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轻狂目录

第54章

所属书籍: 轻狂

    没等霍然出声, 寇忱胳膊一收, 搂着他就往旁边的一条小路走了过去。

    为了效果更逼真自然, 他还偏过头凑到霍然耳边,特别亲热的样子动着嘴假装说话。

    假装了几秒钟之后他发现自己大概也有点儿紧张,明明可以出声, 这样的距离,低声说话对方根本听不见。

    “搂一下我腰,”寇忱小声说, “装得像一点儿, 还盯着我们呢,一会儿该出来了。”

    “什……哦。”霍然伸手搂住了他的腰。

    “霍然, 放松点儿,你怎么回事儿?”他小声说, 霍然放在他腰上的手还在哆嗦,“抖成这样了, 你打摆子呢?什么心理素质啊!”

    “知,知凡。”霍然声音都有些抖。

    “我知道,”寇忱说着微微偏了偏头, 用余光往亭子那边扫了一眼, 那些人似乎没有动静,他松了口气,“往前拐个弯,他们看不到我们了再给徐知凡他们发消息。”

    “现在,快, ”霍然控制着声音,在他腰上掐了一把,“我看,到了。”

    寇忱插在兜里摸着手机的手跟着他这句话猛地抖了一下:“你看到什么了?你看到徐知凡他妈妈了?”

    “是。”霍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激动得都有些开岔,拼命压着都挺大声的,“我看到她了!”

    “操,”寇忱马上拿出了手机,“她看到你了没?”

    “废话当然看到了,十几个人我都看到她了,就咱俩她还能看不到我吗,就是不知道认识没认出我来,”霍然皱着眉一连串地说着,“认出我了就麻烦了吧。”

    “嗯,万一被洗了脑,认出你可能就要跑了。”寇忱急得手也有些发抖。

    “去楼后面,”走了几步之后霍然似乎冷静了一些,“绕过去应该还能看到亭子,盯着他们,别让他们跑了。”

    “好。”寇忱点开群聊发了条语音,“你们快过来,我们找到了!十几个人,在亭子里开会呢,看到我们了,不知道会不会跑!快马上跑过来。”

    语音发出去之后他又发了个定位,接着又跟了一条语音:“从正门进,这里离正门近,他们如果要走应该从正门,你们进来能堵住。”

    群里连着几个惊叹号,接着是徐知凡的语音发了出来:“川哥你俩从后门,你们那个小区东面的门出来正好是后门,我们从前门,两头堵。”

    许川回了一个好字。

    群里暂时安静了。

    霍然和寇忱快步绕到一排楼的后面,往回走了一段,在34和35栋之间停了下来,透过绿化带的小树,能看到那边的亭子。

    “过来,”寇忱把霍然拉到墙边,“别让他们发现这边有人。”

    “哦。”霍然跟他并排靠在墙边。

    “如果他们走,我们能听到,”寇忱说,“他们人多,动静大。”

    “嗯。”霍然贴着墙,盯着前方。

    两个人愣了一会儿,寇忱又在群里发了个消息,告诉大家他俩正在34和35之前。

    发完消息,他离开了墙,转了个身,胳膊往霍然脑袋旁边一撑,拧着眉盯着霍然的脸:“你没事儿吧?”

    “走开,”霍然看着他,“这会儿了你突然玩什么壁咚啊?”

    “没,”寇忱看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我就是觉得这个姿势比较帅,一直也没机会用,我总不能去壁咚川哥吧。”

    “为什么不能。”霍然说。

    “他会笑场的,”寇忱啧了一下,“你不会。”

    “哦。”霍然叹气,“我是无奈了。”

    寇忱笑了笑没说话,依旧撑着墙,眼角往亭子出来的那条小石廊上扫着,如果他们要走,肯定得经过那里。

    “我操,”霍然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感叹了一句,“怎么这么快就找到人了,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

    “我也是,”寇忱皱着眉,“我想着怎么也得两三天的,说不定还找不到呢,结果就半小时。”

    “一会儿怎么弄?”霍然问,“之前我们商量过没有?”

    “徐知凡过来以后就报警,”寇忱说,“警察来之前他们如果要走,我们就只能现场抢人了,这要让他们走了,再找可没这么容易了。”

    “嗯。”霍然咬了咬牙,捏着手指按了一下。

    指关节“咔”的响了一声。

    “今天就让这帮传销的傻逼玩意儿知道什么叫兵从天将。”寇忱单手按着手指,关节也“咔”的一声。

    霍然又按了一下,咔。

    寇忱看着他:“我是不会上当的,幼稚。”

    霍然笑了起来:“是怕再脱臼吗?”

    “我怕你脱臼!”寇忱瞪眼。

    “我按了十几年也没脱过,”霍然笑着说,“不过也不经常按,对关节不好。”

    “我一年连十响都按不到呢。”寇忱啧了一声。

    “所以你脱臼了。”霍然说。

    寇忱挑衅似地扬了扬眉,把收回撑在墙上的胳膊,两只手放到了他眼前,按了一下指关节。

    咔。

    霍然看着他的手。

    他又按了一下,这回没有响。

    霍然迅速抬眼,寇忱跟他对视了一眼之后,把手放回了兜里:“算了,安全起见,万一又脱臼了,这种紧要关头还让你再给我捋手指头太麻烦了。”

    “不麻烦,”霍然说,“最多两秒钟。”

    寇忱指了指他:“差不多得了啊,欺人太甚。”

    霍然笑了起来,之前紧张激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

    几分钟之后,从楼后绕过来的徐知凡和许川两拨人,又再次让他紧张起来。

    “看到了没!你过来的时候看到你妈妈了没!”寇忱一看到徐知凡立马就迎了上去,指着亭子的方向,“霍然看到你妈妈了,你看到没?”

    “我没敢过去,怕惊动他们,”徐知凡说,“我过来的时候已经报了警了,警察说马上过来。”

    “盯着点儿那边,”许川说,“如果他们跑,别的人不管,只管徐知凡妈妈,抓着她就行。”

    “我妈看到你了吗?”徐知凡问霍然。

    “看到了,”霍然说,“我能肯定,我跟她对视了一眼。”

    “你觉得她现在什么状态,是已经洗脑了还是……”徐知凡皱着眉,有些焦急。

    “我……”霍然也拧着眉,好半天居然都没能回忆起来当时徐知凡妈妈给他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样的,他有些懊恼,“我操,我刚好像没注意,我不敢确定……我刚才……”

    “他刚才激动得都打摆子了,那动静,标准帕金森,”寇忱说,“主要是那会儿我俩正想看看水池旁边那个石凳子是不是你妈妈照片里拍到的那个,突然就看到了十几个人,吓我一跳。”

    “没事儿,人都已经找到了,别的都无所谓了,”徐知凡冲他们抱了抱拳,“回去再好好谢你们。”

    “不说那些,”寇忱说,“请我喝酒就行。”

    “警察多久能到?”胡逸贴在墙拐角那儿探出一只眼睛往那边看着,“有几个人站起来了,我怎么觉得像是一会儿就要走了啊。”

    一帮人立马急了,全扑到墙角往那边盯着。

    亭子里本来站的人应该是三个,寇忱差不多能记得,后来文雅男站了起来,就是四个,现在站着的人这么一眼看过去,有六七个了,而且能听到他们说话的声音,只是听不清说的是什么。

    这场面这动静都非常像是聚会结束时的道别。

    “不能等了,”许川皱着眉,“我觉得不能等了,他们一会儿要是走出亭子,我们跑过去他们肯定已经出了那个走廊了,那时往哪儿跑都有可能,我们不好追了啊。”

    “警察让你等着他们来了没?”霍然问徐知凡。

    “我不记得了,”徐知凡皱着眉,“我报警的时候抖得都快咬着舌头了,我只知道他们说马上会有人过来,还说了什么就不知道了。”

    “过去吧,”江磊说,“就算让我们等,我们也不等了,反正我们是小孩儿,我们本来就是不怎么靠谱的年纪。”

    “对,我们冲动得很,”魏超仁说,“那边可是我妈啊,不是别人,我还能冷静吗!”

    “那是我妈。”徐知凡提醒他。

    “……我打个比方!我帮你说词儿呢!”魏超仁说。

    “走,”徐知凡一咬牙,“我妈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一件蓝底儿带绣花的长袖衬衣,”霍然说,这他倒是看清楚了,因为他认识这件衣服,“你去年帮她买的那件。”

    “她说特别难看的那件对吧?”徐知凡问。

    “对。”霍然点头。

    “走!”徐知凡一招手,没再多说,从楼中间冲了出去,“过去抓人,蓝衣服的。”

    一帮人从楼前的绿化带后头跳到路上的时候,洗脑组的人果然已经从亭子里往外走了,走得快的两个已经在那个小石廊里。

    “先不管别人!”寇忱对着那边就冲。

    几个人紧随其后,风一样卷了出去。

    不过这回,徐知凡冲在了第一个,这个除了长跑耐力还不错平时能坐着就不会站着的人,比百米冠军和四百米冠军跑得都快,甚至把他俩甩出了一米多的距离。

    洗脑组确对就是洗脑组,寇忱看到他们连一秒都没有犹豫就往四下跑的时候就确定了自己的判断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徐知凡冲上小石廊的时候,有三个洗脑组的人已经走出来了,徐知凡目标明确,直接锁定了还站在亭子里的蓝衣服。

    霍然却没有直奔目标,他顺手对着一个中年男人就是一撑猛推,带着强大惯性的这一掌,把这个男人直接推进了喷水池后面的池塘里。

    一大群锦鲤以为有人喂食,瞬间蜂拥而至,在男人身上翻腾起一片水花。

    寇忱一看,立刻受到了启发,伸手拽住了旁边一个男的,在这人刚喊出“干什么”的时候,把他抡进了池塘里。

    听口音,这人跟他们是一个地方的。

    胡阿姨的同学?

    七人组的学习能力很强,有了霍然和寇忱的示范,他们立马找到了拖延这帮人的时间,等着警察过来的好办法。

    一帮人一边从小石廊挤着往里冲,一边把能碰到的洗脑组都往池塘里推。

    洗脑组的战斗力未必像眼下这么弱,但事发突然,一个个又心虚得很,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有两个甚至为了逃走,从亭子的那边自己跳进了池塘里。

    他们把所有障碍都清干净之后,徐知凡已经搂住他妈妈坐在了亭子里的椅子上。

    “阿姨!”霍然喊了她一声,“你没事儿吧!”

    “我没事儿,没事儿,”徐妈妈明显是被他们惊着了,满脸的惊恐和迷茫,好一会儿才说,“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徐知凡说,“你跟我回家,听到没?”

    几个人都安静了一下,等着徐妈妈的回答,他们最怕听到的就是她的拒绝。

    这阵他们查了不少关于洗脑式传销的案例,一旦洗成功了,不知道要多久才能醒得过来。

    “听到了听到了,”徐妈妈点点头,声音有些抖,“就是我怎么也没想到会是你们来救我。”

    这个救字一说出口,所有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我报警了,警察马上就到,”徐知凡说,“他们有没有为难你?有没有打你什么的……”

    “没有,”徐妈妈摇头,“就每天给我算投多少钱能得多少钱,带着我到处看,这楼多少个窗户,代表着国家什么什么支持的,我都快疯了。”

    “阿姨,你拿钱给他们了没?”许川问。

    “没有,”徐妈妈看了一眼从池塘里爬出来的人,指着一个胖女人,“就她带我,别让她跑了。”

    没等胖女人站稳,江磊和魏超仁已经冲出去把她死死揪住了。

    那边许川把文雅男人堵在了池塘的水里,不让他上岸。

    “这人也不能让他跑了!”许川说,“我看他像个头头。”

    “他是讲师。”徐妈妈说。

    果然是个头头,寇忱过去对着他肩膀蹬了一脚,把他蹬回了水里。

    池塘的水并不深,不够腰深,但要上来只能从亭子这边,四周都是种着树和灌木的斜坡。

    “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文雅男人顺着亭子边文雅地移动着,想找机会上来。

    “一会儿警察来了你跟警察说去,就说我们打你了,”寇忱指着他,“反正你现在要是上来,我肯定打你,你够胆儿就试试。”

    七个组并没能完全控制住所有洗脑组成员,他们挑重点,揪住的堵在水里和亭子里的一共是八个人,剩下的跑了。

    不过警车开进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车上有两个湿淋淋的大叔,估计是被堵在了路上。

    看到警察来了,一帮人才终于真正地放松下来,虽然按文雅男人之前站在水里文雅地给他们的解释,警察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但警察就是警察,平时他们说不定碰上点儿什么事都会骂警察,但只要警察来了,一切就都好办了,安全感还是在。

    “你们先带这位阿姨坐这辆车跟我们回去调查一下,”一个警察问清情况之后一边电话一边跟他们说,“这几个一会儿我同事会过来带走……你们几个小朋友,辛苦了,我给你们地址,你们打车过去,车上坐不下了,车费我帮你们出。”

    “不用,我……”寇忱习惯性地开了口。

    有钱,我有的是钱,我家趁钱!

    但被霍然打断了。

    “好的,谢谢叔叔,我们自己过去,”霍然说,“辛苦你们了,请你们一定调查清楚,我们大老远过来的,家那边还有受害人,已经被逼得自杀了。”

    “我们会联系处理的,”警察点点头,“你们先过去,一会儿做完笔录好好休息一下。”

    徐知凡陪着徐妈妈上了警车,再塞进去几个被抓到的洗脑组,剩下的等下一辆车,寇忱他们自己出了小区去打车。

    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寇忱低头拍着自己裤子上的土:“我操。”

    “我操。”江磊跟着说了一句,听着像是感慨。

    魏超仁马上也感慨:“我操,爽。”

    “操。”胡逸蹲在了旁边的树底下,“好热啊。”

    “牛逼了啊咱们。”许川活动了一下胳膊,笑着说。

    “嗯。”霍然看了看寇忱。

    寇忱侧过脸:“怎么?”

    “没。”霍然笑了笑。

回目录:《轻狂》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美人骨作者:墨宝非宝 2赠我予白作者:小八老爷 3佳期如梦之今生今世作者:匪我思存 4满盘皆输(芙蓉簟番外)作者:匪我思存 5玉楼春作者:清歌一片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