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3章

第103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的检查没有什么问题, 大夫开了两盒不知道是消炎还是什么的药, 他俩拿了就完事了, 过几天来拆了线就行。

    “回去拿车,再去图书大厦拿书,”寇忱计划着, “然后回家……本来礼物还想先藏两天的,也藏不了了,就今天给他吧。”

    “车要不就先不拿?”霍然有点儿担心, “你这脑袋能开车吗?”

    寇忱看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才问:“你觉得开车跟脑袋有什么关系啊?”

    “头盔啊,还有吹风啊。”霍然说, “而且你刚被砸完,会不会还有点儿晕, 万一开一半的时候晕了……”

    “你只要不往我身上瞎摸,我就不会晕。”寇忱说。

    “我……”霍然迅速用余光往四周瞟了一圈, 寇忱这话没收着声音,他怕被人听到。

    “走。”寇忱一搂他肩膀,“先去旁边买件衣服, 我刚照镜子了, 这血我爸是吓不着,回家我妈和寇潇看了肯定要喊。”

    “好。”霍然搂住他的腰搓了搓。

    “我刚说完!”寇忱喊。

    “你开车了吗?”霍然问。

    “……行吧。”寇忱啧了一声。

    他俩在旁边的小店里买了件T恤,带血那件霍然要了个袋子装上了。

    “扔了吧。”寇忱说,“那血是不是洗不掉了啊。”

    “洗不掉也留着啊,做个纪念, ”霍然做了个打开盒子的动作,把衣服放了进去,“今天,打架王寇忱全程逃跑,被人砸破了头,和爸爸在医院喜极而泣……”

    “喜什么极!我被开瓢了!”寇忱说。

    “喜没喜极你俩自己知道。”霍然笑了笑。

    寇忱这次没有反驳,只是嘿嘿笑了两声就往前走了,步子很轻快。

    在图书大厦拿了书之后,寇忱拿着车钥匙冲霍然晃了晃:“会开吗?”

    “怎么?”霍然看着他。

    “就问你会不会开!”寇忱说。

    “会,”霍然说,“但是平时我也没机会开,哈雷我更没开过了。”

    “慢点儿开,我给你指路,走人少的路,稍微绕一点儿,”寇忱说,“我想体会一下坐后头什么感觉。”

    “你是不是脑袋不舒服?”霍然盯着他。

    “没。”寇忱说。

    霍然不太相信,寇忱的回答太简单了。

    他犹豫了一下:“行。”

    车他是会开的,小学的时候他就会开老爸的摩托车了,只是从来也没开过哈雷,不这……他其实还挺想开一下玩玩的。

    霍然拿过钥匙跨上了车,看了一下油门刹车和灯什么的位置,然后看着寇忱:“我先到停车场开一圈儿,适应一下再过来接你。”

    “嗯。”寇忱拿出了手机。

    霍然开了一圈儿回来的时候他还拿着手机,正面对着霍然拍着。

    “帅吗?”霍然把车开到他跟前儿停下,腿撑着地。

    “太帅了,”寇忱说,“现在就想把你按床上亲一通。”

    霍然叹了口气:“脑袋都这样了也不能阻止你想这些吗?”

    “我都这样了,你该想不也还得想么,”寇忱上了车,在后头搂住了他的腰,小声说,“是不是啊小然然。”

    “坐好,”霍然冷酷地说,“为了您的安全,请双手握好,别瞎摸,嘴离我耳朵远一点儿。”

    寇忱在后头笑得不行。

    霍然冷酷地绷着脸把车开了出去。

    按着寇忱给指的路,霍然开着车走了一条绕远但是没什么人车也少的路。

    “不知道这条路吧,”寇忱很得意地凑在他耳边小声说,“土生土长的本地人。”

    “你是不是成天没事儿就满城跑,”霍然说,“寂寞的外地人。”

    “你说对了,”寇忱笑了起来,“就是寂寞。”

    霍然一听他这话,突然有些心疼,往寇忱搂着他的手上摸了摸。

    “现在不寂寞了,因为有你了,”寇忱说,没等霍然在既感动又肉麻中找到合适的话来回应,他又说了一句,“我就奇怪了啊,怎么我开车你摸我,你开车还是你摸我?”

    “滚!”霍然骂了一句。

    寇忱一通狂笑。

    回到寇忱家小区,还没拐到他家那条小岔路,就看前面飞奔而来一条巨大的狗。

    “我靠,”寇忱马上吹了一声口哨,“我的帅!”

    帅帅叫着跑了过来,霍然赶紧放慢了车速,帅帅围着车来回转着圈儿,哈哧哈哧的看样子要是车停了,它能马上跳上来。

    “帅!回去!”寇忱喊了一声,帅帅马上转身往回狂奔,他又喊了一句,“冲啊——”

    寇忱很兴奋,霍然能感觉得出来。

    虽然他应该并不愿意被人感觉出来,会不好意思,就像在医院,他不愿意被霍然看到他哭了一样。

    所以霍然没有多说,只是跟着一块儿傻笑。

    车刚在院子门口停下,后面就有人按了一声喇叭,回过头的时候,霍然发现是老杨和寇潇。

    “你俩回来了?”寇忱愣了愣,“你俩不是要浪一天的吗?这才几点啊。”

    “问我?”寇潇下了车,“爸给我们打电话,让马上回家,订个蛋糕,说是你要给他提前过生日!”

    “……我?”寇忱指着自己,“我什么时候说了要给他提前过生日啊?”

    “他打电话就这么说的,下午的饭都订好了,让人送家里来,”寇潇说,“你还知道他生日了?”

    “就那天看了一眼他身份证,”寇忱下了车,一边摘下头盔一边说,“我就顺便给他买了礼物……”

    老杨猛地从驾驶室里探出了头,跟寇潇同时喊了起来:“你脑袋怎么了!”

    “没怎么。”寇忱有些尴尬,不耐烦地摆摆手。

    “让人开瓢了?”寇潇难以置信,扑过来捧住了寇忱的脸,“寇家小儿子让人给开瓢了?打架打了十几年,你还没伤过脑袋呢!怎么回事!”

    “谁干的,”老杨下了车,把车门一甩,“我给你找回来。”

    “你俩差不多行了啊,”寇忱拍拍霍然,“你跟他们说,我不想说了。”

    “……我啊?”霍然愣了。

    “你不发言人么。”寇忱下了车,搂着帅帅到一边儿闹去了。

    霍然有些无奈,只得把车停了,把事儿又给寇潇和老杨说了一遍,虽然挺不情愿的,但说起来之后又忍不住添油加醋的把寇忱形象往隐忍稳重那个方向塑造了一下。

    “我弟这了不得了啊!”寇潇很震惊。

    老杨和寇潇去停车之后,在旁边逗狗的寇忱转过头看着霍然:“吹牛逼也得适可而止吧。”

    “跟你学的,”霍然笑得很愉快,“再说了,发言人就得有发言人的样子。”

    “那我……”寇忱站了起来,刚准备过来把车推进车库,那边房门打开了。

    寇妈妈探了头出来:“不打算进屋了是吧!脑袋又吹风又晒太阳的干脆给你把剪刀把缝的那几根线剪断了得了!要不再给你们拿袋儿吃的,你俩带着蠢狗流浪去吧怎么样!”

    “来了来了!”寇忱喊,“我停车。”

    “阿姨好。”霍然冲寇妈妈笑了笑。

    “哎哟,然然好,”寇妈妈笑了起来,“进屋吧!”

    “我……等一下寇忱。”霍然指了指寇忱的车。

    他一手拎着保温杯,一手拿着题,这一堆礼物还不知道寇忱要怎么处理,一个人进了屋万一寇老二激动起来当场就要拆,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霍然就那么拎着东西站在院子外头,跟寇妈妈相视而笑了能有一分钟,寇忱停好车跑了过来:“怎么不进去?”

    “这一堆东西我敢一个人进吗?”霍然压着声音,“万一你爸过来要抢,我都不敢拦,打开一看是题,再把我打一顿……”

    “走。”寇忱笑得嘎嘎的,一搂他胳膊,推着他进了院子。

    “你真够可以的,你爸在屋里绷着,就等你一到家就来拜见他,”寇妈妈小声数落寇忱,“你倒好,家门口玩了五分钟就是不进来,他脸都快绷僵了。”

    “爸!”寇忱冲屋里喊了一声,“我回来了!”

    “脑袋怎么样?”寇老二在客厅里应了一声。

    “没什么大问题,过几天拆线就行了,”寇忱说,“大夫说了,让家长别打我。”

    “滚蛋!我多久没打你了!”寇老二吼,“少给我扣锅!”

    “这是给你爸买的礼物?哎哟,这么多吗?”寇妈妈凑到霍然身边,想要接过他手里的袋子,“我看看,我们家寇忱打出娘胎这是第一次给他爸准备生日礼物呢。”

    “还不能!”霍然赶紧抱住袋子,“不能看!”

    “看!”寇老二指着他,“就现在看,拿过来!我看看!什么东西弄得这么神秘!”

    “给他看。”寇忱冲霍然一偏头。

    霍然没有把这两样礼物拿给寇老二的勇气,他直接把袋子递到了寇忱手上。

    寇忱瞪了他一眼。

    明显也是勇气不太足。

    “快,让爸打开,”寇潇和老杨停好车也进了屋,“让我们看看,刚我跟老杨还猜半天呢,说会送点儿什么,愣是猜不出来。”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寇忱拎着那袋题,慢慢走到寇老二跟前儿,“也就平常的礼物,我们同学之前吧,都差不多这么送,我也没怎么给长辈送过礼,所以就还是按同学之间……”

    “给我!”寇老二不耐烦地吼了一声,伸出了手。

    寇忱把题双手捧起放到了老爸手上,又清了清嗓子说了一句:“爸,虽然你生日还没到,但是下周我回学校了也不在家,所以提前祝你生日快乐。”

    “哎哟真感动。”寇妈妈笑着说。

    一会儿就不感动了,说不定还会很动感哦。

    霍然呲着牙也愉快地笑着。

    “来吧!让我看看!”寇老二接过了袋子,掂了掂,“挺沉……书?”

    “嗯。”寇忱点了点头,又回头看了看霍然,“霍然帮着挑的。”

    霍然吓了一跳,瞪着寇忱。

    寇忱微笑着看他。

    “那肯定是不错的书,”寇老二愉快地打开了袋子,拿出了里面的书,“还去了图书大厦呢?你们也不知道我爱看什么书,估计是按自己的口味挑的吧?不过我相信霍然的品味……”

    寇老二愣住了,把袋子里的书一本本都拿了出来:“这是……黄,什么……五……错题……什……这个……”

    十秒钟之后,寇老二把一摞书放到了茶几上,看着寇忱和霍然,从兜里摸出了一根烟,啪一声按着了打火机,点了烟。

    “你俩可以啊。”寇老二眯缝了一下眼睛,喷出了一口烟,“你俩……”

    “烟掐了!”寇妈妈在旁边吼了一声。

    寇老二神色不改地看了她一眼,把手里的烟按灭在了烟灰缸里,继续看着寇忱和霍然:“你俩这是望父成龙是吧?要不你俩退学得了,我替你们考个北大吧。”

    “你不是霍然他爸,”寇忱说,“你是我爸。”

    “谢谢提醒啊学霸!”寇老二瞪着他。

    “主要是吧,你这学期不是要跟我一块儿学习么,”寇忱说,“我就想着,要帮助你一下。”

    寇老二咬了咬牙,看着他,过了一会儿,他冲一边憋着笑的老杨说了一句:“去,把晚上的饭给老子退了。”

    “退了?”老杨问。

    “退了,”寇老二平静地微笑着说,“我,晚上没空过生日了,我要做题。”

    霍然感觉再这么下去,寇老二对寇忱刚刚升起的父爱就快要消散在题海中了,赶紧给寇忱递了个眼神。

    “不过,这只是顺带的,”寇忱说着从霍然手里拿过了那个装着保温杯的纸袋,“这个,才是我精心准备的……”

    “我就说嘛!”寇老二一拍桌子,喊了一声,“我就说嘛,我儿子不能这么没数!”

    “饭还退吗?”老杨笑着问。

    “话挺多?”寇老二看他。

    “帅帅!”老杨倒到沙发上,喊了一声,“过来跟哥玩会儿。”

    “我来看看我儿子给他老子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寇老二拿出了那个黑色的圆筒,“我看着像是个……像是个……”

    “茶叶吧?一筒茶叶?”寇妈妈在旁边猜。

    “没有这么大一筒的茶叶,”寇潇说,“说不定是把扇子,唰,一打开,上面是寇忱狗啃的字,寇老二生日快乐。”

    “我觉得是个杯子。”寇老二看着寇忱,“是不是?”

    “打开看。”寇忱挑挑眉。

    “是个杯子,对吧?”寇老二一边打开筒子,一边看着霍然,“寇忱这品味我太清楚了,肯定觉得我这种老!年人,就该送个保温!杯。”

    霍然笑了笑没说话。

    寇老二对寇忱还是挺了解的,毕竟自己的儿子,但也还是不够了解,毕竟一直以来都沟通不畅。

    寇老二把保温杯拿出来的一瞬间,先是一愣,接着就忍不住皱着眉喊了一声:“这他妈是谁?”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轻狂 > 第103章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2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3佳期如梦作者:匪我思存 4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5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