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75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这场是决赛, 为了进一步打碎理科狂言继续昨天的风头, 文1一帮人连主力带替补也就是全体男生都在篮下积极热身。

    大概也因为今天有记者在场。

    摄像机一出现, 连啦啦队都开始排练了。

    老袁没跟学校几个领导一块儿坐在裁判席后头的领导席,而是很愉快地坐在了文1的观众席里。

    寇忱和霍然相互传了几个球,又在篮下跑了几趟。

    “理8强啊。”寇忱小声说。

    理8一个班队, 拥有三个校篮成员,以及四个校田径队的成员,从技术, 身高, 体力几个方面来看,都有压倒性的优秀。

    “强个屁。”霍然的回答非常干脆。

    “平时我吹个牛你还骂我, ”寇忱看着他,“这会儿自己吹起牛逼来还真是一点儿不嘴软啊?”

    “不是吹牛, ”霍然看了看理8的人,“他们现在比我们压力大得多, 我们是黑马,他们对哪个班的队伍都熟悉,就是没有针对咱们的计划。”

    “你可是他们队长, 没有针对你的计划吗?”寇忱说, “你这队长也不行啊。”

    “我以前没有人打配合,”霍然说,“再说了,队员也真不一定都了解我。”

    “多亏有我了是吧。”寇忱挑了挑眉毛。

    “……是啊,球神。”霍然瞅了他一眼。

    裁判吹了哨, 双方队员到中线集合。

    霍然发现今天的边裁是林无隅。

    高三了还这么闲,不光在裁判席玩,还吹边裁,不愧是学神。

    今天跳球文1换了寇忱,寇忱弹跳很好,而且在有“出风头”这种事儿的时候,发挥会比较超常。

    理8跳球的是韦正,不是他们班个儿最高的,但跟文1最高的霍然和寇忱已经差不多了。

    球从寇忱和韦正中间抛起,接着两个人就跳了起来。

    寇忱果然是经验不足,跳得倒是相当高,比韦正高了半头了,但起跳早那么零点几秒。

    韦正时机把握得正好,球给向理8的张云海。

    霍然平时打球就算是整场骂人,也很少拼尽全力,但今天这场比赛他就想赢,无论怎么样他都想赢。

    他跟寇忱一块儿的第一场比赛。

    他就是想赢。

    张云海伸手准备接球的时候,一只胳膊伸到了他面前。

    文1观众席上顿时就喊了起来,啦啦队也发出了一点儿也不整齐的尖叫声,就一秒钟时间,她们就已经把要在记者面前展现附中啦啦队风采的想法扔到了脑后。

    张云海稳稳能接到的球,被霍然轻松抄走。

    在所有人都还没有完全进入比赛状态的时候,霍然已经把球带到了前场,在理8的人压过来之前传给了同样速度跟了过来的寇忱。

    寇忱拿到球没有犹豫,直接出手。

    球进了。

    这个球让全场观众迅速进入了兴奋,尖叫和哨声四起。

    霍然指了指寇忱:“你他妈下回再在没有人防守的时候踩三分线投两分,我弄死你。”

    “……我刚进的是个两分吗?”寇忱愣了愣。

    霍然按着他后脑勺往下一压:“看清了,三分线在这儿!”

    “我踩着了?”寇忱有些不爽地啧了一声。

    “是。”霍然说。

    “行,一会儿我注意,”寇忱说完又猛地转过头,“我说了你再骂我我收拾你!”

    “有种来,”霍然瞪了他一眼,“防守!”

    这个开局让理8不太爽,紧跟着也打了个快攻,接了传球的队员基本没有带球,直接传球压到篮下。

    然后张云海就像是挑衅一样,投了个三分。

    “你大爷!”寇忱小声骂了一句,“他是不是故意的。”

    “当然是故意的,”霍然说,“为了告诉你,你没他牛逼。”

    “你又激我呢?”寇忱看着他。

    “管用吗?”霍然问。

    “管用。”寇忱勾了勾嘴角。

    “怎么弄?”江磊问了一句。

    “盯死,”霍然说,“累死也盯死。”

    “累不死,”江磊咬牙切齿的,“太小看我们了。”

    霍然对这几个人还是有信心的,罗飞玉是体育委员,之前也是校田径队的,只不过是高一下学期因为家里要求好好学习心无旁骛才退出的,江磊体力差点儿,但是死犟起来也是王八系的,脑袋砍掉了也不撒嘴的那种,魏超仁就更不用说了,看看他们家老大寇忱就知道了。

    两个快攻下来,场上的气氛开始紧张,双方打得也开始小心。

    总不可能全场都快攻。

    罗飞玉拿球,拍了两下之后把球举过头顶,对江磊使了个眼色,然后把球扔了出去。

    江磊接住球,对方来防守的同时,他把球从身后传给了寇忱。

    霍然替他捏了把汗,平时这个动作他十次有八次会传飞。

    但今天发挥超常,这个球很准确地到了寇忱手里。

    寇忱拿了球就跟起风了似的往前场刮了过去。

    “三分——”徐知凡的声音从场边传来。

    “别踩线——”许川也喊。

    这次理8的回防非常快,寇忱冲到三分线外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三个人顶在了里头。

    为了防止寇忱传球给霍然,韦正一对一盯住了霍然,霍然连续两个假动作都没有摆脱。

    这种情况下,寇忱应该把球传给别人。

    但不知道为什么,寇忱就像是没看到霍然正被韦正防得死死的,依旧把球往这边传了过来。

    疯了!

    霍然不得不猛地往球这边冲过去,要在韦正碰到球前拿到这个球。

    简直是拼了命了。

    霍然打市里的比赛都没有这么拼过,他几乎是飞身而上,手碰到球的瞬间,他余光里突然看到了已经往后退了两步的寇忱。

    于是反手猛地一拨,把球拨回了寇忱手里。

    寇忱是用传球给霍然的方式,分散了贴着他防守的张云海的注意力。

    退开两步接住霍然这个再次传回来的球之后,他站在离三分线差不多一米的位置起跳,投了个三分。

    随着观众们的尖叫和狂吼,球落入了篮筐。

    他落地之后,张云海才重新贴回了他身前。

    他冲张云海笑了笑。

    张云海没有什么表情地走开了。

    接着他又往霍然这边看了过来,在霍然开口之前抢先说了一句:“你骂一个试试?”

    霍然没说话,看着他。

    “这球是不是得算四分啊?”寇忱又说。

    “你去跟裁判商量呗。”霍然说。

    寇忱笑了起来,蹦了两下之后又问了一句:“怎么样?”

    “漂亮,”霍然说,“不过下次不要这么冒险,万一我没碰到球呢?”

    “不可能,”寇忱在他肩上轻轻撞了一下,“我知道你能拿到,队长不是白当的。”

    霍然啧了一声。

    说实话,霍然很喜欢这种感觉。

    他以前一直只能体会到棋逢对手的畅快,今天却感受到了默契带来的愉悦。

    这种默契不是他跟队员之间比赛时的那种默契配合。

    是我知道你可以,你也会相信我能。

    是一个眼神就知道下一步的动作,寇忱会出现在他需要传球的位置,他也能判断出寇忱需要怎么样的配合,并且全力做到。

    他带球过了中线,就能看到寇忱,传球之后他就能判断出来寇忱是要投还是要再传,寇忱也能明白他是想要从什么位置杀进三秒区。

    这种我在你想看到我的所有位置上等你的默契,不是一块儿打几年球就能有的。

    虽然也有失误。

    比如在霍然以为寇忱会投篮的时候,他突然反手把球对着霍然的脸就传了过来。

    天下功夫唯快不破。

    霍然跟他的距离就两步,简直猝不及防。

    这个球直接就砸在了霍然脑门儿上。

    然后又弹回了寇忱手边。

    “直接投你妈拉个巴子的!”霍然怒不可遏地吼了一嗓子。

    寇忱投球,球进了。

    两分。

    场边叫好声和笑声混成了一片。

    “别骂我别骂我!”寇忱都没顾得上看球进没进,立马凑到了霍然跟前儿,摸了摸他脑门儿,强忍着笑小声说,“我想着他们也没人防你,传给你保险一些。”

    “你那是传球吗!”霍然瞪他,“你他妈打壁球呢!”

    “疼吗?”寇忱问。

    “……这是篮球又不是铅球。”霍然叹气。

    “那你骂我?”寇忱小声抗议。

    “我还表扬你么?”霍然也小声喊,“旁边笑成什么样了你听不见啊。”

    “你骂我影响我一会儿发挥怎么办?”寇忱说。

    “会吗?”霍然啧了一声。

    “不会。”寇忱说。

    霍然为了表示安慰,伸胳膊搂了搂他,在他背上拍了一下:“行了吗忱公主?”

    “注意用词啊!”寇忱瞪了他一眼,转身跑开了。

    上半场两队的比分一直咬着,没办法再像昨天那样拉开距离,最大的分差也就是4分,还是理8领先。

    上半场结束的时候文1领先了1分。

    休息的时候观众纷纷转场,老袁跑了过来:“打得不错,坚持住!”

    “牛逼吗!”寇忱问。

    “非常牛逼!”老袁竖了竖拇指。

    “袁老师过来坐好,”伍晓晨在观众席喊,“别影响他们休息,还要安排战术呢!”

    “好好好。”老袁愉快地跑到文1的观众席上坐好了。

    一帮男生围了过来,集体出了一会儿主意,谁也没听清谁的,最后全都看着霍然。

    “不管那么多,”霍然抹了抹汗,这半场的确辛苦,体力消耗很大,“有体力就继续打,不行了就换人,战术上没有什么需要调整的,别再往我脸上砸脸就行。”

    一帮人笑了半天,寇忱摸了摸他脑门儿:“太记仇了吧。”

    “他们也累了,而且之前肯定没想到我们这么能缠,”霍然说,“压力大着呢,我们输赢都是赢,放开了打就行。”

    “好!”全体男生一块儿吼了一嗓子。

    没有战术安排,也就不需要再说什么,一帮人喝了点儿水之后就坐那儿休息了。

    霍然坐下之后跟寇忱挨得有点儿近,胳膊贴一块儿了,能感觉得到寇忱胳膊发热,还有汗。

    这么贴着并不舒服。

    但他没动。

    懒得动,也不想动。

    寇忱也没有动的意思,俩人就这么坐着,看着没有人的场地。

    “一会儿我盯张云海吧。”寇忱说。

    “挑战么。”霍然问。

    “我是那样的人吗。”寇忱说。

    “是吗?”霍然看了他一眼。

    寇忱笑了起来:“没错,我就是那样的人,我看他不爽,我就要盯他。”

    “行,”霍然点了点头,“张云海交给你,别犯规,他经验比你足。”

    “嗯。”寇忱按了一下指关节,咔。

    “别按脱臼了,一会儿怎么打球。”霍然说。

    “靠!”寇忱吓了一跳,抱着手搓了半天,“有你这样的吗?吓自己人。”

    下半场哨声一响,跟着场上队员一块儿休息的观众们进入状态比队员们快多了,还没发球就喊上了。

    寇忱就是记仇,张云海开场的那个三分他估计能记到毕业。

    下半场他就咬死了张云海,体力优势让他从后场到前场,从进攻到防守,硬是盯着张云海没松动过。

    最后五分钟,张云海彻底被寇忱防死,霍然连进了三个球之后,理8换下了张云海,换了个田径队练长跑的上来。

    “这是要跟我拼体力吗?”寇忱说。

    “是要耗光你的体力。”霍然说。

    “那就耗吧,”寇忱很嚣张地勾勾嘴角,“我体力还从来没有耗光过。”

    “最后两分钟肯定会把他换上来的,他只是下去休息,”霍然说,“你收着点儿。”

    “嗯。”寇忱应着。

    田径队的这位体力怎么样不知道,但人家好歹是刚换上场的,跑起来还能带着风。

    霍然发现寇忱较起劲来是个很可怕的对手。

    已经跑了快全场,居然还能跟得上。

    不过霍然的判断很准,最后两分钟,理8换人,张云海斗志满满地回到了场上,在没有他的情况下,文1也只领先了2分而已。

    最后关头,两个队眼神都不一样了。

    拼尽全力就差打架了,比分居然没有变化,来回来去几个回合,时间眼看就要没了,场边已经喊成了海。

    罗飞玉的传球被断了,张云海拿到了球,几秒之内理8的人就压进了三分线之内。

    文1全部收回三秒区,这会儿就是放弃进攻机会也不能让理8进球。

    张云海把球传给韦正,韦正往篮下压,没进去,球又传回到了张云海手里。

    张云海大概是准备搏一把,带着球突然往后退到了三分线外。

    “寇忱!”霍然吼了一声,他的距离有点儿远,如果张云海出手,这个三分他们防不住。

    寇忱在张云海退的时候就已经跟上,霍然喊出声时,他已经贴到了张云海面前。

    “投了!”全场都在高喊,“三分!投了!”

    张云海的目光从寇忱头顶往后看过去,双手紧紧拿着球,举了起来。

    寇忱想也没想就起跳,从他双臂之间一巴掌推了过去,球从张云海手中飞向了空中。

    四周声浪已经连成片,场上的队员也全都动了起来。

    球往下落的时候寇忱刚想起跳抢,一个人影从他身后掠起,以惊人的速度抬手兜住了球。

    落地的瞬间已经往前冲出去了一两米。

    “霍然——”文1疯狂的尖叫盖过了之前混乱的加油声,“霍然——”

    “掩护!”罗飞玉破着嗓子吼。

    寇忱绕过张云海,往霍然身后跟了过去。

    所有的人都像是参加了百米跑,一个个都跑得能把地面蹭出火星子来。

    霍然带着球冲过了三分线,突然往寇忱这边微微偏了偏头。

    寇忱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再往前压,理8就会回防到位,霍然会急停传球。

    但是这会儿霍然不能找他的位置,理8全都盯着霍然了。

    寇忱也不能出声,这会儿只要他喊,霍然传球的意图立马就会被发现。

    不过他知道霍然肯定会传球,也知道霍然会往哪儿传,他直接往右错了一步,同时退到了三分线的外侧,脚刚落地,霍然已经猛地停下,接着就起跳了。

    理8紧跟着就有人跳起来盖帽。

    霍然在空中反手把球传了出来。

    寇忱接住了这个球,没有任何犹豫连跳都没跳,直接把球投了出去。

    边线站着的林无隅举起手,伸出三根手指往下一压。

    “进了!”魏超仁直接一嗓子破了音,只出来了个“进”字,“了”字没了声音。

    理8没有放弃,所有人都没看计时器,拿了球直接就发,接着就是一轮快攻,但冲过中线的时候,主裁判的哨声响起,全场结束。

    “啊——”寇忱跳起来吼了一声。

    接着就张开了胳膊仿佛要拥抱大地,转了半圈儿之后他又吼了一声:“然然!”

    “这儿!”霍然在他身后喊。

    寇忱转过身,扑过来一把搂紧了他。

    “我操!”寇忱喊,“我们是不是赢了!”

    “是!”霍然喊。

    “咱俩是不是太有默契了!”寇忱把脸埋到他脖子那儿用力蹭着,“是不是!”

    “是!”霍然抱紧他,“别他妈瞎蹭,都是汗!”

    寇忱把脸抬了起来,然后又低头,一口咬在了他肩膀上。

    “啊——”霍然喊了起来,寇忱这一口咬得仿佛要吃人,疼得他眼泪都快下来了,但他的喊声被淹没在了周围的“啊——啊——啊——”里。

    “啊——”寇忱松了嘴,跟着一块儿喊了起来。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云中歌1 2匆匆那年作者:九夜茴 3轻易靠近作者:墨宝非宝 4不负如来不负卿作者:小春 5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