎么看都像是另有含义,虽然霍然知道他就只是友好地笑一下而已。

    而那句来找徐知凡去吃饭,听上去也跟着带上了神秘的色彩。

    要搁某些电影里,这句差不多可以理解为,我们要弄死徐知凡这个叛徒,他偷了我们老大的货。

    好在这时霍然的手机响了,打破了紧张的气氛。

    霍然拿出手机看了看,一个陌生号码,平时他肯定不接了,但这会儿为了缓和气氛,他想也没想就接了起来。

    “喂你好。”他说。

    “你好我是骑手,”电话里的人说,“我现在到你家楼下了。”

    “什么?”霍然整个脑子里都被紧张气氛占据着,“我们骑行社今天没有活动吧?”

    “你点的火锅啊,火锅到了,”电话里说,“好大的两大袋啊,是你点的吧?”

    “哦!火锅!”霍然反应过来了,“是是是,我点的,不过我现在……麻烦你帮我放在楼下保安室吧,我现在还在外头。”

    “好的,单子上是两个六人套餐,有两锅啊,配菜也有两袋放在一起的,”骑手说,“对的吧?”

    “对的对的,”霍然说,“谢谢啊。”

    挂了电话之后一屋子的人的气氛似乎都松动了一些,毕竟这个电话证明了吃饭是真的吃饭,饭都已经送到了。

    不过李叔叔明显不想今天跑来一趟就这么结束了,他指着徐知凡:“你先告诉我你们家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事。”

    “已经报了警了……”徐知凡说。

    “报警有什么用!”另一个男人很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都是成年人,又没有任何信息,也没有什么证据显示有危险,你让警察去哪儿找人?那么多人失踪,他们找得过来吗?你们就这么等在家里吗!”

    “那您说吧,”徐知凡叹了口气,“您觉得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管你怎么做!”男人说,“现在是你们要告诉老李,你们要怎么做!”

    “我们的做法明显让李叔不满意了。”徐知凡说。

    男人还要吼,寇忱冷着脸往他面前走了小半步,屋里几个人立马同时都动了动,男人顿了顿。

    李叔叔摆了摆手,让男人不要再说,他盯着徐知凡,很长时间,又转头看着徐爸爸:“如果不是这么多年的老邻居,我早就已经动手了,我好好一个家,就这么乱了套,你们快点儿找人,我儿子年前回家,到时他会怎么做我真不敢保证。”

    李叔叔带人离开之后,屋子一下空了很多,徐爸爸慢慢坐到沙发上,抱着脑袋叹了口气。

    “你们……”徐知凡看着他们,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硬拉着让他们跟我过来的,”寇忱说,“我和霍然看到你走的时候很着急了,我实在是不放心,怕万一有什么你应付不来的事,就……”

    “谢谢。”徐知凡说。

    “嗯?”寇忱愣了愣,“我操,不要突然说这种话,我不习惯。”

    “谢谢,”徐知凡说,“谢谢你们了,真的。”

    “不说这个,”霍然轻轻拍了拍他后背,又看了看旁边的徐爸爸,低声说,“你他妈这么大的事居然骗我……”

    “楼下等我,”徐知凡说,“我一会儿下去。”

    “嗯。”霍然应了一声。

    几个人下了楼,站在徐知凡楼下拐角的花坛后头避风。

    “火锅送来了?”魏超仁问。

    “是,我让放在保安室了,”霍然说,“一会儿回去热热就能吃了,想喝酒的话路上买,我家没有了。”

    “保安会偷吃吗?”江磊问。

    “没那么馋吧,”胡逸说,“保安又不姓江。”

    “你这就不对了啊萝卜,”江磊看着他,“是不是一伙的啊?”

    “徐知凡他家这是怎么回事儿?”许川估计是忍不住了,“能说吗?这事儿看着不小啊。”

    “一会儿他下来。”霍然说。

    “不管他爸了吗?我看他爸情绪不怎么好。”许川问。

    “他爸一会儿肯定就睡了,”霍然说,“平时还挺正常的,就是容易累。”

    寇忱叹了口气,没说话,从兜里摸了根烟出来叼上了。

    “给我一根。”许川说。

    寇忱把烟盒扔给他,除了胡逸不抽烟,其他几个人都叼了一根。

    “给。”寇忱把自己点好的一根烟递给霍然。

    “平时也没见谁抽烟,”霍然接过烟,“这会儿怎么跟犯了瘾一样。”

    “这你就不懂了,”寇忱又拿了一根叼着,啪啪按着打火机,“这个叫程序,为的不是抽烟,为的是气氛。”

    大家纷纷点头。

    “哦。”霍然看着寇忱。

    风太大,打火机啪了能有八十多下,烟也没点着。

    “还我。”寇忱从霍然手上把刚给他的烟拿走了。

    霍然靠着墙笑了半天。

    “给。”寇忱抽了一口又把烟递到他嘴边。

    “我不要了,”霍然笑着说,“别搞得跟……”

    “虐狗似的。”胡逸很迅速地接了一句。

    霍然和寇忱都愣了愣,寇忱转头看了他一眼:“看不出来啊,小萝卜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看,这就是我们单身狗的悲哀啊,”江磊说,“俩男的都能虐狗了。”

    一帮人笑了好半天。

    寇忱也没再继续给霍然递烟,几口把烟抽完了:“我爸要知道我身上有烟,能把我抽成磨砂的。”

    “徐知凡他爸要跟你爸似的就好了,”江磊说,“他爸老实,也不太会跟人争,吵个架都吵不出声儿来。”

    几个人都沉默了。

    大概过了十多分钟,徐知凡从拐角走了过来。

    或靠或坐的一帮人立马都站直了。

    “你爸怎么样?”霍然问,“奶奶呢?”

    “我爸有点儿头疼,吃了药睡了,”徐知凡说,“我奶奶就在一楼打牌呢,打完了人家送她回去。”

    “那现在……”寇忱看着他,“按原计划?吃火锅去?”

    “嗯。”徐知凡点了点头,“门口买几瓶酒吧,晚上都别回去了。”

    “行啊,”魏超仁立马响应,“明天一块儿去学校,正好。”

    “够地方睡吗?”许川问霍然,“你爸妈没意见吗?”

    “他俩不管我这些,你们放心睡,睡哪儿都行。”霍然说。

    “我要睡霍然的床。”魏超仁说。

    “那你先跟你们寇老大打一架。”徐知凡说。

    一帮人全笑了。

    “……算了,”魏超仁秒怂,“打不过。”

    站路边等车过来的时候,徐知凡他们几个进了旁边的小超市买酒,霍然和寇忱站在路边。

    寇忱一直没太说话,估计是经历这么一个事儿,脑子里有点儿乱,毕竟还没弄明白那个邻居到底被徐知凡家怎么着了。

    “我有个事儿想提醒你一下。”寇忱沉默了半天突然说了一句。

    “提醒吧。”霍然看着他。

    “我先说啊,我肯定不希望你有什么事儿,”寇忱说,“但是如果你碰上什么事儿了,你别跟徐知凡似的瞒着,也别想着什么事儿都自己扛,你有朋友呢。”

    “嗯。”霍然点点头。

    “你不告诉他们也得告诉我。”寇忱补充说明。

    “好,知道了。”霍然笑了笑,“那……”

    “我有什么事儿肯定也告诉你……不过我应该也没什么大事儿,”寇忱想了想,“我爸这两年都不打我了,如果他打我,我肯定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让你来救命。”

    “……我能不去吗?”霍然说,“我怕我打不过你爸,他怎么看都是个练家子。”

    寇忱笑了起来:“还真是,他跟他那帮哥们儿一有空就去拳馆,活得特别健康。”

    “你爸真有……活力。”霍然说。

    “我也很有活力啊,”寇忱抬起胳膊,“要捏捏吗?”

    “……你找个女生去问吧。”霍然把他的胳膊按了下去,“你在我这儿已经快没什么形象可言了,女生那边儿还是可以获得很多欢呼的。”

    “不稀罕。”寇忱一脸不屑。

    “那你稀罕什么啊?”霍然说。

    “稀罕你把我当朋友,”寇忱说,“有事儿别瞒我,像徐知凡今天这样,我是看出来了,要是没看出来呢?怎么收场。”

    “知道了。”霍然拍拍他后背。

    寇忱顺势转身搂了搂他,心满意足跟个刚得到了表扬的幼儿园狗子似的也拍了拍他后背:“这才像话。”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2长相思3 : 思无涯作者:桐华 3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4一生一世,江南老作者:墨宝非宝 5将军这样不得体作者:棠粒儿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