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126章 是我嫂子吗

第126章 是我嫂子吗

  办公室里只剩下任炎和楚千淼。

  楚千淼坐在任炎办公桌的对面。他坐在他的皮椅里。

  三年来他们无数次这样面对面地坐。可这一次, 也许是最后一次。

  任炎先对她笑了。

  然后他正色起来,叫她的名字“千淼,”他说, “听好我接下来要说的话。”

  楚千淼应着他这声召唤,和他这句话, 把本就挺直的脊背不自觉地拔得更直了些。

  屋子里只有两个人, 填塞在空气中的气氛, 却莫名变得有些悲壮。

  “虽然现在我们分手了,但我想告诉你的是,从我跟你在一起那天起,我已经决定未来你留下, 我走。”他忽然摇摇头, 挑起一边嘴角笑一下, 说,“不对, 是从让你考试必须过的那天起,我已经决定好,未来你留下,我走。”

  楚千淼愣在那。

  她不知道自己正张圆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任炎, 她眼睛里的怔愣和意外叫他心头发酸。

  “是的, 从那一天起,我一直做的事就是在给你铺路,我希望有朝一日当我离开时,由你来接替我的位子, 做项目一部的负责人。现在这个愿景终于可以达成了,我走之后,你会由业务董事升为董事总经理d,成为一部的负责人。”

  楚千淼的眼睛张得更大了,里面隐隐浮起一层雾气。

  “可我资历还不如秦哥。”她说。

  任炎看着她的眼睛,说“但你能力比他强。你能力比部门里任何一个人都强。”

  他看着她,微笑。

  她从来也没有从他脸上看到过这么多两个嘴角同时挑起的笑容。

  “升你做d,是因为你有心计,你是另一个我,我走了,只有你能保全部门。你得护住大家。谦宇不行,他缺少你的魄力和决断,大事来临时,他会手忙脚乱。”

  他从她眼中看到疑惑。

  他替她解惑“升你做部门负责人,的确有一定难度,你太年轻,又是女性,所以从我决定我离开、你留下那天起,我在等待和制造契机,让所有今天能帮到你的人都提前看到你的能力,好在眼下这个时候,在我离开时,他们都能够举荐你,让你顺利升任部门负责人。”

  楚千淼怔在那。她眼睛里蓄着一层薄雾,让她对面的任炎变得有一些模糊。

  她心里的世界却前所未有的清明起来。

  契机,他从前就在说的契机。原来是这样。

  他先让她有机会到北京投行部总负责人吴劲面前,通过和夏风永比试业务,让吴劲看到和认可她的能力;82

  他为她争取项目二部负责人李思的定增项目,让她在李思面前展示能力,得到李思的认可和赞许;

  他把她带进内核小组,一起参加内核会,让所有内核小组成员看到她的能力;113

  他把她送进项目四部负责人贺逸辉的项目上,让她去瞧问题,他对她说,就算找不出什么大毛病,也务必找出点小问题,总之不能空手而回;她找出了大问题。他让她有机会在贺逸辉面前施展出能力,得到了贺逸辉的嘉许和认可;117

  后面更甚至,一向淡泊名利清心寡欲的他,忽然参与起总部的人事变动来。她怎么没想到呢,以他的性格忽然这么做多么奇怪。所以他是在为她铺路啊。

  他联合总部的三把手宁总把能够阻挡她的叶浩荣拔掉,等宁总升了职,此后就成了她的靠山。

  他默默地把所有障碍都替她清除掉了,把所有关系都为她铺好了,把所有事情都给她做到份了。

  他不声不响,为她做了这么多、这么多。

  他该死的不声不响,该死的默默做什么都不说

  她隔着变厚的雾气,看变得影影绰绰的他。

  他应该是又笑了一下吧,有点遗憾地,也有点大势已去地。

  她听到他说“本来想帮你解决掉阚轻舟再走的,但来不及了。”顿了顿他说,“但不要紧,你对付得了他的。”

  她听到他又说“别哭,千淼别哭,现在也挺好的,你看,所有能举荐你的人、保你的人,都认可了你的能力,在这之后力涯的雷才爆出来,已经很好了。千淼你别哭,你哭我就没办法思考了。你听我说,”她心想她才没哭;他听到他声音哑下去说,“我走之后,你坐到我这个位置来,帮我守护好我们的部门,守护好外面的人”

  他在她眼前完全模糊了。

  雾气变得那么厚,那么重,挡在她眼前,滚滚流动。

  她最后听到他又说一遍“千淼,别哭。”

  她开口时听到了自己的鼻音。她听到自己问他你之后打算去哪里,现在会有其他券商愿意接收你吗

  隔着厚重的水雾,她看不清他。但她听到他的声音又像她在瀚海家纺重遇到他时那样了。

  无欲无求的,隐忍克己的。他又做回了他从前的都市里的苦行僧。

  “不用担心我,”他声音淡淡地,“记得你跟杜啸峰说过的话吗你告诉他,这世上没什么坎过不去,万一实在过不去,那就干脆绕个道,别生迈,省着卡住。”120

  她在视线模糊中听到他说“我会绕个路的,不会让自己卡着。”

  她抬手去抹了把眼睛。满手的湿。

  原来她真的哭了。

  她想她为什么会哭呢和他吼出分手的时候她都没当着他的面哭,看他就这么要走了她居然受不了了。

  是骨子里不想他以这种方式谢幕吧除去感情,在工作上他是她的老师,她的庇护者,她的领路人。

  她想他在事业上能永远高高大大堂堂正正,永远也不被什么人给打倒。

  任炎走了。

  没有和部门里的其他人再做告别,他悄无声息地收拾了东西走了。

  部门里的人全憋着一泡泪无处发泄。

  经过北京投行部负责人吴劲的举荐,也经过项目二部、项目四部负责人的联名推荐,以及项目一部所有成员的支持,由楚千淼接替了任炎的位子,升任了项目一部的负责人。

  唯一反对的人是项目二部的阚轻舟,他认为楚千淼年纪轻、资历浅并且还是个女人,并不适合堪当部门负责人的大任。他还想趁此机会挑起项目一部的内讧,当着吴劲的面指名道姓地点出秦谦宇“小秦,秦谦宇,你比楚千淼过保代过得早,比楚千淼在力通时间长,又是男的,轮也是轮到你来当部分负责人啊对吧小秦你说你跟你们领导这么多年,他临走做这么个决定,把肥差给了个女人,不就是长得漂亮点吗你说他多伤你心”

  秦谦宇立刻怼了阚轻舟“阚总你没必要挑拨离间,我们项目一部的事,我们部门的人自己会处理”

  同时他义正辞严地向吴劲表态“吴总,任总在离开前征询过我的意见的,是我主动提让楚千淼接任他的位子。她比我更适合做负责人,虽然她是女人,又年轻,但她比我聪明、有魄力、业务能力也比我强。吴总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年轻漂亮女人不能升职当官吗只要有能力,女人男人谁都可以是领导,我们不能因为固有的职场性别歧视就觉得楚千淼当负责人不合适。我们部门所有人一致认为,她最合适”

  最终,升任楚千淼为项目一部负责人的决定,由总部董事长和二把手宁总一起拍板批示。

  楚千淼从原来的办公室搬进了任炎曾经用过的办公室。

  她坐在曾经盛着任炎的皮椅里,环视着这间办公室。气派,庄严,熟悉又陌生。

  她变成了董事总经理,拥有了独立办公室。在二十八岁这一年,在和他一起工作的第五年,她到了他的位置。

  她从皮椅里起身,绕过办公桌前,又到皮椅对面的椅子里坐下。她看着空空的皮椅。以前她总坐在这,向对面的他汇报工作。

  以后这间屋子里再也没有他了。

  她霍地起身,走到窗口去。

  窗外是北京春末夏初的天空,不怎么蓝,乌突突的,一种沉闷忧郁的颜色。

  好像她此刻心情的颜色。

  她仰头看着窗外的天。她想她会好好守护好这个部门的,一定。

  楚千淼变成部门负责人的三天后,三个消息接踵而至。

  秦谦宇到她的办公室来,表情凝重,声音痛惜,对她说“千淼,任总他注销保代资格了。”

  楚千淼觉得像有道闷雷响在耳朵里。

  他是想从此彻底离开投行了吗再也不做这些上市重组并购增发的项目了吗

  所以这就是他说的绕路,不卡着

  她问秦谦宇“任总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这回换秦谦宇看着她一愣“你和任总,你们之间怎么了大家都知道的事,你居然不知道”

  楚千淼又愣了愣。

  她的心微微一疼。

  想不到有一天,他的消息全世界人都知道,而她需要去从全世界人那里去知道。

  秦谦宇随后告诉她第二个消息。

  “任总被周瀚海高薪聘去瀚海家纺做了副总,专门帮周瀚海周总打理资本方面的事务。”

  听到这个消息,楚千淼心里还是欣慰了些的。这个路绕得有一点好。

  周瀚海是个有担当有原则也讲义气的男人,任炎到他那里,应该会受到足够的礼遇和尊重。或许他待在企业要比待在投行强。他为项目、为部门手下扛了那么多年压力和风险,他也是时候卸下这些担子,换种工作释放一下了。

  “第三个消息,”秦谦宇说,“记得崔西杰吧他从我们部门离开之后,一直也没能注册上保代,后来干脆不干投行去做了投资。去年年底他进了鹰吉资本,前两天他被鹰吉资本开掉了。知道为什么吗”

  楚千淼心里已经隐隐知道了答案“为什么”

  “是他从鹰吉资本内部找到了力涯上市后依然存在代持和对赌协议的证据。他对任总让他辞职怀恨在心,是他举报了任总。但这事儿,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毕竟对赌协议的签约双方是力涯和鹰吉资本,鹰吉资本也跟着受了牵连,上层因此震怒,直接把他开了。”

  楚千淼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握成了拳。

  秦谦宇告诉她“别激动,我和外面的哥几个已经替任总出气了。”

  楚千淼挑眉。

  秦谦宇“我们几个挑了个监控拍不到的适当时机,套他麻袋狠揍了他一顿。”

  楚千淼想拍手叫好。

  “怎么没叫我一起”踢打贱人,人人有责。

  “太血腥了,你还是美美的当我们的负责人就好。”秦谦宇说。

  “但有件事很奇怪,”秦谦宇微皱起眉,“我们修理崔西杰的时候,他说他挨打也不后悔举报任总,但他这回也是着了别人的道了,本来我想再问问这话什么意思,但那时候有人来了,我们就撤了。后来我怎么也想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千淼,你脑子灵光,你能想明白吗是有其他人也要害咱们任总吗”

  楚千淼让秦谦宇先回去吧,她好好想想。

  秦谦宇出门的时候她就想明白了。

  那个让崔西杰着了道的人,应该是谭深。

  他是当初负责解决对赌协议的直接负责人。如果私下里还有份对赌协议继续存在,那他一定是最直接的经手人。他和钱四季经常打交道,不难从钱四季那里套出私下还存在股份代持的事,也许钱四季跟他喝多时吹牛说漏了嘴我们力涯在当地,那可是很有门路的,我们在政府里有人给开绿灯。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帮力涯吗因为我答应给他股份。

  这样谭深手里就握有了力涯两项违规证据。

  他和任炎爆发了一场争吵和打斗。他对任炎怀恨在心。他找机会想报复任炎。但他不能自己把对赌协议举报上去,那样被鹰吉资本惩罚的人就是他了。

  s:书友们我是作者红九,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zhaoshhenqi长按三秒复制搜索,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恰巧他在公司里看到了崔西杰,他们以前在力涯项目上见过面。

  他知道崔西杰也恨任炎恨得要死,要不是任炎,崔西杰现在已经是风光保代了。

  于是他故意把力涯私下存在代持和存在对赌协议的证据留有线索,让崔西杰发现。

  他再适时鼓动催化崔西杰对任炎的仇恨情绪,最终导致崔西杰去做了举报人。

  任炎由此灰败地离开力通,甚至从此离开了投行。崔西杰也被鹰吉资本辞退。

  只有他谭深,全身而退,又大仇得报,从头到尾不沾一丝腥。原来他城府这么深,心思这么狠。

  后来楚千淼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午饭后她从座机上接到一通电话。居然是谭深打来的。她想起来她在手机上把他拉黑了。于是他干脆把电话打到前台,再转进她的办公室来。

  谭深在电话里的声音有点阴有点冷,他说她和任炎都是叛徒。他还说你是我唯一一个曾经想要放弃报复任炎一生的人,但你们背着我好在一起,你们背叛我。背叛就要受到惩罚。

  内容由  乐文书屋手打更新

  楚千淼当即挂断电话。然后她立即吩咐前台以后这个人再找我,不要转进来,永远说我不在。

  放下电话后她想,任炎有句话确实是对的,她从前认识的谭深,的确不是真正的谭深。

  第二天,楚千淼正要带着项目组最后过一遍申报文件,秦谦宇急匆匆跑来,一下撞开她办公室的门。

  “千淼”秦谦宇的表情是惊恐与诧异并存,“阚轻舟带着证据到吴总那举报你,说你在任总任职期间,和他是地下情侣关系,他向你输送职务便利,他要吴总去总部解除你部门负责人的职务”

  顿了顿,秦谦宇激动得脸都涨红了,问“所以你真是我嫂子吗

无忧书城 > 言情小说 >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 > 第126章 是我嫂子吗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古董杂货店1作者:匪我思存 2山楂树之恋 3你和我的倾城时光作者:丁墨 4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5永安调作者:墨宝非宝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