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9章

所属书籍: 轻狂

    七人组此次舔海解救行动在五天之后顺利凯旋, 虽然有四天是在玩, 但下飞机的时候他们还是有种自己干了件大事的兴奋感。

    走路都走出了动感, 就是行李有点儿碍事。

    一帮人在厕所穿上了冬装之后,雄纠纠地走出了到达厅。

    一分钟之后他们又全都转了回来。

    “你姐到哪儿了?”霍然问寇忱。

    “不知道,我给老杨打个电话, ”寇忱说,“应该快到了吧。”

    其实几个人家里都说来接,但他们雄纠纠的气势还没有消退, 都拒绝了, 决定一块儿坐寇潇和老杨的车回去,确切说, 是寇潇和老杨挨个送他们回去。

    “你们累吗?”徐知凡问。

    “还行吧,”许川活动了一下胳膊, “这几天玩得挺痛快,说真的, 累也感觉不出来了。”

    “马上过年了,年前也没几天了,”徐知凡在手机上戳着, 大概是在给家里发消息, “要不初三初四吧,看你们哪天有空?”

    “请吃饭啊?”寇忱拨了老杨的电话,挂在霍然肩上问了一句。

    “嗯,聚一聚吧,去我家, 去饭店我怕有人跟我抢着结账,”徐知凡笑笑,“我还打不过。”

    “操。”寇忱笑着啧了一声,电话通了,那边老杨很快接了电话,寇忱听到了车里的音乐声,“还没到啊?我们杵这儿半天了。”

    “停车场了,”老杨说,“你们可以过来了。”

    “走,”寇忱挂了电话,“他们进停车场了。”

    老杨和寇潇的车分两路,把他们住一条线上的捎了,分头开出了机场。

    霍然和寇忱还有徐知凡一块儿,他们住得离机场近一些,寇潇晚上还要加班,所以捎了近的。

    一帮人这几天都在一起,闹得不行,一直到了停车场都还跟吵架似的聊得要起飞。

    这会儿人被分了两半,又坐进了车里,四周猛地一下安静了下来,霍然开始感觉到了疲惫。

    他看了一眼坐在他旁边还在戳手机的徐知凡:“跟你妈聊呢?”

    “她买了一堆年货,这会儿还在超市逛呢,”徐知凡点点头,“要帮我买内裤,真服了,这也算年货么。”

    “红的就算,”寇忱在副驾笑了起来,“我家每年过年都红内裤,我姐还能配出十种红色呢。”

    “寇忱!”寇潇喊了一声,“你是不是脑子进盐了啊!”

    霍然偏开头,无声地笑着。

    “我现在马上忘掉。”徐知凡笑着说。

    “还成天抱怨我从小打他,”寇潇说,“血液里就流淌着欠抽俩字儿。”

    霍然看了一眼寇忱,寇忱正仰着头乐,看着跟帅帅似的。

    徐知凡在他家旁边的超市下了车,说直接去超市接他妈妈回家。

    “群里联系。”霍然说。

    “记得留出时间聚会。”徐知凡关上车门,跑进了超市。

    寇潇刚准备开车,寇忱打开了车门,一连串地说着:“等等等等……”

    “干嘛?”寇潇看着他,踩了刹车,“尿尿啊?”

    寇忱没说话,甩上前车,拉开了后门,坐进到了霍然旁边:“好了,走吧。”

    “然然得烦死你,狗都没你这么粘人。”寇潇把车开了出去。

    “谁说的,”寇忱往霍然身上一靠,“一会儿我回去你看帅帅会粘我粘成什么样,晚上肯定睡我屋里。”

    从徐知凡家这边到霍然家,没有多长的路程,快到小区大门的时候,霍然突然有些不想下车了。

    感觉就跟没玩够似的。

    而且这几天他一直跟寇忱住一个屋,早上一块儿起,一块儿出门,一块儿玩,又一块儿回来,晚上再一块儿聊。

    这种比在学校上课的时候更频繁和紧密的相处,他已经有些习惯了,突然发现几分钟之后这段愉快的生活就要结束了,他就猛地觉得舍不得。

    “你家过年去外地吗?”寇忱问他。

    “不去,”霍然说,“我家亲戚都在本地,过年就各家轮着做东吃……你呢?”

    “以前有时是要回老家过年的,不过今年不回,”寇忱说,“我爸把我爷爷他们接过来了。”

    “老头儿可烦死我了,”寇潇叹气,“早上五点就在后院儿练上了,啊!啊!啊!喊半小时不带停的,他练的那是什么啊?”

    寇忱笑了半天:“他说那是练肺活量,以前不喊这么长时间啊,就十分钟,可能觉得后院清净吧,你跟他说啊,吵着你睡觉了。”

    “算了,”寇潇说,“又不住多久,过年呢,他怎么高兴怎么来吧。”

    “你家过年忙吗?”寇忱坐了起来,转头看着霍然。

    “我不忙,”霍然看了他一眼,“你要去我家么?”

    “我操,”寇忱冲他竖了竖拇指,“这算不算灵犀啊?”

    “不算吧,”霍然说,“你已经暗示得很明显了。”

    寇潇在前面大笑起来。

    “那我去找你玩啊?”寇忱没有理会寇潇的狂笑。

    “嗯,”霍然点点头,“你别突然去啊,万一我出去了呢,你先打电话。”

    “那我打了你也不在家啊。”寇忱说。

    “打了我就在了,你要去我就不出门了啊。”霍然说。

    “我靠!听到没!寇潇!”寇忱非常愉快地往驾驶座靠背上蹬了一脚,“听到没!我要去,他就不出门儿了。”

    “我就听到你要被我打死了!”寇潇喊,“你再上脚踢我一个试试。”

    寇忱乐呵呵地收回了腿,伸手在霍然腿上很用劲儿地搓了搓。

    霍然下车的时候都觉得腿那一块儿还是热的。

    回家之后老爸老妈对他并没有久别重逢的狂喜,毕竟他一有假期就出门是常态,就是老妈对他买回来的各种海货很满意。

    “我儿子怎么这么棒,”老妈揉着他的脸,“出门还能记着买年货。”

    “这也不是年货,”霍然感觉自己脸都被揉变形了,说话的时候嘴都是撅着的,“主要是没什么东西可买了,就买点儿特产了。”

    看在老妈高兴的份上,霍然坚持了十秒,然后扯开老妈的手,拎着包逃进了屋里。

    仿佛做贼一样,他把包放到地上,用身体挡着,飞快地拿出了那个闪闪贝壳灯,犹豫了一下,他把灯放到了自己平时用的夜灯旁边。

    开是不会开的了,但得有个意思。

    而且这个灯,不开的时候比开着要好看得多,不开的时候起码是个贝壳。

    “小然。”老爸在他门外叫了他一声。

    “嗯?”霍然转过头。

    “今年的年夜饭……”老爸停了停。

    “是去我大姑家吃吗?”霍然很快反应过来,奶奶被大姑接过去住了,过年也不可能让奶奶专门回老屋,大家再一块儿过去。

    去大姑家也正常。

    “是,”老爸说,“上回你去她家的时候,是不是跟她有什么冲突了?”

    “我靠,”霍然忍不住有些窜火,“怎么,她还跟你说了?”

    “提了一句,没具体说,我也没问,”老爸说,“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咱们一家就不去了,去你姥姥家过。”

    霍然真想说那就最好了,但奶奶肯定会难过,他家一直是轮流,今年奶奶,明年姥姥,两边轮着。

    “算了,不至于,”霍然说,“去吃个饭也不会怎么样,我主要是陪陪奶奶。”

    “嗯,”老爸点了点头,“吃完就走。”

    “不用,按老习惯就行……爸,”霍然抬头看着他,“其实……就,怎么说,你们不用……太惯着我。”

    “没惯着,”老爸说,“你不能说我们不打你就是惯着你吧。”

    “就得惯着啊,”老妈在客厅里大声说,“我儿子这么可爱,我就惯着——”

    “啊……”霍然扑到床上拉长了声音。

    年前这两天过得忙忙乱乱的,霍然感觉自己什么事儿也没干,但时间又全填满了,收拾了一下屋子,跟老妈去了两趟市场,全家一块儿去逛了一次商场……

    群里倒是挺热闹,一帮人都没时间出来,只能是有时间就在群里聊。

    寇忱似乎很闲,每次无论谁说话,他都在。

    霍然每次都想点开他名字私聊几句,但每次又都没有点。

    说不上来是为什么,总觉得有点儿尴尬,毕竟他俩以前基本不会私聊,加上现在有点儿过年恐慌。

    过年永远都在热闹中藏着几分寂寞-

    寇忱你是不是很闲啊?

    他还是在群里问了一句-

    谁说的,我天天遛两回帅帅,还要遛我爷爷,老头儿一出门没俩小时不回家,野着呢

    下面紧跟着一帮人全是哈哈哈哈。

    霍然看着屏幕,跟着笑了半天。

    三十儿这天下午,霍然跟着老爸老妈一块儿去了大姑家。

    他们家是到得最晚的,别的叔叔伯伯这个哥那个姐的都已经到了,一打开门就被各种大声说话的声音扑了个满头满脸,还有大姑家那个宝贝熊玩意儿的尖叫。

    霍然顿时一阵不爽,但是他在人堆里看到奶奶的笑脸时,心情还是马上又回升了不少。

    “奶奶,胖了啊。”他过去摸了摸奶奶的脸。

    “讨不讨厌啊?”奶奶笑着说,“见面就说人胖!”

    “老太太不能太瘦。”霍然说,“稍微胖点儿身体好,像你这样正好。”

    “马屁精。”奶奶说。

    霍然刚要说话,腿上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劲儿还不小,砸得他都有点儿疼了,他回过头,看到熊玩意儿拿着一把锤子正往厨房跑。

    “谁他妈给那熊玩意儿拿个锤子玩啊!”霍然火不打一处来,吼了一嗓子。

    “哎哟,怎么了?”大姑从厨房探出头来。

    “快把他锤子拿了,”堂姐指着又往卧室跑的熊玩意儿,“太危险了吧,哪摸出来的啊!”

    “锤子给我!”表哥过去抓住了他宝贝儿子,“哪儿拿的!”

    熊玩意儿把锤子给了他爹,又往霍然这边瞪了一眼。

    上回就该跟你爹一块儿揍你一顿爽的。

    霍然也瞪着他。

    或者让你寇大爷给你抡地上去。

    “真听话,不要再拿来玩了,”表哥说,“省得有人说咱们熊。”

    “熊是个客观事实,不以锤子为转移。”霍然说。

    表哥转头看了他一眼。

    霍然没理他,从桌上拿了两颗糖慢慢剥开了放到嘴里。

    还是巧克力好吃啊。

    他又往桌上看了看,没看到巧克力。

    这种时候,他就非常想念寇忱……兜里取之不尽的巧克力。

    “霍然让你惯得也是没边儿了,脾气越来越大了。”大姑从厨房里走出来,经过老爸身边的时候皱着眉说了一句。

    “都一样,谁家不惯孩子啊,”老妈嗑着瓜子儿,“小军儿不也是你们惯成这样的么,现在还小,过几年看看能不能跟他表叔比比。”

    大姑愣了愣,刚想说话,二叔在旁边笑了起来:“霍然这性格还是遗传我嫂子多点儿。”

    “男孩儿都随妈,”堂姐说,“小时候霍然跟妈妈长得多像啊,洋娃娃似的,上初中以后才开始像爸爸的。”

    一屋子的人话题很快就转到了孩子像妈还是像爹上去了,反正这种小型冲突每次他们家这些亲戚大聚会的时候都会有不知道多少回,谁也不在意。

    霍然坐到奶奶旁边靠着,开始玩手机。

    群聊里居然没有人说话,只有江磊和魏超仁比赛似地发了一堆吃的,中间夹着寇忱一个流口水的表情。

    霍然笑了起来,这个被正在斗吃图的江磊和魏超仁完全忽略的表情,看着又可爱又委屈。

    朋友圈和群聊看了一圈儿之后,霍然更无聊了。

    窗外越来越密集的鞭炮声或近或远的响着,年年都说不许放炮,但谁家也没少放,跑空地上点了就跑,谁也不知道哪家放的。

    他们家倒是很老实,开始吃饭的时候大姑父拿出了他的手机,接着蓝牙音箱放了几分钟的鞭炮响,霍然实在佩服他的创意,拿手机录了下来发到了群里。

    这回连理他的人都没有,估计都吃着饭了。

    大姑几个人也忙活完了,喊了开饭,摆桌椅,端菜,又喊又笑的,坐下之后就是一轮敬酒。

    年夜饭其实热热闹闹的挺好,但霍然总有点儿心不在焉,时不时就要拿手机看一眼。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没忍住,觉得无聊的实在有些没着没落的,于是拿出手机给寇忱发了条消息-

    在吃了吗?

    一条非常无聊的消息,每一个字都透露着他的无聊,简直比无聊本身更无聊。

    “小忱这回看着还真是比原来要稳重多了,”三叔看着寇忱,点着头,“转学这个决定还是对的,环境太重要了。”

    “差不多吧,”寇忱躺在沙发上,帅帅趴在他身上,他一下下地扯着帅帅的脸,“我这学期刚背了个处分。”

    “怎么还被处分了?”三叔愣了愣,皱起了眉头。

    “之前的处分是不是还没销呢?”二哥问了一句。

    “是呢。”寇忱微笑着回答。

    “还好意思笑。”老叔板起了脸看着他。

    “嘻嘻。”寇忱继续。

    “你……”老爸瞪了过来。

    “出不出牌了啊!”寇潇拿着块麻将在桌上一通敲,“能不能有点儿竞技精神,尊重一下对手啊,打麻将就打麻将,操心那么些个呢。”

    “潇潇这嘴,”老叔叹气,“我听她说话我就头疼。”

    寇潇回手从后面茶几上摸了一盒药放他面前一扔:“这个管用,上回去日本的时候带回来的,痛经头疼都能治。”

    寇忱抱着帅帅一通狂笑。

    “你气不气人。”老叔跟着笑了起来。

    “我爸不出牌才气人呢!”寇潇说。

    “出出出。”老爸扔了一张牌出来。

    “碰。”寇潇说。

    寇忱站了起来,伸了个伸腰,往窗外看了看,他们小区不让放鞭炮,两队保安一直在转悠,所以还挺安静的,不过也已经是一片雾蒙蒙了。

    他拿起手机放到兜里,往门口走过去。

    “去哪儿?”老妈问了一句。

    “转转。”寇忱说。

    “是不是无聊了?”老爸说,“你要不过来替我打几圈?”

    “算了,”寇忱一边换鞋一边说,“玩得太小,没意思。”

    “哎哟,”老爸笑了起来,“听听这口气。”

    屋里的人全笑了,爷爷拍了拍桌子:“我就说你们太抠了。”

    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寇忱的手机响了一声。

    他拿出来看了一眼,霍然。

    飞快地点开消息-

    在吃了吗?-

    吃完好半天了,打麻将呢-

    哦,那你打吧

    寇忱啧了一声-

    怎么了?想我了啊-

    我好无聊啊

    寇忱犹豫了一下,摸了摸兜,又转身打开门进了屋,从鞋柜上拿了把钥匙。

    “干嘛你!”老妈眼睛很尖,一眼就看到了,“你拿摩托车钥匙干嘛去!”

    “玩。”寇忱说。

    “这么冷,”三婶喊了起来,“一会儿感冒了,骑什么摩托啊!你要去哪儿让你哥送你!”

    “不用。”寇忱甩上了门,飞快地跑到了车库,把摩托开了出去。

    怕老爸他们追出来,寇忱一直把车开到了外面街上,才停到了路边,给霍然回了一条消息,然后从车边箱里拿出了手套头盔,还有护膝-

    我过去找你玩吧

    霍然差不多是秒回-

    有病,你是要走过来吗

    霍然吃完饭,陪奶奶到楼下站了几分钟,奶奶说想闻闻年味儿。

    闻了大概三十秒年味儿,奶奶就回屋了:“哎哟,快冻成棍儿了……”

    霍然笑了半天,看着奶奶回了楼里,他小步蹦着围着楼跑了一圈。

    挺冷的,但他实在不想进屋,虽然外面也没什么可看的,什么也看不清,但回屋也没什么事儿可干,寇忱也没再回他消息了。

    站了一会儿,他准备回去的时候,听到了一阵摩托车发动机的响声。

    顺着声音看过去,一个辆很拉风的哈雷从销烟白雾里开了出来,停在了路边。

    傻逼吧?疯了吧?

    这什么天气?开个摩托满街窜,装逼给谁看呢?

    霍然简直不能理解。

    这人应该介绍给寇忱认识一下,他俩应该能有共同语言。

    摩托上的人腿撑着地,哆哆嗦嗦地拿出了手机。

    霍然看着他,这样的能见度都能看出来他在哆嗦了,还不知道找个地儿先避避风,先想着打电话?

    打给你前世的姻缘吗!

    那人把电话举到耳边。

    霍然兜里的电话震了起来。

    他愣了愣,什么鬼?

    他摸出手机,看到了寇忱的名字。

    “喂?”霍然接起电话的时候听到了那边呼呼的风声,他猛地抬头盯着那边哈雷上的人。

    “我操,”寇忱带着颤音的声音传了出来,“你猜我在哪儿。”

    “在我大姑家楼下?”霍然震惊地问了一句。

    “这都能猜到?”寇忱也震惊了。

    “你他妈疯了啊!”霍然简直无语了,喊了一嗓子,“你什么天儿啊开个傻逼摩托你就出来巡街啊!”

    “操?”寇忱愣了愣,“你他妈在哪儿呢?你看到我了?”

    “这儿呢!”霍然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回了兜里,往摩托车那边跑了过去,边跑边骂,“傻逼!”

    寇忱转过了头,把头盔上的面罩推了上去,冲他挥了挥手:“嗨——”

    “嗨你大爷!”霍然冲到了他面前,“你缺氧了吗!”

    “惊不惊喜?”寇忱笑着一摊手。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佛跳墙作者:念一 2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3夏梦狂诗曲III作者:君子以泽 4沉香如屑作者:苏寞 5夏梦狂诗曲I作者:君子以泽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