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21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山里的夜晚并不安静, 各种虫鸣兽啸的, 风声水声, 但无论什么声音,都不会比人的声音更让人不安了。

    霍然和寇忱面对面地愣了一会儿,他拿起了甩棍和强光手电, 把头探到了帐篷外,看到了同样也探出了头的老杨。

    “怎么回事?”老杨压低声音问。

    “不知道,”霍然轻声说, “那边那几个帐篷什么情况?”

    “没听到动静, 是不是以为寇潇唱歌呢?”老杨说。

    “去看看。”霍然说。

    他特别不愿意去看,但这会儿如果不去看一看, 这一夜都没法好好过完了。

    “等我。”寇忱从睡袋里挣扎着钻了出来,这会儿简直后悔自己这么早就脱了个精光。

    霍然没等他, 穿了鞋钻出了帐篷,大概是怕灌风进来, 在他脑袋跟着想探出去的时候,反手还把帐篷拉链给拉了下来。

    “操,”寇忱压着嗓子骂了一句, 有些着急地胡乱往身上套衣服, “你他妈胆儿怎么这大了?这种动静你居然……”

    “你是不是鬼片儿看多了?”霍然又拉开了帐篷,“你什么时候在鬼片里看到鬼在野地里出现的?这附近又没有坟。”

    “野外没有鬼。”寇忱说。

    “你检查一下营地附近,你姐还躲帐篷里不敢出来呢,”霍然安排任务,“我跟老杨在林子边儿上。”

    “行。”寇忱总算把裤子套上了, 趿了鞋赶紧钻出了帐篷。

    霍然和老杨一前一后正往林子边儿走过去,寇忱一边留意着他们那边的动静,一边环顾着营地。

    那边几个帐篷没有人出来,也没亮灯,不知道是已经睡着了,还是在干点儿什么根本就没听到刚才的歌声。

    经过寇潇的帐篷时,寇忱拿了门口的登山杖:“姐。”

    “嗯,”寇潇在里头应着,“他俩去林子那边儿了?”

    “去了,”寇忱掀开帐篷帘子,把登山杖递了进去,“你拿着这……”

    寇潇端坐在帐篷里,手里拿着一把烧烤的铁签子。

    “我这个好,一扎就能给你扎成花洒了。”寇潇说。

    “……行,你用签子吧,”寇忱点点头,“我上那边儿看看,你有什么事儿就喊。”

    “放心吧,我是谁。”寇潇挑挑眉毛。

    寇忱又看了一眼霍然和老杨,他俩已经到了林子旁边,正拿着强光手电往林子里照,寇忱顺着光往林子里看了看,没有看到什么能动的东西。

    他轻轻走到了那几对狗男女的帐篷旁边,在开口之前先听了听。

    三顶帐篷里,有两顶里有人小声说着话,还有一顶里有喘息声……寇忱没再开口,轻手轻脚地快速退开了。

    感觉自己像个听墙根儿的,特别猥琐。

    不过退开之后他还是又绕着几个帐篷转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回到他们的帐篷旁边时,霍然和老杨也回来了。

    “怎么样?”寇忱问。

    “林子里有人。”霍然说。

    “大概是个女的,”老杨说,“我们听到她说话了,但是没看到人。”

    “嗯?”寇忱愣了愣,“没问问她怎么回事吗?”

    “半夜三更,一个人在林子里唱歌说话,的女人,”霍然看着他,“你还想跟她说话?”

    “你不是说野外没鬼吗?”寇忱说。

    “我说她是鬼了吗?”霍然说,“这明显是个精神病啊……”

    “哦,”寇忱反应过来了,“我靠,是个疯子?”

    “八成是,”老杨叹了口气,“一般这种山里的村子,谁家有个疯子,也不可能送去医院,也没人管,就那么跑吧,跑着跑着就死了。”

    霍然带着他俩把烧烤没用完的那些树枝都撒在了帐篷四周,如果有人或者动物接近,踩着了他们就能听见。

    在寒风里站着又说了几句之后,他们回了帐篷。

    “你说那几个老乡会不会是来找那个精神病的?”寇忱问。

    “不知道,”霍然皱了皱,“如果他们真是来找什么的,无论是找什么,都是见不得人的,正常找人找牲口的话都不会不问我们,只要没问,就肯定是有问题。”

    “嗯,”寇忱重新开始脱衣服,把自己重新扒了个精光,钻进了睡袋,“我先睡会儿吧,你先撑会儿,一会儿你困了就叫我起来,晚上咱俩换着守夜。”

    “行。”霍然笑了笑。

    寇忱把睡袋口收紧,只露出鼻子和眼睛,然后闭上了眼睛。

    霍然看着他。

    两秒钟之后寇忱睁开了眼睛:“操,你都不感动一下吗?现在你不困,所以我让你先守夜,等最困的时候我就起来换你了,你是不是没明白这个顺序?”

    “我明白啊。”霍然笑了。

    “那你都不感动一下?”寇忱问。

    “感动。”霍然点点头。

    “我操,”寇忱看着他,过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我头一回见到能感动得这么冷静的人。”

    霍然笑了起来:“其实我就想问问,你在野外的帐篷里,非得脱得只剩一条内裤吗?”

    “不然呢?如果不是在野外的帐篷里,是在我家里,我连内裤都不会剩。”寇忱说。

    霍然拿了颗巧克力边吃边说:“不要脱成这样,万一有个什么意外,别人站起来就能跑……”

    “我站起来也能跑。”寇忱说。

    “人家有衣服,”霍然说,“你果奔,不一样的,果奔还是在城里安全。”

    “哎!”寇忱坐了起来,“你意思是我现在又钻出来把衣服穿上,然后再钻回来,我他妈不够烦的啊!”

    霍然没说话,冲他摆了摆手。

    寇忱躺回去闭上了眼睛。

    帐篷里很安静,外面也没有了那个女人的声音,不唱歌也不说话了。

    霍然拿出手机看了看,没有信号。

    手机信号得继续往前,往老溪口方向走,差不多还有几公里到的时候,就开始有信号了。

    但也得到明天下午。

    这中间的时间里,手机信号就是野外的鬼,无论有没有,都没有。

    他在之前有信号的地方给老爸和徐之凡都发了消息,汇报了自己的地点,也说了接下去的行程,如果真有什么事儿,他们可以找得过来……

    啧。

    不想这个,这条线从他玩户外开始,就没听说过哪个驴在这条路上出过什么事儿的。

    寇忱一直没睡着,他没有八九点就睡觉的习惯,但他还是闭着眼睛,努力地使劲地睡了挺长时间,毕竟这一夜他和霍然得换班守夜,需要养足精神。

    在他终于开始有那么一点点睡意的时候,他的手机轻轻响了一声。

    这是他给自己定的闹钟。

    11点了。

    他该起来换霍然了。

    操?

    刚开始有点儿困,就要起床了!

    寇忱非常后悔刚才对守夜时间的安排。

    他很不情愿地睁开眼睛,看到霍然还坐在之前的位置没动,不过低着头,像是睡着了。

    太不敬业,这什么职业操守!居然在守夜的时候睡着了?

    “是不是要换你了?”霍然突然开了口。

    “我操,”寇忱愣了愣,“我以为你睡着了。”

    “闭目养神。”霍然睁开眼睛抬起头冲他笑了笑。

    “行吧,”寇忱坐了起来,“你睡吧,我两点叫你。”

    霍然没等他坐定了,就已经钻进了睡袋里躺好了。

    “……你不脱衣服啊?”寇忱吃惊地看着他。

    “我就是这么睡的,”霍然在睡袋里扭了几下,把外套扔了出来,“一点叫我,不要两点,太晚了。”

    “哦。”寇忱点点头。

    他没有穿衣服,就裹着睡袋坐在帐篷里愣着。

    霍然睡着以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长夜漫漫。

    但是一点的时候他没有如约叫醒霍然。

    两点的时候更没有。

    不是他有多么伟大。

    而是因为他在霍然睡着之后也就撑了半小时,就倒下睡着了。

    倒下的一瞬间,他脑子里还恍惚地闪过一句话。

    真有人过来,踩到树枝应该能听到吧。

    显然霍然也没在一点更没在两点的时候自觉醒来。

    早上寇忱被他推醒的时候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就知道是这个结果。”

    寇忱顿时笑了起来:“哎,我忘了定闹钟了。”

    “还好没定,”霍然一边收拾睡袋一边说,“影响睡眠。”

    “昨天晚上没什么情况吧?”寇忱坐了起来。

    “有,”霍然卷睡袋的手停了下来,“我们没吃完的鸡翅不见了。”

    寇忱顿时觉得后背一阵发毛:“何花来了?”

    “滚,”霍然笑呛了,“可能是小动物……当然也可能是人,所以赶紧起床,吃点儿方便面就出发了。”

    那边的狗男女对于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他们吃完早饭收拾好东西了,那边才有两个男的钻出了帐篷,到林子边儿去尿尿。

    霍然过去给他们提醒了一下让注意陌生人,这才过来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营地,确定没有遗漏的东西了,才一挥手:“出发。”

    “这个留下吧,”寇潇拿出了剩下的两根香肠,“我们是不是还有干粮,前面也有补给点?”

    “是。”霍然点点头。

    “那……”寇潇犹豫了一下,“如果昨天半夜是有人过来吃了鸡翅……”

    “放林子边儿上吧,”老杨明白了她的意思,指了指林边的一块石头,“放那上头,容易看到。”

    “好。”寇潇过去把香肠放在了石头上。

    因为有了昨晚的经历,这次本来只是看风景加辛苦出汗的普通行程,顿时就变得刺激起来,出发之后三个小时里,顺着小河谷往前走的他们,话题一直都是老乡和夜半歌声。

    “说真的,这地方真出点儿什么事,警都报不了吧,”寇潇说,“我手机一直没信号。”

    “往前就有信号了,”霍然说,“时有时无吧,你要报警吗?”

    “报警说什么?有人半夜唱歌,我们吃剩下的三个鸡翅被偷吃了?”寇潇叹了口气。

    寇忱很不爽地边走边用登山仗到处戳着:“再碰上什么老乡小乡的,我绝对冲过去抓住一个,如果真是疯子,这片儿的老乡肯定……”

    身后传来了石头滚动的声音,河谷里隐隐带起几声回响。

    脚下是快断流了的河床,踩到石头发出这样的声音是常有的事儿,但这声音在他们后方,有一定距离。

    几个人猛地转过了身。

    一个人影闪到了一个土坡后头。

    “我操你大爷。”寇忱把背包往地上一甩,拔腿就追了过去。

    霍然来不及阻止,只能也把包扔到地上,顺手抽了甩棍,跟在寇忱后面追了出去:“杨哥你照顾姐姐。”

    “照顾个屁,老杨,走!”寇潇急了,跑过去的是俩未成年人,还一个是她亲弟弟,真出了事,回去变成香肠的就是她。

    他俩跟着一扔包,也追了过去。

    这要是个调虎离山偷包计,他们基本就剩下身上的衣服了。

    土坡很低,寇忱几步冲到了坡顶,看到了那边是一片枯草,和稀疏的几棵树,形状都很难看,跟腰椎间盘突出似的。

    有一个穿得像个得道高僧一样的人,在草丛里跑着。

    “你他妈站着!”寇忱吼了一嗓子,直接从坡顶跳了下去,踩着浮土往下滑到平地上,继续追了过去。

    “操。”霍然并不想让寇忱追下去,但又想要抓住那个人,弄清怎么回事儿,要不这一路好几天,他们简直太不安全了。

    他没有寇忱那么潇洒的功夫,他下土坡的时候是蹲着滑下去的,跑出去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寇潇和老杨是坐着滑下来的。

    “寇忱你等我!”霍然继续跑,“别一个人!”

    “站着!”寇忱根本没理会他的要求,冲得像是被踢了一脚“给老子飞”似的,嗖嗖嗖的居然在坑坑洼洼的地面上跑得仿佛在跑道上百米冲刺。

    这速度打什么篮球,应该介绍他去学校田径队!

    很远的地方能看到农田,但他们所处的这片儿是荒地,只有杂草和一些落了叶的灌木,出于对昨天奇怪老乡的担忧,霍然往那边盯着看了几眼,没有看到田里有人,略略松了口气。

    “啊——”前面传来一声女人的惊呼。

    “寇忱!”霍然吼了一嗓子。

    “来!”寇忱也喊。

    霍然瞬间跑出了田径队长的速度,冲过去的时候,看到寇忱已经把那个高僧按在了地上。

    高僧正在疯狂挣扎,往寇忱脸上脖子上抓着,还不断抬腿往他身上踢。

    霍然扑过去,先按住了高僧狂踢的腿。

    高僧非常瘦,瘦到霍然按着腿的时候觉得再用点儿劲就能直接给按断了。

    “救命!不杀我!不杀我!”高僧开始喊,“妈妈!妈妈!杀我!杀我!”

    “我们不杀你!”寇忱喊,“不杀你!我们是好人!好人!警察!我们是警察!”

    高僧有一瞬间的停顿,霍然看清了这是一个女人,不年轻了,大概四十多岁的样子,脸上非常脏,身上也很臭。

    混乱的眼神让他差不多可以肯定,这是个疯子,昨天晚上在营地旁边转悠的,应该就是她。

    “妈妈来了!”寇潇跑过来的时候喊着,“妈妈来了!”

    “我操!”寇忱在高僧的挣扎中抽空扭头看着她。

    “她是不是找妈妈!”寇潇边跑边问。

    “……是。”寇忱一分神,被高僧一巴掌甩在了脸上,顿时怒了,回过头吼,“你他妈敢打你舅舅!”

    高僧并没有因为寇潇这个冒牌妈妈而安静下来,依旧拼命挣扎,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中间还唱了几句。

    老扬英勇地抽出了自己裤腰上的绳子:“先捆起来,这没法交流。”

    几个人得到提示,包括寇潇在内,纷纷抽出了自己裤子上的抽绳。

    场面一度非常不堪。

    但此时此刻也顾不了别的了,几个人按着高僧,寇潇用抽绳把她的手脚都捆了起来。

    松开手时,高僧终于安静下来,躺在地上不动了,瞪眼看着天。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和表姐同居的日子作者:苏派 2我的八次奇妙人生作者:葡萄 3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4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5终此一生,我只爱你作者:满城烟火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