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24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车开到进山的地方, 他们看到了几辆车, 寇爸爸指着一辆路虎:“那个是老杨的车。”

    “老杨?”霍爸爸没听明白。

    “我闺女男朋友, ”寇爸爸说,“老杨。”

    “很……老吗?”徐知凡没忍住问了一句,能让自己女朋友的爹管自己叫老X的人, 得多大年纪啊。

    “不老,刚三十,”寇爸爸说, “叫他老杨是为了显得他老点儿, 暗示他得心疼女朋友,惯着女朋友, 你都老杨了,你是不是得捧着点儿旁边这个才二十多的小姑娘……等你以后当爸爸了你就懂了, 是吧老霍。”

    “我还真不懂,”霍爸爸停了车, 笑着说,“我就一个儿子……那俩车就只能停在这里了,往里进不去, 路太窄。”

    “不往路上开呢?”寇爸爸问, “走道边,田里,地里,能走吗?”

    “边儿上都是土坡石山还有沟和林子,不好走, 别人没找到先把车给陷了。”霍爸爸说。

    “你们就在这儿了,几个去村里看看农家乐的情况,方不方便住什么的,留俩在这儿等警察,”寇爸爸探出头喊,“有情况给我打电话。”

    “行,你进吧,这儿你甭管了。”后面的人回答。

    霍爸爸开着车往里继续,徐知凡看了看手机,他给霍然和寇忱发的消息都还没有回复,他们几个人的小群倒是热闹非凡。

    许川和魏超仁被拉进了小群,几个人正各种猜测他们会碰到什么情况。

    一开始特别担心,都开始讨论要不要叫直升机救援了,徐知凡告诉他们应该没什么事,目前还比较安全之后,这帮人就放松了,嘱咐他记得拍照,有信号的话最好视频,以便他们能第一时间凑上热闹。

    车往山里开了一段之后,就开始摇晃,忽左忽右的,徐知凡在后座用安全带把自己捆好了。

    “小朋友,你跟小霍去玩过吗?”寇爸爸问。

    “没有,”徐知凡说,“我没什么兴趣,野个炊什么的还行。”

    “现在的小孩儿啊,”寇爸爸叹了口气,“对大自然都没兴趣了,体能也差,动手能力也不行,我女儿他们这次也就是图个新鲜,说要去徒步的时候我都怀疑他们能不能走出去五公里。”

    “寇忱体能一流。”徐知凡说。

    “他一流个屁,”寇爸爸说,“他那样的废物我一手能处理八个。”

    徐知凡老实地闭了嘴,按这个换算,自己这样的,寇爸爸一手大概能处理十多个。

    霍然说这条路还算是好走的,徐知凡不知道不好走的路是什么样的路况,总之车子开了一路,就没有一秒钟是不颠的,他一直处于被颠得想睡觉但是又睡不着的状态里,只能一直扒着车窗盯着外面,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

    开不知道多长时间,徐知凡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了。

    “这段没信号了,多久能开出去啊?”他问,“要是这会儿霍然他们联系咱们,或者警察联系咱们,就打不通了吧?”

    “没事儿,”寇爸爸从自己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一坨黑色的电话,冲他晃了晃,“我带了卫星电话。”

    “寇大哥装备挺全啊?”霍爸爸笑着说。

    “我也就是没时间这么玩,我挺喜欢户外的,”寇爸爸说,“现在这玩意儿买来也就只能过过瘾,农家乐吃个饭我都带着,把手机关机。”

    “你还可以院子里支个帐篷。”霍爸爸给出主意。

    “我真想过,”寇爸爸说,“带上夫人,院子里睡两夜,结果她不干,我一个人窝那儿,他们都在屋里看电视,想想也没意思。”

    徐知凡没忍住,跟霍爸爸一块儿乐了半天。

    正笑着呢,卫星电话响了。

    “是寇忱这个屁玩意儿,”寇爸爸看了一眼电话,接了起来,“你们在哪儿了?”

    “老溪口营地,”寇忱说,“你是不是跟霍然他爸一块儿开车进来了?”

    “是,”老爸在那头说,“还有你们一个同学,你姐怎么样了?”

    “我姐好着呢,红光满面,”寇忱看了一眼旁边坐着吃东西的寇潇,“爸你把电话给霍然他爸,霍然跟他爸说一下路线什么的。”

    “你姐呢?”老爸又问。

    “哎,”寇忱叹了口气,把手机递到寇潇面前,“赶紧的,出个声儿。”

    “爸我没事儿!”寇潇冲手机喊了一声,“把电话给然然他爸,别耽误正事儿!”

    “行了,”寇忱把电话又递给霍然,“你跟你爸说。”

    “嗯。”霍然接过电话。

    电话那头应该还是寇忱他爸在说话:“吓没吓着啊……”

    “寇叔叔,”霍然说,“姐姐挺好的,您放心。”

    “哎好,来,跟你爸爸报个平安。”寇爸爸赶紧说。

    “喂?”那边传来了老爸的声音。

    “爸,你那边什么情况?”霍然问。

    “我车马上到白毛坡,”老爸说,“开车得绕路,这边报警了,你现在在老溪口了吗?”

    “嗯,到了一阵儿了,镇上派出所的警察刚也到了,特别快,”霍然说,“你们过来有没有碰上个穿着始祖鸟鞋的大姐?身上衣服挺破的。”

    “我们一个人也没碰上,”老爸说,“不过警察肯定还得搜索找人什么的。”

    “现在警察是要送我们出去,就是车不够,他们只有一辆边三轮,能坐俩人,”霍然说,“要不让他们先把寇潇和老杨带出去?”

    老爸在那边把他的意思给寇爸爸一转述,霍然就听到了寇爸爸的声音:“不行不行,我闺女坐不了那个,笨手笨脚的没有一点儿运动细胞,别再给甩出去了,她坐咱们这个车。”

    “听到了吗?那儿还有警察吗,除了开车送你们的?”老爸问。

    “有,那我跟寇忱先出去,”霍然说,“你们进来接寇潇和老杨。”

    “那行,你跟知凡说两句吧,”老爸说,“他在车上呢。”

    “靠,我就知道他得跟着来,”霍然笑了,“电话给他吧。”

    “赶紧自拍几张,他们要看你们的惨状。”徐知凡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们有没有人性。”霍然说。

    “在这种事儿上我们什么时候有过人性,江磊到处宣传呢,现在估计全班都知道你们遇险了,”徐知凡说,“你们回来他肯定还得抓着一块儿吃个饭采访一下什么的……”

    “这事儿交给寇忱吧。”霍然看了他一眼。

    “什么事儿?”寇忱说完都没等他回答就一挑眉毛,“没问题。”

    “让你回去演讲呢。”霍然说。

    “算了吧,”寇忱一脸谦虚地摆摆手,“这种事儿没什么好说的,说什么呢,不就是碰上几个疑似人贩子的,顺手解救了一个妇女……虽然没成功,但是还干了一架……”

    “一会儿碰上了再说。”霍然说。

    “行。”徐知凡应了一声。

    互通完情况之后,老杨那边跟警察也把之前的情况说完了。

    “我们会找人的,”一个老警察说,“唐家坳那边我们打了电话去问,是有这么一个人,嫁给他们村一个傻子有几年了,脑子有点儿糊涂,具体的还得再了解。”

    “有结果了会告诉我们吗?”寇潇问,“无论是什么情况,那个大姐那样在山里跑,都非常危险啊。”

    “我们一定会把人找到的,我们在这种地方找人还是有经验的,”老警察说,“你们说的那几个老乡,也会找到,有结果会通知你们,你们也留了电话,可以打过来问的。”

    “现在我先开车送两个人出去,”一个年轻些的警察说,“你们也不要再继续往里走了,毕竟还没有找到那几个老乡,安全起见。”

    “我俩先出去。”霍然指了指寇忱。

    “你俩?”年轻警察眼睛里闪过一大片的鄙视,“让女孩子在这儿等?”

    “她爸要亲自接她,”寇忱说,“她的屁股比我们金贵多了,坐不了挎子,她上初中了她爸还大街上背着她走……”

    “听听,这溢于言表的嫉妒。”寇潇撇撇嘴。

    最后霍然和寇忱坐上了边三轮,霍然坐警察身后,寇忱脚上有伤,坐斗里,把脚搭在前面。

    警察刚把车发动开了没有十米,他就立马把脚收了回去。

    “我操这颠的,”他抱着膝盖,“好脚这么架着都能颠骨折了吧?”

    “没办法,进山里来就这个车好走,车大了底盘低了都不行,”警察说,“坐稳,扶着点儿。”

    “大哥,”寇忱抱着腿,“你们这里这种事儿是不是挺多的。”

    警察看了他一眼:“现在这个事也没有查清,如果你说拐卖人口,其实这几年并不常见,我们这片不是特别偏远,平时驴友什么的来得挺多,跟外界联系也是比较多的,你放心。”

    “如果不是拐卖,就是傻子娶了个脑子不太好的老婆,然后天天打,”寇忱问,“这个你们管吗?”

    “报警了肯定得管啊,”警察说完叹了口气,“但是有几个报警的呢?我们之前还接过一个案子,人都打死了,还觉得这是家务事呢。”

    寇忱没再说话,霍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三个人都沉默着在车上颠簸。

    颠了一会儿,寇忱伸手过来,抓住了霍然的手。

    “嗯?”霍然看着他。

    “嗯?”寇忱也看着他。

    “怎么了?”霍然看了一眼他的手。

    “拉个手非得怎么了么,”寇忱有些不耐烦,“我就拉一下手,你有什么意见?”

    “你拉的是他的手啊。”警察笑着说。

    “我怕他被颠飞了。”寇忱说。

    “那你扯着他裤腰带更稳些。”警察说。

    “哥哥,”寇忱看着他,“你怎么这么贫呢,好好开你的车呗!”

    警察笑了起来:“放松些,别担心。”

    “我紧张什么了,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寇忱不屑。

    “相信警察吧,我们会把事情查清的。”警察哥哥看了他一眼,“是不是不信任我们啊?”

    “说实话啊,”寇忱说,“是有点儿……”

    “那我换个说法吧,”警察哥哥想了想,“我这样的警察还是很多的。”

    “你是哪样的?”寇忱问。

    “愿意说,也敢说让你相信我的警察。”警察哥哥回答。

    “操,”寇忱愣了愣,偏开了头,“哥你别这样,你这么一说我差点儿想哭了。”

    “男人哭吧哭吧……”警察哥哥突然唱了起来,“不是罪……怎么样,是不是轻松一些了。”

    霍然在后头没忍住笑了半天,好一会儿才说了一句:“谢谢。”

    寇忱有没有轻松些,他不太清楚,反正手是一直抓着没松开,车子颠得厉害的时候,他俩就跟誓死不分似的还相互拽着。

    抓了一手的汗。

    车开到一半,迎面碰上了正从一个土坡上飞下来的吉姆尼。

    “哎哟!”警察哥哥刹了车,“这是来接你们的吧!这么猛。”

    “肯定是寇潇她爸催的,”寇忱终于松开了手,跳下车,“说不定都后悔没叫个直升机过来接他宝贝女儿。”

    霍然也下了车,冲吉姆尼挥了挥手,他已经看清了驾驶室里坐的是老爸。

    副驾上坐着的人,从长相上就能看出来这是寇忱他爸爸,寇忱嘴里的文艺范儿雨夜屠夫。

    “叔……”霍然问好都没问全就被打断了。

    “不下车了不下车了!”寇爸爸探出头往他俩身上扫了两眼,冲警察喊着,“谢谢警察同志!我们先进去接人!这俩小子就不管了。”

    “进去吧,注意安全,”警察哥哥说,“你们开太快了!”

    “好的好的,”老爸也探出头跟他们招了招手,“你们先出去。”

    “徐知凡!”寇忱走到车旁边喊,“下来么?”

    “我他妈下去走出去吗?”徐知凡的脸从椅背后头露了出来,举着手机冲他俩咔咔就是一通连拍,“你俩怎么样?”

    “挺好,没事儿,”霍然摸了摸脸,“你照片别乱发啊!”

    “我就留个纪念,”徐知凡往下看了看,“寇忱脚怎么了?”

    “扭了一下。”寇忱说。

    “老霍快开,走走走,怎么还聊上了,你们回去再聊!”寇爸爸在车里喊,“扭一下脚又不是断了!”

    “一会儿见啊!一会……”徐知凡话还没说完,脸已经在他们眼前消失了。

    吉姆尼嗖的一下从边三轮旁边窜了过去,屁股后头一通冒烟,往前跑没影儿了。

    继续上了边三轮往外走的时候,寇忱又伸手过来抓住了霍然的手。

    霍然没再问他怎么了,就盯着他看了一会儿。

    “再看抽你啊!”寇忱转过头瞪着他。

    霍然有些无奈地转开了头,继续跟他手拉手在颠簸的路上誓死不分离地相互拽着。

    天擦黑的时候他们到了路口,看到了警察和三个大汉。

    大汉们应该是寇爸爸的朋友,都是雨夜屠夫款的大叔。

    “没事儿吧!”一个大叔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俩,挨个拍了拍肩,对寇忱说,“你爸说接上人了,差不多就出来了。”

    “谢谢吴叔,谢谢梁叔,谢谢李叔,”寇忱说,“还辛苦你们都过来了。”

    “不客气,放心,你爸不来接你,我们也会来的!”吴叔豪迈地又拍了拍他的背,笑着说,“没你姐,你爸可能还真不来。”

    “你们太了解他了。”寇忱笑了起来。

    “谢谢警察同志!”几个大叔又围住了警察哥哥,“来抽根烟休息一会儿。”

    跟路口等着的几个警察又说了一遍里面的情况后,寇忱拿出了手机,在群里发了一句,我俩出来了。

    一个多人视频立马就发了过来。

    “干嘛啊?”寇忱接了,举起手机对着自己。

    “我靠,你俩没事儿吧!”江磊瞪着眼睛,估计脸都快贴到屏幕上了,就能看到一个鼻子,“霍然呢?”

    “在呢,等着,”寇忱着霍然的胳膊把他拽了过来,一把搂住了他的肩,“看看我俩这状态,是不是挺好的?”

    霍然冲屏幕笑了笑:“你们是不是等着看我们有多狼狈呢?”

    “徐知凡说你俩还跟人干仗了,”许川问,“没伤着吧?老乡可不比学生,打架厉害。”

    “没伤……”霍然说。

    “厉害不厉害也得看跟谁打。”寇忱说。

    霍然转头看着他。

    他俩可都是面对老乡的时候吼出过“跑”并且积极实现了的人,寇忱居然把这句话说得如此自然流畅不带丝毫装逼的痕迹。

    “妈的,”魏超仁说,“得亏是你俩,要是我,估计就够呛了。”

    “你俩这也算是经过大事的人了啊,”江磊说,“这叫什么,患难之交差不多了吧?”

    “嗯,”寇忱点点头,转脸看着霍然,“来。”

    “来什……”霍然问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赶紧想推开寇忱,“你他妈……”

    寇忱都没等他劲儿使全了胳膊就猛地一收。

    吧唧!

    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这一口力道相当足,霍然有一瞬间觉得是被啃了一口,脸上都他妈感觉到湿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千山暮雪作者:匪我思存 2华胥引(唐七公子) 3忽如一夜病娇来作者:风流书呆 4到爱情为止作者:申尔 5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