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44、发光的男人

  楚千淼想到多年前为瀚海家纺做上市的时候,  在改制之前周瀚海想把他手里的股份让出一些来,分成三部分使用,一部分股份转给朋友、一部分用作股权激励、还有一部分用作股权融资转给私募基金。他让任炎为他设计一下股权架构。

  她记得当时任炎就提醒过周瀚海,  告诉他这样可能将来会导致公司的股权有些分散。05

  周瀚海当时说,没关系,  他依然是控股股东。

  但那也是当年。

  这之后过了股票锁定期,  私募退出。瀚海家纺经过非公开发行股票融资、瀚海家纺收购兆寰教育等等事项后,  周瀚海的持股比例已经被稀释到22;赵正寰和其他几个正寰教育的股东在收购完成后合计持有瀚海家纺15的股份,瀚海家纺管理层合计持有3的股份。

  出于对公司经营稳定性xg的考虑,周瀚海、赵正寰为代表的原兆寰教育的股东、以及瀚海家纺管理层,三方签订了一致行动人协议,  三方总计持有公司40的股份,  满足可实际支配上市公司股份表决权超过30的条件,  是瀚海家纺的实际控制人。三方承诺在公司股东大会及董事会对公司事务决策时保持一致行动。

  楚千淼现在看,发现瀚海家纺的股权分散、公司大股东持股比例少、公司估值又不太高、未来有很大的升值潜力、完成收购以后现金流不错这样的上市公司正是适合在二级市场上被举牌的对象。

  只是没想到首次举牌会发生得这么快,  举牌者又是盒农股份。

  楚千淼握着手机问任炎“你觉得,盒农股份这是打算干什么”顿了顿,她把问题转换得更加准确透彻一些,“谭深他在打什么主意”

  鹰吉资本现在是盒农股份的大股东,  盒农的很多决策意见都由鹰吉来裁决。而谭深是鹰吉资本的副总,  显而易见今天这个结果里逃不脱谭深的身shēn影。

  任炎说“举牌一般无非是两个目的,一为投资,这种多为短期持有,股价上涨之后持有者就会抛售离场;二为收购,  这种情qg况通常是举牌方觊觎上市公司的资产,希望通过举牌成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控制人。”顿了顿,他说,“你觉得盒农举牌瀚海,更像是哪种情qg况”

  楚千淼当然觉得是“第二种。”

  盒农股份想控制瀚海家纺。

  但盒农为什么想这么做她脑子里飞快地转。

  举牌收购一家标的上市公司,收购成功后即意味着举牌方拥有了标的公司的资产,这样的话举牌方在以后,既可以对标的上市公司的资产增值坐享其成,又能对标的公司的资产及自己的资产进行产业整合。

  所以是了,原因其实很显而易见目前教育领域前三甲的教育机构,盒农股份已经收购了兴飞教育、亦思教育两家,瀚海家纺收购了兆寰教育一家。假如盒农股份能控制住瀚海家纺,那么相当于盒农控制了教育市场的前三甲,这样的话,说盒农控制了整个教育市场也不为过。

  而盒农背后是鹰吉资本,所以相当于是鹰吉资本想要控制整个教育市场。

  楚千淼几乎有些想要佩服谭深。除去私人置气的成分、他想要任炎好看的成分,他这个举措简直堪称高远、堪称睿智。

  她暗暗地想其实如果他肯放下自己的偏执怨念,不把对付任炎当做最大的人生目标,他好好的活自己的人生,也该是位很出色的青年才俊。

  楚千淼在心里叹口气,转回念头,对任炎说“但这个想法是不是有点疯狂盒农股份之前收购兴飞教育和亦思教育已经花了不少钱了,现在想在二级市场上再收购瀚海的股份,这可又是一大笔资金需求,盒农能搞到这么多钱吗”

  任炎回答她“的确不太容易,但鹰吉资本是专门和钱打交道的,他们的财路广,可以通过高杠杆配资为盒农筹钱。”

  楚千淼说“但这样风险就太大了,一旦股市波动或者出现其他情qg况,鹰吉资本很可能会被高杠杆债务反噬。所以他们真的愿意冒这个险吗”

  任炎默了下,说“你在资本市场的圈子里待了很多年了,还看不透人性xg逐利的本质吗。当人知道有利可图的时候,往往对风险视而不见。”

  楚千淼想是啊,也许谭深就是抓住了鹰吉资本主事者的这个心理,所以能鼓动他大张旗鼓地展开这次举牌行动吧。

  楚千淼握着手机想了想,问“你觉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任炎说“稍安勿躁,先静观其变。”

  这一番静观其变过程中,盒农股份的动作很快。有鹰吉资本这个大钱包源源不断的财力资助,盒农很快在二级市场把瀚海的股份增持到了10,进行了第二次举牌。

  到这时瀚海方面,大家的心态都还算平稳,只是比之前稍稍紧张了些,但还没有达到慌乱的程度。

  但很快,一个消息彻底打破了大家的平稳盒农的股东也在二级市场下场抢筹,举牌吃进瀚海家纺5的股份,而他与盒农股份形成了一致行动人。

  形势一下变得紧张对峙起来盒农方面只要再经过一次举牌,持股比例就要逼bibi近第一大股东周瀚海。

  这场举牌事件发生得快速迅猛,把对峙过程强制性xg直接推进高潮。各大财经网站开始关注这件事并跟踪报导,楚千淼从任炎那里知道,瀚海家纺一天接到无数记者来电,他们都希望周瀚海或者其他能代表公司的负责人可以就此次连续举牌事件接受采访。

  但任炎让周瀚海保持沉默,什么都先不要说。因为只有什么都不说,才让举牌方什么信息都摸不到。

  但盒农股份和鹰吉资本方面有发言人接受了采访。

  楚千淼刷着新闻页面,看每个财经频道都在铺天盖地展示它们的记者采访到了盒农大股东鹰吉资本的一位谭姓副总裁。

  新闻内容里,据谭姓副总裁所透露,最近盒农股份对瀚海家纺连续举牌背后的意义深远而重大,未来教育产业的整合统一将在此一举。

  谭姓副总还说,鉴于此,鹰吉资本对此次举牌收购非常重视,会尽一切人力财力帮助盒农股份完成旗下教育产业的整合统一。

  楚千淼看着这些新闻内容,心脏搏动的脉搏一下比一下沉重。紧张感被一下一下的心跳搏动得越来越具压迫力。

  看样子,谭深不会停手,盒农股份会继续在二级市场扫进瀚海家纺的股票。

  她想瀚海家纺此刻的气压一定很低,周瀚海、赵正寰以及其他董事监事高管们,一定已经开始惶惶不安。

  这天上午刚到公司,楚千淼正在看另外一个项目的项目资料,侯琳敲门进来。

  侯琳通知她“领导,瀚海家纺那边周总的秘书刚刚给我打电话,她说瀚海那边下午会开个内部会议,大家要针对最近盒农举牌瀚海的事商讨一下对策。周总和任总都说想请您一起去开会。哦,周总秘书还说,周总和任总现在被事情qg绊住了,所以没能亲自给您打电话。”

  下午楚千淼带着侯琳准时应会。

  到了瀚海家纺,楚千淼才知道任炎和周瀚海是被什么事情qg给绊住,绊到都无暇亲自给她打电话持有瀚海家纺股份已经达到15的盒农方,向瀚海家纺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要求,并且提出了很多项议案,其中一项极具攻击力,他们要求罢免现有董事,重新进行选举,届时盒农方面也会推举董事人选。

  楚千淼看着这无稽地要求,无语到发笑“这是在学宝万之争里的手法”

  瀚海董事会秘书余跃如临大敌“可不管怎么样,盒农的确有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和审议议案的权利。”

  周瀚海眉心解锁,问任炎“任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是不是申请停牌”

  任炎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

  余跃有些沉不住气地问了句“那得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啊”

  楚千淼出声替任炎回答余跃,也是回答一整个会议室里的人。她的声音里带着威严力,字字掷地有声“在我们能商量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对策的时候,再停牌,然后实施对策自救;如果到时能顺便还以对方一击,让它就此彻底地偃旗息鼓,那就更好了。但在此之前,停牌并不是长久之计,而且停牌必须有合理合适的理由,否则监管部门不会批准。另外停牌后如果没有有效的抵御措施,复盘后还是要面对盒农这个野蛮人的反复侵略。”

  任炎轻轻一点头,说“没错。”

  赵正寰没有周瀚海的城府,即便内心焦急也不毛躁显露,相比之下,他明显地着急“那我们现在就赶紧想个对策出来吧,盒农那边再增持下去,我看周总第一股东的位置早晚得换成他们”

  他一语道出所有瀚海管理层人员压在心中的忧虑,偌大会议室里,空气都变得压抑起来,里面流动的是每个人的忧心忡忡。

  任炎看着周瀚海,神情qg笃定,字字有力“周总,临时股东大会和罢免董事议案这件事,请交给我来处理。”

  散会后,任炎对楚千淼说“刚才你有一句话提醒我了。”

  楚千淼问他“哪句话”

  任炎卖起关子“以后时机成熟再告诉你,等我确定能实施起来的时候。”

  楚千淼于是不再多问。有时时机不成熟的刨根问底,无异是庸人自扰。

  她和任炎换掉沉重的工作话题。任炎替外婆对她发出邀请“你的评友叮嘱我,今晚邀请你去家里吃饭。”

  楚千淼欣然赴约。

  自从和外婆交成忘年书友,每隔几天楚千淼就会去到外婆那里,陪她讲讲评书聊聊天。外婆的记性xg还是在变差,但变差的速度总算是减慢下来了。

  楚千淼教会了家政保姆在线买菜。领略到网购的魔力后,外婆和保姆两个人全都像小孩子似的,兴高采烈地每天下单,蔬菜鱼肉rou一堆堆地送到家里来,外婆那边的冰箱放不下,现在连任炎家里的冰箱都变成了储菜仓库。

  为了干掉这些菜,外婆每隔几天就兴致高昂地邀请楚千淼到家里吃饭。

  这晚是星期五,楚千淼跟着任炎到外婆那边的时候,意外发现谭深也在。外婆把他也叫回来一起吃饭了。

  四个人围成一桌,只有外婆是真正快乐。楚千淼见识到了谭深哄外婆的本事,他撒娇jio卖傻,扮痴扮嗔,外婆给他哄得乐呵呵。

  楚千淼再看看任炎。木讷得跟快大石头一样,还是从冰里挖出来的那种。

  一顿饭时间,楚千淼的心其实都有一点提着,她怕谭深突然发作,和任炎发起冲突来。那这顿家常饭得把外婆吃得堵堵的。

  好在谭深在吃饭时没有发难。但在吃完饭后,菜盘撤下去、饭后清茶端上来时,谭深突然抬头看向任炎。

  他揽着外婆的肩膀,语气真真假假地委屈,对外婆说“奶nǎi奶nǎi,我哥他又欺负我你看他抢我女朋友”

  外婆顺着他的话一怒“这可不行”

  楚千淼心里咯噔咯噔的。她好一段日ri子的评书相陪,居然抵不过谭深一句话的胡说

  外婆紧跟着扭头看向任炎,又看向楚千淼。她浑浊的眼底本来有要教训哥哥的意味,可看到楚千淼后,她迟疑下来,思考起来。

  谭深晃她的肩膀,催她“奶nǎi奶nǎi,你想什么呢你不该说说我哥吗”

  外婆看着楚千淼,摇头“不对”楚千淼用眼神给她鼓励和鼓劲,让外婆对自己混乱的记忆有了底气。她说了声不对后,继续说“我想起来了,不是你哥欺负你,是你欺负你哥不是你哥抢你女朋友,是你使坏截了你哥女朋友”

  外婆扭头看向谭深“小深,你哥不能欺负你,你以后也不能再说假话欺负你哥”

  谭深一下愣在那,但他马上对外婆笑起来,笑得像个无忧无虑阳光灿烂的大男孩“奶nǎi奶nǎi说什么都对奶nǎi奶nǎi累了吧让阿姨服你去洗洗涮涮准备休息吧”

  谭深叫来家政保姆,不着痕迹地把外婆支走了  。

  桌子前只剩下三个人。

  谭深忽然笑起来,笑得春chun风和煦地说“怎么样,任总,瀚海家纺那边的诸位,最近还好吗你和他们都好好珍惜这段时光吧,说不准多久之后瀚海家纺就不姓周了对了,等到瀚海家纺改姓那天,我会告诉周瀚海的,他为什么这么倒霉被鹰吉资本看上这都是因为有你在呀”

  任炎看着他,冷淡而简洁地说“瀚海家纺到底会不会改姓,我拭目以待。”

  谭深的脸色像川剧变脸,刚刚还满脸的阳光灿烂,现在一下变得冷戾嫌恶“说起来,我是不是小看了你们的卑鄙了居然能给奶nǎi奶nǎi洗脑认为我欺负你,简直可笑”

  任炎瞥他一眼,一如既往地懒得理他。

  楚千淼一向不愿背负名不副实的骂名,她对谭深说“让外婆知道所有事情qg的真相,这不叫卑鄙。还有,说假话才叫洗脑,说真话叫阐述事实。要说洗脑,是你给外婆洗了十几二十年的脑才是。”

  谭深转头看了楚千淼一眼,眼底有一闪而过的疼痛。

  “楚千淼,我和任炎说话的时候,希望你别插嘴,毕竟这是我们的家事。”

  楚千淼被噎了一下。

  任炎这回开了口“她马上是你嫂子,有的是资格插嘴我们的家事。”

  楚千淼心里一暖。谭深眼底一暗。

  他像情qg绪有些失控,指责任炎“你抢走我爸的关心,抢走她,现在连奶nǎi奶nǎi都抢走,任炎你有完没完,你是想我死吗”

  楚千淼有些听不下去了。她越来越发现谭深是那种永远看不到自己做错事、却永远能把这错误直接安到别人头上去的人。

  “谭深,一直以来,干着你所指责的那些事的人,不就是你自己吗”楚千淼看着谭深说,“谭深你知道你自己像什么吗你就像一个无理取闹的熊孩子,得不到想要的就作就闹,就使坏,就一切都是别人的错。可你都三十岁了,也该学会长大了”

  谭深暴戾地踢了下桌子腿“闭嘴”桌子都被他踢偏了,“你知道些什么这本来就都是任炎的错,我才是受害者任炎,当初你怎么没死在山里呢你没死却害我爸因为你死了还有楚千淼,你以为你是谁,用得着你来说教我你不过就是个和弟弟搞完又和哥哥搞的”

  他不堪入耳的话还没说完,脸上被泼了一整杯水。

  餐厅里的三个人都愣住了。

  他们一起看向突然再次出现的外婆。

  外婆手里的水杯还没有放下,杯子和她的手在一起重重颤抖。

  她眼睛里含着一层薄薄的泪。她放下杯子,有点不知所措地拿起纸巾,替谭深擦脸上的水滴。

  “小深,你不能这么和女孩子讲话,你不能这么和你哥讲话你们是兄弟,等我走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们两个是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你们应该互相照顾,你们不能互相伤害”

  外婆哽咽起来,整个干瘦的身shēn体都在颤抖。

  这一晚楚千淼心里难受极了。外婆原来一直没有走开,她就站在门口。她难得清醒地,第一次目睹到两兄弟相处的真实情qg形。他们相处的样子颠覆了她心里兄友弟恭的假象。楚千淼替外婆难过,她在这一瞬甚至祈祷,就让这个老人糊涂下去吧,就让她以为这是一对相亲相爱ài的兄弟吧,别把这扎心的一晚记在她心里面。

  晚上任炎抱着楚千淼坐在摇椅上,楚千淼怀里抱着喵喵。两个人一只猫,静静晒着窗外的月光。

  楚千淼问任炎“外婆会把今晚的事忘了吧”

  任炎安慰她“会的。”

  楚千淼摸着喵喵的肥脑袋“但谭深一定不会忘了,他一定会更怨恨你。所以后面盒农和瀚海这场仗,一定不好打。”

  她摸喵喵的头,任炎摸她的头。

  “不怕。”他说,“我有你帮我。”

  再到工作日ri时,任炎开始指导瀚海应对盒农的出击。

  很快瀚海家纺召开了董事会议,会上所有董事一致投反对票,不同意盒农股份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要求。

  财经版面的新闻马上跟进这通进展,记者们纷纷猜测假如盒农股份依然坚持罢免瀚海家纺董事的议案,想为自己争取董事席位,那么下一步根据规定,在董事会不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情qg况下,他们接下来有权向监事会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如记者们所猜测的,很快盒农股份就向瀚海家纺监事会又提出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要求。

  周瀚海再次召集大家召开会议。

  会上大家讨论盒农股份此举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监事会一样不会同意这项提议啊”赵正寰在会上说,“所以他费这事儿干嘛,是为了恶心我们吗”

  楚千淼想告诉他,没错,按照谭深那操coco行,这还真是有可能他在故意恶心人。

  任炎告诉周瀚海“周总,我对这件事背后的操coco盘者还算比较了解,如果我没猜错,我想在监事会之后,我们和盒农的对峙会进入白热rè化阶段。所以在这之前,大家多养足精神吧。”

  楚千淼觉得真是奇怪,从盒农第一次举牌瀚海到现在,瀚海一直处于被动的下风,可她看着任炎运筹帷幄的样子,总觉得瀚海说不准在哪一刻,就会被这个男人带领着逆风翻盘。

  不管别人怎么想,她就是对他有这样的信心。

  很快,瀚海家纺又召开了监事会,毫无悬念地会上全体监事全票否决掉了盒农股份想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的要求。

  媒体继续猜测,盒农股份接下来的动向,他们会不会依然坚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就在这期间,盒农股份完成了对瀚海家纺的再一次举牌,盒农以及它的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瀚海家纺的股份已经达到21,直逼bibi周瀚海第一股东的地位。

  媒体在这次举牌的刺激下显得异常兴奋,一方面大家惊奇于盒农股份背后的鹰吉资本的强大财力,一方面他们好奇瀚海家纺会怎样行动起来抵御盒农这个打到家门口的野蛮人。

  一时间盒农举牌瀚海的热rè度在资本市场上变得风头无两。

  谭深借着这风头主动打电话给任炎,告诉任炎说“怎么样,被临时股东大会的事闹得焦头烂额吧结果到现在才意识到,这是我们的缓兵之计”他声音里充满得意,“任炎,在你忙着否决临时股东大会时,我啊,正带着人在二级市场扫你们瀚海的股份呢”

  他最后阴y恻恻地说“任炎,我告诉过你的,我不会让你好过等盒农把瀚海吃下了,到时候我会让你们瀚海家纺天翻地覆,我会让你在瀚海家纺待不下去,就你像在力通时一样,最后得灰溜溜地滚蛋”

  任炎声音冷淡极了“好,我等着你。”

  楚千淼在一旁把这通电话从头听到位。她有点忧心忡忡,原来任炎是着了谭深的缓兵之计。

  瀚海家纺那边的股东和管理层已经像一锅煮开的水,她真担心周瀚海会不会把压力和埋怨倾倒在任炎身shēn上。

  任炎像看透了她的关心,安抚她“周总和我是绝对互相信任的。”

  话虽这么说,但楚千淼听到周瀚海给任炎打电话时,心里还是提着一口气。

  周瀚海声音沉重,问任炎“任总,你说,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任炎镇定如常,告诉周瀚海“周总,是时候停牌了。”

  第二天的交易日ri,瀚海家纺因为公司正在筹划重组或增发等重大事项,申请停牌。

  任炎叫上楚千淼,又让楚千淼叫上唐捷和王骏,大家一起在瀚海家纺马不停蹄地开会和商讨下一步行动。

  在会议上,瀚海家纺管理层有人发声质疑任炎的优柔寡断,如果公司早点停牌,就不会给盒农继续增持瀚海股份的机会。这人话音一落,立刻有别的管理人附和发声,说早前的两次董事会监事会纯属浪费时间,给足了盒农股份在二级市场吸筹的时间。

  楚千淼想她担心的事情qg终于来了。

  她转去看周瀚海,想从他脸上看到一些情qg绪的端倪。但他面沉似水,除了心情qg沉重意外,什么都看不出。

  楚千淼决定替任炎说两句“各位领导,我相信任总的一切部署都是有他的原因的,请大家稍安勿躁,听听任总怎么说,好吗”

  那位管理层埋怨的情qg绪依然很重,不大痛快地说“那任总就快说说吧,别再耽搁了,要是再耽搁耽搁,瀚海真的易了主,别说我们,连周总都得失业了”

  楚千淼觉得这种时候讲这种丧气话最有损军心,简直等同挑拨离间。

  她抬头瞄瞄周瀚海,周瀚海及时发了声“谁再唱衰,谁就出去,瀚海家纺不需要这样没士气的管理人员”会议室里一下变得落针可闻,周瀚海转头对任炎说,“任总,你开始说吧”

  他的话掷地有声,楚千淼心里长舒一口气。周瀚海对任炎还是信任的,这就好

  任炎点点头,目光调向楚千淼“现在盒农方持股为21,如果再让他们增持下去,股份就会超过周总,到时候就会撼动军心,所以我们选在这时停牌。而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做一次定向增发,由周总您来认购一部分股份,增加自己的持股比例,同时也稀释掉盒农的持股比例。增发的事情qg,就有劳券商方面的楚总、会计师方面的唐总和王律师帮忙了,一定要尽量地快”

  楚千淼果决地应了一声“没问题。”

  赵正寰对任炎发出提问“任总,为什么我们不早一点停牌定增,早点稀释掉盒农的持股比例”

  他显然问出了其他觉得任炎优柔寡断贻误时机的管理层们心中的疑问。

  任炎眼神从楚千淼脸上划过。

  眼神交汇中,楚千淼立刻心领神会到他是为什么这样做

  她替任炎回答“因为就算之前停牌稀释盒农的股份,那时候盒农背后的鹰吉资本,资金充足,它为盒农筹集的首批举牌资金离到期日ri也还有很大富余,所以就算我们定增完,盒农照样能继续大举增持。”

  她顿了下,继续说“但现在不一样,举牌到现在这个阶段,鹰吉资本的资金应该趋于紧张了,为盒农的首批举牌资金也陆续到了兑付的日ri子,也就是说,到了现在,鹰吉资本既需要想办法兑付前面的资金,又需要募集新的资金,压力变得很大,如果在这个时候我们定增稀释它的股份,它未必还有实力继续增持下去。”

  她的话说完,会议室里的人恍然大悟。

  他们陆续改了口风“还是任总深谋远虑”

  一旁唐捷突然出声“任总,您刚刚说完定增的提议,我算了下,目前盒农方持股21,股东大会批准增发的决议需要出席会议三分之二以上股东同意才行,这也就是说,我们这边的股份起码要达到42才行,但目前看,周总、赵总和管理层合计持股是40,还差2。所以我们增发的提案,很可能会通不过”

  会议室里因为这种突发的可能性xg暴出一片哗然声。

  这回连周瀚海也坐不住了,他转头问任炎“任总,这件事我们怎么解决”

  楚千淼提着口气看着任炎。

  任炎对周瀚海说“周总,我想让我的两个朋友进来一下。”

  周瀚海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点了头。

  任炎打了个电话,说了声“你们进来吧。”

  下一秒楚千淼看到雷振梓和邵远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来。

  她微微一愣,但电光火石间已经明白得七七八八。

  雷振梓和邵远都在投资公司工作,资金充足,也方便在二级市场进行运作,所以任炎找他们,一定是因为

  “各位,这两位是我的朋友,也是瀚海的新股东,”任炎对会议室里的人说,“之前在盒农提出召开临时股东大会要求的时候,不光他们趁着缓兵之计在二级市场吃进瀚海的股票,我也找了我的两个朋友私下吃进瀚海的股票,现在他们每人持有瀚海家纺的股份都是3。所以现在,我们持股比例总计达到46,增发议案,会在股东大会上通过的。”

  楚千淼看着任炎,心脏在胸xiong口前剧烈地跳。

  她想这世上怎么能有这么算无遗策的男人每一步他都想到了,每一处细节在他的计划中都遗漏不掉。

  她听到之前那两个向他发难的管理层在对他道歉“对不住了任总,我们目光短,错怪了您原来您是用盒农的缓兵之计对他们也缓兵之计了一下”

  楚千淼按捺着心里的热rè烈想,她的男人可真是个会发光的男人。那么接下来,轮到她为他增光了。

  作者有话要说  通知明天后天不更,大后天更肥肥胖胖肥肥胖胖的结局章我需要两天时间好好收个尾么么哒

  本章15字以上2分留言,无上限掉落红包

  那个这章有点专业看不太懂没关系,就知道任炎很厉害就行了,不管谭深出了什么招,他好像中招了但其实将计就计,就,这么理解就行啦哈哈哈

  上章结尾有个小bug已经修改上章写到凌晨脑子不好使了,原来写的是水水从盘面看到盒农买瀚海股票在举牌持股达到5之前是看不到具体都谁买了自己公司股份的,除非上市公司去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打印本公司股东名册。但到了举牌线就要按规定公告了所以会知道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张张张张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bnche、关就就、吕歪歪、jojo8129、siyyer、前木后南、梨园123、cui、35984762、雯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成才  200瓶;k  87瓶;小猪猪、迪迪、我爱ài小雨点  50瓶;你看起来很好吃、一二三步、小逗比  30瓶;只如初见、寒霖雨梦、李姝晨、缃儿宝贝、小贰yjy、18515302  20瓶;小林老师  18瓶;ier  13瓶;一寸回廊、26144385、曼陀罗、今天背历史了吗、刘丹、虚无天下、轰小四、独白、微微、一个经济系同学、aice、aaaberrrr、黑眼圈酿兔子  10瓶;杨紫  9瓶;我愛吃水果、没有人啊7、动感榴莲臫  8瓶;五十陌、南茳不能再吃了  7瓶;坐看云起时、心素如简、24041604、琉璃苣、带鱼、羊羊、dxdx、ikiika、、印印、oon、33908017、烟横水际、ander、魂牵梦萦  5瓶;瑶宝爱ài甜文、橘子酱  4瓶;陈逸瑾荟、24323432、箫然梦棋棋  3瓶;蒹葭、我不是天使、25738669、在追书的西西、浮萍、二胖  2瓶;球大爷、山己几、evie、樱井家的松鼠、淡了。咸了、官方、雨缘桃思、郭郭、哈哈哈哈哈士奇、不是假发是桂、煤少女、夏夏、尧曦、ethe、宛若碧海、扭扭捏捏的小猪、张佳佳千层蛋糕、迷死bunny、快乐的肥米虫、ye、小诺妈iy、路过的山大王、宏巍226911、世界微尘、咕叽咕叽菇、萌懵、花花不是怪阿姨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谁都知道我爱你作者:月下箫声 2长相思:第一部作者:桐华 3最美的时光[被时光掩埋的秘密]作者:桐华 4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5寻找爱情的邹小姐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