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42章

所属书籍: 轻狂

    霍然听到了自己手机在响, 但是声音隐隐约约的特别遥远。

    一直到手机铃声停了, 他才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眼前的模糊消散之后他发现自己还躺在寇忱的床上,脑袋枕着的帅帅已经滑开, 只留了一条尾巴放在他脸旁边。

    寇忱就很不一样了,不愧是主人。

    扯了个枕头睡着就算了,半个人都压在他身上, 睡得呼呼的。

    “几点了啊?”霍然推了推寇忱。

    “啊。”寇忱迷糊着应了一声。

    “我问你几点了……”霍然说到一半, 手机在他裤兜里又响了。

    他艰难地伸手想把手机拿出来,刚摸到手机一个角, 寇忱翻了个身平躺着了,带着没睡醒的鼻音说了一句:“操, 你往哪儿摸呢。”

    霍然这才注意到手机的位置和寇忱的关系:“滚,你怎么不说你怎么睡的!”

    寇忱笑了笑, 抬手往帅帅的毛里抓了几下。

    电话是江磊打来的,说已经跟许川他们碰了头,半小时就到。

    “王姨姨——”寇忱慢慢从床上坐起来, 喊了一嗓子。

    霍然吓了一跳, 帅帅也被他喊得耳朵一弹。

    “来啦,”王姨上了楼,“刚我上来看你俩还睡着呢,叫也叫不醒,我先把汤炖上了, 我买了不少海鲜……”

    “我要吃油焖的,”寇忱说,“他们都没有意见。”

    “好。”王姨点点头,下楼去了。

    “有意见吗?”寇忱转头看着霍然,“你想吃什么?”

    “……没意见,”霍然说,“我想洗个澡。”

    “你在我房间洗吧,”寇忱说,“我去楼上洗,我衣服你随便穿,抽屉里有新的内裤。”

    “哦。”霍然点点头。

    寇忱的浴室跟卧室一样简单,黑白相间,有淡淡的茉莉花香,估计是沐浴露的味道。

    霍然打开灯,先看清了才走进去,然后推开了浴室的窗户,再把百叶窗拧横了,让外面明亮的阳光倾了进来。

    这样他才踏实了。

    他家的浴室就没这么方便,窗户那边是气井,打开了也没有阳光,对着一圈紧闭着的厕所窗户更吓人,所以他都开着门洗澡。

    打完球又睡了一觉,这会儿感觉人有些发闷,霍然脱了衣服拧开热水,兜头冲着。

    舒服。

    是手机在外面叫吗?

    好像没有。

    好像是?

    有吗?

    “霍然!”寇忱的声音突然在门外响起,“你爸爸的电话,响两次了!”

    果然还是没听错。

    霍然关上水,还没来得及出声,更没来得及拿条毛巾,寇忱已经把浴室门打开了,探了头进来:“快接电话。”

    霍然在拿毛巾挡一下和接电话之间选择了先接电话。

    他接过电话的同时,铃声停了。

    浴室里顿时变得很安静。

    他俩对瞪了一会儿之后,寇忱说:“浴巾在洗脸池下面的柜子里,我刚换的新的。”

    “哦。”霍然应了一声。

    “你这么矫情的人,不需要拿出来挡一下吗?”寇忱上上下下很夸张地扫了他几眼,笑着说。

    “滚出去,”霍然叹了口气,打开柜门看了看,拿出了浴巾,抖开了挡在自己身前,虽然说都是男的,谁看谁都一个鸟样,但眼下毕竟不是公共浴室,多少有点儿不好意思,他低头又看了一眼浴巾,愣了愣,“这是你的浴巾?不是你家哪个小朋友的?”

    “就是我的,怎么,”寇忱说,“我不能用长颈鹿的浴巾吗?”

    “……能。”霍然抓着长颈鹿和小花花的浴巾挡着自己,给老爸把电话拨了回去。

    老爸很快接了电话:“你是不是在同学那儿呢?”

    “嗯,上午打球了,”霍然说,“怎么了?我奶奶什么情况啊?”

    “这回是真摔了,摔裂了大胯,动不了啦,”老爸说,“得在医院躺一阵儿了,我跟你妈还守着这儿,你妈找护工去了,你下午或者晚上有时间吗?”

    “我一会儿就过去。”霍然说。

    “不用不用,”老爸说,“别看你奶奶平时老编瞎话让全都来看她,真有什么病了,全来了她又该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死了,你有空的时候去一趟你大姑那儿,把她的衣服拿到医院来,本来下周是要去你大姑那儿住几天的,东西都拿过去了。”

    “好。”霍然应着。

    “拿了东西就走,”老爸以交待,“别跟人呛。”

    “知道了。”霍然啧了一声。

    挂了电话之后,寇忱靠在门边伸过手:“怎么了?你奶奶真的病了?”

    “嗯,”霍然脑子里盘算着什么时候去大姑家,看到寇忱伸手,他顺手就把浴巾放到了寇忱手上,“我晚点儿去趟我大姑家。”

    “这个给我干嘛?”寇忱说,“拿着手机洗澡啊?”

    “哦。”霍然愣了愣,赶紧把浴巾拿了回来,把手机递给了寇忱,“我洗完澡再跟你说,赶紧的,关门。”

    寇忱关上了门。

    老爸让霍然去了大姑家别跟人呛不是没原因的,大姑跟老爸兄弟姐妹几个是同父异母,亲妈死了,大姑一直看这边的亲戚不顺眼,奶奶怎么惯着哄着都没用。

    过年过节家里聚一块儿的时候霍然这脾气总压不住,每次都会跟大姑或者表哥吵起来,都吵成习惯了,见了面就跟开了开关似的,开口第一个字儿就是呛,拉慢了就能打起来,他都记不清跟表哥打过多少架了。

    “那你奶奶还上赶着去她家干什么。”寇忱有点儿不理解。

    “我表哥是她带大的,表哥的儿子她也带到五岁,”霍然说,“久了不见就会想。”

    “你表哥不是失业了么,最近又没事儿,送点儿衣服去医院都不行?还得你去拿?”魏超仁说。

    “所以我会跟他吵,白眼儿狼,”霍然说,“三十大几的人了,跟个废物一样。”

    “你们喝点儿什么饮料吗,”王姨把最后一道菜端了出来,“我去给你们拿。”

    “我去拿,”寇忱站了起来,“你坐下吃饭吧。”

    “不用了,”王姨笑着说,“我跟你妈妈之前已经吃过了,你们回来之前,我俩上后头那个什么茶坊吃了一堆点心,现在饱得不行。”

    “……你俩挺会过啊?”寇忱啧啧两声。

    “说是开发了新的点心,专门打电话来请你妈妈去的,”王姨笑着进了厨房,“还挺好吃的。”

    “你都说好吃,估计是真好吃,”寇忱说,“一会儿我就去吃。”

    这个王姨的手艺很牛,海鲜做得超级棒,一帮人吃完往沙发上一躺,摸着肚子回味无穷。

    “学校食堂要有这样的厨师,”江磊说,“我就种在食堂了,课我都不上了。”

    “不会的,”徐知凡搂着帅帅一直在搓它脑袋,“你没有那么多钱,你卡你的钱,按这个级别吃,三天就没了。”

    寇忱笑着躺在一边听他们聊天儿,徐知凡今天看着挺正常的,感觉不出来碰上什么事儿了,倒是胡逸挺郁闷的。

    听说前两天他爸妈为了离婚的事又打了一架。

    寇忱有时候不明白,都这样了,为什么还要拉拉扯扯相互不放过。

    不过感情上的东西都挺复杂的,胡逸的父母,陶蕊的前男友,各种想不通过不去。

    自己现在感觉想得挺透的,其实哪天真陷进去了,还不定什么样呢。

    一定得争点儿气啊,千万别丢人……

    当代少年们的放假生活其实挺无聊的,手机电脑是标配,饿了吃,吃完了玩游戏,复古点儿的就像寇忱,打打麻将。

    主要是也出不去门,外头空气质量不行,帅帅去院子里转了一圈都又回来了。

    当代中年狗也就这样的假期生活了。

    徐知凡打麻将连赢八圈,顿时在七人组里声名鹊起。

    “我操,”寇忱一边拿手机给他转账一边感慨,“你他妈这手牌技怎么练的?我以为我只会给川哥数钱,没想到有一天川哥还能给人连数八回钱啊?”

    “甘拜下风了。”许川冲徐知凡抱了抱拳。

    “下周午饭我包了,”徐知凡看着手机,“不过我现在得走了。”

    “赢了就跑?”寇忱眯缝了一下眼睛,“谁给你的胆子?”

    “我师傅的女儿一会儿要去我家,”徐知凡说,“我师傅有时候糊涂了不给她开门,我得回去开门。”

    “你师傅?”寇忱愣了愣。

    “他打麻将的师傅,”霍然躺在沙发上,枕着帅帅,“你不是问他牌技怎么练的么,麻将纸牌只要你说得上来的,他全能连赢八圈,师傅带了他17年,毕生绝学都传给他了。”

    寇忱又愣了半天才突然一拍桌子:“你爷爷还是你奶奶啊?”

    “我奶奶,”徐知凡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先走了啊,你们玩着,我二姑一会儿叫不开门又得急了。”

    “我送你出去。”寇忱站了起来。

    “你是没地方跟人客气了么。”徐知凡把他按回了椅子上。

    霍然上桌替了徐知凡的位置,给许川送了几圈钱。

    “川哥你也有个麻神奶奶吗?”霍然问。

    “没有,”许川笑着说,“主要是你们水平太差了。”

    “我以为寇忱刚喊打麻将喊得那么理直气壮的是个高手呢。”江磊叹气。

    “没想到吧。”寇忱说。

    “他是个扶贫高手。”霍然说。

    几个人笑了半天。

    下午的时间也消磨得差不多了,一帮人半死不活地又进厨房扫荡了一圈,然后各自组队回家。

    霍然拿着手机,叫了个车去大姑家。

    外来车辆进不了小区,他和寇忱一块儿站在小区门口等着。

    “你进去吧,在这儿吸什么霾啊。”霍然戴了个寇忱给他拿的口罩。

    “我也有口罩啊。”寇忱也戴着口罩。

    “没有必要啊。”霍然看了看他,因为口罩遮掉了半张脸,寇忱的眼睛就变得格外明显,确切地说,睫毛就变得格外明显。

    霍然几次都想上手去揪一下,强忍着才没动。

    “你晚上要在医院吗?”寇忱问。

    “应该不用,请了护工,这两天我爸妈就住我奶奶家里,去医院很近,”霍然说。

    “哦,”寇忱应着,一阵风刮来过来,他皱着眉揉了揉眼睛,“那你今儿晚上一个人在家啊?”

    “嗯。”霍然看着他的睫毛。

    因为揉出了眼泪,湿了的睫毛被他揉成了几绺,然后在风里一根一根地慢慢弹开。

    “你这个睫毛有点儿逆天了啊,”霍然说,“这要是个女生……”

    “你就得爱上了。”寇忱说。

    “脸呢?”霍然说。

    “搁家里了,”寇忱笑笑,“你一个人在家会怕鬼吗?我上回看你睡觉都开灯?”

    霍然瞪着他:“你是不是故意的?”

    “我操,我怎么就故意了,我就问了一句。”寇忱说。

    霍然没说话,算了。

    这事儿吧,要是不提,他可能天黑了才会去琢磨,但寇忱这么一问,他现在就忍不住开始有点儿害怕。

    顿时有点儿心神不宁,叫的车到了,寇忱跟着他上了车,他都过了好几秒才回神来:“你上来干嘛?”

    “陪你去拿东西啊,万一东西多,你一个人拿不了呢,”寇忱说,“万一跟你表哥打起来了呢,还能有个帮手。”

    “你是不是就盼着打起来呢?”霍然看着他。

    “是啊,”寇忱笑了起来,“我又不是徐知凡,我才不拦着你。”

    不得不说,寇忱这个嘴,可能是巫婆开过光。

    霍然进了大姑家的门,就感觉今天又得吵。

    表哥正在打儿子,虽然他儿子刚上小学就已经成为了新一代的霸王熊,但不到七岁的孩子哭喊着被一个成年人一胳膊抡到霍然腿边的时候,他还是下意识地护住了。

    “过来!”表哥根本就当没看到霍然,指着霸王熊。

    霸王熊就躲在霍然身后,表哥指不着他,基本就指着霍然的裤裆,这让霍然有些尴尬。

    “我大姑呢?”霍然问。

    “你过不过来!”表哥没理他,“你别以为来了个什么玩意儿都能当救星!”

    “你妈呢,”霍然声音冷了下去,“让她把我奶奶的行李拿过来,我还有事儿,没空跟别的什么玩意儿躲猫猫。”

    “信不信老子打死你!”表哥吼了一声。

    也不知道是吼霸王熊还是吼霍然。

    寇忱在旁边都被这音量吓了一跳,霍然倒是挺平静,眼睛都没多眨一下。

    霸王熊这时突然对着霍然后腰猛地一撞,寇忱来不及伸手,也想不到一个正在哭着的小孩儿会突然有什么动作,霍然没防备,被他推得往前踉跄了一步。

    “你他妈让开!”表哥往前冲,伸手就想推开霍然。

    霍然这回已经有了防备,身体侧了一下,一秒也没犹豫,对着他肋骨就是一掌。

    表哥往前冲的势头顿时被砍断,往旁边横着两步撞到了电视机上。

    正要骂的时候,已经跑到了门口的霸王熊被寇忱抓住了后领子,挣扎中被寇忱直接从地上拎了起来。

    “我打死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霸王熊扯着嗓子喊。

    “我数一二三。”寇忱脸色一沉。

    甚至没等他说出一二三之后的待遇,屋里顿时就安静了,霍然没往寇忱那边看,光从他的语气里,就已经感觉到了他家祖传的黑社会气场。

    空气凝固了几秒之后,虚掩着的门被推开了,一个大妈从外面走了进来。

    先是一愣,接着就看到了被寇忱拎着的霸王熊。

    顿时尖叫着就扑向了寇忱:“放下!你要干什么!要干什么!”

    寇忱把霸王熊扔到了沙发上,霸王熊瞬间满血复活,开始哭喊。

    “我奶奶的行李呢?”霍然问。

    “小屋里!拿行李就拿!你碰我孙子干什么!”大姑厉声说。

    霍然没答话,直接进了小屋,看到了床上放着两个包,他也就是刚才没好意思直接进屋,要不根本也闹不了这一出。

    讲什么文明礼貌不随便进人家屋子呢。

    “走。”他拿着包出来,冲寇忱说了一句。

    寇忱走过去,刚想从霍然手里接一个包,大姑抱着霸王熊说了一句:“弄死一个还不算完,还想带人来碰我孙子?”

    “你说什么?”霍然猛地停下。

    寇忱被他咬着牙的这句话吓了一跳,霍然发火他也见过挺多次了,还从来没有这样过。

    怒气从齿间溢出,寇忱几乎能感觉到尖锐的刀刃。

    没等那边大姑出声,霍然已经猛地往她那边扑了过去。

    “霍然!”寇忱看到他有些发红的眼睛,顾不上别的,直接伸了胳膊一拦,兜着他腰抱着就往门口拉。

    “你怎么突然说这个!”表哥压着声音冲大姑说了一句,“你不是找事吗!”

    寇忱不知道大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就冲霍然瞬间失控,就冲这个操蛋表哥都觉得她这话不妥,他也知道这会儿得马上把霍然带走。

    “你再说一遍!”霍然被他搂着腰往外拖的时候还指着大姑,“你再说一遍!”

    大姑和表哥有没有回答,又说的是什么,寇忱都顾不上了,连霍然带两个包他抱起来就跑。

    霍然个头儿跟他差不多,重量不轻,还一直在挣扎,再加上两个包,寇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连抱带拽把他弄出楼道的。

    “我弄死你!我他妈杀了你!”霍然恶狠狠地骂着。

    一直到寇忱把他拉到了旁边的胡同里,他才没了声音。

    “霍……”寇忱把他按到拐角的一个铁椅上,想要说话的时候,发现霍然满脸的眼泪,顿时就傻眼了,“怎么了?你别吓我啊然然。”

    霍然没说话,只是低头用袖子往脸上胡乱蹭了两下:“我没事儿。”

    寇忱这会儿就想抽自己一个嘴巴。

    非得跟着来干嘛呢,就那么无聊么?

    人家打孩子你凑什么热闹非得拎一下?

    现在好了吧,霍然哭了。

    自己连安慰一下的角度都找不到。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娇百媚作者:伊人睽睽 2三千鸦杀作者:十四郎 3先婚厚爱作者:莫萦 4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5星落凝成糖作者:一度君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