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0章

所属书籍: 轻狂

    这个叫杀人锅的火锅店, 只有一种汤底, 就叫杀手。

    一帮人没得选择, 只能点了杀手,配菜倒是很多,各种肉和菜, 主食也是眼花缭乱,大厅里还有个免费的水果台,旁边一口大锅, 里头是绿豆汤, 外面还写个大字,甜。

    “杀手是什么啊?”点完餐之后许川问寇忱, “听着怎么有点儿不踏实,不会很难吃吧?”

    “难吃到能杀人……”魏超仁说, “所以叫杀人锅。”

    “一会儿就知道了,也就是个噱头, ”寇忱说,“不过吃着挺爽的。”

    “我们需要做好什么样的心理准备吗?”霍然问。

    “就他妈吃个火锅,”寇忱说, “你还要做什么心理准备?”

    “被杀死的准备啊。”霍然说。

    “谁敢杀死你, ”寇忱说,“当我是摆设么。”

    “那杀死我们呢?”江磊说,“你不能区别对待这么明显吧?”

    “其实我,”寇忱想了想,“每次吃完都是死的, 大家自求多福吧。”

    大概是因为只有一种汤底,所以上菜很快,配菜刚拿上来没几盘,一个服务员推开了包厢门,冲他们喊了一声:“大家请让一让,当心烫。”

    包厢里顿时没了声音,大家一块儿盯着门。

    门外进来俩男服务员,合力抬着一口大铜锅,两人走到桌子旁边,一起使劲,把锅举起来放到了桌子中间。

    “请慢用,”开门的女服务员说,“受不了的话大厅的甜汤喝一点能缓解。”

    “我靠,”江磊第一个站起来,扑到锅上看了一眼,“这能吃吗?”

    其实不站起来也已经能看到了,火还没开,锅里一直在翻腾着,火红的一锅汤,确切说是红得发亮的一锅汤。

    “我说了吧,”寇忱说,“其实就是个噱头,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平时一般人不会点的死亡辣锅……我知道你们几个都能吃辣,所以才说来吃这个。”

    “我们是能吃辣,不是辣不死啊。”霍然把筷子戳进汤里拿出来舔了一下。

    顿时就觉得自己的脸在三秒钟之内就红了。

    “怎么样?”胡逸问。

    所有人都盯着他的脸。

    “我觉得应该是先涮一下,拿出来用白开水洗一下,再蘸料吃,”霍然说,“这样比较合理。”

    一帮人全乐了,许川夹起了一筷子肉:“太麻烦了,我决定就这么吃,没有挑战的人生不是人生。”

    “你本来也不是人生,”江磊说,“我们单身狗,没有人生,只有狗生。”

    “为狗生。”许川举起饮料杯子。

    “为狗生!”大家一块儿举杯,干掉了一杯饮料。

    杀人锅对于他们这些非嗜辣地区的人来说,差不多是可以杀人了,桌上一人一盒送的牛奶,还没到十分钟就被喝光了,饮料也不要了,直接又点了一箱牛奶过来,还有小块的糖,他们差不多是吃一口菜吃一块糖。

    但对于他们这些十几岁的人来说,很多事都可以拿来“较量”。

    比如现在。

    谁也不肯在所有的菜吃光之前做第一个放下筷子的人。

    “红光满面啊。”江磊说。

    “你没喝酒怎么也大舌头了。”魏超仁喝了一口牛奶。

    “你舌头也不小,自己听不出来是怎么着?”江磊说,“我操,真的,辣得我都大舌头了。”

    “我感觉我一会儿出去能果奔,这一身烧的。”胡逸咔咔地嚼着糖。

    “就这么说定了。”许川马上一指他,“一会儿出去就果奔。”

    胡逸愣了愣:“你当我辣坏脑子了吗?没人陪着我才不奔。”

    “有人陪着,你就奔啊?”许川笑了起来,“还说没辣坏。”

    一帮人笑着又倒了一轮牛奶,寇忱把最后一盘牛肉倒进了锅里:“就这些了,吃完没了啊。”

    一听这话,已经被辣得眼睛都快模糊了的一帮人顿时条件反射地都伸出了筷子,在锅里一通抢。

    霍然捞了几片肉出来,犹豫了一下,放进牛奶里涮了涮,他觉得自己理智还没有完全丧失。

    “操,你真可以。”寇忱在旁边笑得停不下来。

    感觉这帮人吃个死亡辣锅的劲儿比喝了一箱二锅头还大。

    霍然的手机响了一声,桌上一边吸着气一边抢肉的人都没听到,只有寇忱停了筷子,看着他:“徐知凡吗?”

    “应该是,”霍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

    她自杀了,在医院抢救,现在问不到情况,但是不能走,明天可能去不了学校,帮我请假

    “我……操?”霍然感觉自己吃辣吃出的一身火热瞬间就被压了下去。

    “怎么了?”寇忱没等他回答,直接抢过了手机看了一眼,“操,自杀了?”

    “谁?”许川咬着一块肉愣住了。

    “那个胡阿姨,现在在医院抢救,”寇忱说,“徐知凡刚发过来的消息。”

    一桌人全愣了,半天都没有人说话,只有一锅红汤还在翻腾着。

    “那徐知凡什么情况?”许川问。

    “他在医院守着,说问不到情况但是也不能走,”霍然皱着眉,“让明天帮他请假。”

    “不是,人都回来了,为什么还要自杀啊!”江磊喊了一嗓子,“这是干什么啊!”

    霍然低头飞快地给徐知凡回了消息-

    为什么自杀?能救过来吗?-

    大概是吃了家里的药,不知道是什么药,我现在没见到她家里人,可能是降压药

    “吃了大量降压药会死吗?”霍然马上看着寇忱,“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到。”-

    你今天就一直在医院了吗?要不要我们过去-

    不用,现在没有什么事,只是他们情绪都不太好,我不敢过去刺激他们,我怕他们如果知道我妈的情况不告诉我

    “得看是多大的量了,一般不会死人,但多的话也会引起休克甚至死亡……,”寇忱在旁边看着手机小声念,“还是得看吃了多少……但是我觉得这个阿姨是心里有什么事儿过不去,胡乱拿了药就吃了,也许不是真的想死。”

    “不是那种完全救不回来嘎嘣一下死了的就好,”霍然感觉自己手都有点儿发抖,“如果她死了,徐知凡他妈妈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消息了,而且……这以后怎么办啊,不得闹得天翻地覆啊……”

    这个消息挺解辣的,一帮人讨论了一会儿之后,嘴里胃里都缓过来不少。

    但是江磊的嘴肿了。

    “我他妈服了,”江磊拿出手机对着自己,拍了张照片,“是我太嫩了吗?”

    “还自拍干嘛,看一眼得了,你居然还有勇气自拍。”魏超仁叹气。

    “我还有勇气发朋友圈呢,”江磊说,“发给徐知凡看看,他看了心情估计能好点儿。”

    江磊把自己嘴肿了的照片发了朋友圈。

    大家一块儿去点赞并且哈哈哈,几分钟之后,徐知凡评论了-

    我操!寇忱被他爸做成香肠分给你们了吗?

    一帮人坐在包厢里一通狂笑。

    “等他回来我弄死他。”寇忱恶狠狠地按了一下手指。

    咔。

    霍然一听这动静,立马挑了挑眉,看着他的手。

    “看屁,”寇忱瞪他,“我还能回回都脱臼么!”

    “脱臼没事儿,我能给你弄回去,”霍然说,“别摁断了就行。”

    “我告诉你,我给你记着账着,”寇忱说,“清算的时候你别哭。”

    霍然笑着没说话。

    霍然的床板还保持着七零八落的状态,床底下的那个盆是个塑料的,居然被他一屁股给坐裂了。

    “这他妈也太不给面子了吧,什么质量啊,”霍然摸了摸自己的屁股,“肉都能砸得坏?”

    “你快谢谢它是个塑料的吧,这要是个铁的,”寇忱说着伸手在他屁股上拍了拍,“你屁股现在就得是肿的,说不定还会给你磕青了。”

    “滚,回你宿舍去,睡觉了。”霍然说。

    “你睡哪儿?现在宿管没空给你找床板了吧?”寇忱说,“睡我……”

    “睡徐知凡那儿就行,”霍然推着他往门口走,“睡你就不必了,明天考试,今天晚上要好好……”

    说到一半霍然又停下了。

    “你还有说这种话不好意思的时候啊?”寇忱回过头笑着说。

    “晚安。”霍然把他推出了宿舍。

    “晚安,”寇忱靠着门框,又冲宿舍里喊了一声,“晚安哥儿几个。”

    “晚安——”胡逸和江磊拉长声音回应。

    几个人这一夜都没太睡好,霍然和江磊胡逸躺下之后一直在聊徐知凡的事儿,寇忱他们那边也是。

    这种事如果只是听说,可能谁也不会有什么感觉,说不定连当个新闻说一下的兴趣都没有,毕竟太普通了,疑似进了传销,一个逃了出来,自杀了在抢救,一个下落不明。

    比起其他的社会新闻来说,实在太不起眼了。

    但现在这个普通的,不起眼的事,发生在了徐知凡身上,他们一块儿上课一块儿吃饭一块儿洗澡一块儿打架一块儿吹牛朝夕相处的朋友身上时,才能深刻体会到这样的事一点儿都不普通。

    徐知凡没有来考试。

    早上霍然给他发了消息,他秒回,估计一夜没休息-

    现在好像还算稳定,我一会回去吃点东西,再到医院来,看看他们情绪好些没,能不能问问我妈的情况-

    嗯,我跟老袁怎么请假?-

    高烧不退,老袁不信可以给我爸打电话,我跟我爸说了-

    好的

    两天的期末考,徐知凡都没有参加。

    霍然他们几个一直忍着,考试结束之前没有强行去医院看看情况。

    最后一科考完之后,他们几个很有默契地一块儿回了宿舍,把东西放了直接就一块儿出了校门,站在门口等车。

    “他还在医院是吗?”寇忱问。

    “嗯,”霍然点点头,“咱们到了医院门口再叫他出来吧,我怕他又说不用去什么的。”

    “到了再说,”寇忱站在他身后,胳膊往他肩膀上一搭,整个人都挂了上去,“如果他那儿打听不到那个阿姨的情况,我就给我爸打个电话。”

    “怎么?你爸认识人?”霍然偏过头,天儿冷以后大概是衣服穿得多,寇忱挺长时间没往他身上挂了,现在这么一靠过来,这个本来会让他无奈的举动,居然让他有些温暖。

    “不知道,我爸认识的人挺多的,什么人都认识点儿,什么警察啊医生之类的。”寇忱说。

    “嗯。”霍然点点头,想想又偏过头看了寇忱一眼,“我真觉得,你是个特别好的人,仗义,还很善良。”

    “突然这么夸我,是不是有什么阴谋?”寇忱在他耳边小声说,声音里透着被表扬的愉快。

    “你爸对你要求太高了,我觉得你除了成绩差点儿,也没什么别的问题啊,”霍然说,“哦,打架是吧?但是打架……哪个男孩儿不打架啊,你看徐知凡一个优等生,表面上天天拉着我不让我打架,其实也打,女生都打呢,你看李佳颖。”

    “看怎么打了,”寇忱笑笑,“我打架手上没数……不过后来挺有数了,只是我爸不太了解我,再加上……”

    “再加上什么?”霍然问。

    寇忱没说话,像是没听见。

    霍然犹豫了一下,没再问下去,只是返回了上一个点:“你跟你爸是不是相处的时间不多啊?不太了解你?”

    “我小学在这边儿,后来我爸觉得老家那边环境单纯一些,我这个脾气性格能变一变,初中和高一我都在老家,”寇忱说,“后来才转学过来的。”

    “难怪说你不是本地人啊。”霍然说。

    “还说我什么了?”寇忱问。

    “家里有钱呗,特别能打呗。”霍然说。

    “实话。”寇忱点点头,很受用的样子。

    “连老师都打呗。”霍然说。

    寇忱笑着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啧了一声:“我真牛逼啊。”

    车直接开到了医院后门,住院部离后门近一些,徐知凡出来也方便。

    下了车霍然拿出手机准备给徐知凡打电话。

    刚点出徐知凡的号码,后门那边就传来了一个女孩儿的声音:“我怎么知道啊!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妈什么也没说,她现在还很虚弱!”

    “那个是李灵吗?”寇忱在旁边问。

    霍然非常佩服寇忱的记忆力,他隔着这段距离连那个女孩儿头发是长是短都还没看出来。

    “李灵是谁?”江磊问。

    “那个胡阿姨的女儿吧,徐知凡发小?”许川说。

    “过去。”霍然把手机放回了兜里,拨腿就往后门那边跑过去。

    几步之后就看到了被李灵挡住的那个人是徐知凡,正在跟李灵说着什么,看上去有些焦急。

    “你不要逼我啊!”李灵喊,“我也急,但你不能让我去逼我妈啊!”

    “你他妈没完了!”后门里突然传出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干什么!别动手!”李灵拦住了从后门里冲出来的一个年轻男人。

    这个年轻男人一把就推开了李灵,对着已经躲下了台阶的徐知凡就冲了过去,他身后还有两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人。

    “她哥!”霍然顿时急了,感觉可能是那天的杀人锅还没从身体里代谢完毕,这会儿就跟喝了一勺红汤似的,一股热瞬间烧遍了全身,他冲着那边吼了一声,“我他妈看谁敢动手!”

    “给老子站着!”许川跟着也吼了一声。

    霍然等着寇忱的吼声,但是寇忱没有出声,估计是在给“给老子飞”充电,不过他冲得很猛,速度惊人,感觉是拿出了校运会时的实力。

    这两声就跟开关似的,六个人同时加速,裹着风就卷过去了。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2司宫令作者:米兰Lady 3曾风流作者:随宇而安 4星光璀璨作者:匪我思存 5帝皇书 下卷作者:星零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