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忧书城
返回 水与火(原名服不服)目录

128、回归到瀚海

  雷振梓说了很多话。茶凉了又热rè,  热rè了又凉。茶叶明明已经被一泡泡的水冲淡了味道,可楚千淼却觉得越往后面呷进嘴里的茶水越苦越涩。那味道已经不是苦涩在味蕾上。那味道原来已经扎透进她的感官里,把每一根毛细血管都浸苦浸涩了。

  她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怜的人而那人最可怜的地方又是他把自己用淡漠用寡欲yu包裹起来,  他不肯叫别人发现他的可怜。

  她耳边还在响着雷振梓的话。

  “你不知道舅舅去世以后,任炎后面几年过得有多惨。”雷振梓弯了下嘴角笑着说。

  楚千淼觉得今天的雷振梓跟以往任何一天的雷振梓都不大一样。她想其实今天的雷振梓才是真正的雷振梓吧。收起落拓不羁、收起满面桃花,  剥出来的是一个觉得对自己兄弟的人生负有愧疚的性xg情qg人。原来他脸上身shēn上的三分轻挑也不过是他游戏人间的浪子面具,  剥下面具他也是个重情qg的男人。

  想想也是,  如果不是一个重情qg人,又怎么能做到陪在冷淡的任炎身shēn边,多少年如一日ri。

  对于任炎来说,也许雷振梓那些聒噪的陪伴,  是他寡欲yu人生里唯一一丝暖色吧。

  窗外是北京又一年的夏天。窗子里面是开足的冷气。

  楚千淼坐在冷气吹拂下,  喝着苦丝丝的茶,  听着雷振梓的徐徐话音。

  千淼你看,按说任炎舅舅去世以后,  任炎和谭深,这两个有着血缘关系的人,本应该是世界上最亲密的人,对吗但他们偏偏却变成了最隔心、最互相排斥的两个人。他们只要出了家门,  就谁都不愿意表现出和对方有什么关系,  甚至他们当彼此是最遥远、最不想有交集的陌生人。他们只在外婆面前还承认自己和对方的那一层亲戚关系。

  在舅舅去世之后,谭深的掠夺心理变本加厉。他不只抢夺,甚至会复制任炎任炎干什么,谭深就干什么。任炎考哪个学校,  谭深就考哪个学校。任炎学什么专业,谭深就学什么专业。任炎出国,谭深也出国。任炎一旦多看几眼哪个女孩,或者哪个女孩主动接近任炎时、任炎没有表现出排斥态度,谭深就会认为任炎和那女孩会有发展的可能。他立刻会想尽一切办法捷足先登,把那女孩变成自己的女朋友。

  千淼你知道的,谭深很会展现他自己的优势,他手头钱宽裕,出手阔绰,长得帅,人聪明,又很会讲女孩爱ài听的那种掏心掏肺的话。如果他把他乖戾偏执那一面好好遮掩起来,用点心去表现自己,的确是一个很会吸引人的男生。

  这番话楚千淼听前面的时候还很淡定,越往后听就越有些心惊。

  任炎一旦多看几眼哪个女孩,或者哪个女孩主动接近任炎时,任炎没有表现出排斥态度,谭深立刻会想尽一切办法捷足先登,把那女孩变成自己的女朋友。

  所以当年她也成了谭深的女朋友,是这样吗

  所以她一直以为的,她和其他任何女孩一样的、平凡的、无奇的恋爱ài经历,其实是经过有人刻意设计有意为之的吗

  她第一次在回首往事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她喝口热rè茶,茶很烫,却暖不回她心底涌起的凉。

  雷振梓还在对她徐徐说。

  你看,就这样,因为谭深的作为,任炎他不敢去喜欢谁,他只要喜欢,谭深就会出手抢夺。而最可怕的是,谭深的抢夺是为了报复任炎,因此谭深和女孩在一起的动机根本不是出于喜欢。所以任炎他很怕某个无辜女孩会夹在他们兄弟之间。为了防止这种情qg况,这以后他就变得更加无欲yu无求了,活得简直像个行尸走肉rou。

  有一次,我忍无可忍地问他你有想过你未来的人生目标吗你这种生活状态,到底什么时候你让它是个头33

  千淼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吗他说他没什么人生目标,没什么特别想法,一步推着一步往前走就好。饿了肚子会催你吃饭,没钱花手就会带你去赚钱。活着不就是这样吗你的本能会带着你去解决基本的人生需求。这样不就可以了,还多去求什么呢。

  千淼你听听,他这个状态和活死人有什么分别。

  可这么多年啊,他就这么一直活得活死人似的。但从有一天开始,我发现他变得有点不一样了,他变得情qg绪多了起来,破了很多例他从不参加聚会居然开始参加了,从不过生日ri居然也过了。你知道吗,他从来不在酒桌上为任何女人挡酒,但我听说他为你挡了无数回。他也从来不会送任何女人回家,甚至顺风车都不给她们搭。但我又听说你们刚在项目上重逢不久,一次晚宴之后他不仅送你回家,还把他的大奔留给你开。18

  千淼,你看你把眼睛瞪得这么圆。是不是从来没想到,自己原来能让他变得这么不一样是的,你很了不起,你让他变得不一样了,变得有血有肉rou,有情qg有欲yu。千淼,任炎他是把你放在心尖上的。但这么些年了,他一直把自己装在一个保护套tào里,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爱ài了,他不知道该怎么跟恋人沟通和交流。

  并且他跟我说,你太独立,你不是全然地信任他。他因此还很自责,觉得是他当初对你告白的拒绝,造成了你骨子里的不安全感,你因此变得格外独立。

  楚千淼听到这里心头一酸。她对自己的独立有了另外一种恍然大悟的理解。

  雷振梓看着她,一笑,说“但我后来才明白,其实更加没有安全感的人,是任炎。”

  千淼啊,这么多年因为谭深,任炎他已经不会爱ài了。他觉得他只要不是特别想要什么,就不会失去什么,也就不会伤害什么。

  但这毕竟不是一个正常人的生活状态。我希望你能把他变成正常人。你们恋爱ài的时候他也确实越来越像一个正常人了,他变得有烦恼,有,有开心。但他其实还是不会表达爱ài。

  这么多年他活得无欲yu无求,虽然在工作上能够杀伐果断,但在私下里、在感情qg上,他已经不懂得怎么与恋人做有效沟通。说白了,他从不敢爱ài,渐渐地就不会爱ài了。他心里有你,惦记你,什么都先考虑你,但也什么都闷在心里,不会说。

  而且啊,他才是那个在爱ài中最没有安全感的人,你不把信任全都给他,他就会没有安全感告诉你他的秘密。他是想告诉你一切的,但在你不是全然信任的他情qg况下、在你太独立又太自尊自爱ài的情qg况下,他怕说出他和谭深的关系、他们兄弟俩都和你交往过的事实,会叫你难堪、会伤害你。

  你知道谭深干过什么事吗他威胁任炎,如果任炎对你有好感和你在一起,他说他就把当年和你谈朋友的所有亲密细节写本书,写得清清楚楚仔仔细细,你身shēn上哪里有痣,你叫起来是什么表情qg,你们在哪里做过,这些他都要写出来,花钱出版,让你们三个在全世界面前一起难堪。

  千淼你脸色很难看。我还能继续说下去吗真的没事那好我继续说。

  对了,这些话就是你差点被乔志新欺负那晚谭深说的。那一晚谭深居然也跑过去了,和任炎说了这些话,然后他们大打了一架。

  任炎后来跟我说,你最不能原谅欺骗,可他偏偏一开始就是带着一个巨大的欺骗和你在一起,而拖得越久他越不敢告诉你真相,他怕你知道真相之后,不堪其辱,会扭头就走。

  你看,墨菲真不是一个好家伙,他的定理总能应验,人总是怕什么来什么,等你知道一切的时候,你真的掉头就走开了,毫不犹豫。

  任炎说在我回来之前,他鼓起勇气问过你,你们还能挽回吗。但是你拒绝了他,而且你拒绝他的字字句句都是他伤害了你的证据,他觉得他没办法再找你,他如果再执意找下去跟谭深的偏执也没什么分别,那是对你的二次伤害。

  可是千淼,他是个不懂爱ài的家伙,他不懂他跟谭深的区别是,你爱ài他,你不爱ài谭深,所以他更不懂这个时候他就应该死缠着你,趴在你脚边抱着你的腿,不管怎么样不放手就对了。结果你看他,你拒绝他,他就听你的,他就撤退了。

  可这次退可要了他的命了,他会永远缩回他苦行僧的壳子里,做个彻彻底底的活死人。

  你知道他最近他过得怎么样吗非常自律,自律得和以前一模一样。但是他以前多少还有些灵魂,还知道事业上要有进取。现在他却完全像一个行尸走肉rou,为了活着本身shēn活着,为了吃饭本身shēn吃饭,为了呼吸本身shēn呼吸,为了睡觉本身shēn睡觉。

  千淼,其实任炎他是个可怜人,他是个需要被爱ài救赎的人。所以你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你教教他,到底该怎么好好去爱ài,该怎么敞开心扉,怎么和爱ài人交流情qg感,怎么活回人味儿和相信人性xg。

  现在我的话讲完了。那,千淼,你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吗再给他一次机会,听听他的解释。

  楚千淼告诉雷振梓,让她想一想。

  她的心很乱,她心疼他,也心疼她自己。他是被命运卷进去那团乱的,她却是被他们兄弟俩卷进去的。

  她捧着茶盏,低头看着里面的茶水怔了好一会。

  茶水被冲泡好多次,颜色已经很淡,再喝下去时,已没有了最初时的苦涩和难入口。

  事情qg已经过去一个星期。她想真奇怪,原来愤怒难过和不堪的情qg绪,也像这茶水似的,一泡又一泡的滤过去之后,竟然也没有当初那么难以面对了。

  半晌后她抬起头,对雷振梓说“如果未来我和任炎有可能又在一起,谭深真写了本书出来,怎么办任炎不会觉得没面子吗他真的不介意吗”

  雷振梓笑着说“你小看这位苦行僧了,他在意的只有你,面子算个什么玩意呢”顿了顿,他问,“那么千淼,你现在愿意再给他一个机会,听听他的解释吗”

  楚千淼放下茶盏,慢慢地一点头。

  雷振梓指指她的手机,一笑。那又是惯常的雷氏笑容了,潇洒不羁,招风得很“那你记得把他从黑名单里放出来。”

  晚上回到家,楚千淼拉着谷妙语一起睡。月光下,她们面对面侧躺在床chuáng上。楚千淼枕着月光,把任炎的家事讲给谷妙语听。

  谷妙语听得动容又唏嘘。

  “天呢,任炎真惨”

  “真的这么看任炎也挺tg可怜的。”

  “可是我还是不能因为他比较惨,就原谅他和谭深拿你当个物件似的推来送去”

  “不过或者应该听听他怎么说就像今天听完雷仙人的话似的,在此之前我恨这两兄弟恨得牙根痒痒可听完雷仙人的话,我又觉得一切都是惨得合情qg合理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要不,”谷妙语最后说,“水水,你给任炎个机会听他怎么说”

  楚千淼在月光下,淡淡地一笑,慢慢点点头说“好。”

  她嘴角淡淡的笑意消散掉之后,谷妙语听到她呓语般地开了口“那年我和谭深在一起,他带我去吃饭,我们喝了酒。我的酒量你知道的,还不错。但那天他给我喝了一种酒,很好喝,果味的,喝完我就倒头晕了。等我醒了,我发现我躺在谭深家,他的床chuáng上,衣衫不整。谭深坐在床chuáng边,挺tg懊恼的样子。

  他看我醒了就问我,怎么不哭不闹呢他已经趁着我喝多把我睡了。我脑子发懵,一时说不出话。其实我那时在乱七八糟地想,完了,他迷奸jin我,我是先打死他还是先告他这种情qg况适用哪款法条来着这死男人居然还是我的男朋友,我不分手还留着他过暑假吗

  他可能看到我脸色变了吧,就告诉我说,他确实想办了我,但又怕我醒了之后生他的气不理他,最后就没忍心下手。

  我跟他说还好他没下手,给他自己保住一条命。

  他立刻又说其实是骗我的,是我喝多了他才把我带回来,然后我吐了,他才帮我换的衣服。

  后来我起来穿好衣服。很奇怪我当时袖口上丢了颗扣子,那件衣服袖口很大,扣子掉了袖子一敞很邋遢。我就那么袖子一只系着一只敞着,有点狼狈地出了房间,结果在客厅里撞见了谭深他奶nǎi奶nǎi。他奶nǎi奶nǎi以为我们过了夜了。老太太居然很高兴,说谭深从来没有往家里领过女孩子,他终于长大认真起来了。

  再后来,我们话赶话地就分手了。我确实也没有把他留到过完暑假。”

  她顿了顿,说“小稻谷,其实我跟谭深没有做过,我活这么大也只有任炎一个男人。”

  谷妙语也笑起来“这都什么年代了,我相信任炎不会在乎这些的。”

  楚千淼闭上了眼睛,发出临睡前的呓语。

  “我只怕他是在乎过的。”

  第二天是星期一。楚千淼开始带着人在荣大作材料。熬过了最黑色的几天,杰亨集团io的材料终于做好申报了上去。

  虽然很辛苦,但好在一切还都顺利。

  这几天她没有接到什么骚so扰电话,世界在她耳边显得很安静。但太安静了反而有些吊着人的胃口,越吊越叫人有点生气似的。

  在材料申报上去的第二天,骚so扰电话来了。

  看着来电显示,那点被吊胃口的生气渐渐消失了。

  她想他还真是个不懂女人的臭直男,如果不是她冰雪聪明,怎么参得透他在雷振梓找过她之后的几天里,一直不联系她,不是吊胃口,不是别的什么,其实只是为了不扰乱她、让她先把项目材料专心做好申报上去。

  真是不懂沟通自以为是的臭直男

  她接通电话,不大有好气地叫了声“任总。”

  电话那边默了一瞬,而后那低沉男声里,似乎有祈求的意味返送过来“一定要叫得这么生分吗”

  她在心里叹口气,叫了声“学长。”她紧跟着在心里告诉自己,她是给他惨惨的人生经历一个面子。

  他的声音从低沉显而易见地轻快了起来。

  如果声音有颜色,楚千淼觉得自己听他叫她“千淼”的时候,眼前闪过的是雨后天晴的那七道光。

  挂断电话后,楚千淼让侯琳通知所有人,第二天召开部门例会,所有人都不准缺席。

  第二天的部门例会上,楚千淼先让大家总结汇报了一下各自手头上的工作情qg况。

  雷振梓亲戚那个项目,目前有点新状况,又处于了新一轮的暂停状态。楚千淼带的这组的几个人,项目已经申报上去了。

  所以目前整个部门都处于比较轻松的状态中,随时可以再接新项目。

  听完大家的汇报,楚千淼宣布“我现在手头有两个项目储备,一个是我前阵子承揽的,是个借壳上市的项目。另一个是上市公司并购项目。”

  她先介绍了一下借壳上市的项目情qg况。项目规模比较大,这意味着项目奖金也会多。于是大家在下面听得全都蠢蠢欲yu动。

  介绍完毕,楚千淼问“有没有特别想跟进这个项目的”

  除了侯琳,其他人都举手表示愿意。

  侯琳明确表示她是楚千淼的兵,楚千淼跟进哪个项目,她就去哪个项目。秦谦宇在一旁打趣她“嘿,侯琳你把你领导当年彩虹屁i的精髓学得真透啊”

  侯琳嘿嘿笑。

  楚千淼敲敲桌子,示意大家安静。

  然后她并没有先介绍并购项目的情qg况,而是问“借壳项目和并购项目我会同时跟进。但可能并购项目会先入场。有没有人想先跟我到并购项目上”

  大家都绷着劲儿。如果能选,他们还是想做那个借壳上市的项目。

  秦谦宇代表大家表了个恰当的态“千淼,你是老大,谁做哪个项目,你来点将就好。”

  楚千淼挑着一边嘴角,一笑“下面我来介绍一下上市公司并购项目的基本情qg况。上市公司上市已经三年多,业绩下滑比较严重,希望通过并购一家别的业绩良好的公司通过并表调节一下公司利润。”顿一顿,她环视一圈,又挑着嘴角笑了下,“这家上市公司叫瀚海家纺,老板叫周瀚海,和项目组负责对接工作的是企业副总,姓任,叫任炎。”

  她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激动地站起来举手叫唤“我我我我我做这个项目我做”

  楚千淼合上记事本,竖起来往会议桌上一墩,人也站起来,挑着一边嘴角笑着说“你们打一架吧,打完告诉我,谁去。”

  她说完起身shēn出了会议室。

  身shēn后的会议室里面吵吵闹闹。

  她背离着会议室边走边笑。

  如果可能,她愿意带着他们全都去。她知道他们想他。

  工作上谁能不想他呢那太难了。也许还不只是工作。

  作者有话要说  15字以上2分留言,红包无上限么么哒

  这是最后一个有商战的事业副本,回归到瀚海家纺项目。之前的情qg节里铺垫了几次瀚海效益下滑,用在这里的

  故事以瀚海项目开始,兜兜转转,再回归瀚海项目收尾,是不是挺tg有一种特别感觉的,哈哈

  大嘎,新文收藏一发呗

  扫描你的心一个甜蜜搞笑的故事不甜不笑不要钱

  电脑链接

  手机链接

  一

  姚佳是老板的女儿,开开心心隐藏在老爸的公司里当小吊丝,从底层员工做起。

  富二代孟星哲自己创业,想摸清竞争对手公司的情qg况,扮演小吊丝潜伏进姚氏企业。

  两个“小吊丝”在公司里称兄道弟,谦虚比穷,互相借钱度日ri

  后来孟星哲掉马真身shēn暴露。

  姚佳五雷轰顶,从此想弄死他

  再后来姚家家道中落,姚佳成了真小吊丝。

  从此,姚小吊丝佳踏上了职场逆袭之路。

  姚佳我们的目标是重振姚氏企业,干倒孟星哲

  孟星哲你倒是快来干啊

  二

  孟星哲招待朋友用餐,助理敲门进来,俯在他耳边低语孟总,隔壁包间有点情qg况。

  孟星哲抬眼,冷淡询问“什么情qg况”

  助理迟疑一下,小声告诉他“您死对头姚佳被人敬酒敬得好像有点多了”

  下一秒助理眼前一空。

  孟星哲已经出门奔隔壁去了。

  隔壁包间里,孟星哲一把抢过姚佳手里的酒杯,戏精附体“不是在备孕吗,怎么还喝这么多”

  姚佳“”

  出了包间,姚佳怒问“谁跟你在备孕”

  孟星哲一脸的天经地义“不是你说的要干倒我吗那可不就得提前做备孕准备。”

  三

  这处处充满人工智能的时代,人脸可以扫描识别,那人心呢

  姚佳“我真想知道你的花肠子扫描下去会看到什么”

  孟星哲一把拉开衬衫,露出饱满的胸xiong大肌“在心尖这个位置上,会看到你。”

  落魄千金逆袭vs黑马王子傲娇jio毒舌口嫌体直    富品中文

发表评论

看过此书的人还喜欢

1琉璃美人煞作者:十四郎 2当灭绝爱上杨逍作者:匪我思存 3余生请多指教作者:柏林石匠 4为爱而生作者:伊能静 5最美遇见你作者:顾西爵 查看图书全部分类