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00、第 100 章

  当天,  任炎的办公室变得非常热闹。

  在楚千淼从任炎的办公室出去后,午休过后一上班,李思就进了任炎的办公室。

  李思进去不一会儿,  阚轻舟带着夏风永也进去了。

  秦谦宇和楚千淼对视一眼,秦谦宇小声说“豁,  领导屋里这回够热闹的”

  他话音落下没一分钟,  就真有“热闹”从任炎的办公室里传出来当时阚轻舟正在里面大声嚷嚷,  他声音很大,虽然任炎的办公室关着门,但玻璃门兜不住那些声波,楚千淼和秦谦宇都听清了阚轻舟在嚷嚷些什么。

  “李思,  这项目我可早就跟你打过招呼了你现在跟我说任炎跟你打招呼比我早,  这明显就是看我好蒙是吧”

  中间有个短暂的声波停歇。楚千淼想应该是李思在解释着什么,  他声音没那么大,传不过来,  所以外面听到的是个短暂停歇。

  然后又是阚轻舟的嚷嚷声“这项目必须由我们部门夏风永签字他比楚千淼考试先过,论资排辈也应该是他比楚千淼优先,凭什么让楚千淼她横插一杠子”

  楚千淼心里咚地一跳。这番“热闹”的根源原来是夏风永和她,由谁在那个定增项目上签字。

  办公室里又是个短暂停歇。楚千淼隐隐约约听到李思的声音。看来他也有点动了情绪、提高了一些调门。

  接着是阚轻舟继续嚷嚷“哦,  李思,  你说你的准保在任炎项目上签字了,所以这回你才让楚千淼在你项目上签字,算还任炎一个人情,那这么说,  你俩这是利益交换咯”

  楚千淼和秦谦宇对视一眼

  他屁话说得可真难听。

  可不

  他们身后工位的刘立峰已经炸了“阚轻舟嘴巴沤粪池子里了怎么这么臭”

  办公室里的李思也炸了“老阚你会不会说话这叫公平的资源互换,你少往我头上扣利益交换的屎盆子就按你这么说话,你还想让夏风永到我项目上签字,你可真敢想”

  阚轻舟的嚷嚷声一句大过一句“李思我说你也少跟我来这套既然这样咱们今天就把话说开了,你这项目不也是总部领导交给做你的吗我让夏风永到这个项目上签字,那也是跟总部领导打过招呼他批准了的上面领导都批了凭什么还让她楚千淼来横插一杠子”

  李思生气的的声音清晰地传出来“你少拿总部领导压人,你为我的部门有帮忙做过什么事吗一点都没有过可到了能占便宜的时候你倒拉得下脸过来我这理直气壮地揩油,阚轻舟我觉得你这人可真有意思”

  顿了顿,是李思被气笑的声音“再说,就他,夏风永,他考试能过那是撞大运了,他的业务能力到底什么样我心里有数,还真比不过楚千淼”

  夏风永的声音传了出来,他大声且不高兴地说“李总,你要这么说话就有点不地道了”

  “你闭上嘴巴”这回是任炎的声音,“出去现在这里每个人都是你上级,没你说话的份”

  下一秒,任炎办公室的门口发出响声。

  楚千淼回头看,是夏风永从里面推门,气咻咻地走出来。

  不过他刚走出来就又走回到门口,站在那,一转身,朝着她的方向一指,动作声音都很挑衅“楚千淼你进来,来,咱们大家当面锣对面鼓地说清楚,讨论讨论你凭什么能跑我前面签字,是因为你年轻漂亮身材好会哄领导吗”

  他这话说得已经下了道。

  不等楚千淼站起来去抽他,她旁边工位的秦谦宇和身后工位的刘立峰双双第一时间站了起来,往夏风永那边冲。

  “你嘴巴放干净点”秦谦宇指着夏风永一边向他走过去一边很凶地说。

  “你说什么呢你有本事再说一次”刘立峰比秦谦宇更凶。

  孙伊他们也都在工位上站了起来,随时做好支援前线的第二梯队。

  楚千淼心里一暖。这个小集体团结得让她感动过。

  不过没等秦谦宇和刘立峰冲到地方,从门口伸出一只手,一把薅在夏风永的衣服领口上。夏风永被勒得一仰脖。

  楚千淼看到是那只手臂的主人是任炎。

  他拎着夏风永,先转头对已经赶到门口的秦谦宇和刘立峰说“你们先回去,有事我叫你们。”

  秦谦宇和刘立峰退了回来。

  然后任炎拎着夏风永,面色森冷,对他放话“夏风永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在我的办公室门口,对我手底下的人嘴巴不干净,嗯你这是在跟谁嚣张呢,嗯”他那两个“嗯”,嗯得人头皮都发麻。

  阚轻舟冲过来,嚷嚷“任炎你把我的人松开你少以上欺下”

  任炎转头看他,拎着夏风永转了半圈,把夏夏风永丢向阚轻舟。

  “你还是先管好你的人,别这么不懂规矩,动不动就以下犯上。”

  夏风永撞在阚轻舟身上,一边咳嗽一边揉脖子。

  阚轻舟脸都气青了,指着任炎时,手指尖都在颤“好、好你等着,我这就给总部领导打电话,咱们走着瞧看这项目最后到底谁能签字”

  阚轻舟带着夏风永走了,路过楚千淼工位时,夏风永狠狠剜了她一眼。

  楚千淼立刻瞪了回去。秦谦宇刘立峰站到她旁边,指着夏风永“你再瞪一下试试”

  孙伊他们也都站起来,十足地给她撑腰的架势。

  夏风永跟在阚轻舟身后走了,没敢再多发狠。

  楚千淼心里再一次被暖流冲刷。

  这场“热闹”告一段落。楚千淼在工位前坐下。

  她想看来这个项目有点难办,不知道她和夏风永,到底算是谁给谁横生出了枝节。

  她想了想,酝酿了一下措辞,起身去任炎的办公室。

  敲门进屋,她叫了声“任总”。

  任炎抬头看向她,问了句“有事”

  他的样子冷淡平静,好像刚刚那场热闹并不是发生在这件屋子里似的。

  她想他可真是位情绪管理大师。

  她在他办公桌前的椅子里坐下,措着词说“领导,要是到李总的项目上签字很麻烦的话,就还是算了吧我就再等等,也是一样的。”

  任炎本来在垂眼改材料。听她这样说,他把笔往材料上一放,抬起头。

  他看着她说“不,我们不等。”

  任炎的语气果决又笃定,带着能让人安心的力量。

  楚千淼本来跳得虚虚浮浮的一颗心,莫名跟着踏实起来。

  但她还是说“领导,我等等没关系的,你别因为我再得罪总部领导了。”

  之前因为院线并购的项目没成,他已经得罪了一位了,这会儿如果再得罪一位,他将来都能在总部攒出一条仇恨者联盟来。

  任炎看着她,声音语气都很公式化“你不用想太多,这次就算不是你,是部门里其他人等着升保代,我也会这么极力给他们争取机会。你们给我卖力气干活,我如果到了该给你们争取利益的时候不出头给你们争取,我算什么领导。”

  这这番话听得楚千淼的心咚咚跳。她觉得再也找不到比任炎更an更有担当的领导了。

  “这事不用你操心,交给我处理就可以了。没什么事的话,出去工作吧,看看部门里之前做过的定增项目的资料,提前熟悉一下。”任炎最后说。

  接下来楚千淼就捧着部门里之前做过的定增项目的底稿看。看了几天,有个消息传过来。

  秦谦宇告诉楚千淼“昨天总部领导施压了,让李思李总用夏风永签字。李总收到总部领导的指令之后就把任总叫去了办公室。李总跟任总说,真的很抱歉,他身不由己。任总对此表示没关系,十分理解。”

  楚千淼想,他们这些基层做项目的到底是拗不过总部。

  所以在这个项目上签字变保代的事,她决定放下不想了。既然得不到就别强求,随遇而安是最好的安排。

  她问秦谦宇“秦哥,你是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啊”

  秦谦宇冲她一挑眉“我当然知道啊”顿了顿他说,“任总让我帮他办点事,办事前把来龙去脉就告诉我了。”

  “是什么事啊”楚千淼试探地问。

  “什么事现在还不能说,任总不让,等成了我从头到尾悄悄告诉你”

  他这么一说到任炎,楚千淼倒不好奇了。

  她才不叫自己有机会继续给任炎贡献心跳呢。

  总部领导敲定由夏风永到李思部门的定增项目上签字以后,阚轻舟和夏风永小人得志,牛气得要死,自认这回是占了任炎的上风,时不时就从项目一部的办公区经过来经过去,一边经过一边卖弄出阴阳怪气。

  阚轻舟有次站在过道上,奚落楚千淼“小楚啊,下回等我这有能签字的项目,你到我的项目上来签字,哈”

  没等楚千淼回怼他,刘立峰先帮她发射了子弹“哟,阚总,等您有项目做,那得哪百年了那时候楚千淼在我们自己部门的项目上都签了八百回字了,毕竟我们任总能力强项目多”

  阚轻舟让他怼得话跟不上趟,只能干巴巴地撂一句“你这么跟领导说话的吗”就走了。

  楚千淼想给刘立峰鼓掌。他在怼阚轻舟的时候,简直才华横溢。

  后来夏风永也过来耀武扬威了一回,话里话外都在说你看你之前那么横有什么用到最后还还是我签字。

  这回是秦谦宇把他轰走的“夏风永你身上什么味儿大老爷们还喷香水,怎么不把你娘死呢”

  秦谦宇这么一说,楚千淼也觉得夏风永身上有股香味,油腻死了。

  夏风永瞪眼嚷嚷着“你丫才喷香水你丫才娘”讪讪地走了。

  因为这次不能在李思那个定增项目上签字,大家都特意过来安慰了楚千淼一番,让她别上火,虽然部门里现在筹备的io项目周期长,但之后肯定还会有周期短的项目的,毕竟任总的人脉资源那么广。

  楚千淼其实心里一点都没上火,她想得很开。但她愿意听到大家七嘴八舌地安慰她,她觉得这个集体叫人心里暖暖的。

  但任炎没有安慰她,也没有把她叫过去和她说点什么。

  按说这个项目不成,任炎应该把她叫进办公室跟她说点什么的,比如先遗憾地通知她不成的结果,再安慰她不要上火,最后再鼓励她,继续加油干,以后还是会有机会。

  这才是正确的套路。

  但任炎什么都没说,楚千淼不知道他是没面子找她说点什么,还是另外在盘算着什么。她从他的表情也看不出什么。她想找秦谦宇问问,看能不能套出什么。但秦谦宇的嘴巴,想说八卦时是功率放大器,捂都捂不住;不想说话时他嘴巴闭得比河蚌的壳都严,抠都抠不开。

  问急了他只说一句话“你就知道一件事就行,就是我们的领导,是全世界最好的领导,永远为我们做得多说得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我们爱的男人”

  楚千淼“”

  还好她听过秦谦宇和他老婆的恩爱往事了,不然她真怀疑秦谦宇遇到任炎后,不掰自弯了。

  反正打听不出什么,楚千淼索性彻底地随遇而安,做好跟大家一起到新的io项目的准备。

  秦谦宇却在一个星期一瞪着两个敖红的眼睛告诉她“千淼,你要是听我的,就别跟着我们看io企业资料,你继续看定增项目的相关材料。”

  楚千淼先问了秦谦宇,眼睛怎么那么红。

  秦谦宇只说了一句“你看到任总的眼睛后就不会觉得我眼睛红了”

  楚千淼想这两个男人到底熬大夜干了什么事

  她还想问秦谦宇为什么她不用看io资料继续看定增材料,但问不出答案。秦谦宇只肯说到这里里。

  不过秦谦宇告诉给她另外一件事“千淼,我听圈子里的朋友说,和你挺熟的那个谭深,最近好像在和阚轻舟谈项目,貌似是个借壳上市的项目。”

  顿了顿,他说“因为谭深是你朋友,我才想告诉你一声这件事的。你看要不要提醒他一下,老阚这人其实不咋地,让他要不干脆就别合作了,就算非得合作的话也多留心,别吃亏。”

  楚千淼听了这话想了又想,决定还是按秦谦宇说的那样,给谭深提个醒的好。

  她给谭深打电话,电话接通后,谭深的声音听起来带着一点惊喜。

  “千淼,你找我有事”

  他的语气是巴不得她找他有事才好。

  楚千淼问“阿深,你最近是不是在和我们公司的阚轻舟合作项目”

  谭深声音清朗,有着开心“你知道了”

  “嗯,听人说了。阿深是这样的,阚轻舟的行事风格,有点不全,我担心你会被他坑了。”顿了顿,她问,“你为什么会跟阚轻舟合作项目”

  电话那边默了两秒钟。随后谭深的声音有点幽幽地“我听说他部门一个人在跟你抢一个项目,这个项目对你挺重要的,可以让你注册成保代。所以我想,如果我和他合作,是不是就能让他放弃那个项目,让给你来做。”

  楚千淼一股火拱上来。

  又是这样,又是这种感觉,这种道德绑架一样的对她好。

  “谭深你别这样好吗”她尽量压着火说,“我做项目不需要你这样牺牲自我般地为我争取,我不需要,好吗你别以为我好的名义,去和阚轻舟那种人合作,我不会为此觉得感动,我只会觉得更加抵触我真的不想领你这个情,你别这样好吗”

  电话那边谭深的声音还是幽幽地,还带着点轻笑声“那你就答应做我女朋友,我就不用和他合作了,并且我以后永远都听你的,你不让我做的我都不做”

  楚千淼觉得自己脑仁疼“阿深啊,如果你以为你个项目和阚轻舟合作,他因此就能把签字项目让出来给我,那我也只能笑你一声天真了算了阿深,我也懒得多说了,话我点到了,你好自为之吧。”

  她想挂断通话。谭深却叫住她。

  “千淼,等下”缓了口气,他说,“千淼,你关心我、惦记我、提醒我,我真的很开心,真的。我等你变成成保代,有独立办公室。最近我都要到国外出差,希望我回来时你已经升职,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

  楚千淼有点后悔等了这一下。她应该在“等下”之前就挂断电话。

  在所有人都觉得李思部门的定增项目由夏风永签字这事已经板上钉钉的时候,事情走向却急转直下。

  起先是公司前台于丽子和夏风永打起来了。准确地说,是于丽子跑去夏风永工位上,对他展开多方位的挠抓扇。她一边挠抓扇,一边配着的台词是“你这个渣男不是说升了保代就和我结婚你都有老婆了你还说跟我结婚”

  于丽子战斗力很强,夏风永招架得狼狈不堪,当时场面非常壮观,围观者众多。

  后来保安带走了两个人。

  再后来据说于丽子逼着夏风永给他老婆打电话,说离婚。夏风永不干,于丽子于是打听到他老婆的单位,上门去闹了一场。夏风永的老婆也不是吃素的,在此后也纠集了一些社会人员到力通拉揪着于丽子的头发闹了一场报仇一通。

  再再后来,于丽子跑去总部,直接举报夏风永强奸他。

  夏风永仿佛有恃无恐,非让于丽子拿出证据来,拿不出就是诽谤和陷害。

  于丽子哭着说自己傻,自己亲手把证据给删了。夏风永因此洋洋得意,说于丽子就是无证据信口开河陷害他。

  到这时为了保住工作,他把于丽子一脚踢开了。

  但于丽子忽然又拿出一份视频来,确凿地证明了她和夏风永之间有苟且关系。

  后面的事就演变成,她说夏风永是强奸她,夏风永说她是自己倒贴的、她心甘情愿的。

  最终这通大闹剧影响极其恶劣,力通总部忍无可忍地开掉了两个人。

  楚千淼围观着这场闹剧剧情的离奇发展,目瞪口呆。

  她想力通有着那么严格的不许办公室恋情的规定摆在台面上,台面下居然还能酝酿出一场又一场违背道德良心的苟且奸情来,所以现在这些人的道德底线到底是有多低

  夏风永被开掉后,她到了李思的项目上。总部领导很唏嘘,对于她签字没再多说什么他费了那么大劲推荐的人居然那么不争气,闹出一场丑事打他的脸,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谁爱签字谁签去吧。

  这件事到此,终于尘埃落定。

  在情节发展的九转十八弯之后,秦谦宇这个蚌壳嘴终于打开了,他在一个午休时间,趁着和楚千淼到楼下的小公园遛食儿,把事情的前后经过讲给楚千淼听。

  秦谦宇说“起初是任总觉得他放在办公室的资料经常有被人翻动过的痕迹。而能有他办公室门卡的人,除了他自己,就是前台于丽子了。全公司所有门卡都在前台那里有备份。”

  任炎起初猜不透于丽子为什么要进他的办公室翻他的材料。

  直到后来,栗棠到力通第一天来上班那天,楚千淼和夏风永起了矛盾。

  那天的事从头开始倒其实很蹊跷,夏风永刚刚好能逮着力通北京投行部总负责人吴劲的出没轨迹,迎上去卖乖讨巧。

  之后夏风永诋毁他,楚千淼听不下去,过去跟他起了冲突,把咖啡泼到了他脸上。

  他当时刚出去办完事回来,在大厦地库正停车时,接到了秦谦宇的求救电话。秦谦宇说千淼和夏风永起了冲突,也不知阚轻舟消息怎么那么灵通过去得怎么那么及时,然后他就开始以大压小挤兑千淼。

  秦谦宇还说,他去问前台于丽子,刚才到底发生什么事,但于丽子什么也不说,支支吾吾的。还是因为李思部门有个实习生一直在前台打印材料,看到了整个过程,秦谦宇从她那里才知道的事情经过。

  那一次,他有了点初步怀疑于丽子跟阚轻舟部门有关系。她给夏风永通风报信,让他知道吴劲的出没轨迹。也是她在楚千淼和夏风永起了冲突后第一时间通知阚轻舟的,并且当秦谦宇去向她询问事情经过时,她支支吾吾不肯告诉。81章

  这样就说得通了,于丽子为什么进他办公室翻材料。她是翻给阚轻舟那边看的。

  “但她到底是跟阚轻舟有关系,还是跟夏风永有关系呢这点考证起来也不难。”秦谦宇对楚千淼说,“你还记得夏风永前一阵子身上总有香水味儿吗我们还损他娘来着。”

  楚千淼点点头“记得。”

  秦谦宇一拍巴掌说“其实他身上那味儿,是从于丽子那蹭来的这是任总发现的,任总真的,上来侦查事情的劲头时,他帅得就像福尔摩斯”

  秦谦宇告诉楚千淼,香水味道锁定了调查目标是夏风永;但为了确定于丽子和夏风永到底是不是非常规男女关系,任炎实打实地费了些心力。

  任炎先去了了行政部,说自己丢了一个很重要的快递,里面是份合同,必须得查清是不是有人拿走了,所以需要调前台处摄像头的监控视频看。

  行政部给了他权限,让他查看。他一个人看不过来,就把秦谦宇叫过来一起看。

  周末时他们熬了两个通宵,终于发现了问题。他们在存放监控视频的电脑上,发现有一晚的视频记录被删掉了。

  他直觉那被删掉的视频很关键,于是让秦谦宇联系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是计算机专业的,她从她很厉害的同学那里,搞到一个可以修复删除信息的软件。

  于是被删掉的那一晚的视频记录被恢复了。

  那一晚,于丽子加班到十点钟,公司里已经没有其他人。十点后,夏风永从大门走进公司,走到前台。看样子是喝了酒,脚步发飘,色胆上头。

  他绕到前台和于丽子勾勾搭搭,搂住于丽子的腰和她激吻。随后他连拖带拽把于丽子往吴劲的办公室里拖吴劲的办公室里有个套间,里面有张床于丽子半推半就。

  吴劲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二十分钟之后,门打开,两个人出来。夏风永的衣领敞着,衬衫下摆在裤子外,于丽子头发蓬乱。两个人在里面利用二十分钟干了什么,一目了然。

  时候于丽子还谨慎地删掉了当晚的监控视频。

  现在这段视频被恢复了,坐实了夏风永和于丽子的不正当关系。但光凭这段视频,两个人中必须走一个的话,于丽子可能会保下夏风永。所以还得确定一件事。

  他让秦谦宇去跟其他女员工聊天,打听于丽子有没有男朋友。和于丽子关系很好的一个女员工说,于丽子有男朋友,她说等她男朋友也是做这行的,还说等她男朋友做完手头的项目升了职,两个人就结婚。

  到此他确定了最后一件事于丽子压根不知道夏风永已经结婚了。夏风永在骗她。

  于是他去行政部,把几个项目部门所有准保的简历都打印了一份,夹在一个文件夹里,仿佛在考证所有等待签字项目的准保到底都有谁。夏风永的简历就夹在其中,婚姻状况栏里,清清楚楚写着已婚。

  他把文件夹放在办公桌上。他相信于丽子还会来偷翻他的材料。

  没让他失望,于丽子很快就来翻了,并且从中看到了夏风永已婚的状态。

  于是有了后面两人反目成仇的一出出闹剧。

  至于那段用作证据的视频,是他匿名快递给于丽子的。

  最终两个人闹得太难看,谁也无法在力通继续待下去

  秦谦宇说完事情经过,告诉楚千淼“任总其实不让我说这些,但我觉得你有知情权,所以我私下偷偷告诉你。”

  楚千淼听完秦谦宇说的这一切,心情一直起起伏伏,不能平静。

  她想他为了能让她在这个项目上签字,到底费了多少心力

  她想起秦谦宇那双熬红的眼睛。秦谦宇说,任炎的眼睛比他的熬得更红。

  秦谦宇还说我们的领导,是全世界最好的领导,永远为我们做得多说得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我们爱的男人

  他默默做了那么多事,一步步算无遗策,都是为了她能签字。可他做了这么多却一个字也不说。

  她想她或许应该在到李思部门的项目上之前,去谢谢他。

  她进了他的办公室,看到他抬起头淡淡地问她有事吗

  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他把所有惊涛骇浪都留在自己身后,为她挡出一片光明通途。

  然后对她淡淡的笑,不叫她知道他付出过多少、费了多少心力、有多辛苦。

  她看着他,那一刻她心里有种很难描述的感受。她真的没办法再自欺欺人,她想秦谦宇没得说错,他啊,唉,确实是值得爱的男人。

  她笑着摇摇头,说没事,说,谢谢领导。

  李思部门的定增项目,下周才开始出差,楚千淼先和项目组另外三年成员碰了个头。

  她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相处得非常融洽。

  有一个叫顾凯的人,楚千淼和他混熟以后,两人很聊得来。顾凯闲聊的时候告诉楚千淼“夏风永现在特惨,他到哪里去应聘,于丽子就闹到哪里,说他强奸自己。夏风永的老婆要离婚,要夏风永净身出户,夏风永不干,夏风永老婆现在起诉了。”顿了顿他叹口气,说,“他能有今天,我一点都不意外。”

  楚千淼问顾凯,怎么对夏风永了解得这么清楚。

  顾凯苦笑说“这么跟你说吧,在来力通之前,我们俩在同一家券商同一个部分,他这个人,嘴巴好,能拍马屁,很有欺骗性,一开始能和你处得像好哥们似的,让你信任他当他是朋友。但相处久了,你就越来越会发现,他是个相当不地道的人,虚荣心特别强,必须要压过别人一头才开心,最重要是他经常剽窃别人的劳动成果”

  顾凯告诉楚千淼“我们在原来的公司时,领导要求我们做商业计划书,他说自己做不好,我就教他,结果最后他把我商业计划书的内容全搬到他自己那里变成他的了。我当时想,你学就学了吧,算了不计较了。结果他学完反过来还踩我,到处影射我说我做得不好,没他的商业计划书做得高级。”

  楚千淼听得直皱眉“这是人品有问题啊,很过分了”

  顾凯苦笑一笑“还有更过分的呢后来有不明真相的人还跑过来,一副指点语气跟我说,让我学学夏风永是怎么做商业计划书的,你说可笑不可笑我当时真是一口血沤到嗓子眼差点窒息。”

  楚千淼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觉得这世界因为各种奇葩变得越来越饿不可思议。

  顾凯最后说“千淼,我告诉你这些,其实是想跟你说,夏风永这个人不地道,他没什么下限的。现在他这么惨,本来他签字的项目却由你来做了,他那小心眼肯定想不开,没准会想要阴你一下之类的,所以你最近要多当心。”

  楚千淼郑重谢过顾凯的提醒,打算晚上回家在网上搜搜看,能不能买个防狼喷雾傍身。

  楚千淼没等到防狼喷薄邮到就摊上事了。

  两天后她在公司加了个班,走得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

  她临走时看到任炎还在,见他正低头看文件看得认真,她也就没进去打扰她。

  从公司出来,她往公交站走。

  路上已经没有什么人。

  走到一片黑的地方,突然就窜出一个人影。

  楚千淼定住脚步,看清那人影是憔悴得像鬼似的夏风永。

  她心说坏了,还真叫顾凯给说着了,夏风永来找她了。

  她镇定住自己,对夏风永说“你有什么事吗”

  夏风永冷笑得几乎狰狞“你说我有什么事我后来想,我变得这么惨,到底是谁在弄我想来想去也就是你了,对不对我一垮了,所有好处都是你的了,对不对”

  他每问一个对不对,就往楚千淼面前走一步。

  楚千淼看到他手里拿着件家伙,亮闪闪的。

  那是把刀。

  楚千淼后退着对他说“你弄到今天,是你自己导致的,如果你不骗于丽子自己还是单身,你对你的家庭负责,谁也动不了你还有你别犯傻,这地段你但凡干点什么你都跑不了”

  夏风永吼她“闭嘴吧你你有什么资格教我怎么做人你放心,我不会弄死你,弄死你我也完蛋,我就想在你脸上划一下,我看你还怎么用你这张脸勾引男人给你卖命”

  夏风永向楚千淼扑过来。

  楚千淼大声叫着希望引到人注意,边叫拔腿要跑,但她没有夏风永腿长动作快。

  眼看他要理智尽丧地扑过来

  下一秒,那闪着蓝光的刀尖被人抬臂一挡。

  楚千淼看到任炎像个天神一样挡在自己面前。他的胳膊被刀尖划伤了。

  那一刻她绝望地想,完蛋了,怎么又被他英雄救美了完蛋了,完蛋了。

  任炎制服了夏风永,报了警。夏风永被带走时向条丧家犬。等警察的时候,楚千淼慌里慌张地扯下丝巾给任炎绑伤口。

  做好笔录,楚千淼和任炎几乎同时说话。

  楚千淼“去医院包一下伤口吧”

  任炎“你开车送我回家吧。”

  任炎一边说一边晃了晃受伤的手臂。

  “不去医院吗”楚千淼问。

  任炎说“小伤口,不用小题大做。”

  楚千淼于是开着他的车,送他回家。

  她问“领导,你家的地址。”

  任炎靠在副驾说“就开到你住过的那栋公寓吧。”

  楚千淼心口一跳。

  她发动车子,熟门熟路栽他回公寓。

  一路上她好像有很多话想问,又不知道从哪一句起头。于是索性不问,让那些话沉淀在舌尖回味。

  车子到了公寓楼下,她把钥匙交给他。

  他却不接,又晃晃那只胳膊,说“不上去帮我包一下吗”

  路灯下她看着他衬衫袖口都被血染红了。她吓了一跳,那伤口并不如他自己所说的,一点都不严重。

  她左右看看,不远处有药店。

  “你等我一下”她对他说。

  她跑去药店买了消毒和包扎的物品。

  然后跑回来,跟着他一起上楼。

  开了门,进屋时,灯一点亮,她心里五味杂陈。

  这里还和她当初搬走时一模一样。甚至她当时没有带走的薄毯子和小猫靠枕,也还都如从前一样摆在沙发上。连角度都没有变。

  她忽然就觉得有些鼻酸。

  她洗洗气,让任炎脱掉外套,解开衬衫袖口,坐到沙发上去。她熟门熟路地去卫生间里取来了小板凳,坐在他面前。

  她让他伸出手臂给她。他就伸给她。她从来也没见过他这么听话这么配合。简直有点乖。三十三年岁的老男人,乖起来叫人心都慌。

  她把他的袖子往上卷。伤口触目惊心地露出来。

  她皱着鼻子,低下头,不想叫他看见她眼底的心疼。

  她低着头给他消毒、包扎,认认真真又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他。一边包她一边问“你是今天凑巧跟在我身后吗”

  他的声音响在她头顶“不是凑巧。这阵子,我每天都跟在你身后。”

  她鼻子一下就发了酸。她只知道最近她每天走时,他还没走。原来是在等她。

  她使劲吸口气,把包扎好的白纱布打了个结。

  弄好后,一抬头,她看见他正目光深深地看着自己。今晚那目光里含的东西太多太露骨,看得她的心一下跳快过一下的发慌。

  任炎低头看着专心给他包扎伤口的女孩。

  不,她已经是女人了。有韵致又迷人的女人。

  她垂着眼,睫毛长长的,鼻梁挺挺的,嘴唇软软的。

  她每涂一下药水给他的伤口消毒,他都没喊疼,她就已经替他疼了她的睫毛会轻轻一颤。

  那一颤又一颤,直接颤进他心里。

  那一刻他发现他等不了了。他等不到她把定增的项目做完了。

  她包好伤口,抬起头,看着他,对他说“伤口包好了,那、那我走了。”

  她说完起身要走。他一伸手就握住她的手,把她拉了回来。

  她坐回到小板凳上,仰头看他,目光惊愕“任、任总”

  他看着她说“叫我学长吧。”

  她抿紧嘴巴,不叫。

  他看着她,声音柔了哑了,对她说“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让你在这个项目上签字、一定要让你尽快成为保代吗”

  她眼睛里像汪着水,向他摇了下头。

  他揉着掌心里她的手,对她一笑,说“如果有一天你还能给我机会,我们还能在一起,我愿意走,你留下来,到时你成为保代,即便没有我护着,你自己也能独当一面。”

  仰头看着他,听他说的话,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

  他心都软成水了。

  他揉着她的手,全心全意地向她道歉“千淼,对不起,我很后悔我拒绝了你,我很后悔。”

  她看着他,仰着头,没有声音,没有表情,眼泪却一直流出来。

  流得他心碎。

  “我后悔了,从你到我手下来工作,我就后悔了,我没有立刻追你,这么久以来的憋闷,全当是给我自己的惩罚折磨。原来这种单方面不得回应的喜欢,很苦很寂寞。知道了这种心情,千淼,我更心疼你。”

  他捧着她的脸,擦她脸上的泪。

  她抽一口气,出了声,带着浓浓鼻音“可你是我翻过去的菜谱上凉掉的菜,我不想吃”

  他捧着她的脸,指尖下是凉湿又柔软的触感,能麻痹他整颗心的触感。

  “书都可以往回翻,菜谱也可以的,菜凉掉了热一下,更入味的”他哄着她说。

  她大抽一口气,控诉“你这人太坏了吧后悔不后悔都你一个人说了算我才不要答应你往回翻好吗”

  “好,不答应,你别哭。”他捧着她的脸,轻声细语地哄。他什么时候这样哄过一个人

  捧着她的脸,他凑近过去,看着她的眼睛告诉她“千淼,我放不开你”

  他话音落下,嘴唇也落下,落在她的唇上。

  来不及辗转,她推开他,瞪着他。

  他再亲下去,她再推开,再瞪。

  蓦地她开始打他,打得乱七八糟毫无章法。

  他由她打。

  最后她停下,问他“你不知道躲啊”

  他一把拉起她,把她拉进怀里,坐在他腿上。他一手揽住她的背,一手扶在她后脑,对着她的嘴唇狠狠地吻下去。

  她起初推他的肩膀,推着推着,就无力地抱住了他。

  他托着她的后脑,让她无处可躲,只能迎向他。

  他把舌尖送进她口中,翻搅着狠狠地占据领地。又把她的舌尖牵引过来,心甘情愿被她占领。唇与舌激烈地纠缠在一起。喘息,撕扯,轻吟。那一刻整个世界都消失了,他们只感觉到彼此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作者:匪我思存 2将军在上我在下作者:橘花散里 3孤城闭作者:米兰Lady 4第二部 光芒纪·斑斓作者:侧侧轻寒 5终于等到你作者:蓝白色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