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八十九章 被怼的滋味

第八十九章 被怼的滋味

  楚千淼说了个解决办法。任炎听完就拍了板,  决定就用这招。而后三个人下楼到酒店餐厅解决掉午饭,一齐赶往力涯制造。

  任炎带着楚千淼和秦谦宇出现在尽调办公室时,都是一副开了一上午会的样子。

  并且是开出了成果、开出了曙光的样子。

  楚千淼和秦谦宇都在自己身上挖掘出非常优良的表演品质。他们一进屋,  秦谦宇就喜滋滋地过去拍着刘立峰的肩膀,是对他同时也是对崔西杰说“好消息,  收购问题有解决的办法了”

  刘立峰连忙问“什么办法钱四季妥协了”

  崔西杰也从电脑前抬起头,  被秦谦宇的话吸引了注意力。

  秦谦宇说“我喝口水,  让千淼告诉你们”

  刘立峰哼了一声,别别扭扭“谁稀罕问她啊。”

  秦谦宇语重心长“老刘,你怎么能这么对千淼呢这可就是你不对了啊,千淼背后可没少说你好话。”

  刘立峰的笔掉了。只有任炎的角度能看到他是故意把笔扔到地上的。扔完他赶紧弯腰去捡,  捡了半天才起身。起身时脸上还有之前涌起的红潮未全数退尽的痕迹。

  他听到秦谦宇说楚千淼背后夸他,  脸腾地就红了。

  正在改材料的任炎,  停下来,用签字笔轻轻敲了敲手心。

  刘立峰把笔捡起来之后又嘟嘟囔囔“夸我的人多了,  谁稀罕被她夸”

  楚千淼冲他啧啧连声“你好好跟我说话肯定会死。”

  她余光瞄到任炎在用一只笔敲着手心,越敲越快。眼神飞快略过他的脸,她瞄到他正在皱眉。

  她听到刘立峰在没好气地催她别卖关子,要说快说,  不说赶紧坐下,  别站着碍人眼。

  楚千淼立刻转去怼他“我就站着,不服你把你自己戳瞎。”

  刘立峰一脸被噎的愤怒表情。可惜那表情只是看似愤怒,实则倒像是有点受用。

  任炎不着痕迹地打量着那份愤怒下的受用。

  愉快地怼完刘立峰,楚千淼开始说正事“上午开会时钱总说,  以前之所以在星痕材料购买原材料,是因为觉得和曲鑫才有交情,而且他也参股了星痕材料。他想着着从哪买都是买,那不如就肥水不流外人田,直接从星痕买吧。也是因为力涯一直从星痕材料购买大部分的原材料,渐渐地把星痕材料这家公司就给带起来了。钱总说就是没想到啊,喂肥了的狼有一天居然白了眼,星痕材料的曲鑫才居然能在这个节骨眼跟他来这么一出精彩的忘恩负义。所以钱总说,那不如大家就一拍两散好了。”

  她说到这,刘立峰立刻问“怎么一拍两散”

  楚千淼说“钱总已经让他助理着手去安排联系星痕材料的竞争对手了,问对方愿不愿意达成合作,如果愿意,可以考虑收购星痕的竞争对手公司。”

  她飞快地瞄了眼崔西杰。他的表情滴水不漏。

  这时刘立峰“哦”了一声,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钱四季还挺懂行的,知道用这么个办法,聪明其实他可能未必是真的要收购星痕的竞争对手,不过是想通过这么个手段,告诉星痕材料的曲鑫才你瞧着,老子不收购你了,老子收购你的敌人去,我看你还怎么嘚瑟然后曲鑫才就会特着急,一急之下,他就会主动找钱四季求和,巴巴地说我不加价了,咱还按原来的价格来”

  楚千淼听完刘立峰的这段逼逼,脸上保持微笑,心里差点想冲上去掐死他。她从秦谦宇和她对视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的冲动和想法。

  他这张欠嘴,就这么把梗给说破了这还怎么让崔西杰着急他不着急,曲鑫才怎么着急

  崔西杰这时在一旁附和“别说,这还真是个好办法”

  楚千淼“”

  她想崔西杰的心理素质可真够好的。

  关键时刻,任炎发声力挽狂澜。

  “钱总刚刚给我发了邮件也发了信息,说明天他会接待星痕竞争对手公司的老板,中午弄个饭局,到时你们几个跟我一起出席吧。”

  刘立峰怔了怔“这不是吓唬人,这是动真格的啊”

  任炎冷冷瞥他一眼“吓唬人你当是小孩过家家吗”

  刘立峰一缩肩,不敢说话了。他觉得任炎看向他的眼神莫名犀利。

  楚千淼在一旁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崔西杰的表情。他的滴水不漏似乎有那么一点点松动。

  下班后,楚千淼和秦谦宇一起溜溜达达步行回酒店。

  他们走在人行道上,旁边就是车水马龙的大马路。

  春末夏初的温润天气怡人得很,叫平时总是浓云薄雾的工业城也难得地有了些清透劲儿。

  楚千淼和秦谦宇一边溜达着,一边聊天。

  秦谦宇说“我今天下午差点冲上去挑了老刘的舌头”

  楚千淼笑起来“就他这个智商,基本也告别做坏人了”

  顿了顿她说“其实我和刘立峰一样,还以为我们就是吓唬吓唬星痕材料那边,没想到任总和钱总都是来真的,而且任总效率居然那么高,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跟钱四季商量好的,约了星痕竞争对手公司的老板。他上午和中午明明一直和我们在一起的啊。”楚千淼说。

  下一秒不等秦谦宇回答,她忽然就明白了。

  她和刘立峰都能想到的办法,难道任炎不会想到吗

  所以其实他早就和钱四季商讨过这个办法,并且真的付诸实施起来了。

  想着中午她说出办法的时候,他对她淡淡一笑的样子,还夸了她一句办法想得很好,她为此还暗自美滋滋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智力水平再一次进阶了。

  可其实他早在他们看不见的时候,已经提前运筹帷幄了一切。

  太阳向西坠着,在落山前把一切染得红彤彤。身旁的宽阔马路上,车子一辆跟着一辆地开过去,飞快极了。她缓缓走在人行路上,心口有点鼓胀胀的,看着这烟火人间的行色匆匆。她想这人间多美好啊,生机勃勃的。况且这人间还有个那么绝顶聪明的人。

  想想看,姜还是老的辣呢。

  楚千淼回到酒店后,决定更努力地奋发图强,尽快把自己变成一块老姜。

  晚上吃完晚饭加完班,她开始看书学习。学了一会儿她收到秦谦宇的信息。

  秦谦宇对她说“今天的晚饭,我是和任总一起吃的。吃饭的时候,任总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楚千淼早已经在与秦谦宇的聊天中练就了一手捧哏好本领。

  她立刻问“哟那是什么奇怪问题呢您给说说”

  秦谦宇“说出来都叫你诧异他问我被人怼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是欠怼怎么着

  她想这问题得建议任炎去知乎上提啊。

  “你怎么回领导的”楚千淼问秦谦宇。

  秦谦宇发了条语音过来,他舌头似乎有那么一点硬,看起来应该是跟任炎在晚饭时喝了酒。他甩着有点硬的舌头,声情并茂地说“我说我被怼的话,那我肯定生气啊打嘴架不说最后一句,那是最闹心的事儿了,半夜都睡不着觉的”

  然后又一条语音“然后你猜任总说什么了”

  楚千淼打字发过去“任总说什么了”

  秦谦宇也发了文字过来“任总说但我看你们被楚千淼怼完好像很开心。”

  楚千淼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出自己的名字,心里一惊。

  怎么还带她出境了

  “秦哥我被单cue了,我有点怕之后你怎么说”她问秦谦宇。

  秦谦宇很快就用硬硬的舌头给她回了条语音“我说,千淼那张嘴,那不是凡间的嘴,那是被神抚摸过的嘴,所以吧,被她怼绝对是享受。我还跟任总举例来着,我说领导你看刘立峰,哪次不是主动跟千淼那找怼他就是有那口瘾。”

  “”

  楚千淼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接话。憋了半天,她决定就不发表感想了,只承个上启个下吧。

  她发“然后呢”

  秦谦宇的语音秒到“嘿嘿嘿,然后任总居然一脸想享受享受的样子问我真的吗”

  什么情况

  天呢任炎他是在找怼吗

  楚千淼手机都差点掉地上。

  秦谦宇新一条的语音消息又抵达对话框。他自认为清醒地头头是道地分析起来“千淼啊,我是这么认为的,我觉得首先任总他最近越来越有人味儿了;其次他每天看着我们热热闹闹打嘴架,而他在一旁被我们摒除在嘴架之外,这让他很没有参与感啊,这样他就会觉得很寂寞。对吧对的。”

  楚千淼“”喝醉的人都会自问自答了,还找别人唠什么嗑

  马上又一条语音到“所以千淼,我今天跟你说这个事,是想和你表达什么主题呢就是以后你找个合适的机会什么的,也怼怼任总吧让他也参与参与我们怼人互动的其乐融融”

  楚千淼真的惊了。

  她想这可真是个好差事嘿,有人认认真真让她怼领导。这是怕她不够招人烦吗或者秦谦宇他怕不是疯了吧

  她觉得这个部门,现在从上到下,好像越来越奇怪了。

  她回秦谦宇“秦哥,我下楼去买六个核桃,给你带十瓶醒醒酒吧”顺便补脑了。

  第二天去赴宴的路上,楚千淼问秦谦宇,还记得不记得昨天晚上跟她说过什么了。秦谦宇想半天,一脸懵“昨天我和任总吃饭喝多了,回房间我就睡了啊怎么,咱俩还聊天了”

  楚千淼建议他看下微信复习复习昨天他们的聊天记录。

  秦谦宇复习完,脸上的懵逼更浓郁了“这什么情况我昨天喝断片了,昨晚吃饭的时候任总都跟我说了什么我现在完全想不起来了。”他看着微信的聊天记录说,“这是我复述的任总的话吗这不像任总说的话啊我现在喝多之后这么能胡说八道吗”

  “”

  楚千淼决定晚上再买十瓶六个核桃送到秦谦宇房间给他补补脑。

  赶在进包间之前,她问秦谦宇最后一个问题“你昨晚怎么突然和任总吃饭喝酒了”

  秦谦宇翻着白眼想半天,再把白眼翻回来说“任总说有事问我,叫我一起吃饭。不过刚吃上他就开始跟我喝酒,直接给我喝多了。”他一拍脑门,说,“好像在我断片之前任总随口问过我一句刘立峰有没有女朋友。至于怎么问起来的,我还真不记得了。”

  楚千淼觉得匪夷所思,任炎居然会问这个问题。

  顿了顿她脸腾地开始烧。可为什么烧起来,她不敢去想,也不让自己去想。她祈祷秦谦宇也千万别开窍去多琢磨。

  这餐宴席的氛围很好,钱四季和星痕对手公司老板看起来谈得很投机。两个人初步达成了合作意向,对方老板也表示会尽快和钱四季签一份并购合作意向书。双方敲定的收购价格就是之前谈好的收购星痕的价格。

  席间楚千淼注意到,崔西杰一开始还不以为然,但渐渐地,看到钱四季和对方老板谈得认真,他的表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宴席结束后,任炎当着另外三个人的面吩咐楚千淼“着手准备和新标的公司的收购意向书,要快,明白吗”

  楚千淼很郑重地点头应声说“明白”。

  晚上她就把收购意向书发给了任炎,并抄送了所有部门成员。

  稍晚一点,任炎转发了一封邮件给大家。邮件是新标的公司老板发的,表示收购意向书明天就会打印并盖章,然后派人送到力涯来,他们会极力配合力涯尽快推进后续流程。

  楚千淼知道单单一份意向书并不能代表什么,法律约束力也有限,但双发一来一回满满的合作意向,已经足够有些人坐不住。

  第二天,又是力涯和新标的公司互动频繁的一天。崔西杰和星痕材料都没什么动静。

  第三天依然如此。

  到了第四天,任炎告诉楚千淼和秦谦宇,星痕的曲鑫才坐不住了。他一大早就进了钱四季的办公室,谈兄弟情谈得痛哭流涕,抽着自己耳光说自己之前鬼迷心窍了。

  这件事后续发展出人意料。两家公司互相竞价,价格越降越低,争相想被力涯收购。

  钱四季得意死了,点评说“曲鑫才这个人啊,给脸的时候不要脸,不给脸的时候非要跟人比贱”

  楚千淼对此不予置评。她已经在这么多项目上渐渐训练出,把私人情绪和工作状态剥离开。

  这件事最后的结局是,因为价格不高,钱四季干脆一顺手把两家公司都收购了,这样他几乎相当于垄断了上游材料市场,最后他倒成了这件事里的最大赢家。

  解决完这档事,任炎关上门来处理崔西杰。

  他把其他人支出去,在尽调办公室里把从那家餐馆录到的视频播放给崔西杰看。

  崔西杰慌了那么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他在自己的潜意识中,也曾经推断到任炎已经猜到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他镇定下来后笑呵呵地问任炎“任总,您给我看这个视频,能说明什么呢我只不过是和他们一起吃顿饭。”

  他抵赖的言辞竟和楚千淼之前设想的一模一样。

  任炎懒得多纠缠,简明地告诉他“你也别假装置身事外了,收购事项已达成,曲鑫才和钱四季就成了一家人,所以曲鑫才已经把你们之间达成的那个交易,都告诉了钱四季。他说了,这都是你出的主意,并且他拿出了那顿饭的录音。所以你以为的同盟军,已经把你卖掉了,把什么事都推到你身上了。你以为你们那点交情,可以让曲鑫才为你保密吗”

  崔西杰的招牌表情,笑呵呵的样子,终于在脸上挂不住了。

  “任总,能听听我的解释吗”他一脸诚恳和悔恨,“我家里最近真的很缺钱,我母亲生病”

  任炎看着崔西杰,心里为他感到悲哀。他为一个赌徒的厚颜无耻感到悲哀。

  “崔西杰,”任炎打断他诚恳又悲切的倾诉,“在你说这番话之前,我对你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你能讲真话。但就在刚刚,你自己把这份希望给毁了。”

  他把崔西杰去澳门的机票行程单复印件摆出来,放到崔西杰面前。

  “到底是家里母亲生病需要钱,还是去澳门干了别的需要钱,一查就知道。”

  崔西杰脸色彻底变了,惨白一片。

  任炎不无痛惜地说“你是准保,本来有大好前程,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现在这样我跟你们说过,做项目的时候,要和企业的人保持距离,不要感情用事,保持理智。可你在之前一个项目上,跟老板的儿子混在一起,是他带你去澳门学会赌博的吧他是富二代,他捅出多大的窟窿有他老爹给他填,你有什么靠买几张发票吗靠做点构成经济犯罪的手脚吗这些钱够你祸害”

  崔西杰痛哭流涕。

  楚千淼就站在门外。她不是想偷听,只是手机落在屋里,她想来取。

  她听着任炎的话,心口怦怦地跳。

  她想所以任炎让她做项目的时候保持冷静理智,甚至是冷漠一些,真的是不无道理的。

  本章节内容由    手打更新

  她不想继续无意识地偷听下去,转身离开。

  屋子里,任炎最后告诉崔西杰“你的行为已经构成经济犯罪了,人证物证很齐全。但这次我想给你个机会,希望你能戒掉恶习,好好发展事业,我不想看到你就这么废掉。所以我不打算追究你,可我也不能再留你。你自动请辞吧,你是总部领导介绍来的,回头你就跟总部领导说,辞职这是你自己的主意。对了,别去阚轻舟部门,彻底离开力通,这是我不追究你行为的条件。”

  作者有话要说  任炎看着我的妞和刘立峰互怼,我一点都不羡慕,真的,谁稀罕啊

  15字以上2分好评,继续600个红包走起

  对不住这章没写到往事,对不住对不住,下章肯定写到,不然躺平任你们捶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八十九章 被怼的滋味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燕子声声里作者:白鹭成双 2第四部 光芒纪·星芒作者:侧侧轻寒 3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4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5倾城之恋作者:张爱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