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11章

第111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霍然觉得第一次打开新世界大门的成年人, 在入住酒店之前最好先问一下前台, 房间里是不是水床。

    否则你有可能成为一个把新世界大门开在桌上或者沙发上的有为青年。

    有些太超前了, 不合适。

    结束之后趴水床上倒还是挺舒服的。

    能感觉到跟他脸对脸趴着的寇忱喘气没喘匀的时候带起的细小波动。

    就是不能闭眼。

    寇老二可能真没瞎说,这床容易晕船。

    “洗澡去吗?”寇忱伸出手指在他鼻尖上弹了一下。

    “你去洗呗,”霍然说, “我又不跟你抢。”

    “刚就没跟我抢了,洗澡可以抢,”寇忱说, “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

    “这话说的, 后洗的是没水了还是没衣服穿了啊,”霍然啧了一声, “这能一样吗?”

    “那一块儿洗。”寇忱说。

    “你怎么这么腻乎。”霍然说。

    “起来!洗澡了!”寇忱一边吼一边蹦起来跳下了床,“怎么样, 这样不腻乎了吧!有没有感觉到我的霸气!”

    霍然趴床上笑了半天:“感觉到了。”

    这个浴室挺大的,别说两个人洗, 就是七人组一块儿进来洗,也能站得开……算了这种微妙的时刻为什么要想到七人组?

    喷头是转圈儿从天到地前后左右3600度无死角喷水,还有各种设置, 除去正常冲洗, 还有什么按摩去乏之类的。

    寇忱杵那儿挨个按了一遍,最后发现还是正常冲水最舒服。

    “啊——”他仰起头,闭上眼睛,张开胳膊。

    霍然飞快地往他下边儿轻轻弹了一下。

    “你手不想要了吧?”寇忱眼睛睁开了一条缝看着他,“刚没把你睡舒服么!”

    霍然笑了起来:“你就说你为了说出这句台词是不是等这一天等很久了?”

    “真没有, ”寇忱想了想,“我就刚这一瞬间突然觉得,这句很合适。”

    “还挺有自信。”霍然说。

    “别的事儿不敢说,这事儿……”寇忱说了一半大概是想起来自己并没有经验,这个逼在当事人跟前儿装起来可能有些不合适,于是停了下来。

    霍然挤了点儿洗发水,认真地开始洗头。

    寇忱在他旁边愣着也没动,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有些紧张地问了一句:“你刚那话什么意思啊?”

    “嗯?什么话?”霍然抓着脑袋,一脸泡沫他也睁不开眼,看不到寇忱脸上什么表情。

    “我挺有自信?”寇忱说。

    “怎么了,”霍然停下,“你不是挺有自信么?”

    “我听着不对啊,”寇忱用手把他眼睛上的泡沫抹掉,手指撑开了他的眼皮,“你说的是不是反话?”

    霍然冲了冲脸上的泡沫,转头看着他:“不算反话,但也算不上表扬吧。”

    “我不行?”寇忱震惊地问。

    “我说你不行了吗?”霍然说,“这事儿吧,我也不知道,也没看过片儿,行不行的又没个比较,我感觉也差不多吧。”

    “你难受吗?”寇忱又问。

    “不好受反正。”霍然如实回答,“也谈不上多难受。”

    “我操,”寇忱小声说,“是不是准备不足。”

    “洗澡吧琢磨什么呢,”霍然把水拧大,“晚上我试试,说不定效果也差不多……多加练习就好了。”

    “那晚上怎么不让我多加练习,你都否了我了。”寇忱说。

    “我练习完了你也可以否我。”霍然说。

    “我舍不得。”寇忱啧了一声。

    “不用给我面子,批评使人进步。”霍然严肃地说。

    洗完澡霍然有些后悔进酒店的时候太着急了,没先去买身衣服,现在拿着衣服一抖,都还全是烧烤味儿。

    “就先穿上呗,去对街那个商场买两身不就行了,”寇忱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又没多远。”

    霍然走到寇忱身后,摸了摸他后脑勺:“这伤好透了没啊?”

    “好透了吧,没什么感觉了,”寇忱说,“不过能摸着一道棱,是不是以后这条都不长头发了啊?”

    “这么细一条疤,不长就不长吧,以后要是秃了,这条就算有头发也派不上多大用场。”霍然说。

    “你会不会说话啊?”寇忱回过头瞪着他,“我家祖宗十八代!”

    霍然看着他。

    寇忱停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思索这句话这么说行不行。

    “十八代怎么了?”霍然问。

    “没有出过秃头!”寇忱瞪起眼睛。

    霍然笑了起来:“我就随口一说。”

    “不能说,现在头发金贵着呢,”寇忱说,“寇潇每次洗完头都在浴室里吼,说又掉一团头发什么的,特别吓人,那调子,我都以为她头发没了。”

    “她头发不是挺多的吗?”霍然靠在桌子边一通乐。

    “谁知道呢,以前就知道全天下的人都是胖子,人人喊减肥,现在发现全天下的人不光胖,还都快秃了。”寇忱看着他,突然不说话了。

    霍然愣了愣:“怎么了?”

    “刚才吧,就你吧……在这儿,”寇忱清了清嗓子,指了一下他身后的桌子,“非常……好看,我以前都没觉得你身材这么好……”

    “滚!”霍然吼了一嗓子,迅速离开了桌子,拿过衣服胡乱套上了,一回手又指着寇忱,“闭嘴啊!”

    商场里人很多,都抓紧周末最后的时光出来转转。

    霍然不太有心情逛商场,哪怕是跟亲爱的寇忱在一块儿,某些部位的些许不适也还是让他不想老来回走。

    寇忱也是个不爱逛街的,何况还没腻够,一路走着都用胳膊蹭着他。

    两人直接进了看到的第一家运动品牌店,随便抓了两套衣服,就去了结了账。

    “我来。”寇忱拿出手机。

    霍然没跟他争:“那一会儿吃饭算我的吧。”

    “咱们一会儿不是回酒店吃么,叫房间里慢慢吃,”寇忱说,“那个结账的时候直接扣了。”

    “哦。”霍然应了一声。

    “你跟我别算那么清楚,”寇忱说,“我跟川哥他们都不讲这些,你要跟我轮流给钱我就不怎么高兴了。”

    “知道了。”霍然说。

    “咱俩什么关系啊,咱俩……”寇忱说这话的时候收银的大姐抬头看了他一眼。

    霍然赶紧在他腰上掐了一把:“知道了。”

    “嗯。”寇忱啧了一声。

    酒店的菜单还挺丰富,寇忱来回挑了快二十分钟,霍然感觉自己肚子都开始叫了,他才拿起了电话开始让人送餐。

    霍然躺到床上,拿过手机看了看。

    七人组都回学校了,一般不会再在群里聊天,但今天群里却挺热闹-

    啊,寂寞鸭-

    是啊,寂寞,独守四分之三个空房-

    独守四分之三个空房-

    独守四分之三个空房-

    我们这边还行,磊磊把衣服都扔霍然床上了,算是填满了空虚的心-

    漫漫长夜要开始了-

    吃烧烤吗?-

    不了吧,刚吃完,还是就着醋吃的,我现在还顶着呢-

    四分之一空房的那俩肯定吃着呢-

    咱不能比-

    没有资格,单身不配吃-

    失落

    ……

    霍然拿着手机笑得停不下来。

    “怎么了?”寇忱躺到了他旁边。

    “你看群里这帮人。”霍然笑着说。

    寇忱打开群聊看了一会儿,笑了半天:“这帮逼,面对面坐着一块儿酸我们。”

    “明天一早回学校吗?”霍然问。

    “嗯,”寇忱拿过自己的包,从里面掏出了黑色的信封,把枕头竖起来靠在了床头,“别吵我啊,我要开始看这个了。”

    “我以为你看了呢?”霍然也坐了起来,靠在床头。

    “没,哪有时间,忙了一下午,”寇忱小心地撕开封口上的小玫瑰花,“我觉得你是不是就写了半页。”

    “一页满了,我字儿写得大。”霍然说。

    寇忱笑了笑。

    “你看了别骂我啊,”霍然说,“我每次语文考试作文都只能得到老师的同情分。”

    寇忱笑着抽出了信纸:“别逗我笑,看情书我得庄重严肃。”

    霍然没再说话,盯着他的侧脸。

    寇忱应该是看得很认真,他这阵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看题的时候,差不多就是这个表情,全情投入的样子。

    只有睫毛还在上下颤动着。

    霍然控制着自己的手,没过去揪一下。

    不过寇忱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一直盯着纸。

    情书的内容其实非常凑合,字数也少,但寇忱看得很慢,视线慢慢地从左到右,很长时间才能转回来。

    “你是不是有阅读困难症?”霍然忍不住问了一句。

    虽然内容很精简,但他拉勾的小图他还是画得很用心的。

    结果寇忱半天都没看到最后,没有对拉勾小图给出反应,这就让他很焦急了。

    “你注意点儿你的用词,”寇忱冷酷地继续慢慢看,“我会打人的啊。”

    “看到哪儿了?”霍然问。

    “一半了,”寇忱说,“你这个水平高考是要落榜啊。”

    “操心一下你自己吧,你高考就现在这水平只能求你爸代考才能不落榜。”霍然说。

    寇忱勾了勾嘴角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他终于放下了信纸。

    但也没有转过头,只是低头看着信纸,愣了很长时间。

    “怎么了?”霍然用手指在他腿上轻轻戳了两下。

    “没,”寇忱说,几秒钟之后他转过了头,把手伸到了霍然面前,伸出小拇指,“拉勾。”

    “拉勾。”霍然笑了笑,也伸出小拇指,跟他勾了勾。

    “我还没跟人拉过勾呢。”寇忱看着勾在一起的小拇指。

    “我也没有。”霍然说。

    寇忱迅速摸过手机,对着两人的手拍了一张照片。

    “手链也拍到了,不过我觉得……”他犹豫了一下,接着就把自己的腿一缩,把脚别了上来,“用这个做背景吧,就可以一起拍进去了。”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霍然看着他。

    “快。”寇忱说。

    霍然很无奈,只能学着他的样子,把自己的脚扳了过来,跟寇忱的脚放在一起,做过手链的背景。

    拍出了一张无法想像姿势的手脚扭曲照。

    寇忱还挺满意。

    “敢发朋友圈我谋杀你。”霍然提醒他。

    “这是私房照。”寇忱说。

    “这算个屁的私房照,你知道什么叫私房照么,”霍然说,“这个叫丑照。”

    “要不……”寇忱往他裤子上看了过去,“我们拍点儿……私房……照?”

    “滚啊!”霍然直接蹦下了床,跑到了花园里。

    “霍然,”寇忱还坐在床上,拿着手机对着他,“看我。”

    “看腻了。”霍然转过身看着他。

    “情书写得真棒,”寇忱说,“这是我长这么大看到过的写得最好的情书。”

    “马屁拍得有点儿过了啊。”霍然笑了。

    “真不是马屁,”寇忱说,“是真话,这是霍然写给我的情书啊,肯定是最好的。”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11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华胥引(唐七公子) 2春闺梦里人作者:白鹭成双 3爱如繁星作者:匪我思存 4千屿千寻作者:明前雨后 5云中歌 大汉情缘(桐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