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第37章 你想要怎样

  《服不服》第三十七章:你想要怎样(二修)

  法务部齐明亨很快把合同又重新整理了一遍,  把底稿和整理后的清单发给了楚千淼。

  楚千淼仔细翻看了一下,  发现相比原来的合同底稿,的确还是有缺漏甚至不合规的部分存在的。接下来她得叫齐明亨配合自己,  尽快把这些缺漏和不合规的问题解决掉。她暗暗有点庆幸自己那天没有被季厦的坏态度所击退,庆幸自己能理智地坚持要重新过一遍工程部的合同。

  不然的话,  这些未发现的问题,等到申报上会时,说不准都会成为绊住企业上市的雷。

  想到那天季厦的那脸怀态度和不配合,  楚千淼其实有点好奇铁血娘子般的董兰是怎么驯服季厦的。之前安鲁达说过,  因为人力部负责人招进了没本事还爱推锅的隋欢,董兰在人力负责人身上展开了一顿非常彻底的狠批和痛斥,  丝毫情面都没留。

  所以她想那天董兰是不是也把季厦叫去办公室里,丝毫情面都不留地也狠批痛斥了他一顿。要是那样的话,  楚千淼心里还偷偷的有点解气的感觉。

  但安鲁达又来尽调办公室串门的时候,  他嘴碎的闲谈把她心里这点解气的感觉给抹杀掉了——季厦并没有遭到董兰的狠批和痛斥。

  楚千淼觉得安鲁达这个人什么都好,干活麻利,  为人热心,脾气温和。就一点值得商榷——他真是太爱到尽调办公室来和秦谦宇他们讲与董兰脾气相关的那些事情了。

  楚千淼想,  也许相比于嘉乐远内部人员,他们这些中介机构方反而是个更安全的第三方树洞对象吧。

  安鲁达来尽调办公室串门时,说,  那天下午他敲门去给董兰送材料申请签字,  本来很忐忑的,  怕被董兰问到什么答不利索的问题——他说他们这些人,  不管三十多四十多还是五十多的,见了董兰都跟小学生见到班主任似的,怕被她提问,更怕回答不上她的提问而挨说。

  他忐忑地敲了门。可等他得到“进来”的批准进屋后,他却看到季厦正坐在董兰办的公室里。

  “我很久没看到董事长有那么好的心情了,她跟季总两个人很放松地一人坐在一个沙发上,面对面地边笑边聊着过去一起打江山的事情,聊得彼此脸上都是既感怀过去又珍惜今天。我借着那功夫董事长心情好,很顺利地就把文件给签了。”

  安鲁达一边用纸巾擦着鼻尖上洇出的细汗一边说。

  “我是运气挺好的,赶上董事长心情好了,轻轻松松就拿到了她的签字。但人力的主管老刘可就没我这好运气了。等后来董事长一个人的时候,老刘也去找董事长谈事儿,他就问了董事长一句‘今年还给设计一部负责人骆峰加薪吗’就被董事长又给训个够呛。哎,可怜的老刘,当晚拉着我喝了好几盅苦溜溜的小白酒。”

  秦谦宇疑惑地问安鲁达:“刘总这问话,没什么大逆不道的地方啊,有什么可训的?”

  楚千淼安安静静地盯着自己的电脑屏幕,一副认真办公的样子,眼皮抬都不抬。

  她对面的任炎像她的镜像反射般,一样的头不抬眼不睁,仿佛对安鲁达和秦谦宇的交谈漠不关心。

  但楚千淼不是真的漠不关心,她还是竖着耳朵在听的。

  安鲁达神神道道地看了眼门口,好像董兰能感知到他在讲她的小话会赶过来活捉他似的。然后他转头回来对秦谦宇说:“董事长训老刘没长脑子,说当年和骆峰签的劳务合同里白纸黑字印着每年都要加薪一定比例,那今年当然也是加了,还用你特意来问我一次?你看你成天稀里糊涂的,要不是看多年交情的份上,早让你腾位置回家去了!”

  安鲁达把董兰的语气学得惟妙惟肖,楚千淼听得暗暗咂舌。她悄悄回想了一下,记得安鲁达之前说过,人力部的负责人刘总也是当年和董兰一起打江山过来的。她不由想替刘总抱个无声的不平,同样是打江山过来的人,董兰对他和对季厦的态度还真是挺差别对待的。

  安鲁达树洞完毕,准备回办公室。临走前他好像回过什么味儿来了似的,冲着楚千淼说:“哎?楚律师今天居然没和我聊天!我说怎么感觉跟缺点什么似的,这么不热闹呢!”

  楚千淼转头,对他礼貌得体公式化地一笑:“不好意思安总,等下班以后我陪您聊天!”

  安鲁达说了声得嘞你忙着。他没能从楚千淼的话里听出别的话。

  但任炎能。他轻轻撩了下眼皮,看向楚千淼。

  她正一副恬淡认真的样子写文件,她眼睛目不斜视地盯着电脑,手指噼里啪啦地敲打键盘。

  他知道她刚才的潜台词其实是:不好意思安总,上班时间,我不能和男人插科打诨,得挨说的。

  他喉头憋了口气出不来。

  她果然是记恨他了。

  被她客气得不行的那天晚上,他回到家以后,又觉得二百平的房子在变小在夹人了,夹得他胸口憋闷不已。后来他给自己倒了点威士忌,站在窗口喝下去,让酒精帮他疏通了他淤堵的情绪和思路。

  他想这也许是个机会,可以趁此拉开和她越搅越近的距离和越近越乱的感觉。

  临睡前他觉得自己给自己找到了出路。

  可结果到了白天,他还是鬼使神差地开车到了嘉乐远这边来。这种决心  决心无效的反复,一连几天都是。

  每当他看到对面那女孩对他客气得恨不得说话时一边露出八颗牙齿一边不断鞠躬,像个空姐似的,他就觉得无论看什么干什么,都别扭。

  他几次都想对她说:你好好的行吗?别这么阴阳怪气的。

  但都及时刹住了口。

  他有什么立场说她呢。其实是他看到她跟周奇怪打电话打得没完没了,莫名其妙发作了一通脾气,才把她惹到的。

  她现在就是把他客气死,他也得受着。

  秦谦宇是最先受不了这几天楚千淼的变化的。

  他发现楚千淼嘴也不贫了,彩虹屁也不拍了,和他们说话也都能多短就多短了。

  尤其她和任炎说话时,他都快替他们憋死了。

  任炎说:楚律师,工程部那些合同,错漏的地方整理得怎么样了。

  她就礼貌极了,带着微笑,客气死人地说:已经整理好了  。

  任炎说:那你发给我了吗?

  秦谦宇听到这时很想说,领导你语气不对,你重说行吗?没话找话聊不是把话说成找茬啊……

  但楚千淼没和他一般见识,她敲敲打打着键盘,然后微笑说:任总,您要的材料已经整理好发送到您邮箱了,请您查收。如果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还请您多多指正。

  任炎又说:我没收到邮件,你确定已经发了吗?

  楚千淼就微笑得更礼貌更客气地说:又给您发了一遍,请您查收。

  但任炎再一次说:没收到。

  而在他说没收到之前,他没有静音的电脑明明发出了清脆的收到新邮件的提示音。

  秦谦宇在旁边都替任炎着急死了。他以为那种提示音,楚千淼傻她听不出来吗?!

  他真的很想跟任炎说:领导,想和女孩子主动说话主动解决矛盾不是这么干的,你这真是在找茬啊!!!

  楚千淼的笑容不变,在电脑上操作了一会儿。

  办公室里响起了一连串收到邮件的提示音。

  楚千淼这时微笑着告诉任炎:任总,已经又给您发了十遍邮件,请您查收。

  秦谦宇当时想,任炎如果再红口白牙地说没收到,他可就要站起来冲过去给他修电脑了!

  好在这回任炎终于说了句:嗯。收到了。

  秦谦宇松口气。他真的快被这俩人尴尬死了。

  和另外三个战友们对了下眼神,秦谦宇在他们眼中同样看到了尴尬和想起身为任炎修电脑的冲动。

  等任炎出了尽调办公室去找董兰确定事情的时候,秦谦宇终于逮着了机会,腾地起身往楚千淼的办公桌前一站,说:“千淼,你跟我聊一聊!!!”

  楚千淼肩膀一垮,往椅子上一靠:“啥事,秦哥?你说!”

  她所有伪装都暂时下线了。秦谦宇差点热泪盈眶哭出来。

  这样做自己多好!多好!非要做一个客气死别人的人,他在旁边都要被她给客气死了!

  “千淼,”秦谦宇换上一副推心置腹的真诚语气,“我知道,那天任总他说你说得有点过,有点不分青红皂白,你确实有点冤枉,但你别这么假兮兮客气巴拉的成不成?冤有头债有主的,你单独刺激任总不行吗,我们四个被你误伤得快闹心死了,你能不能把以前的你还给我们?”

  楚千淼靠着椅背,侧抬头看着秦谦宇:“你让我再过两天瘾呗!”

  秦谦宇一拍她桌子:“不行,你是过瘾了,你那假兮兮的客气劲儿让我们想挠桌子!”他顿一顿,说,“千淼啊,其实……我知道我们领导训完你他是后悔的,要不然这几天他也没必要天天往这跑,其实我们公司这两天有事儿,他应该留那边开会的。再有他天天地找机会和你说话——虽然话找得有点不得法门听起来像找茬吧,但毕竟他也没有什么哄人的经验,但这些其实都在说明,他确实是后悔那天训了你的!”

  楚千淼靠在椅背上,嘴一咧,笑得像块滚刀肉:“秦哥,你让我再过几天瘾,我就看看我想气谁的话能把人气哭不!”

  最好她也能给他气哭,那她才彻底解气呢。

  秦谦宇一脸想明天请病假不来上班的表情,回了自己座位。

  事实证明,楚千淼想气谁的时候,确实能把他气得内伤。

  在接连几天的客气冷暴力后,任炎终于沉不住气了。

  他把楚千淼堵在茶水间里,说:“聊两句吧。”

  楚千淼用露出八颗牙齿的客气微笑回答:“好的,任总。”

  任炎问她:“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做作地客气下去了?”

  “好的,任总。”她这么回答时,客气得简直比刚才更做作。

  任炎转头看向一边。他一手插在腰上,一手抬起捏了下额头。

  他发了一个气声的笑。嗤的一声。

  然后他放下捏额头的手,转回头,挑着嘴角笑着,有一点生了气的邪坏的样子。

  “楚千淼,不如你说说看吧,怎么样你能恢复得正常一点。”

  楚千淼抱着杯子微笑着给他行个礼:“任总言重了!”然后她朝他背后一指,“任总,安鲁达安总来找您了!”趁他侧转身回头看,她从他身侧的缝隙里敏捷地钻了出去。

  任炎只觉得鼻前留下一片馨香。

  然后她就溜了。而他身后,连个鬼的影子都没有。

  他捏捏额角,觉得更生气了。

  小骗子!

  楚千淼从茶水间脱困后,坐回到办公桌前时,回想了一下刚刚任炎的问题。

  怎么样你能恢复正常一点?

  这答案有那么难吗?你就向我道个歉啊,说你不分青红皂白地训我是不对的。

  这有那么难吗??

  置气归置气,但重要的事来了,楚千淼明白该办事还是要齐心协力地去办的。

  之前申报了上市材料、处于排队状态的瀚海家纺,排队状态终于向前更近一步,从“已受理”变成了“已反馈”。反馈之后是预披露,然后是初审会、发审会。等发审会审核通过、拿到发行批文,瀚海家纺的IPO就真正地大功告成了。

  这段时间,任炎带着大家从嘉乐远的项目上暂时分出大半的精力去忙瀚海家纺反馈的事情。反馈会之后,瀚海家纺很快收到了反馈意见,任炎立刻组织企业的人和各个中介机构按照反馈意见的要求对问题进行讨论准备回复。

  反馈意见里需要回答说明的问题很多,每一条问题都需要经过认真的讨论后字斟句酌地去回复。这段时间楚千淼忙瀚海家纺的事忙得差点都忘了要客气了。

  楚千淼发现事情越忙,麻烦还就越爱往一起凑。

  她这边忙着处理反馈意见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偏偏谷妙语又遇到了个超级大麻烦。

  谷妙语一夜之间,被网络暴力得连妈都叫不出。

  楚千淼觉得谷妙语真的是活人上演教科书般的躺枪。

  事情的起因是,谷妙语曾经接待过一对小夫妻的客户,她给小夫妻客户谈装修报价的时候,顺便把装修材料的清单也都列了。小夫妻对她的服务很认可很感动,然后拒绝了她去选了和涂晓蓉签了合同。

  ——涂晓蓉自从被谷妙语拉下业绩第一的神坛以后,简直丧心病狂,不管什么单子都要抢,她靠着胡说八道和乱许愿,硬是把小夫妻客户抢走了。

  这些倒也没什么,谷妙语是懒得和她计较的。只是后来涂晓蓉给小夫妻装好了房子之后,小夫妻带着他们的女儿月月搬进去,只一个多月月月就被查出了白血病。确诊没多久,月月就去世了。

  小夫妻万万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说一定是装修材料饱含甲醛才夺走了他们宝贝女儿的命。

  小夫妻跑到谷妙语的公司去维(要)权(钱),小夫妻里的丈夫还特意录下了妻子哭得撕心裂肺伤心欲绝的样子,以及涂晓蓉(差点被他妻子扯着脖领子勒死于是)动手推了她妻子的样子。涂晓蓉本着我可不能一个人倒霉的理念毫不犹豫把谷妙语拖进了纠纷中,她一口咬定,她是按照谷妙语提供的材料清单装修的,要是有问题那也是谷妙语的问题。丈夫于是把谷妙语也录进了视频里。

  视频被发到网上,一夜之间发酵得天翻地覆。谷妙语和涂晓蓉都喜提了“杀人凶手”的称号。

  楚千淼想,但凡有点理智的人仔细想想都能知道谷妙语是无辜的,但网络暴力中,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的键盘侠们,他们是不需要理智的。他们只要有“正义”就可以了。正义让他们同情去世的孩子,同情哭得歇斯底里的妈妈,正义也让他们挺直了腰板辱骂谷妙语,天经地义地向她喊打喊杀。

  键盘侠们神通广大,除了“正义”之外,他们还精通“人肉”。他们很快人肉出楚千淼和谷妙语租住的房子地址,然后不停有快递寄到家里来,不是刀片就是花圈。

  楚千淼第一次切身地感受到网络暴力的可怕。

  很快网络暴力就从快递刀片和花圈的正义10升级到了正义20——开始有人放话,让谷妙语小心点,出门时注意点车和人,他们这些正义使者不一定什么时候就要赶到她身边来,替天行道。

  楚千淼和谷妙语想,既然如此,那她们不出门好了。不出门总可以保住命的吧。

  但正义的键盘侠们不允许她们这样自闭。他们马上又人肉出了把房子租给她们住的房东的电话,还正义地告诫房东说:假如不把住在她房子里的人渣赶走,那她就是在助纣为虐,那他们可就要行使正义替天行道了!比如往房东家里也寄点什么,也关照房东出门时要小心之类的,还有没事可以泼泼粪帮房东光耀一下家里门楣。

  房东怕了,虽然过意不去,但还是铁下了心,连夜把楚千淼和谷妙语请走了。

  于是大半夜里,楚千淼和谷妙语以及她们的一堆行李,被一起从房子里清空出来,流落在大街上。

  楚千淼从来没觉得这个都市的夜晚这样叫人心凉过。

  她担心谷妙语已经快给网络暴力逼得抑郁了,所以她不能让谷妙语操心,她得赶紧想个办法安置她们两个人。

  大半夜找房子是不成了,那就得住酒店。可住酒店她们还有这么多行李。或者她可以先把行李拉去律所,堆在张腾办公室里,等尽快找好房子再拉走。那么接下来,她要先找个面包车拉行李,安置好行李后再带着谷妙语去住宾馆。

  她把一切想明白之后开始用手机上网查拉货小面包的电话。

  她一手翻手机,一手揽住谷妙语,给她身体的和精神的依靠。

  忽然58同城的页面被一个号码的来电给切换掉了。

  谷妙语侧头,看到楚千淼眼睛盯着来电显示,脸上浮起一种很复杂的表情。她处在风口浪尖上,脑子早就木了,一时品不出楚千淼表情里的复杂到底是什么。像是有点高兴?也像是有点委屈。

  总之她把电话接起来了。

  电话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她抿紧了嘴唇。

  然后她松开她,躲到一边去讲电话。

  路灯的光投在她脸上,投出了她一种崭新的表情。好像一位公主困在冰山雪地濒临死亡时,她的王子从天而降地来救她了。

  挂断电话后,楚千淼走回到谷妙语身边,对她说:“小稻谷,我们有地方去了!”她笑起来,总算松口气的样子,  “任炎从网上看到了这件事,他说他马上开车过来接我们,让我们暂时先住在他的一个空房子里。”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一生一世作者:墨宝非宝 2婆婆的镯子很值钱作者:陈果 3美人逆鳞作者:莲沐初光 4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5至此终年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