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78章 一个吻呀吻

  服不服第七十八章一个吻呀吻

  那时应该是他研三,  她大一。

  宿舍整天有人聚众打牌,  他嫌吵,就夹了本书去了离宿舍最近的教学楼。

  随便找了个比较空的阶梯教室,  走到最后一排,他摊开那本书开始静静看。

  不一会儿教室里进来很多学生。他才发现原来那间教室有课。

  他懒得走,就坐在后面听。反正是金融本科的课,讲课老师是个老教授,  当年也教过他,是个时而糊涂时而精明的有趣老头。时隔几年再听这门课,有趣老头一张嘴还是熟悉的味道。只是有趣的老头架在鼻梁上的老花镜,比他读本科那会儿更厚了一点。

  他安静地坐在最后一排的嘴边上,  蹭着课看着书。

  以为教室格局已定,结果踩着上课铃声,  从阶梯教室门口又冲进来个姑娘。

  那姑娘看起来比其他人要小一点,  扎着马尾辫,满眼都是灵动,健步如飞地往阶梯教室后面跑。一直跑到最后一排,  看到有人坐在那看书,  她才悻悻地收住脚步,  蹿进倒数第二排坐下。

  就坐在他的前面。

  她往椅子上一靠,  抬手撩马尾,  发梢扫过他的书。

  老教授开始点名。精彩的一刻出现了。

  替人答到他见过很多,  但一个人分饰三角,  用一副嗓子捏出三个不一样的声音替三个人答到,  那是他第一次见。

  老教授先喊了一个名字“邱芸”。

  坐在他前排的小姑娘答了声“到”。听上去是她的本声,清脆又透亮。

  老教授又喊了一个名字“刘柳”。

  她变出个娇憨的声音,又答一声“到”。

  隔了一会儿老教授再点到另一个名字“黄莹”。

  这回她的声音听上去皮皮的,软软的,她又答了声“到”。

  一时间她忙得很,紧张地忙碌在声带变幻中。他看着她的后背。他的情绪一贯寡淡,那天却难得地觉得她有趣,居然无声地笑了笑。

  他和那小姑娘都以为过了点名这一关,这节课的关也就过了。可惜有趣老头是个有趣的老头,他从不让课堂变得单线程,他一定要有互动。他边讲课变提问。

  老教授提到一个问题,叫了一个名字,让这位同学站起来回答一下。叫的那个名字好巧不巧,就是前排小姑娘扮演的三个角色之一。

  他起初还埋头看着自己带的那本书,没去管热闹。

  但那姑娘站起来一回答问题,他就把忍不住从书前抬起头,看向前排少女的背影。

  她居然没怯场,从法律角度一通胡说八道,听上去条条是道很有道理,但其实和老教授问的问题没一丁点关系。

  她回答完问题坐下,老教授显得很挣扎,不知道是夸她别有思路还是凶她跑题都跑飞天上去了。

  他又看了她背影一眼,好像能从她纤细背影透视过去看到她在贼兮兮地偷笑。

  他不由又挑起嘴角,笑了。

  那天不知道她是不是犯了老教授的冲。过了一会儿老教授又问了一个问题,叫人回答时点的名字居然还是她所扮演的三个人之一。

  老教授点出名字后,他先是听到一声叹息,他应声抬起头,正好看到前排那姑娘速度快极了地拆掉了头绳,打散了马尾辫,脱掉了外套。她从一个穿着牛仔外套梳着马尾辫的飒爽女孩,一下变成了梳着披肩发穿着白衬衫的秀气淑女。

  老教授在讲台上问着“黄莹黄莹呢刚才点名不是在吗,起来回答问题”

  他看到小淑女向旁边挪了两个位置,他觉得她有点意思,连换个位置也想到了。

  然后她站起来,声音变得娇娇憨憨的,继续胡说八道。

  其他同学都在回头看她。她也不怯场,镇定地把问题胡说八道完。

  老教授从老花镜上方抬眼使劲看了看她,说,回答得比上一个同学靠谱了一点,坐下吧。

  她坐下后,长喘一口气。

  他居高临下看着斜侧方的她,她在向耳后掖头发。露出一个鲜活生嫩的侧脸。

  他觉得很有趣。书也不看了,干脆把胳膊肘拄在桌子上,手撑着脸,等着看老教授能不能叫到她的第三个角色。他居然有点期待老教授能叫,也有点想看她还能怎么化解。

  他发现她也严重怀疑自己还会被叫到,于是他看到她在给她自己提前未雨绸缪。她蹿回原来的位置,又到了他正前方,飞快地把自己那头长发梳成了双马尾。

  然后她猛地回头,冲他使劲呲牙一笑,小声说“学长,能麻烦你往里蹿个位子吗”

  他看着她那呲着小白牙的笑容,一怔。然后往里面挪了一个位子。

  她猫着腰转到他刚刚坐着位子上,一脸感激地告诉他“我预感这老师还得叫我回答问题,所以我先提前换个地方”

  她话音刚落,就真的被老教授又点了名。

  他听到她闷声嚎了一嗓子,说了句“我的爷爷啊这小老头儿是故意的吧”

  他低下头,又忍不住笑了。

  她站起来,这回的问题全是经济计算,她的胡说八道不灵光了。

  老教授等不到答案,抬起头,从老花镜上方看她,又看看她旁边的他,然后说话了“这位同学,你是这个班的吗还是来陪男朋友上课的哎哟,我说你们这些小孩,上课得听课啊,别只顾着谈恋爱不好好听讲”

  他想老教授是误会他们是一对儿了。

  她站在他旁边位子上,连忙摆手否认“老师我没有谈恋爱我们不是那什么我就是这个班的,我有认真听课”

  这么忙乱她还不忘又换个声儿,听起来皮皮的,软软的。他想她还挺注重人设的统一性。

  老教授在前面讲台发了话“既然你说你是这个班的,那就回答一下问题吧,答不上我可就要把你清出去喽”小老头半逗她半吓唬她。

  她挠着头嗯嗯嗯地,拖延时间,脚居然在桌子下面踢了踢他。

  他又想笑了。忍住笑意,他低声告诉她正确答案。

  她嘎嘣脆地把答案转播出去,终于有惊无险地过了关。

  老教授让她坐下,好好听课。

  她一坐下就缩着脖子趴在桌子上大喘气,然后把脸转向他,冲他一笑,对他说谢谢学长我是大一的,刚才多亏有你我才没被轰出去呀

  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她,第一次觉得一个姑娘这么有趣,这么招他的注意力。

  再见时,她总是说学长你把我忘了。

  他其实从来也没有忘。

  他甚至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居然还记得那个笑容。忽然绽放,灿烂得像春日早晨滴着露水的一瓣花。

  如眼下她对他笑的样子,一模一样。

  她躺在床上,漆黑的长发在白色床单上摊散开一片。她脸颊上泛着桃花粉,眼睛里像润着水,笑眯眯地,有点没焦距地看着他,她的手还抓着他衣服前襟不松,抓得他俯身在她身前。要不是用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架开了自己,他已经压在她身上。那是情人间才该有的暧昧姿势。

  浑身的血都似乎变得躁动起来,原罪不知是酒精还是她。

  他凭空做着吞咽的动作,喉结涌动间,他咽下躁动,提请自己理智。

  再张口时,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居然哑了。他听见自己哑着声哄劝她“把手松开,好好休息。”

  她眼底迷离,笑眯眯地看着他,不听。

  她还抬起另一只手揉眼睛,边揉边问“敢问大哥呀,您是哪位好奇怪我今天怎么看不清东西”

  她用手揉着眼睛,纤秀漂亮的指尖嫩笋芽似的在他眼前晃。

  她揉完眼睛,看着他,定定地,忽然冲他灿烂一笑。

  那一笑像一记重击,撞上他的心脏。

  她忽然揪着他的衣襟把他往下一拉。他猝不及防地,压在她身上。身体和身体隔着衣服彼此紧紧相触,她那么柔软,一用力会碰坏似的。他绷得浑身又硬又紧。

  她冲他呼气,笑咪咪地问“学长,你又来陪我做春梦了”

  声音柔柔软软的,挠人的心。

  他看着身下的她。

  太漂亮,太美好,太憨态可掬。

  弯弯的嘴唇红红润润,又天真又诱人。

  他压在她身上,鼻尖快要贴上她的。他看着她,呼吸间都是她香甜惑人的气息。那对红唇忽而动了动,微微轻启,绵软地又唤一声“学长”,粉湿的舌尖探出来,舔了舔嘴唇。

  血涌上来,脑子里像轰地一声。

  再也忍不下去,他抬手握住她的下巴,猛地低下头,对着那对湿软的嘴唇狠狠吻了上去。

  那一刻他鬼迷了心窍。他想一次也好,哪怕一次,让他知道吻她是什么味道。

  他含住她的嘴唇,漫天漫地地吻她,吻得不顾一切,吻得神魂颠倒,舌尖喂进她口中,跟她缠得一刻不分。她热情地回应他,柔软的嘴唇和小舌要么吮着他,要么送进他唇间任他吮。她唇齿间的酒香泛着甜津,能醉倒人。

  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以吻封缄她,所有感知都集中在与她勾缠的唇舌间。

  她透不过气了,娇气又埋怨地嘤咛一声。

  这一声却像晴空响雷,劈醒了他。

  神智在那一刻回笼,他猛地松开她,撑起身。

  她醉眼迷离地看他一眼,一笑。随后满脸满足地闭上眼睛,睡了。

  他抬手,用拇指揉过她软软的还带着湿润的嘴唇。她是真的睡着了,呼吸清浅均匀地落在他指尖上。

  给楚千淼盖好被子,熄了灯,任炎像逃似的离开她的房间。

  回到自己房间,他冲进卫生间,拧开龙头,把凉水一捧一捧地往脸上浇。

  彻底清醒了。

  他抬起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狼狈,慌乱,趁醉作恶,又落荒而逃。他可真不是个男人。

  明知道她身边有谭深。明知道自己应该和她划清界限,为什么还是干出这种事

  他一拳打在镜子上,打碎里面那个自己。

  不能再碰她了。

  楚千淼第二天一早醒来时,瞪着天花板看了两分钟,然后抬手抽抽自己的脸。

  她昨晚居然又做了久违的春梦,并且春梦的男主角,依然雷打不动的是任炎。她想真是奇怪,现在她的春梦都学会延时了,她明明是前晚看的剧,却跑到昨晚做了个春梦。

  她捧着脸回想昨晚春梦的细节,一边想一边觉得经过延时的春梦更像是一场黄梦

  在昨天的春梦里,她和男主角任炎同志吻得天翻地覆,吻得烈火焚心。他们的舌头都像要吻化了似的,她吻得气都顾不上喘。那种销魂蚀骨的窒息感觉透过梦境变得特别逼真,她在梦里心跳得像要拱破胸口一样。

  她使劲拍拍脸。昨晚的春梦质量实在太好,质感简直过分真实,那种她咬到对方嘴唇的软韧感,简直前所未有地逼真。

  她赶紧又抽了自己两巴掌。舔舔嘴唇,她告诉自己有点出息,镇定点,春梦而已,以前她和他做得多了,个别梦里连床戏情节也不是没有过的,大惊小怪的屁。

  楚千淼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吃过早餐,神清气爽地去了力涯的尽调办公室。

  另三位老哥哥们也都在,他们依然一脸菜色。

  秦谦宇看到楚千淼神采飞扬地走进屋,简直嫉妒得要去世“千淼你是魔鬼吗昨晚喝了那么多酒,第二天你都没什么事的怎么就给你精神成这样”

  楚千淼连忙谦虚地说“对不住了秦哥,我打小新陈代谢就好”

  她满屋瞄了一眼,没看到任炎,不知道他什么情况,于是问“昨天我们的任总保卫战成功了吗”

  刘立峰抢答“你那么能忽悠,都把企业的人忽悠瘸一大片,好几个让你灌得今天都请假没上班,能保卫不成功吗。”

  楚千淼心想这个哥哥怎么就不能把好话用正话的方式表达出来,非要反着说呢,真是欠忽悠。

  还是秦谦宇跟她好好说了人话“千淼,你昨天为保全任总立下了汗马功劳,任总他没事,好着呢。”

  楚千淼想问,好着呢,怎么不来上班啊。

  还没等问,秦谦宇已经自动对她宣布答案“哦对了,任总昨晚给我发了信息,公司有事,他今天一大早就回了北京,说过几天再来。这几天的工作现场就先由老崔负责。”

  楚千淼一怔。

  她想部门负责人级别的人就是不一样,说走就走,神出鬼没。

  楚千淼以为得有个几天见不到那位神出鬼没的部门负责人了。结果没想到,任炎回北京的第二天,她和秦谦宇几个人就收到了紧急通知应上级要求,投行部进行视频会议和学习培训,所有项目部出差人员都返回到力通证券,原则上不得请假缺席。

  秦谦宇显得特别开心,积极催促大家赶紧收拾行李退房买票去高铁站。

  刘立峰特别不理解“这么催催催,催什么啊催,你赶着投胎啊”

  秦谦宇踢他一脚“你单身狗懂个屁我想我老婆,不行吗”

  楚千淼“”

  就这么猝不及防被塞了一嘴狗粮。

  她想了想,发现自己现在倒是不怎么惦记回北京,因为好像没有什么值得她迫不及待赶回去的念想。小稻谷忙事业,十天有八天住在公司里。她也经常出差,所以喵喵现在被抱到周书奇那里寄养。偶尔回去两三天,想把喵喵抱回家培养培养感情,喵喵倒是扒着周书奇的裤腿不放了。它和人一样,被养娇了,一个地方待久了就不爱再挪动。所以她现在短暂地回北京也不接喵喵了。

  这么一想,她真是前所未有的潇洒状态,简直是孤家寡人一身轻。

  当天下午大家就赶回了北京。第二天,大家全员在公司集合。

  楚千淼到公司时,见到了任炎。她不知道这两天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刺激了他,他变得更加寡淡冷漠。他看向她时,眼神简直是零度的。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没忘交周报,该发的邮件也都按时按要求发了。没毛病。所以他应该不是冲着自己。

  她放下心,带着本子和笔进了会议室。

  几个会议室都被挤得满满的,大家一个挨一个地坐着,看似听着视频会议里的领导讲话和专家授课,其实各个脑子里都在干别的。

  楚千淼被培训得昏昏欲睡。怕自己真栽倒在座位上睡死过去,她起身到会议室外,打算做杯咖啡喝。

  她先回到工位去取杯子。途中路过任炎的办公室,透过玻璃门她往里面扫了一眼,看到任炎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正坐着个漂亮女人。那个漂亮女人一撇头,也看到了她。

  她快步走向工位,拿了杯子,准备去茶水间。

  再路过任炎办公室时,他办公室的门突然从里面被拉开了。

  她赶紧后退一步。

  任炎送那个漂亮女人出来。漂亮女人对他说“任炎,都是老同学,不用客气,别送了。我还想去趟洗手间呢。对了,洗手间在哪里”

  任炎看看楚千淼,对漂亮女人说“这是我部门的人,让她带你过去吧。”

  他真的没跟漂亮女人客气,直接去了会议室。

  楚千淼“”

  她就是个路过打算做咖啡的呀,这都能被抓壮丁做去厕所的领路人。

  她一笑,对漂亮女人说“我带您去卫生间吧”

  漂亮女人却直接喊出她的名字“你是楚千淼”

  楚千淼一怔,愣在那。

  漂亮女人看着她,笑着说“我是何落雨,任炎的同学,你的学姐。”顿了顿,她说,“有时间吗一起到楼下喝杯咖啡怎么样”

  楚千淼脑子里的弦在高速运转。

  什么情况

  何落雨还是笑着,说“想跟你聊一点事。”

  楚千淼沉吟了一下,问“是和任总有关的”

  如果这又是位任炎的前女友,那她就直接告诉她,这杯咖啡没有必要喝了,因为她连做任炎前女友都未遂过。

  但何落雨笑着摇摇头“当然不是。”顿了顿,她说,“我是你学姐,又不会吃了你,你怕什么”

  楚千淼一个哈欠上来,憋在嘴里,眼睛都拱出泪来了。

  太困了,那就下去跟她喝杯咖啡吧。

  楚千淼觉得这次回北京回得特别值当,每一天都满满当当。

  回到北京培训的第一天,她接待了一位何落雨学姐。

  回到北京培训的第二天,她居然又接待了当年同寝室的两位学姐。按照编号是学姐一邱芸和学姐三黄莹。

  黄莹学姐是到北京长期出差,听说楚千淼出差回来了,立马找她约饭。

  至于嫁了富二代做少奶奶的邱芸学姐,是到北京散心的,散心期间就住在黄莹租的公寓里。

  三个人约在海底捞碰头。

  楚千淼看到两位学姐时,满心的欢天喜地。

  但再细看邱芸,她有点意外。一向意气风发的御姐邱芸,此时眼角里居然有藏不住的憔悴。

  火锅烧起来,菜和肉热闹地煮着,咕嘟咕嘟声里,楚千淼把握着尺度问两位学姐,最近怎么样,都还还吗。

  黄莹先出声“我还好,你芸姐可就不行了。”顿了顿,她说,“你芸姐家里那位正跟她闹离婚呢”

  楚千淼筷子尖上正夹着块豆腐,闻声手一抖,那豆腐块啪叽一下掉在桌上,摔得碎碎的。

  那一瞬里,她感觉摔碎在自己面前的,是“婚姻”两个字。

  原来曾经人人称颂羡慕的婚姻,怎么变成了一块嫩豆腐呢一摔就碎了。

  邱芸主动告诉了楚千淼,她的婚变始末。

  原来是她的老公、那位富二代少爷,在外面有人了。是个大学刚毕业的小姑娘,据说性子软萌得叫人心疼,怀孕了都不带麻烦别人的,乖乖地说自己去打胎就好。

  邱芸的富二代老公被这软萌姑娘搞得简直要心疼死了,回了家就和邱芸摊牌要离婚。

  楚千淼听得无比震惊。

  当年这位富二代追求邱芸的架势,不可谓不轰轰烈烈,全校差不多都知道。富二代说喜欢邱芸的御姐范儿,甘心被她统领一辈子,要死要活地非她不娶,简直抖一个。

  “我他妈就是傻,相信了男人的嘴,相信他真能抖一辈子地爱我。结果呢呵,才几年,他就变了,他就腻歪当抖了,转身就找个小姑娘给人家当抖s去了丫居然跟我说,在我面前,他一直被统治,他找不到自尊,但那女孩把他当天当神,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真正的男人我可去他大爷的吧”邱芸愤懑地喝了口水。

  黄莹连忙抚她的背“稳当点,别生气你现在气不得”

  “当年说愿意被我统治的是他,现在翻脸说被我统治很没自尊的又是他,男人啊,嘴里装的全是屁撒谎撂屁的屁”

  楚千淼心里无限唏嘘。

  当年那么人人歆羡的婚姻,居然也走到了这一步。

  她问邱芸“芸姐那你打算怎么办”

  邱芸一笑,眼角眉梢都是狠厉“我求过他,那会儿我对他还有感情。但他不领情,说不能让那女孩的孩子没爸爸。既然这样,那好啊,我不求他了,但我也不能让他们好过。我不会离婚的,不会给小三儿让位子。”

  邱芸摸摸肚子,告诉楚千淼“我也怀孕了,我是出来散心安胎的,在家我非被他们气流产。等胎坐稳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他们”

  喘口气,她对楚千淼说“我现在对他一点感情都没有,只剩下算计。有了孩子他就没法离婚,我会让他再一次爱上我,等我把什么都拿到我手里来,我再甩了他。”

  她眼里的果决狠厉震慑得楚千淼说不出话。

  她不知道当婚姻闹到了这样一步,面目可憎的究竟是婚姻本身,还是婚姻下这对已经同床异梦的男女。

  她评判不了别人的感情和生活,裁决不了邱芸的做法是对是错,但她从旁观者的角度又一次被现代人多变的情感和不负责任的婚姻观所打击震动。

  她想或许她有点理解不婚主义了。能维系两个人之间的美好的,不是婚姻,是感情。如果感情没有了,一切也都变得面目可憎。

  她知道邱芸是个说一不二的性子,所以劝慰疏导都不必,只要给她关怀就可以了。

  她告诉邱芸“芸姐,我班同学有很多都在做婚姻诉讼,如果有一天有需要,就告诉我。”

  邱芸郑重地感谢了一回楚千淼。

  然后她说“别聊这么沉重的东西,我们聊点别的吧”

  她们聊起大学那会儿的事儿。忆往昔是同学聚会的万金油活动,只要聊往事,被时光冲得多淡的感情都能再度变得热烈起来。

  几个人聊到那次寝室联谊会,也聊到了谭深。

  黄莹忽然对楚千淼说“淼淼,我们告诉过你没有其实那次咱们寝室和谭深他们寝室的联谊会23,不是我们弄的,是谭深拜托我们帮忙弄的。”

  楚千淼一怔“什么”

  黄莹说“看样子我们都忘告诉你了,是这样,当初应该是谭深看上你了,主动找我们促成的这场联谊会。你想啊,我们几个哪儿就这么神通广大,能把联谊会给办成了谭深怎么说那也是我们系万千少女心爱的傲娇小王子啊,他的迷人范围上到博士和研究生下到大一新生呢。”

  楚千淼又一愣。

  “是他主动的那他为什么不说呢”

  黄莹说“八成是傲娇要面子吧。”

  楚千淼心里百味杂陈,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别的什么。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水与火(原名服不服)作者:红九 2我的印钞机女友作者:时镜 3光芒纪作者:侧侧轻寒 4假日暖洋洋作者:梵鸢 5长安小饭馆作者:樱桃糕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