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说不记得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说不记得

  王骏来找楚千淼的时候,  手里拎着公文包。尽调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人,王骏示意楚千淼出去说两句。

  楚千淼立刻站起身shēn。他们一起进了企业一间空置的小会议室。

  楚千淼先问王骏“前天你被叫回律所,后来怎么样,  麻烦吗”

  王骏看了她一下。楚千淼觉得那飞快一眼和平时比似乎有点什么不一样。但那眼神出现和消逝得都太快,没给她留太多时间去品味。

  王骏看她一眼后,  对她说“是有一点麻烦,  乔志新咬我咬得很紧,  一口咬定有些事是我帮他做的。”

  楚千淼有点担心起来。

  王骏笑着说“但好在昨天我有个朋友,他通过他自己的人际关系,帮我把我并没有参与过那些违法违规的事情qg、是乔志新随口乱咬我的,这些都解释清楚了。他给我了机会让我能自证清白。”

  楚千淼心里想着王骏的这位朋友本事还真是大,  嘴上她对王骏说“都解决了就好,  这样我们也可以稳下心继续做项目了。”

  王骏低头翻他的公文包。楚千淼看到他从里面拿出一叠资料。

  王骏把那叠资料递向楚千淼,  说“千淼你说得对,乔志新已经这么对我了,  我如果再不果断点,之后再被他乱咬说不定真的就把自己给搭进去了。”顿了顿他举了举手里的材料,对楚千淼说,“这些都是乔志新做项目时涉及违规的资料,  有的文件他左瞒右骗,  有的鉴证意见他根本没有实地核查过收了钱就给出了你仔细看看吧,应该会有很多惊人的发现的。”

  楚千淼接过材料的时候心口几乎怦怦跳。

  她等这一刻等了多久隐忍地度过伤害罪的诉讼时效,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变得有还击的能力,  然后一步步筹谋,一步步徐徐图之,到了眼下这一刻,所有的谋定后动终于有了成效和收获。

  她郑重地从王骏手里接过材料,又郑重地向王骏道谢,再郑重地保证她去举报乔志新的时候一定不会牵扯到他分毫。

  王骏笑笑说“牵扯到我也无所谓,乔志新恨不得整死我,我回击他一下也是忍无可忍才为之。”一边说着,他像忽然想起什么,又把手伸进公文包里摸索了一下。等那只手从公文包里拿出来时,手掌心上躺着一只优盘。

  王骏把优盘也递给楚千淼“这是我以前从乔志新电脑上拷下来的一些资料,是一次他让我在他电脑上改文件,那时我多长了个心眼,把其中一个叫iortant的文件夹也考了过来。这文件夹里东西非常多,能不能给你用到我也不太确定,反正都直接交给你吧。”

  停了一瞬,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好“你别怪我私下考别人的文件,是因为当时乔志新已经有让我背锅的苗头,所以我才干什么都开始留了个心眼儿。”

  楚千淼连忙说“我怎么会怪你,如果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对待君子用君子的招数,对待小人就得什么招数都用。

  楚千淼接过优盘,再次对王骏郑重道谢。

  晚上下班前,任炎告诉楚千淼最近一段时间都不大能陪她了。楚千淼乖巧体贴地表示没事的,她让任炎先可着他自己那摊事情qg忙。

  最近一段时间,他依然经常往总部那边跑,楚千淼能感觉到公司里有一种诡异又高压的气氛所有人都能预料到会发生点什么大事情qg,可又拿不准到底是什么大事情qg;而他们也控制不了那些大事情qg的发生,所以只求事情qg发生时,有部门负责人顶着,不要波及到自己头上。

  楚千淼想任炎可能正在替他们这些部门里的人顶着什么呢,最近一段时期她能少烦他就少烦他得好,给他留出足够精力和心思去应对更诡诈的职场人际局。

  而且正好她今晚也有事要做。

  晚上楚千淼回到家,开始整理王骏交给她的那些资料。

  她先看了下优盘。优盘里的东西杂乱得很,一个文件夹下恨不得套tào几十个文件夹,其中还有不少乔志新旅游的照片视频之类的。楚千淼看得头昏脑涨,跳过那些旅游的照片视频,她花去好几个小时才梳理好其他文件。

  这几个小时的头昏脑涨还是大有收获的。

  那些整理好的文件里,被她分析出好些问题。

  之后她再梳理那些纸质材料。

  天边泛起一道鱼肚白时,所有材料都被她梳理好了。尽管一夜没睡,可她一点都不累。她看着窗外从地平线下一点一点向上跳的朝阳,心里被那橙红的光照得鼓胀胀的,满满都是劲头和希望。

  乔志新这回真的是死定了的平方,死透了。

  白天她把整理好的材料举报了上去,然后请了半天假,回家补了个觉。

  这一觉一直从天亮睡到天黑,起来胡乱喝口水上趟厕所后,她又回到床chuáng上从天黑睡到天亮去。

  再醒来时,她觉得整个人神清气爽,胸xiong怀里是前所未有的开敞透亮。她觉得自己在某种程度上像得到了重生一样。

  那些她曾经所受过的伤害,终于可以被她释怀地翻过去了。

  搞定了举报乔志新的事情qg,紧跟着就是项目的现场核查。睡饱了的楚千淼开始专心忙自己项目上的事。

  在她的全盘统筹领导下,尽管企业的奇葩人层出不穷,奇葩事络绎不绝,但项目进度还是被她稳稳地把控着,非常精确地按照进度表在向前推进。

  合作了两个项目后,她和唐捷、王骏形成了非常好的默契,上星期辅导验收很顺利就通过了。

  接下来马上是力通证券对项目进行现场核查,然后是项目内核。

  楚千淼睡饱的第二天,项目上迎来了力通质控部的现场核查。质控部来的人里依然有栗棠。除了栗棠,另外一位现场核查人员是质控部负责人。

  那天任炎没有来,他把项目全权交给楚千淼负责,由她自己独立去应对所有环节。

  这次楚千淼再面对栗棠时,情qg势已经和上回在力涯项目现场时大不一样。上次她是个小兵,是项目上的小楚,不得不应对栗棠诸多无实际意义的提问。

  但这次,她是项目总负责人,是楚总,是签字保代,她要应对的是栗棠的领导。而栗棠,她还到不了她面前来,得由她手下的侯琳卢仲尔和王思安去应付。

  楚千淼带着栗棠的领导参观企业生产办公情qg况。他们走在前面,栗棠和侯琳他们跟在后面。她和栗棠的领导说着什么时,栗棠只能跟在后面听着。

  楚千淼在那一刻有了一种切实的感受。如同现在她走在前、栗棠跟在后。她真真切切地把她甩在身shēn后了。

  想着三年多以前海归聚会上栗棠那番作为,楚千淼笑着在心里对自己说,你看,你把她丢在身shēn后了,你可以扬眉吐气了。

  楚千淼带着人把项目做得扎实,质控部的领导在现场核查时没有发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现场核查结束前,他对楚千淼颇多嘉许“果然是任总带出来的人,项目做得扎实漂亮,给我们质控部也省了不少心啊”

  核查结束,质控部领导和栗棠回了力通。

  等他们的车子走远,楚千淼转头对项目组其他人说“现场核查顺利过关接下来等过了内核,我们就开始准备申报材料”

  大家都忍不住开心地击掌吼耶。尤其侯琳,这是她第一次跟项目,项目每完成一个节点,对她都具有里程碑一样的意义。

  她开心得又蹦又跳,好像过了现场核查这关马上就能直接过会了一样。

  楚千淼看着侯琳,觉得好像看到几年前的自己似的。到底是几年前来着数着年头,应该是五年前了。那时她在做瀚海家纺项目,那是她跟下来的第一个项目,她像侯琳一样,每完成一个项目节点,都好像完成了人生里很大很重要的一件事。

  一眨眼,她已经从那时的楚千淼变成了今天的楚总。

  楚千淼心下感慨,对大家说“今晚庆祝一下吧,我请客”

  晚上的聚餐大家都很开心,一餐饭吃完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临散席前楚千淼对大家说“好了,吃完这顿饭,明天大家要继续卯足劲干活,赶紧把这个项目攻下来申报上去,就大功告成了”

  大家被她打气打得热rè血沸腾干劲十足,差点趁着这股酒后热rè血劲儿打车回公司加班去。

  楚千淼开着任炎的那辆suv回到家时,已经半夜十一点多。

  谷妙语正在客厅点灯熬油地加着班画着图,喵喵盘在她腿上,黄通通的一团毛毛肉rou,睡得唏哩呼噜的,时不时还伸着肉rou爪子撸撸脸。

  楚千淼洗漱完毕,问谷妙语“我陪你一会儿”

  谷妙语摆手哄苍蝇似的把她轰走“你睡觉去吧,我得把这图画完,估计这宿是要交代进去了”她撸了两下黄黄的猫头,说,“有喵喵陪我呢。”

  楚千淼起身shēn去煮了点宵夜又热rè了杯牛奶nǎi,端到谷妙语面前“吃点喝点,然后差不多就去休息一下,公司反正是你自己的,一晚上出不了图,你也不至于就被你自己给开掉对不对”

  谷妙语吃着喝着,对楚千淼抱拳“水壮士,小的谢你一辈子”

  楚千淼换了睡裙准备睡觉。

  刚躺下还来不及把被窝焐热rè,她放在枕边的手机就开始疯狂震动。

  她捞起手机看,同时入眼的是来电显示和来电时间。

  已经过了十二点。电话是任炎打来的。

  她赶紧把电话接通,软软地叫了声“学长”

  任炎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微哑,像好久没说话,然后一说话时那种哑。也像他动了情qg欲yu时的那种哑。

  他哑着声,叫着她“千淼。”隔了一瞬才接着问,“睡了吗”

  楚千淼连忙说“还没有,刚准备睡。”

  “你自己在家”

  “不,小稻谷也在。”

  任炎在电话那边低低呼吸了两下,然后说“如果还没睡,下来陪我坐一会吧。”

  楚千淼立刻掀被子下床chuáng,随便捡了件外套tào披上就往房间外走。路过客厅时她对谷妙语说“任炎找我,我下去跟他坐一会儿,等下就上来”

  谷妙语抬头对她拐着弯儿地哦了一声。

  楚千淼平时的厚脸皮硬是被她给哦红了。

  楚千淼披着外套tào跑下楼,找了半天没找到任炎和他的车。直到任炎的声音从背阴y的角落响起,她扭头看,才发现任炎和他的大奔正藏在月夜下的一大片阴y影里,那里暗得好像是世界的另一个维度似的。

  任炎正站在车外,靠在车上。她跑过去。夜晚太静,她哒哒的跑步声大得像在敲鼓点。

  跑近了,眼睛也适应了黑暗,她抬头看任炎,他下巴上一层青色,胡茬冒了头,给他的帅气又添上了几分不羁落拓。他神色看起来有些憔悴,显然白天他在忙着做什么累人的大事情qg,一直忙到半夜胡茬都冒了头。

  楚千淼想,应该是总部那边的什么事情qg,进展到了白热rè化的阶段吧。什么事越是到了这个时候,就越熬心。这时谁的心熬得住,谁就是最后赢家。

  她有些心疼,抬手去摸任炎的下巴,须根微扎着她手指,有点刺也有点麻。

  “学长,是不是很累很累的话就回家睡觉嘛,还跑来看我不是更累了”她喃喃的抱怨,声音是只向他开放的酥软。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放在唇边吻,又扯着她手臂,把她拉进怀里,密密实实地抱住。

  他把下巴抵在她肩膀上,俯在她耳边哑哑低语“让我抱一会。”

  楚千淼静静地给他抱。

  春chun天夜晚的风还是有些凉,她刚才下楼急,只穿了外套tào,没套tào裤子,现在睡裙下的两条腿还是光的。眼下春chun天的夜风一起,她上身shēn被他密密实实地抱着不觉冷,下身shēn却在风里打起来秋千发起了抖。

  任炎察觉到了她的异样,松开些她,低头一看,眼神暗了暗。

  她两条光洁修长的小腿,白皙得像精瓷雕出来的一样,在暗夜的衬托下,成了美不胜收的一道景。

  他烦恼又责爱ài地对她说了声“晚上这么凉,怎么不穿裤子”

  楚千淼咕哝“还不是着急下来陪你”

  任炎嘴角微挑,一转身shēn拉她上了车后座。

  一坐进去,楚千淼觉得暖和多了。她刚要转头和任炎说话,结果一转之下,嘴唇被他精准地攫住。

  他呼吸间还带着车外凉夜的凛冽气息,嘴唇也微凉。但他的吻比最烈的酒都烫心,都灼人。

  他把她抱过去,让她跪坐在他身shēn上,腿分开抵在座位上。他掐着她软细的腰,密不透风地吻她。

  她心跳得像打雷,密集的雷,怦怦声在她自己的耳朵里快要从点连成线。

  刚刚还觉得冷,现在却又浑身shēn发热rè发燥。

  她被他吻得重重喘气,他舌尖的攻势太猛,攻得她溃不成军。她嘴唇被他一下轻一下重缭绕地吮shun。她怪自己没用,什么都做过了,到头来还是会一次次晕在他的撩拨里。

  车子的狭小空间内响起气息急促又旖旎湿润的接吻声。她睡裙的下摆顺着腿根向上卷。

  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地,不知道是睡裙自己的本事还是他的大手才是始作俑者。直到身shēn体有了入侵感,她猛地醒神。她如遭雷击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也不相信自己正被任炎拉着做的事。

  尽管车子后座贴着全黑的膜,尽管车子此刻停在月夜里最暗黑的角落,可这还是太大胆了,太惊世骇俗了

  她推着他,气喘吁吁,软软地挣扎“学长,我们我们换个地方我陪你去附近酒店好不好”

  他把她拉回自己,她低叫一声。他贴着她的耳朵,声音哑得不成样子“来不及了”

  “可我们、我们没有必备品”她用仅存的理智告诉他这件重要事。

  “我不弄在里面”他哄着她。他今天似乎很不一样,在这件事上很不容推拒。

  她在心跳和呼吸都极其剧烈的一刻,居然分出一丝神在想,是不是男人在高压的时候,眼下在做这件事是他们发泄压力最好的途径。

  她怕得不行,怕万一有喝多的醉鬼想找方便之地,那这一隅黑暗角落会是他最好的选择。那他就会发现有辆大奔在黑夜了生了癫痫病,一颠一簸,一颠一簸。

  紧张让她变得异常敏感,她一次一次被带上云顶。耳边突然爆出他的低喘。他把她放到后座上,她的意识已经有些微的迷离。

  等她清醒时,她看到后座椅上一片狼藉。她闷叫一声捂住脸。

  她从来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和任炎在车子里胡天胡地这太狂野了。

  从指缝间瞄瞄他。他已经把自己收拾妥当。衣冠整齐,气质禁j欲yu,他正在用他摸什么就能把什么变成艺术品的手指,拿着纸巾清理着后座。

  他看起来又是那个高冷禁j欲yu的任总了。可谁能知道,他高冷禁j欲yu的气质下,他的欲yu泛滥起来时,能淹死人。

  楚千淼上楼时,腿还在发飘。刚刚他又按着她亲够了,才放她上楼。

  开门进屋时,谷妙语还趴在客厅茶几上画着图。

  见她回来,谷妙语抬起头,一脸的夸张表情qg“你这是下去陪他坐了会儿,还是做了会儿啊”

  楚千淼心虚,脸腾地就红了。

  谷妙语一看她这样,鼠标都从手里扔出去了。盘在她腿上的肥喵喵被震醒,抬起脑袋不高兴地一声喵喵叫,好像在谴责楚千淼怎么下去“做”了这么久似的。

  谷妙语捞起一坨肥喵喵,把它放到沙发上。

  “我靠,不会吧真让我说中了啊”她起身shēn跑到楚千淼身shēn边,上闻下闻左闻右闻的,“没跑了,就这是个味儿,纵欲yu的味儿”

  楚千淼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快能摊鸡蛋。

  “小稻谷你闭嘴”

  谷妙语不闭嘴,她笑嘻嘻地用肩膀撞了楚千淼一下,挤眉弄眼地问“哎,老铁,是在车里吗”

  楚千淼脖子以下的血腾地一下涌到脖子以上,她整个头都热rè气腾腾。

  “滚”怒斥一声后,她水煮一样,又低声胡乱答应了一下,“唔”

  谷妙语立刻瞪圆了眼睛“我去狂野”

  顿了顿她问“任炎呢唔了你一下之后,走了”

  楚千淼脸红红地点点头。

  谷妙语呲牙“感情qg他这是,半夜发情qg了,来找你发散一回啧啧,老男人一开荤真可怕呀”

  楚千淼羞死了,拍谷妙语“谷总你好好做个人快闭嘴吧”

  躺回到床chuáng上楚千淼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越想谷妙语的话越觉得没什么不对。

  他就是半夜发了情qg来找她发散的吧

  楚千淼的项目过了现场核查后马上又上了内核会。

  参加内核会的内核小组成员,除了阚轻舟以外所有人都说楚千淼把这项目做得扎实做得好。她的项目算是最近一年上内核会的项目里,问题最少的。而即便有问题,楚千淼也提前准备好了万全的解决之法,让它对日ri后的项目申报不会造成任何影响。

  最终内核会过得很顺利。

  项目离申报又进了一步。

  内核会结束后,侯琳非常开心,连走路都像只花蝴蝶似的,雀跃翩跹。

  侯琳跟着楚千淼进了办公室。秦谦宇不在,最近他正在项目上出差,屋子里只有楚千淼和侯琳两个人。于是侯琳一脸的美滋滋毫不掩饰。

  楚千淼问她怎么美成这样,不就过个内核会吗。

  侯琳借回答的机会大肆向楚千淼表白“这可不是单单过个内核会的事儿这么说吧,领导,我现在觉着我能跟着你工作,我真的是好幸运啊不,是特别特别幸运”

  她边说两眼边冒星星“我同班同学也在投行,他在别的券商,工作以后也在做io项目。我们俩的,按他说,不一样,因为他觉得他跟的是一个资深保代,而我跟的是个没啥资历的花瓶美女领导他说这个话的当时就被我喷了你放心所以他觉得我们俩的差太多,他比我高太多了领导你不知道,我们俩刚入行那会儿,他身shēn上那股优越感啊,快把我淹死了他还断言自己一年就能出头,而我要想跟着你混出头,且得等五年三年呢偏偏我们班其他同学们也都附和他的说法,气死我了不过现在啊,我们俩的情qg势渐渐反转过来了”

  侯琳讲得绘声绘色,还懂得自设悬念,把楚千淼都勾出了倾听欲yu。

  “怎么反转过的”楚千淼笑着问。

  侯琳趴在她的办公桌上,美滋滋地说“我那同学啊,他那个项目上问题也多,但带他的保代解决问题解决得不果断,导致项目一停再停的,都过了好久了,他们现在还处在一眼望去漫无止境的辅导期呢而我跟着您,都快把整个io流程经历过一遍了,我的履历上马上就要写进一个io项目了”

  她捧着脸,对楚千淼表白“领导真的,我太爱ài您了您肯教我东西,不藏私,我从您身shēn上学到好多好多业务能力、人际处事、为人底线,真的我一入行能跟着您,我觉得真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幸运事了”

  表白完她直起身shēn,一脸骄傲地告诉楚千淼“我上周去参加同学聚会,他们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谈起实务问题来,有些项目流程他们没经历过,好些事他们还都得问我呢尤其我那个跟了资深保代的同学,现在我们俩的地位正好颠倒过来了,我的业务能力已经比他高出好多毕业的时候我是中等生,但我现在在我们班是上等的,是领跑的”

  侯琳开心得脸颊都发红,她抱着楚千淼的胳膊摇,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爱ài才好。

  楚千淼笑得像个慈祥的姨母似的。她也特别开心,并且特别欣慰。

  她进步了,她带的人也在进步。这可真好。进步不该是一件自私的东西,如果能够整体协同进步,这才是一个领导者领导力的成功。

  过了内核会的当天下午,栗棠忽然来到楚千淼的办公室。

  她还是那位漂亮的冷美人,骨子里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傲气劲儿。以前楚千淼见到栗棠时,总会被她的气质吸引,忍不住要高看她一眼。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尽管栗棠做足了她的傲气,她也再不能吸引她的高看了。

  楚千淼觉得按照今时今日ri两个人的层级,她能回给栗棠的高傲一抹平视都已经是对她极大的尊重。

  她笑着问栗棠有什么事。

  栗棠说“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

  楚千淼知道喝栗棠的咖啡,那就绝对不是喝咖啡那么简单。不过刚过了内核会,她心情qg好,她倒想看看今时今日ri的栗棠还能把咖啡喝出什么名堂。

  她跟着栗棠下了楼,到了大厦一层的咖啡厅。

  两个人各自端着一杯拿铁时,栗棠冷艳一笑。

  “我们不如就开诚布公地聊聊天吧。”栗棠抿了口咖啡,抬眼对楚千淼笑着说。

  楚千淼耸耸肩,用肢体表达“你随意”。

  栗棠放下咖啡杯,把手交叉一握,放在交叠在一起的两腿上。姿态优雅,形体美好。她优雅一笑,说出和优雅没什么关系的话“你了解任炎吗他是个不婚主义者,我和他谈恋爱ài那会儿,我刚提到结婚,他就提出了分手。”

  她看着楚千淼,眼神一瞬不瞬“说实话,他能这么坚定地坚持不婚,我觉得他心里是有一个女孩的,或许他伤害过那女孩,也或许他被那女孩伤害过,所以,他变成了现在这样。而我想告诉你的是,他如果有这样曾经沧海的心结在,不管跟我还是跟你谈恋爱ài,都不会轻易结婚。这一点你能忍受吗”

  楚千淼知道栗棠正把眼睛变成显微镜,在观察自己的每一寸细微表情qg。如果她能从自己脸上观察到一丝的嫉妒或者猜疑,想必她一定会很快乐。

  但楚千淼想,真不好意思,要让她失望了。

  “栗经理怎么又突然跟我说起这些有的没的”楚千淼端着咖啡杯从容地笑,“你无端跟我说起这些,不觉得其实挺tg无稽的吗”

  栗棠也笑,笑得好像了然了什么事似的。

  “你也别遮着掩着了,”她看着楚千淼,笑容几乎有一丝诡异,“我知道你们在一起了。”

  她直勾勾地看着楚千淼。楚千淼从她眼神的笃定中,看到她确实是知道了自己跟任炎在一起的事情qg了。她不像是单纯地在诈她。

  意识到这一点,她反而一点也没有想象中被人戳破时的慌张。相反她倒有了一点另一只靴子也落了地的踏实感。

  “你如果这么敢猜,猜我们已经在一起了,那为什么不更大胆地猜一猜,他对我提过结婚、问我肯不肯答应他呢”

  她这话说得其实很有技巧,让外人听起来,不过是她在配合栗棠的瞎猜让她继续瞎猜。但从栗棠那里听起来,栗棠她却听得懂,任炎是主动提出过结婚请求的。

  栗棠的脸色变了变,几乎有些失态地问了声“你们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吗”但她马上收住她的微微失态,忽然一笑,“那他带你见他的家人了吗”

  楚千淼到这一刻,心蓦地一动。

  假如栗棠不提,她还真的没有意识到,任炎从来没在她面前提过家人的事,也没有提过要带她见家人的事。

  甚至,她忽然想,她连他真正的家都还没有去过。

  她和他的一切活动,都只是展开在那间公寓里。

  在意识到这些事情qg的一刻里,她说不清自己心里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有点翻天覆地的,有点莫可言说的。当她觉得自己和一个人已经无限亲密时,却又突然发现,其实她和那个人之间,还隔着一条长长的鸿沟。只是他把鸿沟掩盖起来了,平时不叫她看见。她现在掀开了那些遮挡,看到了鸿沟。她觉得有点难受。

  但她万万不能在栗棠面前把这点难受表现出来。

  她端着咖啡杯一笑,笑得比栗棠更优雅更从容“栗经理您猜得有点多,我和任总只是上下级同事关系,他总没必要带他每一位同事都去见见父母吧。”

  栗棠闻声却笑起来,笑容里有得逞的甚至是看好戏的意味“果然,他也没有带你见过父母。他从前也从来不提带我见见他的父母。跟这种有过去有秘密又不想结婚的人谈恋爱ài,你当心最后落得和我一样的下场”

  听到这里,楚千淼已经知道了,栗棠依然是在诈她。她想栗棠最近的内心一定也是充满了煎熬的,看她越来越风光,升了职加了薪项目做得好能力也得到大家的肯定如果再加上情qg场也如意,她岂不是要气死了栗棠。

  见不得她什么都好,栗棠只好来给她填点不痛快了。

  可惜她却不知道,任炎的父母已经不在了。

  那还是小稻谷的爸爸、她的干爸问出来的。那次谷爸爸谷妈妈来北京,大家凑巧挤在同一张餐桌吃饭,谷爸爸问了任炎家里还有什么人。任炎说,只剩下一个外婆。他还说他外婆的性xg格跟他差不多。

  当时谷爸爸谷妈妈以为她和任炎是一对,还悄悄替她担心来着,说老人的性xg格如果和任炎差不多,那应该也是挺tg冷的,很可能不太好相处,他们担心她日ri后得不着任炎外婆的待见。但后来他们又在担心纠结中教育她,说就算再难相处,那也是老人家,不容易,得多让着。46

  她那会儿并没有跟任炎在一起,当时她还觉得干爸干妈想得太多操coco心太多。可现下她心里翻腾起不为人知的波澜。

  和任炎恋爱ài一年多了,她甚至连知道他外婆是否难相处的机会都还没有。她也是心大,如果今天不是栗棠提起,她居然都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

  不过这是后续她和任炎私下里要面谈的问题,现在对于栗棠,她依然要用最无懈可击的面貌把对方的试探攻击反弹回去。

  她笑着对栗棠说“栗棠学姐想要见学长的父母,确实有点早了,恐怕还得再等个五十年。”

  栗棠闻声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她以为楚千淼在奚落她,说她不值得任炎的父母一见。

  楚千淼平静地告诉她“栗棠学姐不知道吗任炎学长的父母早就去世了。”

  栗棠的表情qg差点崩掉。

  楚千淼几乎有点同情qg她。

  所以她跟任炎到底是怎么谈的恋爱ài她连这件事都不知道。既然是这么一场隔心的恋爱ài,她又何必纠缠到现在都放不下徒劳地把自己一点点变得丑陋起来。

  楚千淼没忍住,对栗棠推心置腹说了一番话“栗棠学姐,恕我直言,你或许真的应该放下这段过去了。其实我能感觉到你现在不爱ài任炎,真爱ài他不是你这种表现,你会去争取他而不是来刺激我。但你现在,嫉妒我比挂怀他更多;所以我想,你的心其实已经不在他那,你只是在我这里觉得不甘心。”

  她看到栗棠的表情qg维持着冷淡高雅,但她的指尖却在抖。

  “栗棠学姐,你想过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吗你想过未来你想成为什么样吗”楚千淼一字一句地问她,“你究竟是不想我好过,还是想你自己好好过哪个更重要你想过吗”

  栗棠看着她,表情qg清冷。但楚千淼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迷乱。

  这问题,她自己恐怕从来也没有清醒地认真地去想过。

  楚千淼摇摇头,笑起来“想让我不好过的话,说实话这个有点难,因为我很努力,你打不倒我也击不垮我。所以你不如放下心结吧,好好过你自己的生活,好好为你自己的未来去生活。”

  楚千淼说完这番话,看到栗棠笑了。她笑得又嘲讽又愤怒。

  “楚总真是当上了领导了,现在训起人来都这么厉害了”

  楚千淼笑得从容“楚总不只训人厉害,但凡嘴巴上的机锋,楚总就没输过。”顿了顿,她喝光杯子里的咖啡,冲栗棠举举杯子,“所以栗棠学姐,以后别再请我喝咖啡了,喝一次给你自己添堵一次。”

  她起身shēn,潇洒地离开。第六感告诉她,栗棠正颓败、心酸、又不甘心地望着她。

  她其实很想告诉栗棠你再不努力,连我带的侯琳都超过你了。

  虽然和栗棠的一番交锋没有落到下风,但楚千淼一整个下午,情qg绪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影响。

  晚上任炎抽了个空,约她一起吃晚饭。

  她借着吃饭的时候,轻描淡写地告诉任炎,栗棠下午又找她喝咖啡了。

  任炎的眉毛一下锁在一起。

  “她又找你,打算干什么”

  楚千淼转头直视任炎,说“她在诈我们的关系,顺便想挑拨我们的感情qg。”

  她眼睛亮亮的,视线带着无所隐瞒的坦荡dàngdàng。任何有秘密的心底被这样的视线一扫,都会心虚。

  任炎看着楚千淼,问了声“她想怎么挑拨我们”

  他知道她的目光在牵引着他这样问。

  楚千淼看着他,笑一笑,说“她说你一定没有带我见过家人。”

  任炎默在那里。

  时间好像静止在他身shēn边,他的思绪也跟着静止空白了一片。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步。他一直希望能在她提出这个问题之前解决掉的这个问题的,可终究还是没来得及。

  等他回神时,他听到自己正在向她解释“我家人我父母已经去世了,我家里还有一个外婆。她不是很同意我谈朋友她现在身shēn体不太好。”他的思绪和解释都有些碎片化。

  楚千淼问一声“那,可以告诉我她反对你谈朋友原因吗”她还有半句话想问这和你的不婚有关系吗

  但她没问。问了好像她着急结婚一样。

  她思绪乱飞,想到白天栗棠跟她讲的话。栗棠说他能这么坚定地坚持不婚,他心里是有一个女孩的,或许他伤害过那女孩,又或许他被那女孩伤害过,所以,他变成现在这样。

  所以如果有那样一个女孩,她会是他外婆不许他谈朋友的原因所在吗那女孩是谁,在哪里,甚至,她是还活着的吧

  她不敢想下去了,越想心口越闷闷地发痛。

  任炎看了她半晌,他表情qg尽量维持着平静和淡定,眼神却泄露了太多心潮的起伏。最后他尽量让自己把话说得有底气些“千淼,你再给我一点时间。”

  楚千淼看了任炎好一会儿,轻轻点点头。

  “好。”她说。

  吃完晚饭任炎先把楚千淼送回了家。然后他开车飞快往家里赶。到家后,他立刻给住家保姆打电话,问外婆睡了吗。保姆告诉他“刚吃了药,马上就准备睡了。”

  任炎对保姆说“让外婆等一下,我过去看看她。”

  他放下电话,走出家门。一梯两户的单元里,他直接走到对门,按了指纹打开门锁。

  第二天是周末,中午任炎开车接上楚千淼一起去吃饭。

  他们吃的日ri料,选的包间。包间私密性xg好,灯光昏昏黄黄,让人看起来比食物还美味可口。

  于是饭刚吃到一半,任炎就拉着楚千淼吻起来。他把自己的冲动怪在她头上,说她吃东西的时候,舌尖总是探出来舔tiǎntiǎn着嘴唇,舔tiǎntiǎn得撩人。

  以往楚千淼会被他吻得大脑缺氧心跳加速。可今天她呼吸平缓,思路清晰。她甚至能分心听到包间外面时不时响起的叠沓脚步声到底属于几个人。

  后来她的心越分越远,嘴巴被他吻着,心里却在计算喵喵的口粮还够吃几天。终于他察觉到她的分心了,有些不甘心地加重这一吻,他用舌尖撩过她口中每一个角落。

  她的心跳变得快起来,呼吸也急促起来。

  她又被他撩出反应来了。她也有些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这么要丢盔弃甲。

  昨天她明明决定,在他说的给他一点时间的范围内,不再由着他纵情qg纵欲yu。当对方从她这里收到的信息和她从对方那里收到的信息不对等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个会计较的人。

  她在面红耳赤之前,把他轻轻推开,说了声“学长,我们吃饭吧。”

  任炎揉了揉她被吻得湿漉漉的嘴唇,声音喑哑地说了声“好。”

  吃完饭任炎问楚千淼想去哪里。楚千淼说“送我回家吧,小稻谷找我有点事情qg。”顿了顿她又补一句,“女孩子之间的事情qg。”

  其实没什么女孩子之间的事情qg,只是她想回家了,又不想他多问。

  他们乘电梯下到停车场。

  有个小孩子正站在任炎的车子前,朝他的大奔标志吐口水,吐得很恶心。

  楚千淼和任炎都皱起了眉。

  隔壁停车位上,两个大人,像是孩子的妈妈和姥姥或者奶nǎi奶nǎi,正在往后备箱里塞东西。

  楚千淼过去对小孩子说,让他走开些,他们要开车出去了。

  小孩子像没听见一样,继续吐口水,还抬脚踹车子。

  楚千淼让任炎先上车“学长,这种家长里短的事儿交给我吧,你参与显得你掉价儿。”

  她把任炎塞进车里,又转去小孩面前。小孩还在愤愤地朝车标吐口水。

  楚千淼走过去,弯下腰,和颜悦色地问小孩子“你为什么往这辆车上吐口水还踹它”

  小孩子仰着头回答得理直气壮“谁叫它比我家的车好”

  楚千淼点点头。这孩子有点熊,她还是找孩子家长的好。

  她招呼了一声那一老一少,请她们把小孩子抱走。她想着如果能听到大人嘴里说上一句对不起,也就不让她们把车标车头都清理一下了。

  结果那两位大人一过来就说“哎呀,他还是个孩子啊,你对他那么凶做什么”

  楚千淼又点点头。

  熊孩子都是熊家长惯出来的。

  她决定收回前面的决定,车标车头,她必须得让她们清理了。

  “我刚才看了下,我的车头被你儿子踹出了划痕。这车维修起来也蛮贵的。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把我车标上的口水、车头上的脚印擦干净,划痕就算了,我走保险不跟你计较;二是我到物业去调监控,我们把这件事交给法院来裁决,你需要对我付一笔维修费,另外诉讼费也将由你负责。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律师。哦还有,等赔偿判决下来了,我会给你儿子的幼儿园也寄一份。”

  小孩子的姥姥还要发熊,小孩子妈妈拽住了她“宝宝在幼儿园会被其他小朋友嘲笑的”她小声说。

  孩子妈妈最终妥协了,掏出面巾纸擦车标车头。

  小孩子在一旁赛脸似的又撅起嘴要接着吐口水。

  楚千淼弯下腰对他说“你这么噘嘴吐口水,撅着撅着就会变得比你幼儿园的小朋友们长得丑。”

  小孩把嘴一收,立刻不吐了。

  小孩妈妈擦完车头车标,纳闷地嘟囔了一声“也没有划痕啊”

  楚千淼没理她,上了车。

  任炎一边打着方向盘把车子开出停车位,一边忍不住嘴角一挑。

  “你对付熊孩子一直有一套tào。”

  楚千淼立刻转头看向他。

  他正在打着方向盘,盘绕在一圈一圈的出口往地面上开。

  楚千淼看着他的侧脸,一瞬里心口不知道是什么感觉。

  有点疑惑,有点发闷,有点隐隐一疼。

  她从过去到现在,只对付过两个熊孩子。一个是刚才那个,一个是大学时候。大学那次他也在的。

  可后来他明明说他不记得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解秘过去哈,不着急不着急,明天应该也是个大肥章大家留言别提车啊震啊啥的哈,创造和谐美好生活哈哈哈

  15字以上2分评论,无上限掉落红包我这就去发上一章哒

  谢谢仙女宝宝们用营养液喂我我一看,天呐,都十万多的营养液了,我一边打饱嗝一边开心就是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嗝

  还有一个事业的大副本,大概,月中完结

  简单给大家捋一下五年事业线主要列了大的项目,其他事业上的表现比如k业务技能啊、内核会表现啊这些就不单独列示了

  第一年瀚海家纺项目申报,开始做嘉乐远项目;在律所上班;

  第二年瀚海过会上市;嘉乐远申报;跳槽到力通;亿莱影业项目中止

  第三年力涯制造申报;考过保代;甜甜食品增发;

  第四年逐风汽配中止;帮贺逸辉核查一个项目;千淼自己承揽的项目;

  第五年正在写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他说不记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庶女攻略(锦心似玉)作者:吱吱 2星汉灿烂,幸甚至哉作者:关心则乱 3屠户家的小娘子作者:蓝艾草 4彼岸花作者:安妮宝贝 5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