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63章

所属书籍: 轻狂

    寇忱被叫到办公室去的次数不少。

    从小到大他都被划在后进生那一拨学生里, 老师办公室, 主任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他都挺熟的,不过初二之后他就不怎么去了。

    倒不是没人叫他去了, 是他开始对这样的命令置若罔闻。

    给面子的时候他会走到办公楼面前才突然转个弯去厕所或者操场,不给面子的时候下达命令的人话还没说完他就走开了。

    今天还是第一次他被叫到主任办公室的时候是心情愉快步伐轻盈的。

    主任似乎有求于他。

    不,他们。

    他和霍然。

    虽然应该是随机的, 这会儿碰上谁都会是这待遇, 他还是挺高兴。

    办公楼里没什么人,主任把他们带到了办公室里, 让他们坐到了沙发上。

    “喝点儿茶吗?”主任问。

    “年轻人喝什么茶啊,”老袁说, “他们都喝饮料。”

    “哦,饮料也有, ”主任指了指冰箱,“可乐什么的,袁老师帮他俩拿一下吧。”

    老袁往办公室角落的冰箱走过去。

    “哎, 我自己拿自己拿, ”霍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抢在老袁前头扑到了冰箱跟前儿,“老袁你坐着吧。”

    “可口可乐谢谢。”寇忱非常自在地靠在沙发里,偏过头看着他,“其实咱们不用这么客气, 老袁都叫着呢。”

    霍然猛地回过头找补了一下:“袁老师!”

    老袁摆了摆手:“我听着都别扭。”

    寇忱嘿嘿嘿一阵乐。

    霍然拿了两瓶可乐,主任沏了点儿茶跟老袁一块儿喝。

    “您这儿是不是有点儿腐败啊?”寇忱喝着可乐,又看了看生产日期,“本来以为运动会剩的呢,看日期很新鲜啊。”

    “老师办公室也有冰箱,学校的福利,”主任说,“你想喝也可以来,不过不要告诉别人,供不上啊。”

    霍然和寇忱笑了起来,主任不骂人的时候虽然也没笑容,但感觉得到并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凶。

    “说正事吧,”老袁喝了一口茶,“这两个同学还是比较有代表性的。”

    “嗯,”主任点点头,看着寇忱和霍然,“是这样的,学生会给学校提了一个想法,是关于天台告白的。”

    “天台干嘛?”霍然愣了愣。

    “跳楼,”寇忱看着他,“你是不是代表了老土的那部分学生?天台告白都不知道?”

    “哦,”霍然反应过来,“我是一下没反应过来。”

    “是觉得我们学校不会跟这个东西有关系吗?”老袁问,“所以反应不过来?”

    “嗯,”霍然点头,“就觉得不可能同意吧,这个。”

    “看到没,”老袁看着主任,“学生对我们根本没信心。”

    “如果学校同意做这样的活动,你们觉得会出现什么样的内容?”主任问。

    “告白呗,”寇忱说,“肯定有一大拨我喜欢你之类的,毕竟你这玩意儿它就叫天台告白。”

    “如果你上去,会说什么?”主任继续问。

    “我才不上去。”寇忱说。

    “你会上去吗?”主任又问霍然。

    “不会,”霍然笑了笑,“但我肯定会去看,我想听听别人说什么。”

    “通俗点儿的说法就是看热闹。”寇忱说。

    主任看了老袁一眼。

    “我吗?我会上去啊,”老袁摊手,“如果允许老师上去的话。”

    “不是,我没有要问这个。”主任喝了口茶。

    “你们觉得办这个,同学们会欢迎吗?”老袁问,“他们会有所期待吗?”

    “肯定欢迎啊,去年还是前年,十一中不是就弄了一次么,当时多少外校的羡慕啊,虽然他们那次时间特别短,都没让几个人上去,”霍然说,“但是如果要弄成那种规定主题,这不能说那不可以说的,就没必要了,估计一个愿意上去的都没有。”

    “嗯,”老袁点点头,“那样无非就走个‘开明’的形式而已,的确没有意义。”

    “也别叫家长,”寇忱说,“如果真要弄,就别让家长掺和了,底下一堆家长一杵……反正如果我爸站下边儿,你就是规定了我要上去,我也不会上去。”

    “学生会这次的想法就是学生自己,想说什么就说,”主任说,“上回你们班的班会,虽然主题是限定了,但大家都很喜欢这种形式,所以学生会才会提出这个活动申请,学校也会考虑,但我们考虑得肯定要多一些,包括会不会出现攻击性内容……”

    “又不是小学生,”寇忱一脸无所谓,“上面写着告白,你上去骂人不是傻逼么,一般人不会这样,真有这样的,安排点儿人在底下起哄给他哄下去就完了,怕屁呢。”

    主任看了他一眼,笑了起来。

    “有意思吧,”老袁说,“你找别的孩子来,还真不一定能听到这样的话。”

    “那行,我们总结一下你们的想法,”主任笑着说,“你们是希望有这样的活动的,但是拒绝家长参加,学校最好在主题和喊话内容上不做限制,对吗?”

    “对。”霍然点头。

    “感谢二位同学,”主任对他们点了点头,“如果还有什么想法可以给袁老师反馈,因为最后还没有决定要不要做这样的活动,所以请你们先保密。”

    走出办公楼的时候,寇忱小声说了一句:“哎,重要的事忘了。”

    “什么?”霍然看他。

    “封口费没要,”寇忱说,“让保密就保密了?”

    “那你去要,”霍然停下了,“我在这儿等你。”

    “你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我去要,你在这儿等?”寇忱说。

    “行吧,”霍然转身就往办公楼里走,“我跟你一块儿去。”

    刚一转身,主任正好从楼上下来了,问了一句:“怎么了?还有什么……”

    “没有。”寇忱一把抓住了霍然衣服领子,往后拽了回来,“我说去喝可乐。”

    “上去拿吧,没事儿,”主任说,“你们老袁还在呢。”

    “不了。”寇忱拽着霍然转向就走。

    霍然也没挣扎,一路笑着倒退着走。

    “你很生猛啊。”寇忱把他拉回路边之后停了下来。

    “怎么了,”霍然笑着把衣服整理好,“你说我不陪你,我就陪你去要封口费啊。”

    “走吧,”寇忱说,“去食堂玩会儿。”

    食堂里有几个学生会的在吃东西,边吃边凑一块儿小声说着话。

    路欢和伍晓晨都在,看到他俩,笑着打了个招呼。

    寇忱买了点儿零食和饮料,跟霍然一块儿找了个远离他们的空桌坐下。

    “路欢就算了,平时也不聊,”寇忱小声说,“伍晓晨个叛徒,天天朋友圈儿里蹦得那么欢,这事儿居然一点儿口风都没透出来。”

    “说不定收了封口费呢。”霍然笑着说。

    “哎,”寇忱拿了包豆子咔咔咬着,“如果真能弄这个天台吼叫的活动,可以让江磊上去吼,路欢我喜欢你!”

    “他肯定不敢,他上去敢吼徐知凡我爱你他也不敢喊路欢我喜欢你。”霍然说。

    “这个怂。”寇忱笑了半天。

    “你不也不打算上去吗?”霍然说。

    “我是没什么可喊的,”寇忱说,“我没什么憋得不行非得有这么个机会才能发泄的人,我想说什么平时就说了。”

    “嗯,我也是觉得没什么可喊的,”霍然想了想,“但我还真想听听别人的,是不是我太爱凑热闹了?”

    “不是,”寇忱说,“我觉得谁都是这样吧,想知道别人在想什么,我要发明个读心机,绝对能成宇宙首富。”

    “先把我校园卡里的钱充上吧,首富。”霍然说。

    “充个屁,”寇忱拿出了自己的卡,往他面前一扔,“拿去用。”

    “空卡?”霍然拿起卡晃了晃。

    “说什么呢,”寇忱说,“早充好值了,就等着把你卡吃光了你流落街头这天呢。”

    “神经病啊。”霍然笑了起来。

    因为对主任和老袁的承诺,他俩忍着没把天台告白的事儿告诉七人组,只等着学校宣布。

    听主任的意思,其实是想做这么一次活动的,毕竟附中一直比别的学校更“前卫开放”。

    憋了也就半个月,就有动静了。

    第二节 课间魏超仁去上了个厕所,回来的时候一脸兴奋。

    “我刚看学生会的人搬个大海报去礼堂那边,”魏超仁比划着,“挺大的,我看着得有两米高了,还没画完的。”

    “什么海报?”徐知凡问。

    “可能是天台告白,”魏超仁趴到桌上压低声音,“风一吹我看到字了,人口。”

    “什么人口?”许川愣了愣。

    “你傻了么川哥,”魏超仁在纸上写着,“天台,下面不就是人口吗?”

    “你突然智商这么高了?”江磊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我一直这么高,”魏超仁说,“你别想把我跟你拉到同一梯队里去。”

    “不是,”江磊说,“你现在跟我才是同一梯队。”

    “滚!”魏超仁瞪眼。

    “天台告白是什么?”胡逸问。

    “就是站楼顶上喊出心里话,”许川给他解释,“可以是对某个人说的,也可以单纯就是自己想说的话。”

    “啊,”胡逸想了想,“那我上去喊吧,食堂三号窗的阿姨能不能不要老哆嗦,肉都让她给哆嗦没了。”

    几个人顿时全都笑得趴到了桌上。

    学校同意了学生会的申请,在学校里宣布了天台告白活动三天后举行。

    这个消息一出来,全校都沸腾了,毕竟寒假太短太忙乱,大家的兴奋无处安放,这个活动得到了全校的热烈响应。

    这也是学生会最近干得最得人心的一件事儿,所以一个个干劲也非常足,海报做得漂亮洋气,设计的人大概是蒙德里安大大的粉,海报背景是明快的各种几何图形和线条,挂在体育馆外墙上老远都能看得到,不过上面写的不是天台告白。

    写的是,我站在天台,我有话想说。

    大概是为了能让参与的人有更大的发挥空间,不过霍然觉得这说不定是老袁的小阴谋,避免大家被这俩字暗示,出现过多让家长不适的内容。

    “我站在天台,”寇忱指着远处的海报,“我就要飞起来了。”

    “那你去飞一个吗?”霍然问。

    “不了,”寇忱说,“我这两天正在指导江磊飞呢,他想上去喊,但是又怕让路欢尴尬。”

    “那怎么办?”霍然问。

    “就不要直接说我喜欢你啊,可以说我很欣赏你,很幸运能碰到你这样的女生,”寇忱说,“希望你能永远有这样美丽的笑容什么的,就差不多这一类的,他俩就都不容易尴尬了。”

    “寇忱,”霍然吃惊地看着他,“我有一个愿望。”

    “说,”寇忱说,“哥哥帮你实现。”

    “就你这一套一套的,”霍然说,“我真想看看你给人表白的场面啊。”

    寇忱笑着没说话。

    霍然也没说话,在脑子里想象了一下,寇忱对着一个女生……

    似乎想象不出来。

    还莫名其妙地有些别扭。

    这个感觉他不敢跟寇忱说,说了会被打。

    他觉得就像自己养了多年的小公狗,突然对着另一只小母狗哈哧哈哧……

    “算了。”他说,脑子里停止了想象,心里对被比喻成了小母狗的不知名女生道了个歉。

    “这个我帮不了你,”寇忱啧了一声,“我也就说说,你真让我自己去,我肯定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我就说别大冷天儿的玩你那个钥匙扣吧,”霍然说,“你看现在就不行了吧。”

    寇忱愣了好半天才瞪着他:“霍然你真他妈是我见过的最表里不一的人!”

    霍然笑得都咳嗽了。

    寇忱一连串不行说出来的时候,他就特别想笑了。

    天台起飞活动是在下午第二节 课开始,其实第一节课就有不少学生溜出教室到体育馆四周抢占有利地形了。

    比如许川和徐知凡。

    这俩平时挺稳重的同学,居然直接就没来上第一节 课,还在群里发了照片,他们已经用捋成条状的外套在体育馆对面存放废旧体育器材的平房顶上占领了边缘最平整干净的一块地方。

    “居然没叫我们!”江磊愤愤地看着放在两腿之间的手机。

    “他俩吃完饭就去了。”胡逸说。

    “那你怎么不说?”魏超仁瞪他。

    “我哪知道他们是去占地方,”胡逸说,“平时这种违纪的事不都是你和江磊一块儿干的吗?”

    “你为什么要把寇忱划出去?”江磊说,“寇忱才是违纪第一人好吗!”

    胡逸回头看了一眼寇忱:“他坐这儿呢。”

    “我跟你说不通,”江磊往四周看了看,“我操,是不是去了不少人了啊?”

    霍然也往教室里看了一圈,发现不是去了不少人,应该是有不少人根本就没来,难怪知凡霸霸和许川要先去占地方了。

    “走。”寇忱把手上的书往桌上一扔,站起来就往外走。

    他这一带头,教室里差不多全部的人都站了起来,浩浩荡荡地往教室门口走。

    走了几步,有人往办公室那边看了一眼,吓了一跳:“我靠,老袁看着呢?”

    大家都惊了,一块儿看过去,果然看到老袁拿着个茶杯正站在窗口看着他们,大家顿时都站在了原地,不知道该进该退了。

    老袁喝了一口茶,冲他们这边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把办公室的窗帘拉上了。

    班上的人立马沉默而兴奋地冲出了教室,跑到一楼的时候,他们发现楼下文3全体都坐在教室里,梁木兰正威严地站在讲台上扫视着班里的人。

    “太惨了,”江磊小声说,“等他们静坐完了过去连树都没得爬了吧。”

    江磊的推断还是很准的,第二节 课活动开始的时候,几棵大树都爬满了人,小树旁边都站着学生会的人,怕有人连小树都不放过。

    “今天的活动,首先要感谢学校的支持,感谢老师们的开明和对我们的信任!”学生会主席站在天台上,扒着栏杆喊话。

    “听得还挺清楚的,”霍然坐在器材室顶上,跟七人组一块儿整齐地晃着腿,“不知道会不会安排几个托,毕竟前几个上去的人相当需要勇气啊。”

    “江磊第一个上吧!”魏超仁说,“刚那么着急呢。”

    “闭嘴,”江磊飞快地晃着腿,“我现在紧张得就想尿尿。”

    几个人正乐着,那边学生会宣布活动开始,四周不知道围了多少层的学生一块儿挥着胳膊一通欢呼。

    出乎霍然意料的,天台上接着就出现了不少人,居然有这么多人不怕第一个站上去。

    佩服。

    而第一个喊话的人出现在天台栏杆旁边时,七人组同时发出了惊呼:“我靠,何花?”

    何花低着头站在栏杆边,手紧紧地抓着栏杆,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

    大家全都安静下来之后,她也没有说话,一直低着头,仿佛是在读条。

    “睡着了吗?”寇忱小声说。

    这时何花突然抬起了头,往栏杆上靠了靠,用力喊了一声:“寇忱!”

    “哎操!”寇忱吓了一跳,抱着霍然往后躲了躲。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2 2轻狂作者:巫哲 3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4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5纵然爱你有时差作者:夜女三更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