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50章 博得存在感

  《服不服》第五十章:博得存在感

  这场高端聚会是在一家会所里举行的,  谭深停好车带楚千淼入场的时候,  看到楚千淼一脸的淡定淡然,  他有点意外。

  “以前来过这?”他不由问。

  “没有。”楚千淼说,  “怎么了?”

  谭深一句话差点就说脱了口。

  ——我以前带别的女孩来这,她们可不如你镇定,  都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一脸新奇。

  “是不是我和你交过的那些女朋友比,对奢华的反应太迟钝、太不大惊小怪了,让你丧失了一部分围观者的乐趣?”

  谭深下意识地回:“不不不,  不是丧失了一部分乐趣,反而你这种视金钱如粪土的劲儿吧,让我更感兴趣了!”顿了顿,他忽然有一种中了套的感觉。

  “我没有交过那‘些’女朋友,  你好好说话!”谭深吼。

  楚千淼不甚在意地一笑。

  她刚步入会所的时候其实心里是大惊小怪了一下的。接待他们的服务员穿得简直像特工,一水的高帅或者白美,  一路先生女士您好地把他们往聚会厅里送。

  她一时间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值得别人如此大张旗鼓地尊重。她想了下,觉得可能这就是所谓金钱的魅力吧。那些大张旗鼓的尊重,与其说是在尊重人不如说是在尊重钱。

  越是这样金钱至上的场所,  她越不想输了阵。她让自己挺直腰板,淡定从容,别像个没见识的小女孩似的,给这富丽堂皇的隆重建筑就先弄怂了。那等下见了聚会厅里的人,  不等人家说话,  她自己就先从心理上矮了怵了。

  只有自己的脊梁挺得直,  别人才会高看你一眼。自己的脊梁先怂了弯了,  别人递过来的眼神不会是怜惜怜悯,只能是怠慢和鄙夷。

  谭深心里带着一份另眼相待的感触,把楚千淼领进了聚会厅。

  楚千淼听他一路和人打着招呼,也一路被人招呼着。他们彼此叫着对方的英文名字,什么詹姆斯史蒂夫杰克森薇薇安满天飞。

  这些詹姆斯史蒂夫杰克森薇薇安,各个精英范儿,一身行头从头到脚全躲不过名牌的侵袭。

  楚千淼想假如现在有人堵在门口喊声打劫,光叫这些精英把衣服脱了手表摘了,就够劫匪发家致富二十年的。

  多么纸醉金迷的世界。

  她微笑伴在谭深旁边,听他和人打招呼以及打完招呼向她介绍刚刚和他招呼的人是谁,在哪个金融机构在负责什么。那些人顶的都是大头衔,干的都是大买卖。她听着这些大头衔,大买卖,始终淡定从容地微笑。她的淡定从容都叫谭深惊奇了:“我第一次进圈子认识各种大佬的时候,都难免大惊小怪,你怎么这么镇定?”

  楚千淼顺嘴胡诌:“啊,你们讲英语我听不懂呗。”

  谭深笑得像个妖孽似的:“英语全还老师了?别怕,我罩着你。”

  忽然他看到目视前方的楚千淼表情蓦地一变。那本来淡定从容的微笑一下就变换成了惊诧僵在嘴角眼畔。

  他疑惑且有点小小的不甘心。他带她见到那么多大佬她都不惊不怪地,现下是谁有这么大魔力让她破了淡定没了从容?

  他顺着她的眼神向前看,磨了磨后槽牙。他看到不远处的高脚凳和小圆桌前,正坐着任炎。

  而他身边的位子,是栗棠。

  楚千淼一抬眼居然看到不远处的高脚凳上正坐着任炎。她的第一感觉是怀疑自己看错。他不是从来不爱参加应酬的吗?

  可是定睛看了又看,她确定那人的确是任炎。

  在他旁边的高脚凳上,正坐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看起来比她的年纪大一点,和谭深差不多,梳着精致的盘发,一身纯白套装。五官和气质都很冷艳,看起来是个冷美人。

  她打量着那位冷美人时,耳边听到谭深说:“嗯?那不是任学长和栗棠吗。”

  她心里咯噔一下。

  栗棠。

  那冷艳的气质,和那个冷冷的男人,倒是妈蛋很配啊!

  “走,我们过去打个招呼!”

  谭深一拉她,不由分说把她带到了那边去,连给她做点心理建设的时间都没留。

  谭深拉着楚千淼走到任炎和栗棠身边,他招呼了一声:“嗨,任学长,嗨,栗棠”。

  任炎抬眼看他时,表情波澜不惊。

  但当他看到谭深身旁还站着楚千淼时,栗棠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他脸上在极短一瞬内出现了很有层次的变化。

  有惊奇,有惊艳,有不解,最后所有情绪回归平静。

  危机感顷刻像滔天巨浪撞击栗棠的心房。

  她不动声色地转眼去打量那个在极短一瞬间就调动出任炎很多情绪的女孩。

  很年轻,很漂亮,很干练飒爽。衣服不是她所熟悉的奢侈品牌中的任何一种,但是剪裁得当合体修身,把她的气质衬托雕琢得很好,很从容不迫。

  可是再从容,也难掩她的青涩。她的从容飒爽十分有八分想必都是硬撑出来的。

  这么一个女孩她凭什么引起了任炎的情绪波动?他们是什么关系?

  栗棠挺直了脊背,抬高了下巴。

  和栗棠打照面的一瞬里,楚千淼心里跑马般地跑过好多念头。

  这女人真漂亮,还是冷艳高贵的漂亮。这种气质很抓男人的,真气人。

  这女人打扮得真完美,使劲挑也挑不出什么毛病。真气人,

  这女人……和任炎坐在一起,冷冷的他和冷冷的她,真是配一脸。楚千淼忽然就觉得有点提不起劲头来了。

  谭深从经过的举着托盘的服务生那里,拿了四杯红酒,一杯递给楚千淼,另外两杯递给任炎和栗棠。

  分完酒,他对任炎晃晃酒杯:“那天谢谢任学长送我们!”

  栗棠闻声跟着端起酒杯,对任炎说:“是的,一直来不及跟你道谢,后来想和你吃饭你又一直忙,借着谭深提起来,我也想说,任炎,谢谢了!”她说着谢谢了的时候,偏头一笑。

  楚千淼觉得栗棠的声音很好听,清冷中带着一丝对任炎独有的婉媚。

  任炎也端起酒杯,看眼栗棠,又看着谭深,简洁地说:“不客气。”

  三个人一齐饮了口酒。这口酒中,楚千淼觉得自己像个多余的人。

  栗棠只是轻轻抿了一下。放下酒杯后,她淡淡微笑,看着楚千淼,问谭深:“这位是?”

  楚千淼让自己落落大方一点,微笑说:“您好,楚千淼。”

  栗棠冲她举了下杯:“栗棠。”顿了顿,她掀了掀嘴角,“你很漂亮。”

  楚千淼第一次有被人夸其实是在被人挑战的感觉。那种被人居高临下审视后被评定为漂亮的感觉。这让她觉得假如等下她回送的赞美不够精彩,好像她就输了阵似的。

  她反应飞快,马上回了一句:“谢谢您的好眼光。”

  栗棠闻声挑挑眉。她转头一笑,问谭深:“你女朋友吗?”等答案的时候她转去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任炎的表情。

  楚千淼在谭深胡说八道前微笑抢答:“我是他学妹,不是女朋友。”

  栗棠看到任炎隐隐绷着的眉头松了松。

  她不由紧了紧眉心。

  谭深立刻反驳楚千淼给出的答案不够精准:“她回答得太片面,准确说,她是我的前女朋友。”他笑得像个妖孽似的,看看栗棠,又看向任炎,说,“我正在不懈努力把‘前’字拿掉。”

  栗棠晃着红酒杯,轻笑了一下,然后对楚千淼说:“我和他留学时是同学,比较了解他。他很优秀的,各方面。做他女朋友,你会很幸福。”说完她挑了下眉梢。

  任炎晃着红酒杯,不知怎么用了力,红酒从杯口漾了出来,溅在他手上。

  栗棠连忙放下酒杯扭头看周围哪张桌上有纸巾。

  还没找到,就听到楚千淼在对任炎说:“学长,给!”

  楚千淼随身揣着面巾纸。她抽出一张心相印,递给任炎。

  任炎接过去,说了声谢谢。

  栗棠看着他们,挑眉问了声:“你们认识?”

  楚千淼微笑回答:“巧了,我这回的身份还是学妹。”

  谭深在一旁补充:“阿淼在和任学长一起做一个IPO项目,学长是券商,阿淼是律师。”

  栗棠笑笑:“那你能跟着阿任学到很多东西了。”

  楚千淼注意到栗棠对任炎的称呼变了。

  有几个人端着酒杯过来,各个看起来都是业界精英。

  他们和任炎谭深还有栗棠打招呼,彼此都很熟识的样子。

  起初他们还用中文交谈,谈的都是大项目,大金额,大机构。

  有人问谭深:我手头有个房地产项目,需要50亿资金,三年后变成150亿,感不感兴趣?

  谭深说:回头到我公司我们细聊,可以的话我推给我老板。

  又有人说:北四环别墅楼盘开了,有人想买吗?

  栗棠说:周末可以一起去看看。她说完看向楚千淼,问了句:周末一起去吗?

  楚千淼想直接说我没钱谢谢您了。

  但任炎先她开口:“周末她得跟着我加班。”

  楚千淼想谢谢任炎全家十八代的亲戚。正话,她真的想谢。

  栗棠笑一下,转去和那些人又聊起买车的事。

  一伙人谈着谈着就开始飚英语。

  楚千淼待在一旁始终保持微笑。谭深很照顾她,给她拿了好几种软饮和小点心,让她吃吃喝喝有点事干,不至于尴尬。

  任炎一直在用中文回复那几个人的英文问题。她隐隐地觉得,任炎是不想让她隐形到尴尬,默默无声地尽量帮她把话题从英转向中。

  谭深起初也是用中文和他们交流,但渐渐地被栗棠带跑了。

  这是栗棠长袖善舞的时刻,她满口流利的英语和来人们交谈起项目。一说起那个项目,谭深就被带跑了,也开始飚英文——他和栗棠同在鹰吉资本,他们是不同项目组的竞争关系,他们都想从一位叫作程丝琳的女老板那里拿到一个项目,但文艺范儿的女老板很有性格,不轻易什么人都见。谭深和栗棠目前为止都吃了程丝琳的闭门羹。

  他们的交谈圈里有人在打趣,建议谭深奉献男色,说只要他肯牺牲自己,女老板准把项目双手奉上。

  谭深对他们飚着英语说:你们注意点,我身边有人呢!

  那些人就瞧了眼楚千淼。

  栗棠淡笑说:看样子她没有听懂我们说什么,所以阿深不用怕。

  其他人都坏兮兮地笑起来。任炎出声,告诉他们:绅士们,注意你们在女孩子面前的风度好吗?

  谭深也抬手去拍那几个坏兮兮笑的人。

  任炎转去对栗棠说了句话,英语,小声。他说你不必这样。

  栗棠带着冰尖儿似的气场整个都软蹋了,她咬了咬嘴唇。

  那伙人转去聊到了曾经的海外校友路易斯回国后在做期货经纪。

  任炎转头对楚千淼压低声音说:“他们没有说很过分的话,你不要多想。”

  那伙人在说那个叫路易斯的人最近倒霉,因为涉及虚假陈述受到了行政处罚。

  楚千淼笑着吃一口蛋糕,冲任炎一挤眼。

  任炎看着她俏兮兮的样子,眼神一跳。然后他看到楚千淼放下叉子,巧笑倩兮,一张嘴满口都是流利英语。

  ——这么说起来那位叫路易斯的仁兄还真是很倒霉了,期货经纪机构因为虚假陈述受到行政处罚的案例非常少,是券商、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评估机构等等中介机构里,受到该项处罚最少的机构,近十年一共只有三次被行政处罚的记录,两次是因为报送虚假材料,一次是因为伪造涂改数据。

  她说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她身上。她能感到这些视线里有几道格外灼热。任炎的,谭深的,栗棠的。

  有人回神快,马上问:您好,请问您怎么称呼?

  楚千淼微笑:楚千淼,鑫丰律所,律师。

  那人一副“怪不得”的样子,说:楚律师对金融判例简直了然于胸,厉害!

  顿了顿,他笑着问:可以换张名片吗?

  楚千淼笑着回:当然,我的荣幸。

  她送出一沓名片,也换回一摞名片。刚才她是谭深带来的人,是谭深的附属。现在她为自己博取到了属于自己的存在感。

  她看到栗棠在看她,目不转睛地看她。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爱情的开关作者:匪我思存 2云中歌1 3香寒作者:匪我思存 4我的忧郁小姐作者:陈果 5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